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秦蘅依也不惱,溫柔地笑道,「原是蘅依眼拙,方才竟不知是顧小姐,多有得罪。」

顧昭顏看了她身邊的顧昭憐一眼,果然啊,輕笑道,「秦小姐不必放在心上,得見名動武京的第一美人,是昭顏的榮幸。」

秦蘅依似乎很受用,臉上的笑意多了幾分,「顧小姐謬讚,未能趕上顧小姐的授簪禮,還望妹妹勿怪。」

這話說得很巧妙了,當著顧昭憐的面提她的授簪禮,這分明就是存心想讓她下不來台,果然顧昭憐的臉上紅白交替。

顧昭顏笑了笑,「區區小事,怎好勞煩秦小姐記得。」

秦蘅依溫柔道,「怎會是小事,連夙王殿下都去了呢,妹妹太過謙虛了。」

顧昭顏道,「秦小姐這可折煞昭顏了,夙王殿下分明是應了家父的邀約,還望秦小姐莫要玩笑。」

秦蘅依似是覺得失言了,掩唇道,「是蘅依的錯,妹妹勿惱!」

顧昭顏覺得,自己臉上的笑要掛不住了,她不知道秦蘅依把她攔在這兒,到底是什麼目的,她可不覺得,人家只是單純地想和她嘮嗑,擺明了是有目的。

深吸了一口氣,「秦小姐有話,不妨直說!」

秦蘅依似是沒想到她這麼直接,完全沒按著套路來,愣神了片刻,她輕笑道,「只是想邀顧小姐一起品一杯茶。」

顧昭顏知道今天這茶,她要是不喝,估計是走不掉了,「那便恭敬不如從命了,秦小姐破費了。」

「不必煩勞秦小姐破費,顧小姐這盞茶,醉仙閣還是出得起的。」身後傳來一道爽朗的聲音。

顧昭顏覺得自己的頭開始隱隱作痛,一個兩個的,今天都要請她喝茶。

秦蘅依看向來人,微微蹙了蹙眉,隨即笑道,「閣主今日好雅興,竟親自出來相邀。」看了顧昭顏一眼,嗔道,「妹妹還謙虛呢,能得醉仙閣閣主親自相邀,這可是無上殊榮呢。」

顧昭顏笑得一臉人畜無害,「能得樓主與秦小姐相邀,昭顏真是無上榮光,既然憐妹妹已經作陪顧小姐,那昭顏便謝卻了秦小姐的好意吧!改日定當向秦小姐賠罪。」

秦蘅依拿著扇子掩唇而笑,「妹妹去吧,原是不湊巧,既如此,便下次一道品茶吧!」

白然笑著微微頷首,「秦小姐,對不住,今日的賬,便算醉仙閣的。」

秦蘅依微微俯身,「如此,便多謝閣主了。」

見她們進了隔間,顧昭顏轉頭望向白然,「閣主此舉何意?」

白然抱著手臂,嘴角一勾,「顧小姐既然並不清楚,為何還同意?」

顧昭顏嘆了口氣,望向隔間,「該來的躲不掉,更何況應付閣主大概會輕鬆些。」

白然失笑,「應付?」

顧昭顏不答,挑眉,「閣主,今日這茶,喝還是不喝呢?」

白然摸著下巴,似是很認真地思考了一下,而後搖頭,「今日喝茶,怕是糟踐了茶,改日吧!」

顧昭顏就等他這句話,她可不想在這兒待那麼久,更何況,今天出門,日笙也沒有一道,她還得自己想辦法回去,不妙啊。

白然似是看出了她內心所想,「顧小姐既是第一次來醉仙閣,於情於理,在下都該儘儘地主之誼,今日這茶既是喝不成了,最為賠禮,便讓醉仙閣的馬車送顧小姐回府吧!」

顧昭顏思索片刻,爽快地同意了,這確實解決了她的問題。朝著白然拱手道,「多謝閣主。」

白然伸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顧昭顏微微低頭,朝他指的方向走去。

白然收回手,暗自嘆息了一聲,抬頭向上看了看,微微眯起眼睛,忍不住用手撫了撫額。

既然回去不愁了,顧昭顏也樂得清閑,坐上白然安排的馬車,回顧府。 「那是誰?」一個穿著華麗的女子站在高高的祭祀台上,潔白的長款祭祀服裝,銀色的線條花紋盤繞繞在她的肩頭,手上握著的銀白色法杖高舉過頭頂,而台下圍著成千上萬的人,他們皆朝向高台伏倒在廣場的地上,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微笑,「他們在做什麼?」她這樣想著。意識漸漸的沉入黑暗。

「奇怪的夢。」這個普通高三女學生陳葉思正從課桌上直起身子,伴著一個哈欠陳葉思自言自語道:「啊!又在寫化學作業的時候睡著了,為什麼晚自習會有這麼多作業啊!!!」,她的同桌兼好閨蜜李玲瑩輕輕的戳了戳她。

「yes你的聲音太大了!」

「沒關係,我看過了,老師現在不在,否則我完了,還有是葉思,不是yes!」

李玲瑩把頭湊近悄悄的說:「有關係,剛剛你在睡覺,班主任在後門觀察你很久了。」陳葉思聽完后都不敢回頭看了,過了許久,她才再回頭看,發現班主任王慧還在後門直勾勾地盯著她看,陳葉思一瞟到就回頭認認真真的寫起了作業,安安靜靜大氣都不敢出。

她們高三三班的班主任可是出了名的嚴格,十天半個月就開始找人一個一個談話,還會從各種角度從外面觀察教室里的情況,有一次甚至還從對面的教學樓的陽台盯著教室看,也因為這種認真嚴厲的作風使班級整體成績有了大幅度的上升,這位王老師確實是是可敬可畏。

晚自習第二節課下課不久,班長找到陳葉思和他說:「王老師找你去她辦公室。」李玲瑩同情的看著她。

「你要接受「審判」了。」

「唉,還以為逃過一劫呢。」

陳葉思拖著步子走向辦公室,最終還是走到了辦公室,她知道她們的班主任一談起話來就可以說一節課多,只要一直點頭回應就可以了,可是耐不住無趣啊。

王老師已經在辦公室了,陳葉思說著「報告」挪了進去,班主任抬起頭。

「你今天上晚自習睡覺,醒來還大聲說話!」

「嗯,我不該聲音這麼大的。」陳葉思低著頭說。

班主任拿出一張全班的高二高三成績出來說:「你看班上的同學都進步很多,你也有進步,但是相較而言還是太少,你已經從班級中游被擠到了倒數十名了,我看你在上課的時候還挺認真,但是在對待作業的態度上面………」

晚自習第三節課下課陳葉思終於被「放」了出來,和李玲瑩一起回寢室。路上李玲瑩笑道:「yes,「審判」之後有沒有得到升華,啊哈哈哈哈哈。」我愛中文網

「唉,別提了。」

洗漱之後陳葉思躺在床上思考,正如王老師所說的,陳葉思已經倒數了,她想著如果所有的成績都可以更高就好了,然後漸漸昏昏沉沉的進入了夢鄉。

………

咦?這裡是哪裡?陳葉思醒來后發現自己躺在一片密林之中,陳葉思愣住了,「我是誰?我在哪裡?我在幹什麼?」她發出了經典的三連問。

「滴滴」眼前出現一個虛浮的透明框,上面有字體浮現出來,「玩家陳葉思進入遊戲,賦予「水元素魔法一級」「火元素魔法一級」。透明框消失,視野的右上角出現信息欄。

「什麼?什麼什麼遊戲?」陳葉思大喊,可是不再有提示。點開信息欄上面標有「陳葉思-人類」「等級-一級」「擁有屬性-水、火「

沒了?不管陳葉思怎麼點,也不再有更多信息。

「咕咕咕」陳葉思的肚子叫了起來,「啊,早飯!」干坐在地上沒有辦法,她起身開始找起了食物,這片林子中植物的種類陳葉思見都沒見過,果子也都不知道能不能吃,但是她看見了很多禽類,生為一個經常吃雞的人,陳葉思會很多雞肉的做法。於是打算打鳥。

「哈哈,我這麼多《荒野求生》可不是白看的」陳葉思大笑,開始試驗她剛得到的魔法天賦技能「射擊」。周圍的水元素開始聚集集中在陳葉思的手中,漸漸兩把武器成型了,赫然是陳葉思經常玩的手游《崩壞3》中的雙槍「水妖精二」。「偽宅女陳葉思」的中二之魂復燃,她持槍向樹上射擊,一邊喊「去吧,比卡丘!」。

子彈輕鬆的穿過一隻鳥,系統提示「擊中普通一級翼之鳥一隻。」

「翼之鳥」,「一隻鳥」哈哈哈「,這世界還蠻有趣的嘛,看樣子穿越已成事實,我就認真的生存吧,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去。」陳葉思之前的擔心一掃而光,提起那隻鳥開始考慮怎麼吃。也就心大如她竟然不害怕這片林子。清晨陽光,穿過樹葉的縫隙灑下來,由於林中的水汽而形成光柱,整片森林都顯得靜謐,明亮。但是不和諧的地方就在小溪邊上,陳葉思在那裡拔鳥毛,也不知道是什麼運氣陳葉思就一直直走就找到了小溪,撿了一些干樹枝她手上迸出一縷火苗點燃了引燃物將火堆生起開始烤肉。

「野外條件不好,就烤肉吧,將就將就。」陳葉思自言自語。

特種兵之鐵血軍神 漸漸肉的香氣開始飄散開來,陳葉思又用水魔法從小溪中抓出兩條魚,只見兩條魚被水包裹著浮在空中,動彈不得,她將魚處理好後用枝條穿起來,將魚向著火堆把樹枝斜插在地上,「料理大神就算沒有調料也能做出美味的料理。」這是陳葉思以前對李玲瑩吹牛的時候說的話。

陳葉思坐在旁邊一邊把玩著手中的火苗一邊想著:「火魔法與水魔法相比弱了不少啊,也就能只防止食物被烤焦,但是生火還是蠻方便的。」當烤肉快烤好的時候,一邊的灌木叢中發出了沙沙的聲音。

「什麼東西!」陳葉思驚的跳了起來,一個白白的比手掌小一點的圓團滾了出來,沖向烤肉,陳葉思眼疾手快立馬攔在烤肉前面,「這可是我的早飯,不可能讓你這個不明生物拿走的!」,圓團撞在陳葉思的鞋子上撞暈了,陳葉思撿起圓團仔細一看原來這是一團兔子,頭頂上的耳朵像柳葉一樣,應該說就是柳葉,像夏目友人帳里那個夏目捏的雪兔,但又不是雪,毛茸茸的短毛,看上去甚是可愛。 這隻白團兔子的邊上竟然有信息框跳出,信息:種族-???,等級-1級,狀態-飢餓,好感度-0。

提示:當好感度達到50以上即可收為寵物,資料:沒見過的神奇品種,升級后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欸,還有寵物可以收,不知道好感度好不好升。」陳葉思不舍的看著烤肉心裡想著便把烤肉抓起,手上的白團兔子立刻跳了起來撲在烤肉上吃了起來,「原來在裝死,真狡猾。」陳葉思笑道。

信息提示:好感度+20。

「這麼多!」陳葉思驚嘆,又遞上一條烤魚,白團兔子立馬吃光,「吃肉的兔子,果然是神奇的品種。」

信息提示:好感度+30,達到收服條件,是否收服?

「是」

「收服成功」

「這麼容易的嗎?」陳葉思獲得了她的第一隻寵物。

信息提示:您可以為你的新夥伴命名。

「嗯,柳葉的耳朵,白白的團,就叫柳白吧。」

「命名成功,您獲得了神奇的生物「柳白」。

陳葉思看著手中的柳白突然想起以前看到過的視頻,「不管什麼東西,盤它,就盤它!!!」

「嘿嘿嘿,誰讓你吃了我三分之一的早飯呢。」陳葉思一邊壞笑一遍揉搓起了柳白,說真的,超級軟,還毛茸茸的,手感一級棒的「掛飾」。

信息提示:柳白的好感度-15,若好感度降到-20寵物將自動脫離,不可再次收服。

「欸!」

陳葉思無奈停手,柳白瞪了她一眼爬上了陳葉思的肩膀,「哈哈,這麼小的眼睛還可以瞪人。」

信息提示:柳白的好感度-5

「好好我不說了。」陳葉思無奈道。柳白在陳葉思肩膀上開始睡大覺。

陳葉思吃起了剩下的一根烤魚,不愧是可以好感度+30的烤魚就是好吃,陳葉思小小的得意了一番。吃完后,陳葉思起身沿著溪流向下遊走去,看了這麼多《荒野求生》一般沿著溪流可以找到找到房屋或者人,除非這個地方沒有人。

過了半個小時左右,陳葉思聽到了巨大的聲響,她向著聲音走去,遠遠的她看到了一名男子,被一群狼包圍住了,男子穿著白色戰甲,戰甲上已經沾了不知道是他還是狼的血跡,他半跪在地上傷痕纍纍,雙手支在大劍上以防倒下看上去很吃力。

陳葉思心驚想到:這個林子里竟然是有狼的!那我真的是運氣好不知道躺在地上多久,燒烤的時候都沒遇到。陳葉思有些后怕,這可能是她第一次見到狼,以前也就在電視上看到過,只不過奇怪的是這些狼攻擊力極強。

陳葉思仔細的看了看狼的頭頂出現血條名字為風狼3級,男子頭頂出現血條和姓名:布萊恩,血條將近空了。

信息提示:新任務:救下布萊恩,擊滅5隻以上的風狼。

任務獎勵:獲得部分異世界資料,金幣500。

「剛好我現在都不知道在哪裡,這個地方是什麼樣的,正好需要資料,只不過如果救下人我也可以問他,還可以知道怎麼出這個森林。」陳葉思開心的想到。

「水元素凝聚—水妖精二」,陳葉思舉槍就開始射擊,風狼被布萊恩吸引沒有注意到她,陳葉思輕鬆剿滅十幾隻風狼。布萊恩發現有人幫他,立即使用最後一點力氣揮劍滅殺剩下的幾隻風狼。

「呼,剛剛真的好險啊!欸?你,你沒事吧?」

布萊恩倒地昏迷。

「嗯?為什麼血量還在減少,再扣就沒了!」

信息提示:是否預支50金幣購買回復葯類「金創葯」。(資料:金創葯可治癒一切外傷,是基礎藥劑師經常練習的藥品。)

「是」

「是否對布萊恩使用「金創葯」小飛電子書

「是」

「使用成功」

「呼「陳葉思看著男子頭頂緩緩回復的血量和快速癒合的傷口,長舒一口氣。

信息提示:任務完成,獲得金幣500-50,開啟異世界資料部分(剩下的需與異世界人交流才能更加了解這個世界):整體版圖,中城在世界中央,繁華,在城中大多數人信仰聖魔法,聖殿建立在這裡,人民富足,擁有大量魔法學校,各地人不惜跋涉前往學習。

北方草原,荒涼,地廣人稀但是人們正直強大,有自己的學習方式,但是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更願意去中城學習。

極北冰原,環境惡劣,魔獸等級高,較安全的地方有少量土著部落。

南方無盡之海,海洋魔獸極多,強大,危機四伏。

西方和東方的海洋與無盡之海相連,(資料不全)西邊有一個大島嶼以及其群島,環境(未知)。

狂妃來襲:腹黑王爺誘入懷 提示:不可讓他人知曉系統,否則「抹殺」。

看完以後,陳葉思氣的想掀桌,「這不就是地理嗎?還有什麼有用的資料?我還是不知道我現在在哪裡啊!不靠譜的穿越系統。還不能讓人知道,我還是等布萊恩醒來再套套話吧。她盤膝坐在一邊,支著頭等待。

男子緩緩醒過來,看向陳葉思。

「你是?」

「我叫陳葉思,嗯……,一個高三學生。」

「我叫布萊恩,看得出來我是個戰士,是你救了我嗎,我的傷好了?」布萊恩顯得很驚訝。

「是的,誰讓我是「活**」呢。」

「什麼是「活**」還有「高三」?「

「沒什麼,話說這裡是哪裡,你知道怎麼出去嗎?」

「這裡是詛咒森林的外圍,我是來獵殺魔獸獲取魔晶提交家族任務,結果運氣不好遇上了狼群,還好有你出手相救,看你人生地不熟的是從北方草原過來的吧,我帶你進中城作為回報吧,我是中城的市民。」

「謝謝。」這個布萊恩還會自圓其說還省的我解釋了。他並沒有因為我的校服而覺得奇怪,可能是因為北方草原的人們服裝都很奇怪吧,算了,想不出來就不想了,尋找回去的辦法才最重要!陳葉思這麼想著。

「陳葉思,我看你會水魔法,水系魔法有治癒的能力,我的傷就是這樣治好的吧,草原的人們果然神秘而強大,真的很有天賦,來中城進修就應該去中城最好的魔法學校安德法學園試試看。

過幾天剛好是安德法學院一年一度的招生測試,安德法學院的圖書館書豐富種類又全,教學方式獨特,有相當好的學習環境,畢業學生中有多個最終成為了聖域的強者。我認為那是最適合你去的學校了。」

「那真是太好了,拜託你了。」

「這是應該的,我才應該謝謝你的救命之恩,以後有麻煩都可以來找我,我會盡全力幫忙的。」布萊恩說著收集起了所有的魔晶,並且都給了陳葉思「這是你獵殺的,給你。」

「如果沒有你之前的消耗,我也不可能這麼就打死它們,你自己收著吧,這是你應得的。」她不知道魔晶有什麼用,想了想還是拒絕了。

陳葉思覺得應該進一下安德法學院,通過和布萊恩的交談了解,圖書館內區只有本校優秀學生和聖殿的人才可以進去,圖書館中有歷史,有魔法,還有現在的環境,還能得到一般人不知道的信息,是個最適合她了解這個異世界的地方。

陳葉思與布萊恩說著話走出了詛咒森林。

「沒想到已經在這麼外圍了,十幾分鐘就走出來了。」

「的確是,一般我都不會太深入詛咒森林,這次竟然在這麼外圍就遇上這麼多魔獸,下一次的獸潮可能就要來了。」

「獸潮?」

「就是詛咒森林中的魔獸暴亂,開始大量衝出森林使周遭人類的村莊和城鎮遭到破壞。但是不用擔心,中城已經開始做準備了,我們可是有大量優秀人才的幫助和超強的守城能力。」

陳葉思通過交談得知詛咒森林位於中城的西北邊與草原相接,詛咒森林裡魔獸種類及多,詛咒森林外圍是高年級魔法學生和戰士學生喜愛的試煉場所,而詛咒森林中央地帶的險惡程度與無盡之海有的一拼,擁有大量高階魔獸,還好獸潮中沒有高階的魔獸,否則需要聖域等級的高手才能解決。

詛咒森林這個名字和森林裡有沒有詛咒無關,是早在幾千年前安德法與詛咒巫師於中城外對戰,安德法佔上風,在一個消耗生命的群星隕落四級大法術下詛咒巫師死亡落地消散,在詛咒巫師死亡的地方,那片森林就被命名為「詛咒森林」,詛咒森林的名字由此而來。而安德法從此失蹤,因為安德法的偉大,聖殿將中城最好的魔法學校命名為安德法學院。 陳葉思自己醒在詛咒森林已經十分奇怪了,那個地方已經在內圈邊緣了,竟然沒有遇到什麼魔獸——除了柳白,陳葉思想到這望了望還在她肩膀上安靜睡著的柳白。「大概還在因為我捏它而生氣吧。」陳葉思這麼想著,「我的寵物能在那裡存活一定不尋常,總有一天我會知道答案的。」

布萊恩在路上還介紹了中城的魔法等級,其他地方只是按照了等級來分,中城的魔法教育還細緻的分成了:魔法學徒、初級魔法師、中級魔法師、高級魔法師、大法師,安德法就是大法師,魔法學徒沒有等級,其他分別對應10~20級20~30級30~40級40~50級。

………

陳葉思和布萊恩坐上馬車前往中城。

「安德法學院在中城的羅爾梅斯市,我們乘馬車可能要半天多的時間,到時候直接去學院報名,然後三天後去參加測試,你天賦這麼高一定能通過測試的。」

「我會加油的,畢竟我可是沖著這個學校來的。」陳葉思就著布萊恩的話應道。

布萊恩一開始就誤以為陳葉思從北部草原來的,便說道:「畢竟離家這麼遠的,平時回去也很辛苦,學院宿舍可以長期住宿,不用擔心。」

布萊恩帶陳葉思到學院註冊完之後,布萊恩說道:「我之所以比較熟悉安德法學院,是因為我們家族中有很多有魔法天賦的人都去了那裡,只可惜我沒有很好的天賦,便勵志當一名戰士。家族成員十分多,競爭極其激烈,一定要完成家族任務才能夠獲得資源,這次到詛咒森林的外圍,沒想到會遇上這麼多風狼,多虧了你的幫助,還給我了所有的魔晶,我可以完成任務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想要向父親介紹你,在學院測試的前幾天你可以住在我們家族內,我還可以叫人帶你在羅爾梅斯市逛一逛感受一下中城最繁華城市的風景和名俗。」

布萊恩此話也有招攬陳葉思的意味,一位有潛力的魔法師如果提前招攬進家族一定會給家族帶來更大的利益。陳葉思看出了他的想法於是委婉的道:「謝謝你的好意,我是「活**」做好事不留名,你能帶我來羅爾梅斯城我已經很感謝了,我不能再接受你們家族的恩惠。」陳葉思感覺自己很有「商業互吹」的天賦。布萊恩雖然有些詞沒聽懂,但也知道陳葉思拒絕的意思了,想到她是救命恩人自己卻有目的招攬,便覺得自己的想法很可恥,苦笑道:「那好,我帶你去找個好旅館吧,測試的時候我再帶你去學院,我還是會向我父親介紹你。如果沒有你,我已經成為那群風狼的食物了!」

「話說,你一直在說你的家族,你的家族是什麼家族在羅爾梅斯城很有地位嗎?」

「對了,你初來乍到我應該和你說的,中城雖然叫城但其實很大,是由多個城市組成的,裡面有很多分城,羅爾梅斯城就是中城中最繁華的城市,安德法學院也建立在這裡,還有聖殿的總部,每年的8月12日聖殿都會在羅爾梅斯城舉辦聖會,屆時會有很多人從中城的各大分城來到羅爾梅斯城參加聖會,羅爾梅斯城的地位可想而知。

我們家族就是羅爾梅斯家族,這個城市以我們家族的名字命名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的家族古老而又強大,從很久以前就在這裡定居,直到現在的繁華羅爾梅斯家族功不可沒。」說到這裡布萊恩臉上浮現了自豪和嚮往,「我只是家族眾多成員中的一員,我仰慕家族中的強者,希望有朝一日我也可以躋身為他們當中的一員。」

「我相信你可以的。」陳葉思鼓勵道。

說著話,他們來到了城區的一個不錯的旅館,在大廳布萊恩又鼓勵道:「住幾天就可以去學院測試了,你的天賦是一定可以通過的,我相信!」布萊恩又向陳葉思介紹了一下附近的美食,環境以及各種建築之後,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求書寨中文

「糟了!這麼晚了我還沒提交任務,真是不好意思我得回家族裡去了。」

「那你慢走注意安全。」陳葉思也上樓。這個旅館環境很不錯,窗戶外面就是步行的街道,在羅爾梅斯城只有部分主路是可以用馬和馬車的,其他地方一律步行。所以街道也不顯得喧鬧,由於布萊恩只是家族中的小成員,資金大多數在家中長輩手裡,所以不能租獨立的房子,這讓布萊恩有些無奈。但是陳葉思完全不在意這些,在都市生活的她,城市中的空間是一縮再縮,人人都將自己關在那一隅之地,而這個旅館則相當溫馨周到了,不高的樓層可以清楚看見樓下街道上人們的表情,少了現代快節奏的行色匆匆,人與人之間、鄰居與鄰居之間看上去友好而快樂,總之她很滿意。

第二天,一大早陳葉思就醒來了,「今天是穿越的第二天,還沒有進學院,還沒有找到回去的方法。」陳葉思喃喃道。她知道這這種事不能急。看著窗外來來往往的人群,她感覺很有活力,用過早餐后,她決定下樓到街上轉轉。

離開旅館精緻溫馨的大廳,陳葉思到了街道上,街道乾淨整潔,羅爾梅斯不愧為中城最繁華的城市,布萊克離開前介紹過附近,她決定去服裝店和麵包店看看,畢竟這個世界的服裝和飲食與地球都不一樣,既然還沒有入學,就先從了解民俗習慣開始吧!陳葉思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校服嘆了口氣,雖然同學們都不喜歡校服的款式,但畢竟穿了三年,不知道下次再穿上會是什麼時候。到了服裝店,店員熱情的推薦了很多款式的衣服。陳葉思不知道該怎麼選,隨意挑了幾件喜歡的,直接換上了。

雖然羅爾梅斯城的物價回比中城其他地方高,但是都是按銀幣算的,按照1金幣=100銀幣的演算法所有衣服加起來都沒有1金幣,陳葉思感覺自己是個身懷巨款的人了。在她還在感嘆的時候,店員說:「向我們這種普通人家一年3金幣已經算很富足了,小店的衣服是全城沒有魔化的衣服中款式最好的,所以您放心吧。」

「魔化?」

「是的,一些魔化的衣服會附加一些功能,比如防禦、敏捷、會心什麼的,這會買的特別貴,普通的就要100-200金幣,好的魔化服裝會放到拍賣行最貴買過30000金幣,那件衣服據說附加了6個超強功能,堪稱奇迹。」

「哦,那可真貴。」怕不是地主家的傻兒子,陳葉思這麼想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