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經過剛纔幾次猛烈撞擊,蜜獾20已經熄火。叛軍車長右手抖抖索索去摸點火裝置,企圖啓動車輛,只要車輛能啓動,就能高速甩掉這個發神經一樣的煞星!

不知道是車子出了機械問題,還是車長自己太緊張,幾次打火都沒打着。

然後,車窗外的那名瘋子又開始一系列瘋狂的舉動——他用自己的叢林靴一腳一腳狠狠蹬在那個已經碎裂的彈孔上,然後又掏出一柄戰術刀,半跪在引擎蓋上,瘋狂地一刀刀戳在上面。

格剌剌——

叛軍車長看到閃着寒光的刀尖開始刺穿了中間那層高透明的有機材料,戳進了駕駛室裏!

這是防彈玻璃三道防線裏的最後一道,稱作安全防護層。

缺口逐漸擴大……

10CM……

15CM……

20CM……

叛軍車長的意志正一點點崩潰下去。這個瘋子要做什麼!?

兩秒鐘後,他忽然明白了,那個黑頭髮的僱傭兵站起來,從胸前掏出一顆手雷……

“我投降! 賜光系列一捻暗 我投降!”叛軍車長覺得眼前這人真的瘋了,就連防彈玻璃也擋不住這神經病的瘋狂攻擊。

他徹底崩潰了……

不顧一切地開了駕駛室的門跳下車,落地馬上跪倒在地上,不管不顧地大叫:“我投降!我投降!別殺我!別殺我!”

龍雲沒有搭理他,直接走到車旁,舉起USP將昏頭昏腦的副駕駛幹掉。

然後鬆開手雷的保險彈簧,從車長這邊的門中將它扔進後面的車艙裏。

轟——

沉悶的爆炸聲響起,幾秒鐘後,車後門被推開,一個血淋淋、肉糊糊、身上還冒着白煙的叛軍士兵艱難地爬出車艙外,滾到地上。

呯——

守在門外的北極熊二話不說,朝這傢伙腦袋上就是一槍,將他打得貼在地上。

“你們小心,公路上的叛軍開始移動了!”耳機裏傳來傑克中尉的聲音,他負責火力支援,人目前正在屋子的高處。

龍雲按下喉震耳機:“兩臺車都奪下來了,你們趕緊出來,上車突圍!”

他看了一眼周圍,煙霧正在漸漸散去,等煙霧一散,叛軍看清自己的車被奪,肯定瘋狂開火,這些傢伙手裏估計有反坦克武器,不能麻痹大意。

“快上車!我們撤出去!”龍雲攔住跑過來的傑克中尉,搶過他手裏的MSG90,趴在蜜獾20的車頂。

瞄準鏡中,巴拉查站在在一輛武裝皮卡車上,揮舞着一支M70A自動步槍,指揮着一百多人的突擊隊朝這邊衝來。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龍雲屏住呼吸,將MSG90架在蜜獾20的車頂上。

瞄準鏡中,巴拉查的腦袋被套在準星上。

這是個膀大腰圓的傢伙,戴着一副墨鏡,臉上一道疤痕從右眼角一直橫貫整張臉,延伸到嘴脣左上方,爲整體形象添加不少暴戾之氣。

他一邊用塞拉利昂土語吆喝着,一邊舉起那支M70A朝天射擊,像是驅趕着一羣羊一樣驅趕着自己的一百多個手下。

“上!都給我上!”他敞開的戰術背心裏露出胸前黝黑結實的肌肉,在陽光下閃着一層烏黑的油光。

不過,他當然不會知道自己已經成爲焦點。

龍雲很清楚,幹掉巴拉查,起碼能讓敵人的進攻遲滯,暫時陷入混亂。

他輕輕釦下扳機,MSG90專用的狙擊彈從槍管中呼嘯而出,這種專用狙擊彈的彈殼使用純黃銅製造,在擊發瞬間和槍管的貼切度更高,能獲得比普通7。62口徑子彈更高的膛壓,以800米/秒高速劃破空氣,0。5秒之後便飛行400米距離,準確穿射巴拉查的右眼。

噗——

在一片混亂的槍聲中,武裝皮卡上的司機根本不知道坐在自己後面的指揮官巴拉查已經一命歸西,就連巴拉查身邊的機槍手也只覺得自己的臉上忽然多了些溼漉漉、滑膩膩的東西。

接着就聽到撲通一聲,機槍手回頭一看,指揮官巴拉查半個腦袋都沒了,屍首直挺挺躺在車箱裏,像一條被放光血丟在地上的死豬。

“長官中槍啦!”機槍手頓時慌了,“有狙擊手!有狙擊手!”

這句話引起了極大的恐慌,沒有了巴拉查督戰,又有狙擊手在前方埋伏,開在前面的幾臺武裝皮卡都來了個急剎車。

所有的機槍手瘋了一樣將M2HB和DSHK機槍子彈向兩臺蜜獾20這頭傾斜過來。

叮叮噹——

兩臺蜜獾20的裝甲板上濺起無數小火花,一名蹲在裝甲車旁的英軍士兵“啊”一聲慘叫,小腿被彈開的流彈射中,直接把小腿骨頭打折了。

“我的腿!我的腿!”他淒厲地叫喊着,帶着哭腔向戰友求救:“快幫幫我!疼死我了!”

另外兩名愛爾蘭團的英軍士兵一人抓住他一邊肩膀,將他扯回安全處。

龍雲命令所有人:“馬上上車,撤離這裏!不然待會都成靶子!”

現在最讓龍雲擔心的倒不是那些武裝皮卡上的大口徑機槍,其實只要將車頭調轉過來,用正面去抗,還是能頂住的。

但是叛軍手裏最多的就是RPG-7火箭筒,這種採用聚能爆破效應的廉價反坦克武器能夠在300米距離內產生極大的破甲效能,足夠讓爆破金屬流穿透這種裝甲只有20毫米的蜜獾20輪式裝甲車。

在它的面前,蜜獾20不過是一個皮薄餡大的灌湯包子而已。

“往哪裏突圍?”傑克中尉站在車旁,緊張地問龍雲。

現在只有兩個方向可以撤,一個是公路方向,一個是叢林方向。這兩個方向都有優點,也有致命的缺點。

如果朝公路方向撤退,需要衝過400多米的開闊地,叛軍的大部分兵力都在公路上,那裏有大口徑機槍,有RPG火箭筒,或許還有其他反坦克武器,加上幾百名活蹦亂跳的叛軍士兵。

若是撤往叢林的方向,遇到的阻力會小很多,那裏只有四臺武裝皮卡當攔路虎,這些車在蜜獾20面前就是渣渣,開着這兩臺20噸重的怪物直接碾軋過去只夠將這些車送去廢品回收站。可是到了叢林旁,所有人必須棄車逃入森林裏,徒步撤退。

以現在多數人身上有傷的現狀,顯然這也是一條死路,在密林裏逃不出多遠肯定會被這幾百名叛軍追上,這些傢伙常年在非洲打仗,最擅長的就是叢林作戰那一套,要在有傷員的情況下襬脫這些黑鬼可一點都不容易。

“朝公路衝!只要破開公路上的防禦圈,我們就可以利用蜜獾20的機動性,衝到博城去,那裏有一部分政府軍,這些叛軍肯定不敢追到博城附近。”北極熊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也不容其他人再反駁,指指龍雲身旁的那臺蜜獾20道:“你們都上這臺車,我自己開這臺蜜獾去開路!”

“你瘋啦!”男人婆驚訝道:“你以爲你開着裝甲運兵車就無敵了?擋不住一顆RPG!”

北極熊大手一揮:“少他媽囉嗦,女人就是煩!讓你們上車就上車!再囉嗦下去,大家都得死在這裏!”

話音剛落,又是一通掃射打在車裝甲板上,所有人下意識蹲了下來。

英軍士兵也不管傑克有沒有下命令,拖着三個傷員先行上了車。

龍雲知道北極熊是想開車做人肉盾牌,給大傢伙開路,他正想說自己也上北極熊的車,卻被北極熊一腳踢在身上,大罵道:“幽靈!你他媽是不是個娘們,磨磨蹭蹭的!你必須在後面的車上用20毫米的機關炮掩護我!只要你掩護好了,我一定沒事!”

說罷,也不等其他人反對,跳上車就把門關上,調轉車頭擋住前面的彈幕。

“快!”他在駕駛室裏衝着龍雲大吼:“你他媽再不上車,是想讓我被RPG轟死在這裏嗎!?”

事到如今,也由不得龍雲了。

男人婆負責駕車,龍雲負責操作20毫米機關炮,北極熊負責當先鋒開路。

絕地求生之在線錘掛壁 兩臺蜜獾20發動機轟轟怒鳴,排氣管冒出陣陣黑煙,前面的蜜獾20駕駛室裏,北極熊輕輕掀開自己的防彈背心,原先腹部的傷口已經停止流血,但是往上一些的肋骨下,一個新的傷口正汨汨留着鮮血。

這是剛纔衝鋒奪車的時候被一顆不知道哪裏飛過來的流彈擊中,從戰術背心旁沒有防彈板的地方射了進去,這是戰術背心防彈板的防護死穴。

他在自己的醫療包裏扯出一大塊止血面,按在上面,用力一按,棉花塞進了傷口裏。

“唔——”他低低地慘叫了一聲,臉色都白了,額頭痛出了一層汗。

做完這一切,他從戰術背心的口袋裏掏出一根新的高西霸雪茄塞進嘴裏,點了火。

“黑鬼們!”他深深吸了一口雪茄,噴出濃濃的煙霧:“讓你們見識一下車臣**的厲害!”

轟——

發動機一聲轟鳴,兩臺蜜獾20像兩名衝鋒的勇士一樣,朝公路上黑壓壓一片的叛軍車隊撲去!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門格斯這時候終於意識到,自己想活捉這些英軍士兵簡直就是個滑稽的笑話。

400米的距離很快便甩在身後,北極熊架勢的第一輛蜜獾20迎頭裝上了一臺武裝皮卡,在20噸自重的蜜獾20裝甲運兵車面前,武裝皮卡就像一個紙盒子一樣被碾軋過去。

來不及逃走的司機頓時成了車輪下的肉醬,蜜獾20巨大的橡膠輪胎上卷滿了血肉,像一臺地獄殺出來的怪獸般帶着騰騰殺氣,朝公路上密集的車隊瘋狂衝來。

“快躲開!快躲開!”門格斯在豐田巡洋艦上拼命敲打着車身,眼珠子都要驚得掉在地上。

他在非洲當軍閥已經不是一年兩年的事,可卻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瘋狂的場面,兩臺蜜獾20簡直就像不要命一樣,徑直朝車隊一路撞過來,一副佛擋殺佛,神擋殺神的亡命樣子。

皮卡上的大口徑機槍根本不起作用,打在正面裝甲上根本穿透不了20毫米的裝甲板。

叛軍的形勢轉瞬間江河直下,334號公路上演變成一個奇異的場景。

整條公路上原先擠滿了“西部男孩”叛軍隊伍的武裝車輛,還有許多滿載叛軍士兵的卡車,足足有六百多人。

現在這些車都像見了鬼一樣,紛紛朝公路兩旁開下去,拼命躲開在公路上那兩臺瘋狂衝鋒的蜜獾20裝甲車。

許多皮卡和汽車由於過度慌張,相互碰撞在一起,擠在路上根本跑不動,車上的叛軍士兵紛紛跳車,連滾帶爬地往公路兩旁的草叢裏逃竄。

龍雲控制着後面一臺蜜獾20上的20毫米機關炮,透過射擊孔把視線中看到的所有車輛都突突了一次。

威力巨大的20毫米炮彈將武裝皮卡和烏拉爾多用途卡車掃成碎片,其中幾臺卡車被打穿發動機後發生爆炸,大火引燃油箱,瞬間吞噬了車上的乘員,來不及跳車的叛軍士兵渾身是火地跳到公路上,沒頭蒼蠅亂衝亂撞,像厲鬼一樣淒厲地哀嚎着,然後被衝上來的蜜獾20碾成肉渣。

剛纔還掌握了絕對優勢的叛軍已經潰不成軍,公路上此起彼伏的慘叫聲讓其他叛軍肝膽俱裂,部分膽子大一些的老兵端槍朝着蜜獾20狂掃,可是AK47和R4步槍的子彈打在厚厚的裝甲上跟撓癢癢沒什麼分別。

“……紅色的信號彈正在升起,聽機槍在不斷的射擊,此刻我們一心只想要勝利……任何代價都在所不惜,前面的炮聲如霹靂,但它虛弱無力,敵人的瘋狂決不能壓倒我們……”

領頭的蜜獾20駕駛室內,北極熊咬着雪茄,噴着濃濃的白煙,哼着一首老舊的前蘇聯軍歌,淡定看着那些射在車上的子彈濺起無數的火花。

又撞上了一輛烏拉爾卡車,在猛烈的撞擊下,整臺卡車翻了個身子,被推撞道公路一邊。

“用RPG狠狠地轟死他們!”門格斯看到兩臺裝甲車已經衝破自己隊伍的第一道防線,正朝自己衝過來,急得在車上直跳腳。

這簡直是一次瘋狂的對壘!

RPG這種武器在非洲叛軍裏是最受歡迎反坦克武器,沒有之一。

很快,旁邊跑上來一名叛軍,肩膀上都架着一具RPG-7火箭筒。

嗖——

尖銳的發射聲響起,火箭彈拖着長長的尾焰朝北極熊的撲去。

北極熊打了一手方向盤,車子高速中急速右拐,火箭彈打偏,擦在車身的左側裝甲板上,彈射開來,射到遠處的開闊地上,轟隆一聲冒氣一團火焰。

傑克中尉在後一輛蜜獾20車上,從車後側射擊孔望出去,身後兩個叛軍士兵扛着RPG火箭筒跑上公路,尖銳的發射聲響起,兩枚RPG火箭彈呼嘯着朝蜜獾20的車屁股撲來。

“RPG!”傑克大叫:“趕緊規避!”

男人婆將車猛打方向,衝下公路,在開闊地上狂奔。

RPG火箭彈的速度比較慢,蜜獾20在男人婆的操控下,順利躲過了兩枚火箭彈的襲擊,沒想到卻無意中害了北極熊。

一枚火箭彈恰好射中北極熊駕駛的那輛蜜獾20車後側,巨大的火光過後,右後側的輪胎被炸燬,整臺步兵裝甲車一頭撞在停在路上的一輛烏拉爾卡車身上,哐噹一聲巨響過後,停了下來。

蜜獾20一旦停下,公路周圍四散奔逃的叛軍馬上圍了過來,這是個大好機會,必須趁機殺掉車上的駕駛員。

“北極熊!”龍雲大吼一聲,放棄車前的20毫米機關炮,衝到車後側操起那支7。62毫米的輕機槍,瘋狂朝那些圍向北極熊的叛軍士兵。

但是輕機槍的威力在人數衆多的叛軍面前顯得有些無力,除了殺掉幾個不懂隱蔽的叛軍之外,根本阻止不了人潮。

“我們得掉頭回去救他!”龍雲衝着男人婆喊道:“你掉頭,衝過去,咱們把北極熊救回來!”

他雖然不知道北極熊的死活,但是隻要有一線生機,就不能放棄。

“……幽靈……不要管我,你們逃……回來的後果是一起死……”耳機裏忽然傳來北極熊虛弱的聲音。 重生珠光寶色 “我完蛋了,身上被炸得跟狗/屎一樣,不要管我了……”

北極熊艱難地睜開自己的眼睛,頭上不知道哪裏受傷了,血一個勁往下流,糊住了雙眼。

噹噹噹——

子彈雨點一樣撲打在防彈窗上,留下點點白印。

北極熊耳朵中嗡嗡作響,已經聽不見任何聲音,RPG火箭彈的金屬流穿透車後門上的部分裝甲,巨大的衝擊力將北極熊震得耳膜穿孔,破片有一大塊紮在了他大臂右側,如果不是座位擋着,恐怕早就見馬克思去了。

他咬了咬牙,伸出左手狠命拔下那塊彈片,疼得冷汗直冒,拼命猛吸兩口雪茄,他又開始唱起那首前蘇聯老軍歌。

“……踏破無數陣地,戰線向前推移,我們向敵人的大門一步步進逼,有一天我們想起,連自己都不免驚奮……”

靠近正在冒着煙的蜜獾20的所有叛軍忽然看到那臺已經似乎熄火的步兵裝甲車再次發出怒吼,裹挾着濃濃柴油味道的黑煙噴到空中。

“他還沒死!”有叛軍士兵驚慌地提醒自己的同夥。

話音未落,陷在烏拉爾卡車上的蜜獾20一個急速後倒車,將靠近車尾的兩名叛軍士兵生生捲進車輪底下。

已經炸燬的一條後輪胎癟下去,將一名叛軍士兵捲入兩條輪胎中間,卻一時沒死,驚悚地伸出兩隻手向自己的同夥求救。

“救……救救我……”話音剛落,他口中噴出血霧,胸腔被擠成碎片,能聽到自己肋骨嘎嘎斷裂的聲音。

巨大的壓力讓他的眼睛嘭一聲被擠出眼眶,舌頭一下子伸出老長……

“他還活着!小心!”

“幹掉他!”

驚慌的叛軍士兵開始四處奔逃。

北極熊抹乾淨了糊在眼皮上的血,加大油門朝遠處的豐田巡洋艦衝去,他很清楚,上面那個戴着一副墨鏡,一個黑色貝雷帽的傢伙,肯定是這支軍隊的首領。

幹掉他!

哼着老軍歌,北極熊渾身是血,義無反顧駕車衝向前方。

“快來人!有多少RPG都給我狠狠打在那輛裝甲車上!”門格斯臉都白了,朝着手下怒吼:“給我狠狠打,幹掉這個瘋子!”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3枚RPG火箭彈拖着白色的煙霧,撲向北極熊的蜜獾20。

北極熊開始在公路上進行“Z”字形不規則衝鋒,一枚火箭彈擦過車右側,沒中;一枚直接打在公路上,揚起一團黃土。

但是有一枚打中了正面右下側,一條前輪報廢。

北極熊聽到發動機的聲音變得跟拉風箱一樣,心裏明白這是被RPG火箭損傷了機械部分,恐怕這車支撐不了多久。

他回頭看了一眼座位後的運兵艙,在他的駕駛座位後頭有個巨大的彈箱,裏頭是20毫米機關炮的彈藥。

北極熊從戰術背心裏扯下最後一顆手雷,將彈箱蓋子打開,然後一手握着方向盤,依舊咬着雪茄,唱着雄壯的蘇聯軍歌,將油門踩到盡頭往前直衝。

目標——那輛指揮官乘坐的豐田陸地巡洋艦!

“快躲開!快躲開!”門格斯已經沒有心思再去指揮自己的嘍囉去幹掉北極熊的蜜獾20了,那輛已經破爛不堪的蜜獾20裝甲車到處冒着濃煙,車右側還燃着熊熊火苗,卻像一頭髮怒的獅子一樣,在公路上以摧枯拉朽的姿態直衝過來。

逃!這是門格斯現在唯一能想到的辦法,人不能跟瘋子鬥,除非自己也不要命了。

公路上的車亂作一團,紛紛朝兩邊的開闊地躥去,門格斯運氣不好,他的車被混亂的車隊擠在路上,根本動彈不得。

突突突——

“該死!”門格斯端起自己的捷克造CSA-VZ58突擊步槍,將擋在自己車前面的一輛武裝皮卡上的四個叛軍士兵打成篩子。

“誰再擋着我,我就幹掉誰!”他急紅了眼。

在他的威脅下,周圍的車終於讓開一條縫隙,門格斯催促司機將車開到開闊地上。

“你他媽手腳快些!想死啊!?”

轟——

離他二十米外,蜜獾20的身影已經清晰可見,甚至那殘破的防彈窗口上都能看到那個咬着雪茄、身材高大的瘋子,正用一種憤怒的微笑死死盯着自己。

“快跑!你他媽快點!”門格斯將CSA-VZ58的槍口頂在了司機的後腦上。

轟——

又一臺橫在自己和蜜獾20之間的卡車被撞成了廢鐵,滾到路邊去。

門格斯的車終於找到了一條出路,一腳油門衝下了公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