• Home
  • 未分類

“狗哭喪着臉和貓聊天:考古學家在主人花園發現了大量骨頭!貓:那是新發現啊!你怎麼這麼悲傷?狗哭:那是我的私房錢啊!”

“哈哈……”

這回,夏海芋笑了,“可以再講一個嗎?!”

“青蛙提着瓶二鍋頭到烏龜家拜求高壽祕訣。烏龜吹了口水菸袋,不緊不慢地說:其實呢,也挺簡單。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先把頭縮進去再說。”

“……”夏海芋笑到流淚。

其實笑話並沒有很搞笑,可是,卻提到了三種動物,狗,青蛙,烏龜。

這是她當初畫在唐旭堯臉上的三種動物呢!

該說這是巧合,還是什麼啊?!

對錯過的愛情,她傻傻地分不清:是因爲遺憾,所以美好,還是因爲美好,所以才遺憾?!

探視時間過去,夏海芋和雲小小一起離開了病房。

“海芋,我們回家吧!”

“好的!”夏海芋點了點頭,卻又有些茫然,回家嗎,回哪裏的家啊,她之前搬到唐旭堯那裏去住了,可是她現在不能再去那裏了,因爲會觸景生情。

雲小小扯了扯她的衣袖,“海芋,你搬回來跟我一起住啦!你一個人住肯定不行的,還有我跟你說個祕密哦……你搬走之後,我一個人不敢睡覺,都是邵衡陪我的……呃,不要誤會,我們只是純睡眠!他現在也不在,那我……哎呀,反正就是我們兩個一起住啦!嗯?!”

“嗯!”

打車到了唐旭堯的高級公寓。

推開門,一室幽靜。

雲小小第一次來這裏,忍不住有些咋舌,天啊,好大!太可怕了!這要買多少東西纔可以把房間塞滿啊!她不敢住這麼大的房子!

“海芋,簡單收拾一下就好,反正你懷孕了,以前那些衣服也很多都不能穿了!”

夏海芋“嗯”了一聲,有一下沒一下地開始了整理,每收拾一樣,心尖兒就疼一下,回想起她搬來的時候,那時候發生的一切,就好像是在做夢。

雲小小伸手,將她摟住,“海芋,醫生不是說了嗎,要做快樂的準媽媽啊!”

“好,我知道了!”夏海芋揚起笑容,加快了手裏的動作。

在他們之間,有一份比愛情更重要的東西需要去面對,那就是永久的感情。

轟轟烈烈的愛情平淡後,轉化成的一種無法用語言去形容的情感,就像是猜不透的生活之迷。

環顧四周,夏海芋低低呢喃,“好像……差不多了……”

忽然,像是又想起了什麼似的,走到唐旭堯的衣櫃前,取下一件襯衫。

那是他的襯衫,不是她買的那件,是他自己原本就有的那件。

她需要它,很需要!

晚上,她可以把它當做睡衣,那樣的話,她和寶寶都會睡得很好的!

嗯嗯,就像是他們一家三口在一起一樣! 六個月後

夏海芋翻了翻日曆,明天就是她的生日了,21歲的生日。

她21歲了呢!

21歲的準媽媽!

好年輕!

可是她很高興!

“海芋,可以吃飯了!”雲小小打點完畢,朝着小客廳裏的人喊道。

“好,就來!”

雲小小一聽,眼睛立即瞪大了,“海芋,你別動別動,我扶着你哦!”

現在,懷孕八個月的夏海芋已經行動非常不便,圓滾滾的肚子挺起來,她好像都快要看不到自己的腳,但是那張清秀的小臉還是那麼消瘦,一點孕婦的樣子都沒有。

看到雲小小誇張的樣子,夏海芋故意丟她一個白眼,“我沒有那麼沒用啦!自己可以的!”

雲小小也故意翻白眼,“誰要照顧你啦,我是要照顧我的乾兒子或是乾女兒!”

夏海芋笑着摸了摸肚子,其實現在已經可以做B超看出寶寶的性別了,但是她不想知道,她要把驚喜留到最後!而且,不管是男孩女孩她都喜歡!

慢慢地起身,走向餐桌。

雲小小連忙把椅子拉開,“海芋,坐這裏,小心點。”

“好啦,你跟老太太一樣囉嗦!”夏海芋嬌嗔着。

低頭看着桌上的飯菜,夏海芋口水都快下來了,沒有形象地摸起一個紅燒獅子頭,大大地咬上一口,連連點頭,“嗯嗯,好吃好吃!”

又大口咬了幾下,解決掉了一整個,然後笑着稱讚,“小小,你的手藝精進了不少哦!”

“那當然!我跟邵衡打賭了,我的廚藝一定要超過他!”

“……”夏海芋抿脣偷笑,這半年多,邵衡有一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呆在舊金山,負責旭陽那邊的事情,所以他和小小可以經常見面,兩個人的感情甜蜜又穩定。

不過,邵衡前陣子回國了,好像有半個多月了吧!

“小小,你很想他是不是?!”夏海芋忍不住取笑。

“想他做的菜而已啦!”雲小小紅了紅臉,埋頭繼續吃飯。

“那邵衡有沒有說他什麼時候回來?!”夏海芋不經意地問着。

“明天!”雲小小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夏海芋若有所思,慢條斯理地吃着每一樣食物,明天嗎,那小小肯定要去見邵衡了,她要一個人過生日了啊!

晚上九點整。

夏海芋躺在牀上,閉着眼睛,卻怎麼也睡不着。

不知道怎麼搞得,一想到明天自己要一個人,心裏就難受。

這些年來,她也幾乎沒怎麼過過生日,但是這一次不知道怎麼了……很希望有人陪。

伸手覆上自己的肚子,有些惆悵似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有了寶寶的關係,也許,她是不想讓寶寶跟着自己這麼孤單吧!

撈起牀邊的小袋鼠軟枕,放在臉上輕輕蹭着。

唐旭堯,你現在在幹嘛?!

哎,算了,還是不問了!

我偷偷想你就好。

偷偷地想你吃飯了嗎,偷偷地想你下班了嗎,偷偷地想你睡覺了嗎,偷偷地想……你想我了嗎……想寶寶了嗎……

忽然,放在牀頭櫃上的手機振動響起,在平滑的桌面上來回打着轉。

她現在很少用手機了,而且又這麼晚了,會是誰呢?!

心,忽然緊張起來……還有,一點點期待……

像是有些膽怯似的,不敢去拿那個手機,可是又忍不住激動,坐起來,將嗡嗡響的手機拿了起來,手心裏一陣酥麻。

有短信!

點開收件箱,在看到發信人是“唐旭堯”三個字的時候,差點尖叫出聲。

“海芋,明天你等我!”

第二天一早,天剛矇矇亮,夏海芋就醒了。

不不不,更準確的說,她一整晚都幾乎沒怎麼睡着。

一直想着他那條短信,你等我,你等我,你等我!

半年多了,他們第一次聯絡,他是特意來給她過生日的嗎?!

一晚上,她胡思亂想着,心情很矛盾,好希望天快點亮,最好一眨眼就亮了,然後就可以看到他了,但是又很擔心,見面之後說什麼啊,別來無恙嗎?!

反反覆覆地糾結着,一晚上就在渾渾噩噩中過去了。

拿起牀頭的小鬧鐘,一看,六點零五分了!

掀開被子,慢慢地坐起了身,然後小心翼翼地下牀,慢慢地穿衣服。

輕輕走出房間去浴室洗漱,路過雲小小的房門,卻發現她也起牀了。

“咦,小小,你今天好早啊!”每天她都是日上三竿還不起的!

雲小小一改往日的睡眼惺忪,有些羞澀地笑笑,支支吾吾地解釋道,“我……我要去接機啦!”

夏海芋怔了怔,站在原地沒說話,邵衡早上到,那唐旭堯是不是跟他坐一班飛機呢?!

應該是的吧!

他們應該是一起來!

“海芋……你今天怎麼也這麼早啊……”雲小小看了看時間,覺得有點奇怪。

“呃……我想去廁所而已……”夏海芋尷尬地笑了下。

“哦,那你去吧,小心點啊!”雲小小仔細叮嚀着,還走過去,幫夏海芋開了走廊的小燈。

“謝謝。”夏海芋轉身進了浴室。

看小小的樣子,邵衡應該是沒跟她說什麼,也許,唐旭堯不是跟邵衡一起來,也許,是她想多了。

叮咚……叮咚……

門鈴響了…… 真的好餓

(?)聽到門鈴聲,夏海芋猛地頓住,腦子裏沒有預兆地浮現出一張俊臉。

是他嗎?!

這麼早?!

不太可能啊!

事實證明,果然不可能。

夏海芋悸動地走出浴室往門口看去,看到來人只是來送快遞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眼睛裏的光芒也黯淡了。

雲小小站在門口,扭過頭朝她笑道,“海芋,你來簽字,是給你的生日蛋糕呢!”

生日蛋糕?!

夏海芋忽然感到心頭一股莫名的潮溼,連她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什麼,是悸動?!還是雀躍?!

走過去,顫巍巍地簽了字,接過蛋糕,發現上面有一張小卡片,上面只有四個字——寶寶的媽咪,生日快樂!

夏海芋傻傻地怔住,雖然只是卡片,但她卻好像是聽得到他低啞迷人的聲音似的,忽然心頭一熱,感覺到一股酸澀涌上心頭,眼前很快模糊成一片。

傷心,不是因爲愛情結束了,而是因爲當一切都結束了,愛還在。

好久都沒有這樣哭過了,因爲她告訴自己,要努力笑,要努力做個快樂的準媽媽,但是,這一刻,真的忍不住了!

“海芋……你怎麼了……”雲小小被嚇到了,小心翼翼地問着。

“……”夏海芋搖頭,努力揚起頭,哽咽着,卻又笑着,“小小……我要跟你一起去機場……我要去找他……”

她相信,她去那裏一眼就可以看到他!

相信,是愛情最美麗的約定。

機場,人潮攢動。

夏海芋一邊瞭望着閘口的方向,一邊看着手錶,還有五分鐘,還有五分鐘飛機就降落了!

從來不覺得時間是如此得難熬,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迫切。

五分鐘……四分鐘……三分鐘……兩分鐘……一分鐘……

30秒……20秒……10秒……5秒……3秒……1秒……

好多好多人一涌而出,她的呼吸窒住了。

放眼望去,穿着各色衣服的人們晃入視線,但是她眼裏就只有一個色彩——愛的色彩。

唐旭堯隻手拎着一個小行李箱,在人羣中央,在距離她很遠的地方,但目光卻深沉地望了過來。

“我看到你了!”

“我也看到你了!”

他們的視線在空中交匯,心裏想着同樣的話。

腳步也同時移動,但唐旭堯卻忽然神色一緊,大聲喊了起來,“你別過來!這邊人多!”

她啞然失笑,乖乖地站定在原地。

看着他一步步朝自己走來,眼睛瞬也不瞬,生怕自己一眨眼,他就消失不見了。

“……”唐旭堯站定在她面前,伸手想要抱她,卻被她那圓滾滾的肚子所嚇到,英俊的臉龐微微泛起扭曲,冷汗瞬間從額角冒出。

“這樣好了!”他嘴角輕顫,牽起了她的手。

溫暖的大手,掌心裏滲透出潮溼,與她手裏的感覺一致。

幸福是左手牽你,右手寫愛。在彼此凝視的眼眸中,在相聚離別的思念中,在默默無語的牽掛中,在滾滾紅塵的牽手處,在可以相見的日子裏。

“邵衡!你終於回來了!我想死你做的蘑菇湯了!”雲小小一把撲進邵衡的懷裏,小腦袋胡亂磨蹭。

“你只想我的蘑菇湯?!”邵衡挑了挑眉。

“當然……”察覺到擁住自己的手臂有點緊,雲小小連忙補充一句,“還有你……”

“這還差不多!”邵衡寵溺地敲了一下她的頭。

“哎呦,幹嘛,好痛哦!”雲小小誇張地叫着,吐吐舌頭,“討厭!”

“討厭?!大半個月沒見,居然說我討厭?!看我怎麼收拾你!”

“啊……不要……”

“別跑!”

相對於邵衡和雲小小的嘻嘻哈哈,唐旭堯和夏海芋這邊就顯得太過安靜了,見面後,兩個人還沒開始正式說話,就只是一直看着對方。

“……”

“……”

周圍,熙熙攘攘的人羣不停地穿梭,說着各種語言的行人來來往往,而他們置身其中,聽得最清晰地就是彼此的呼吸聲,輕輕的,淺淺的,卻比什麼都有存在感。

咕嚕……咕嚕……

她的肚子發出抗議的聲響,早餐沒吃!

轟——

夏海芋小臉爆紅。

要命,她居然這麼煞風景!

可是……真的好餓好餓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