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賈母等人看着張道士一愣一愣的,只聽他又頗爲感慨道:“可惜,可惜……”

賈母忙道:“老神仙此話何意?”

張道士聞言,面色有些爲難,看起來似乎不便開口。

王熙鳳在旁催促道:“你這老頭兒,和我們家還藏什麼?快快說,不然我鎬了你的鬍子!”

張道士聞言,苦笑了下,然後咬牙道:“小道說句造孽放肆的話,若不是太上皇慧眼識珠,早早的將明珠郡主許給了貴府爵爺,那麼這位小姐,纔是爵爺的天賜良配啊!

有這塊金鎖,再加上小姐身上的大福祿,大福運,爵爺日後縱然遠征萬里,也定能保得他平安無事。

而且,爵爺遠征九邊,雖是爲國征戰,有國朝氣運護身。

但終歸會造下無邊殺孽,煞氣入體,多災多難……

自古而今,歷朝大將便少有善終者,蓋因此故也。

兩代榮國公,和寧國公,哪個不是蓋世英雄,卻終抵不過這冥冥煞業啊……

不過,若是能娶這位小姐入門。那麼,這位小姐身上天賦的莫大福運,就會遮壓住爵爺身上的煞孽,並得以化解,轉煞孽爲福緣,從而得保爵爺乃至整個賈家富貴平安,久遠無憂哪!”

“呀!”

衆人聞言一陣驚呼,薛寶釵更是羞怒交加,滿臉漲紅。

一旁的林黛玉和史湘雲兩人聞言,面色紛紛一沉,看向了薛寶釵……

而賈母則霍然動容,不自由的,與一旁的趙姨娘面面相覷……

……

前院兒,薛大傻子正顛顛兒的晃着二郎腿,面色極爲得意。

儘管心裏偶爾想起捐給那些方外之人,造道觀塑仙身的大幾萬兩銀子時,會心疼的一哆嗦。

可再想想方纔神武將軍之子馮紫英他們那夥子人給他賠情時的神色,(w.uukansu.com薛大腦袋頓時覺得,那區區幾萬兩銀子又算個屁!

花得真值!

哼!

還是娘說的對,眼光要放長遠了!

日後,有的是好日子……

有的是好日子哩!

浪裏朗格朗,得兒,浪裏朗格朗……

……

再讀紅樓,發覺薛姨媽雖然只是一個內宅婦人,而且好似沒什麼急智,面對外部的突發事件束手無策。

但她在內宅,她熟悉領域的佈局手段,嘖嘖,那叫一個春風化雨,潤物無聲,當真是一等一的了不得啊。

(未完待續。)啓用新網址<!–flag0bqtw–> 嘉峪關前,戰鼓如累,馬嘶長鳴!

自黃沙軍團成軍以來,就從未吃過如此大的敗仗,更未折損過這麼多的士卒。

還險些連大將軍都折損了進去……

之後被人壓着打了大半個月,包圍,再包圍……

這種感覺,讓驕傲無比的黃沙軍團從上到下都快憋屈炸了。

因此,到了這個時候,壓根兒不用將士去鼓勁,黃沙軍團的士卒們一個個便化身爲下山餓虎,手持鋒利無比的秦戟,撲向了敵人。

葛爾丹策零鼓動起的數萬蒙古騎兵並沒有給秦樑他們帶來太大的麻煩。

秦樑所率重甲兵團的任務也並不是殺敵,而是不停的突進,擊破,擊潰!

殺!

殺!

殺!

秦樑身上已經滿是血色了,當然,都是敵人的血。

重甲軍團已經橫穿了整座蒙古軍營,卻依舊沒有停止衝鋒的腳步。

突進!

突進!

突進!

緊緊的咬在逃亡的蒙古大軍身後。

前方葛爾丹策零騎在快馬上,聽着斥候的回報後,心中怒火滔天。

他恨不能率領宮帳軍,轉身絕地一擊!

可是,僅存的理智卻告訴他,不能衝動。

因爲大軍連一丁點兒軍糧都沒了,戰馬也沒了草秣,都丟在大營中了。

此地往西千里,都沒有什麼可以補充糧餉草秣的營地。

就算是哈密衛大營,也還有數百里之遙。

一旦他們停下來返身作戰,輸贏且不說,一旦陷了進去,再想出來,就難如登天了。

到時候,糧草斷絕,甚至連水都缺乏時,軍心必然潰散,只能淪爲任人宰割的豬狗。

所以。 陸總,求婚請排隊 葛爾丹策零一咬牙,下令留下五千宮帳軍,拼死阻擊。

宮帳軍乃是汗帳最精銳的軍隊,也是他們的根本。

總共也只有五萬。此次帶出兩萬來,其實更多的是做監軍和威懾力量存在。

損失一百都會讓葛爾丹策零心如刀割,此次留下五千,他的心簡直都在滴血。

然而,匆匆回身作戰的宮帳軍。又豈能阻擋的住重軍突擊的重甲軍團?

雖然也給重甲軍團造成了些許傷亡,但依舊如同一張薄紗一般,被以秦樑爲首的重甲軍,以閃電之姿強勢突破!

最後一個趕屍人 即使是面對五千宮帳軍的誘.惑,重甲軍團依舊沒有停留。

因爲後續跟來的大軍自會收拾他們。

秦樑所部如同瘋魔一般,繼續緊咬着葛爾丹策零大部,突進,突進!

葛爾丹策零得報之後,眼睛都成了血色。

斯欽巴日控着戰馬來到他身側,力聲吼道:“王爺。五千攔不住,再留一萬吧!”

他見葛爾丹策零就要暴怒,甚至手都攀到了腰刀刀把上,斯欽巴日苦笑一聲,吼道:“王爺,讓我留下來吧。若沒有人指揮,宮帳軍心中便沒有底氣,攔不住發瘋了的秦軍的。

斯欽巴日已經老了,不能再輔佐王爺了。

準葛爾汗國可以沒有斯欽巴日這頭老邁的黃牛,卻不能沒有偉大的葛爾丹策零汗王!

王爺。一時的戰敗不算什麼,當年成吉思汗亦有戰敗的時候。

但,烏雲終究遮不住太陽,總有一天。陽光會重新灑滿長生天下的草原。

王爺,決斷下令吧!”

葛爾丹策零聞言,虎目猩紅含淚,卻終究不忍下出這個命令……

這時,一名魁梧的蒙古壯漢控馬過來,怒聲道:“王爺。斯欽巴日說的對,準葛爾汗國可以沒有我們,卻不能沒有王爺,下令吧!”

葛爾丹策零聞言,眼淚終於再也忍不住,從虎目中落下,他看着那名身着宮帳軍萬戶服的蒙古大漢,動容落淚道:“拉克申,我的諳達……”

這是他真正的手足心腹啊!

“給我金劍!”

拉克申見後方秦人的重甲軍團越來越近,心急如焚,怒吼一聲,伸手要道。

斯欽巴日也跟着怒吼道:“王爺,快點,不然就來不及了……”

已經要來不及了。

老斯欽巴日眼見重甲軍團已經咬上了大軍尾部,頓時目眥欲裂,咆哮道:“我先率我的部族去攔一攔,王爺,速速決斷,王爺,保重啊!”

說罷,一折馬繮,戰馬就地翻轉,老斯欽巴日揮舞着手中的彎刀,召集齊他部族中的騎兵,向着後方黑壓壓的一片魔鬼發起了決死衝鋒……

目睹着這一幕,葛爾丹策零幾欲瘋狂,他怒聲咆哮一聲,轉身就要揮軍折返大戰。

卻被拉克申從馬上靠近,一拳打在臉上。

拉克申咆哮道:“戰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繼續活下去!

你要爲我們報仇!

,你還是我認識那位英雄蓋世的嗎?

我絕不當皇帝 難道你已經沒有活下去的勇氣了嗎?”

,是葛爾丹策零的小名,也是英雄的意思。

捱了拉克申一拳,又被一通罵後,葛爾丹策零清醒了過來,他深深的看了眼拉克申後,而後從懷裏取出金劍,交給拉克申,怒聲道:“我的諳達,我會爲你報仇的,終有一天,準葛爾的鐵騎,一定會踏平大明宮!”

“好!記住你的誓言!”

拉克申怒吼一聲後,揚起金劍,召集麾下萬戶宮帳軍,先又向前狂奔一段,拉開距離後,折身,向後方的大秦重甲鐵騎發起了誓死衝鋒。

宮帳軍之所以精銳無匹,縱橫北疆無敵手。

除卻每個宮帳軍都是精選的蒙古勇士外,最重要的,是因爲他們身上都披有鐵甲。

雖然遠不能和重甲軍相比,但狂奔二三十里後,重甲軍雖不能叫強弩之末,但氣勢其實已經在衰竭。

人或許還能堅持,但戰馬着實已經快到了極致。

因此,兩邊相撞,雖然宮帳軍依舊大吃一虧,但拼死之下。竟然將重甲軍堪堪給攔了下來。

但,也只是攔了下來。

面對一個個弓箭不入,刀劍難侵的鐵罐子,宮帳軍的彎刀。卻難以砍到他們身上。

縱然宮帳軍利用敵方動作緩慢之機,開始給重甲軍造成不小的傷亡。

但,終究還是難挽天傾!

不過,他們到底還是將魔鬼一般的大秦重甲軍給攔了下來。

重甲軍便是如此,一旦突擊衝鋒起來。在對方沒有相應的重甲軍團對抗時,在平原之地,幾乎是無敵的存在。

然而,上天是公平的,重甲軍也不能永遠無敵下去。

因爲鎧甲的重量再加上騎士和兵器的重量,足有數百斤之重。

對於戰馬而言,這個負重太過沉重。

能夠突擊二三十里,差不多就已經是極限了。

若是不停下來,不惜戰馬,那麼至多可以突擊五十里。

嘉平關紀事 只是一旦停了下來。再想催促戰馬奔襲,卻是不能夠了。

在一場酣暢淋漓的大屠殺後,戰場上漸漸又沉寂了下來。

“咚!”

“咚!”

“咚!”

翻下戰馬的重甲軍們,手持秦戟,一下,一下的頓着厚土大地,目光無比崇敬的看着爲首的那個似乎能夠扛起青天的威武男人。

當然,目光也會落在他身後那個小一號的身影身上,目光同樣尊敬!

“萬勝!”

“萬勝!”

“萬勝!”

大軍士氣高漲,嘶聲力竭的舉戟怒吼道。

呼喊了幾番後。秦樑舉起手中大秦戟,大軍聲音止住。

秦樑沉聲道:“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爲我大秦領土。

敢明犯我大秦者。雖遠必誅!”

“殺!”

“殺!”

“殺!”

秦樑聞聲,點點頭,而後喚過重甲軍團的指揮使,吩咐他打掃完戰場後,帶軍回營。

而後,秦樑竟又帶着賈環。繼續向西駛去……

烏遠依舊是那一身灰色麻衣,懷抱烏黑短刀,不緊不慢的跟在其後,保護着賈環。

……

葛爾丹策零率領剩餘的五千宮帳軍,還有其他臺吉、頭人手下的親衛隊,一共一萬騎軍,向西狂飆突進着。

葛爾丹策零也算是一世梟雄,縱橫北疆十數年難逢敵手。

北抗厄羅斯哥薩克鐵騎,東拒大秦黃沙軍團,西凌哈薩克汗國,南壓吐蕃、青塘。

原本此戰,他心懷大抱負,要一舉攻破大秦西部,馬踏隴右,凌逼關中,成就不世功業。

可誰想,卻在最不該出岔子的地方,卻出了大問題。

直至此時逃亡之路,葛爾丹策零依舊想不通,到底是何人所爲,究竟是怎樣所爲。

不過,真相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待到斷翅蒼鷹,折骨蒼狼恢復的那天,待到太陽重新刺破烏雲,普照大地。

щщщ_t t k a n_¢ ○

他葛爾丹策零,依舊是長生天下最英武的大汗!

“駕!”

“駕,駕……籲!”

屋漏偏逢連夜雨,距離大營五十里處,葛爾丹策零面沉如水的看着前方道路上,列陣相對的大秦兵卒。

事已至此,已經沒有什麼好說的,也沒什麼好想的了。

好在,對面並非重甲軍。

既然如此……

“長生天的子民,揮舞起我們的彎刀,張開我們的弓箭,讓卑鄙的秦人知道,所有攔着我們回家的敵人,都將死無葬身之地。

隨我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