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聽到江南王的惡訊,他心裡也非常不好受,那可是他的女婿啊!

雖然知道的人不多,但這可是名副其實的,他都不知道回去怎麼跟自己那個寶貝女兒交待。

場中,只有三個人一直都沒有說話。

一個是土國沙英皇,內心有鬼;一個是冰王冰三峰,跟葉雄有仇;最後一個是愛羅莎。

愛羅莎根本沒有想到,金山寺花費十幾年時間,都沒有打通的傳送陣,居然被葉雄打通了。

剛才石驚天在說的時候,她就隱隱覺得這人的作風跟江南王有些相似,她萬萬沒有想到,果真是他。

這才多久,他就進入金丹初期,實力還能輾壓金丹中期,扛住金丹後期。

扛住金丹後期五分鐘,那是什麼概念?換作是她,不一定能做到。

不知不覺,以前那個讓她隨意擺布的小男孩,小樹苗,已經成長為參天大樹了。

正在很多人都默不作聲的時候,金正銘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金正銘,你這笑得是不是太狠了,葉雄是金山寺的弟子,金山寺可是你們金國鎮國法寺,他死了你還笑得出來,還是不是人?」脾氣火爆的火梵天,忍不住罵道。

撒嬌BOSS追妻36計 「誰說葉雄死了?」金正銘笑道。

此言一出,場下又是一陣的激動,人人都望著他。

「金王,你說我葉大哥沒死?」蒙冰兒激動地問。

「你們問一下精靈女王不就知道。」金正銘似笑非笑地望著歌姬。

當下,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歌姬身上。

歌姬知道沒辦法隱瞞,當下點了點頭:「他確實沒死,只不過換了個身份,進入鬼界而已。」

場下的人聽了,很多人都非常激動,特別是蒙冰兒跟石驚天,激動得聲音都顫抖了。

「相信修羅界的各位王都知道,魔界七魔尊冥淵跟五魔尊仇天,分別在洛水小鎮跟岩城被神秘人所殺的事情吧,其實就是葉雄做的,此事之後,他就去了鬼界,上個月才從鬼界回來,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他現在就在妖界。」金正銘說道。

金正銘是金國國王,雖然很多人都說他這個國王,是因為金山寺的存在,才這麼牛逼,但是他始終是金王的國王,很多的事情,金山寺都會告訴他,比如葉雄的事情。

愛情公寓之萬界最強隊伍 「葉大哥真的在妖界?」蒙冰兒激動得拳頭緊緊地握著,目光緊緊地望著歌姬。

歌姬點了點頭。

她當下喜極而泣。

正在這時候,突然木衛從外面急匆匆地跑了進來:「殿下,金山上人跟葉雄在外面請見。」

此言一出,場下的人,頓時嘩言一片,幾乎所有人都站了起來。

現在五界之中,只要是知道金山寺的,哪個不知道金山上人的名字。

那可是一個巨無霸式的人物,沒有人知道他的真正實力,也沒有人見過他出手,但是,從他屬下的五大弟子,都已經進入金丹中初,甚至大弟子據說已經進入了金丹後期,就可見此人多麼厲害。

金山上人已經一百多年沒有外出過,此次居然跟葉雄一起,這得多給他面子。

「讓他們進來。」 神奇寶貝之虹晶 歌姬連忙說道。

實力為尊,歌姬對於金山上人這個傳聞之中的人物,也早就想見一面了。

片刻之後,從大殿外面,走進一老一少。

老的是名鬍鬚眉頭長長垂下的老者,身上若隱若現,泛著一層金暈,正是金山上人。

另一名男子穿著樸素的青衣,打扮非常簡單,目光落到他的臉上,會發現他五官精緻,一身樸素青衣根本就無法掩蓋他身上那鼓發自骨子裡的光芒。

看到這熟悉的臉容,蒙冰兒再也按捺不住,呼地從座位上走了出來,直接就跑到葉雄面前。

「葉大哥……」她的聲音哽咽了。

除了激動之外,她更多的是緊張,還有擔心。

幾年過去,葉雄無論是實力還是名聲,比起當初在修真界,不知道強了多少,他還記得自己嗎?

葉雄看到蒙冰兒,愣了一下,也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她。

「公主,你也在這裡,太好了。」

下一刻,張開懷抱,直接就將她摟住。

他原本只是摟著脖子,並沒有靠著她的胸,哪知道蒙冰兒顧不上那麼多,緊緊地抱著他,激動地說道:「葉大哥,我想死你了,我剛才還以為你死了。」

葉雄哈哈大笑起來,道:「我不是跟你說過了,我有九條命,沒有那麼容易死的。」

片刻之後,蒙冰兒這才想起,這裡是大庭廣眾,連忙鬆開手。

她剛鬆開,石驚天就跑過去,激動地扶著葉雄的肩膀,激動道:「葉兄弟,你真的沒死,太好了。」

「石大哥,我先前去岩城看了一下,發展很不錯,可見你下了很多心血。」葉雄說道。

「哪裡話,沒有你,就沒有岩城的今天,你才是最大的功臣。」石驚天道。

打招呼之後,葉雄目光落到周圍的人人身上,發現很多都是熟人。 木森林,自己的岳父。

火梵天,在木國大戰冰樓的時候,當過評委,認識。

冰三峰,老仇人。

金正銘,沒見過,但是早聽過傳聞。

他當下上前,跟熟悉的人打招呼。

最後,他的目光這才落到愛羅莎身上。

「南帝,好久不見,你依然那麼美貌動人!」葉雄上前,伸出右手。

愛羅莎本以為他不會理會自己,畢竟兩人之間當初鬧過不愉快,他應該恨自己才對,再要麼就對自己冷言相嘲,哪知道他就像當初的事情沒有發生過一次。

這傢伙,情商還真是高啊!

當下,她也伸手右手,握了上去。

葉雄握著她那柔若無骨,嫩滑無比的小手,笑道:「沒想到,我也有一天能跟南帝殿下握手,這真是我生命之中的榮幸啊!」

說著,他又捏了捏。

不捏白不捏。

換在以前,愛羅莎早就甩手發飆了,但是她現在根本就無動於衷。

或者,她覺得對方身份不同,甩手不太適合。

又或者,她享受這種感覺。

「能跟鼎鼎大名的江南王握手,是我的榮幸才對。」愛羅莎不動聲色地說道。

「南帝殿下,其實在我的心裡,一直都有一個願望。」

「什麼願望?」愛羅莎有種不好的預感。

葉雄身體突然上前,嘴巴湊在她的耳朵,用只能讓兩個人聽令的聲音道:「我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狠狠打你一頓屁.股。」

愛羅莎的臉,瞬間就黑了。

不過,她還是壓住怒氣,說道:「你這個願望,恐怕不能實現。」

「人總要有夢想,不然跟鹹魚有什麼區別。」葉雄哈哈笑道。

周圍的人,見他們兩個靠得很近,相談甚砍,還以為兩人之間聊的是什麼話題,誰會想到聊的是這麼火爆的問題。

「夢想要有所依據,你這個明顯不靠譜。」愛羅莎黑著臉道。

「我覺得挺靠譜的。」葉雄說完,哈哈大笑地離開了。

寒磣一陣之後,金山上人突然說道:「大家靜一靜,我今天叫大家來,是有事情想大家說的。」

周圍的人,全都安靜了下來,目光落到金山上人身上。

「在結盟之前,咱們得先將一些可能會將咱們這次會議內容泄露的人清除出去。」金山上人說完,目光落到沙英皇身上,說道:「土王,請便吧!」

此言一出,周圍的人,頓時臉色大變。

金山上人這話的意思,似乎在說,土國已經歸順魔界了。

沙英皇臉色非常難看,不過他還是裝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說道:「金山上人,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還不明白嗎,非要我將你投靠魔界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出來?」

「金山大師,口說無憑,你說我勾結魔界,有什麼證據?」沙英皇依然不承認。

葉雄覺得自己臉色已經夠厚,但是沒有想到,還有如此厚顏無恥的人,都這個時候,還不承認。

「沙英皇,你們土國皇城經常有魔修出沒,而且,你發起的探魔行動,讓五國各派一個人去鬼界探查,其實就是想找到金山寺潛伏在鬼界的人,趁機斬殺。我可是親眼見到你們的沙王爺,跟鬼界的黑白雙鬼勾結的,你還不承認?」葉雄站了出來,憤怒地說道。

「口說無憑,你倒是將我弟弟找過來,讓他當面對質啊!」沙英皇冷哼一聲。「沒有證據的話,就別胡說八道,別以為你有點破名聲,就可以隨便污衊人。」

周圍的人,聽著兩人的對話,都沒有說話。

金山上人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如何處理,明明知道沙英皇已經投靠魔界,就是沒有證據,而且他現在還賴著不走,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情況有點不好辦了。

葉雄微微一笑,說道:「既然這樣,那咱們就做個表決,同意讓沙英皇滾蛋的請舉手。」

說完,他首先舉起了手。

緊接著,蒙冰兒馬上舉手,然後是金山上人,火國,木國,東南西北四域,短短時間,整個場下,除了冰三峰之外,所有人都舉起了手,驚人的一致,選擇相信葉雄。

試問,一名對三界作出如此貢獻的人,會隨意污衊一個人嗎?

葉雄無論是修真界,還是在修界羅,甚至在妖界,都有非常好的名聲,認識大多數的人。

他們肯定願意相信葉雄。

沙英皇的臉,瞬間變得很難看,臉上漲得通紅。

「怎麼,沙英皇,你還準備繼續在這裡呆著嗎?」葉雄冷笑。

這麼多的人選擇驅逐他,哪怕沙英皇臉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逗留。

「姓葉的,你等著,我一定追究你污衊我這件事情的。」沙英皇拋了句狠話,色厲內荏地離開了。

等他走了之後,葉雄這才將目光落到冰三峰身上,說道:「冰王,我相信你絕對不會做出投靠魔界的事情,但是我希望你回去清查一下你們內部,是否有人被策反了,冰藍姑娘可是已經被策反了的。」

冰三峰翻翻白眼,說道:「本王這輩子什麼事情都敢做,就是不敢投靠魔界,我回去,定當徹查。」

「還有,我當初摧毀冰宮的事情,在這裡向你道歉,希望你能高抬貴手,原諒我的衝動。」葉雄繼續說道。

冰三峰鬍子不斷地抽著:「葉雄,你牛,有這麼多人幫你撐腰,但是,別以為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

他冷哼一聲,閉上眼睛,不再理會葉雄。

「我該說的,都說了,接下來你們談。」

葉雄這才坐了下來,不再說話。

這裡的人,全都是有權有勢的人,都是一方霸主,他雖然名聲大震,但是話語權還是不多的。

接下來,由愛羅莎宣讀一些結盟的事宜,然後將一份起草好的結盟協議,遞給各位領主簽。

大概意思是,大家結盟在一起,一旦有一個領主被魔界入,其餘的人無條件派兵相救。

這就是所謂的三界聯盟。

在修真界之中,南域的管理是最好的,愛羅莎對於這些條條款款的東西,最為熟悉。

所以,結盟的協議,讓她起草,最合適不過了。

會議開了兩個多小時,大家簽好名之後,終於散了,蒙冰兒迫不及待地跑到葉雄身邊。

(本章完) 「葉大哥,咱們出去聊。」

葉雄跟蒙冰兒一起走了出去。

石驚天一直在外面等著,剛才在會議之前,他就出來了,像他這種層次,還沒有資格參加這麼重要的會議。

「葉兄弟,咱們去慶祝一下如何?」石驚天問。

「好啊,對了,孤月呢?」

「她現在正在城主府,自從你出事之後,她一直都在仁城,多虧她在,有時候遇到一些強者我對付不了,都是她出頭的。她知道你沒死,一定會非常激動的。」石驚天道。

「其實,她早就知道我還沒死。」葉雄道。

「我就奇怪,她怎麼那麼淡定。」

「葉大哥,你們說的是誰?」蒙冰兒問。

「一會你就知道了。」

兩人正準備離開,金山上人出來了,叫住了葉雄。

「你們等一下。」

葉雄說完,走到金山上人面前:「上人,你找我有什麼事?」

「你下一步,準備去哪?」金山上人問。

葉雄現在的任務只有一個,就是找到忘憂草,這是他當前最重要的事情。

「我要去找一種靈藥,你聽說過忘憂草嗎?」葉雄問。

跟幽冥見面的時候,葉雄就問過她關於忘憂草的事情,連她都不知道,所以葉雄將希望寄托在金山上人身上了。

金山上人搖了搖頭:「沒聽說過,這東西對你重要嗎,要不我幫你查查?」

「如此更好,這東西對我非常重要。」

簡單寒磣片刻,金山上人就離開了。

葉雄又遇到幾個熟人打招呼,他逢人就問,哪知道,居然一個都沒聽說過忘憂草,讓他非常沮喪。

這裡可是聚集三界之中,最頂級的領主,連他們都不知道,這下真是有點麻煩了。

正在這時候,愛羅莎從裡面出來,獨自一人。

葉雄連忙走了上去。

「南帝辛苦了,這次結盟會如此順利,你居功至偉啊!」葉雄笑道。

「我只不過做了些瑣碎小事,哪及你那麼偉大。」愛羅莎淡淡地說道。

「咱們準備去仁城吃飯,賞不賞臉一起去?」葉雄問。

「好啊,我正好也餓了。」

葉雄沒想到她答應得這麼痛快,始料不及。

他原本以為請她吃飯,她肯定不會接受,那樣自己就可以開口問她關於忘憂草的事情。

南情局堪稱修真界之中,情報網最大的組織,幾乎無所不知,說不定會知道一些關於忘憂草的消息。

「咱們走吧!」葉雄帶著她走到蒙冰兒的身邊。

「南帝殿下你好。」蒙冰兒打著招呼。

戰國大召喚 「冰皇你好。」愛羅莎回道。

「南帝賞臉跟我們一起吃飯,咱們走吧!」葉雄說道。

一行四人,御空飛行來到仁城,找了家酒樓,訂了席酒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