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贏歷沒有理會這一茬,他的一雙細眸看向了不遠處,賈環馬匹旁邊站着的烏仁哈沁,淡淡的道:“這是怎麼回事?”

賈環微笑道:“殿下,臣當初能夠孤身千里,潛入龍城,多虧此女相助。後來,她更是救得臣的性命。在龍城時,就已經與臣結親。

這次她與準葛爾大長公主一同前來,所以,臣來接她回家。

皇上也知道此事……”

贏歷聞言,眼睛微微眯了下。

只是,他與隆正帝的反應不同。

隆正帝等人關注點在於賈環的有情有義,甚至也隱隱欣賞烏仁哈沁。

但贏歷卻有些厭惡烏仁哈沁,因爲他以爲,她是背主求榮。

他很少以感情去思考問題,而是以高高在上的皇家上位者思維去思考。

顯然,沒有一個上位者,會喜歡背主刁奴。

尤其是,她背叛的還是皇室。

儘管,是準葛爾的皇室。

但贏歷還是很不喜歡。

淡淡的掃視了眼烏仁哈沁後,贏歷看向賈環,道:“如意他們所爲雖然欠妥,但出發點卻是好的。

環哥兒,如今朝廷裏的情況,想來你也知道些。

確實沒有精力和國力,再與厄羅斯開戰了。

尤其,還是爲了與咱們並不怎麼相干的準葛爾的存亡。

實在得不償失。

當然,我並非說,西域故土,我們就不要了。

重生哈利波特 但我想,能不能緩幾年再說……”

賈環想了想,道:“殿下,其實今日大朝會,您也在朝堂上,肯定知道,今日的朝議,根本還什麼都沒討論開。

甚至,原本臣都不曾準備開口發言,是因爲李夢菲之流相逼,臣纔不得不開口,講述臣的意見。

當然,那應該是很粗淺的意見。

但不管怎樣,朝堂都還沒做出立刻援助準葛爾,與厄羅斯開戰的朝議。

爲何這些太學學生們,會在最短的時間內,造出了這麼大的聲勢?

還口口聲聲說,要爲國死節,用石子砸死那些使臣!

虧他們還是讀書人,學的是禮義廉恥。我怎麼就看不出他們有什麼禮儀有什麼廉恥?

若是他們想殺韃子,不如就派他們上前線的好……”

賈環義憤填膺的說道,希望能夠轉開之前的話題。

然而,這種小聰明小手段,在內宅裏哄姑娘們或許有用,可是對上被太上皇親自教導出來,資質絕佳的贏歷來說,就顯得太小兒科,也太上不得檯面了。

贏歷根本都不關心那些士子問題,他語重心長的對賈環道:“你說的都有道理,我也相信,你不是爲了自身的名爵私利纔想着要與厄羅斯開戰的。

只是,你還是要拿出你的態度,勸阻這件事。

朝廷裏難免會有人好大喜功,想要謀取收復西域萬里疆域的功勳和美名。

但是這種不清醒的做法,於國有害,太上皇出關以後,u看書(ww.uuanhucm也定是不會喜歡的。

賈環,你要考慮長遠。

若能多晚幾年,該是你的功勳自然少不了,說不定還會更多。

又何必非要急躁於一時呢?”

賈環聞言,面色一變!

……

ps:你們說,贏歷會不會把隆正放在眼裏?

銷售榜上被人爆了菊花,求點訂閱,咱們爆回去吧……

另外,推一本好書,《隋末陰雄》,書荒的書友可以看看,四百多萬字,夠肥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flag0hyg–> 防盜章節,若您不幸點入,請於半小時後下架再上架,即可閱讀,不會重複收費。書城書友請移步起點,謝謝您的支持和理解。

蘇培盛原本想着,如此隆恩,不管怎麼着,賈環也得表示表示,意思意思吧?

當然,不是給他意思,而是給隆正。

哪怕只是嘴上說說,總也要敞亮的表幾句忠心,若能肉麻的滴幾滴熱淚,被如此聖眷隆恩感動的哽咽難語,那就更美妙了……

誰知道,弄到最後,還是一句“謝主隆恩”。

雖然難看了些,可孫兒聰明啊,早早的就找好了老婆,她們也不會嫌棄我。

至於其他的……孫兒已經貴爲一等侯了,想來就算不再多操勞,也不會辱沒了祖宗。

斗羅之最強場控 眼睛不好就不好吧,何必讓一家人都跟着作難。

您說呢?”

賈環打破堂上的鬱悶氣氛,笑道。

賈母臉上怒氣一閃而過,道:“我說……我說你給我閉嘴!”

真真是……

愚蠢!

能復明,誰願意瞎着?

不管是二姑娘還是三姑娘,既然她們願意,你就好好受了就是。

大不了日後給她們備一份厚一點的嫁妝就是,女孩子家……

偏你要作死,還寧死不受。

又因爲不敬神佛,害了天條,如今磨難又降……

現在就算姑娘們願意給你換眼,老天爺都不許了,成了多磨之事。

對張道士已經深信不疑的賈母,真的有些怒了。

“玉兒和雲兒留下,姨太太和寶丫頭也留下……趙氏,你也留下吧,鳳丫頭也留下……算了算了,都留下,環哥兒自去吧。”

賈母生氣的說道。

賈環眉頭皺起,道:“老祖宗,您不要太信……”

“你還胡說八道!”

賈母臉色徹底變了,厲喝道。

趙姨娘是動手派,剛纔那一支好看的野鴨子毛撣子被她打散了後,居然不知又從哪兒尋摸到一支,又朝賈環身上招呼起來。

賈環無奈的遮擋了下,別讓她抽的滿身都是鴨子毛,道:“娘,好好說話,你這……爹!”

說她不聽,賈環沒辦法,祭出“法寶”。

賈政聞言“哼”了聲,覷着眼橫了賈環一眼,心道你還記得老子是你爹?

現在知道求救了,知道你爹的能爲了?

孽子,剛纔還差點摔老子一跟頭!

不過,他到底比內宅婦人清楚賈環這個一等侯的體面,更見識過賈環在朝堂上的“風采”,也覺得他這般被趙姨娘當小孩子打罵有失體統。

便乾咳了兩聲,道:“趙氏,環哥兒畢竟大了,你別打了。”

趙姨娘聞言,重重揚起的撣子忽然變得輕柔無比,在賈環身上撥拉了撥拉,轉頭對賈政柔聲笑道:“老爺說的是,若不是這孽障太過不省心,還不聽老太太和老爺的話,我也不會這般打罵他的。”

賈政聞言笑了笑,道:“我知道,你有心了。”

趙姨娘“嗯”了聲,重新站的……很……淑女……

滿堂人都有些傻眼兒,薛姨媽算是徹底知道她那頗有城府的姐姐,到底是怎樣在這麼一個人手下敗下來的了……

這……

無敵啊!

賈母也心裏好笑,想到,這趙氏,平日裏不過是一個糊塗種子,大字不識半個,鬧盡笑話。

可誰曾想,竟在小老婆這一道上,走到了這個地步。

爐火純青,登峯造極!

賈環卻有些難爲情了,私下也就罷了,這還滿堂人呢,你們兩個老不羞……

“咳咳!娘,注意一點……”

賈環忍不住小聲提醒道。

趙姨娘風格再變,視線離了賈政,一張臉就變了色,怒氣衝衝的看着賈環,道:“我注意你娘……

既然老太太讓你下去,你還賴在這裏做甚?

шшш.Tтka n.¢ ○

環哥兒,你仔細了,娘不是在跟你說笑。

這件事,老太太和老爺說的算。

你若敢違背,就是忤逆。

娘教了你這麼些年,若是教出個忤逆祖宗的逆子,還不如死了算了。

你自己思量吧……”

賈環聽着牙疼,不過好在,不用家裏姊妹們的眼睛了,其他的……

唉,隨她們折騰去吧。

想來以賈母的心性,犧牲孫女還可以有,但犧牲孫子,或者重孫,卻是不能的。

搖搖頭,賈環與賈母、賈政並趙姨娘行了禮後,就往外走去。

賈母雖然有些生他的氣,卻還是不放心,對鴛鴦道:“你扶着環哥兒到廊下,找個放心的小丫頭子,讓人扶他回去歇着,醒醒腦!如今越糊塗了……”

因爲方纔商議大事,小吉祥已經早早的被賈母打回東邊兒去了。

鴛鴦笑着應了後,走下堂,扶着賈環走出榮慶堂門,在廊下喚了一個小丫頭子過來,叮囑她好生扶着賈環回東邊兒去。

賈環撇嘴道:“鴛鴦姐姐,你忒不仗義,怎麼着,你也得親自送我過去,才顯得你的誠心不是?”

鴛鴦好笑道:“這會兒又知道和我打趣了?

剛纔急眉赤眼的,嚇死個人。

三爺,我勸你好好回去纔好,不然啊,姨奶奶又要出來嘍!”

賈環大言不慚:“我那是讓着我娘,不然的話,以我的身手,能讓她打我一腦袋瓜子鴨子毛?”

“噗嗤!”

鴛鴦一笑,伸手從賈環腦袋上拈下一根色彩斑斕的野鴨子毛後,才醒悟過來此舉太過親密,頓時羞紅了臉,瞪了眼廊下偷笑的翡翠,然後沒好氣道:“三爺,你快去吧。我還要回去,伺候老太太她們商議你的好事呢,哼!”

說罷,這小妞一跺腳,轉身回屋裏去了。

“嘿!這小娘皮……”

賈環大感無趣,撓撓頭,也扒下來幾根野鴨子毛,氣的一把丟到地上,道:“送我回去吧,給,這是你的好處費……”

被排到好班的小丫頭子笑嘻嘻的從賈環手裏接過一把小銀錁子,規規矩矩的扶着他朝東邊兒走去。

打上回賈環將一上好的玉墜兒賞人後,消息不知怎麼傳到了趙姨娘耳中。

據小吉祥說,趙姨娘心疼了一宿沒睡着,第二天一早把她叫過去罵了一頓,還威脅要從她的月錢里扣!

要不是顧及賈環的面子,趙姨娘都想去找人要回來。

雖然最後還是放棄了,不過再三交代小吉祥,不能再讓賈環如此敗家了。

當初她娘倆兒勤“撿”持家的時候,都沒撈到過這麼好的貨色。

一個帶路的小蹄子,做二十年丫鬟都掙不到一塊那麼好的玉墜兒,就讓他隨手敗掉了。

而後,賈環兜裏每天都會多一些小銀錁子,印着吉祥如意的圖印,還不錯。

……

“唉,也不知我上輩子做了什麼孽,竟讓我這輩子遇到這麼個不省心的冤家。

瞧瞧,人家老神仙算的多準?

一分一毫都不差。

偏他就是不信……

就是剛纔,若不是寶丫頭果決,早早的攔住他,他竟連公孫姑娘都想動手。

這個混賬行子!

公孫姑娘啊,你放心,等醫治好了環哥兒,我壓着他,讓他給你作揖,給你行大禮賠不是!

你只管啐他糊塗,他不敢還口。”

待賈環離去後,賈母先是面色懊惱的罵了賈環一通,然後又面帶感激欣賞的看着薛寶釵讚了句,最後則說好話安撫起了公孫羽。

https://ptt9.com/127545/ 其實,賈母心中是有些疑惑的。

以公孫羽的性子,連她這個老封君都不怎麼敬奉,方纔被賈環那般斥責甚至辱罵恐嚇,她居然動也不動,也不見她懊惱離去。

這……

不大正常啊……

有這個想法的,其實不止賈母一個,王熙鳳、賈探春還有薛寶釵都有這個疑惑。

https://ptt9.com/7550/ 而林黛玉和史湘雲二女,因爲現在心思都不在這個上面,反而沒反應過來。

不過,賈母等人雖然疑惑,卻不便直問。

倒是薛寶釵,因爲有方纔的“護駕之恩”,許是自覺不同,所以開口道:“公孫姑娘,環兄弟也是因爲太過在乎家裏姊妹們了。

尤其是二姐姐,在他心裏頗有分量,所以才這般失態,他自身許是並不想這般。

當然公孫姑娘,你若是生氣也是有的,就是彆氣壞了……”

公孫羽可能沒有理解薛寶釵話裏的意思,輕輕搖頭,道:“我不生氣。我願意出手相救,並不是爲了他……”

“嗯?”

衆人聞言一怔,不解的看着公孫羽。

公孫羽這才反應過來,中了眼前這位丫頭的圈套,她看了薛寶釵一眼後,哼了聲,道:“換眼之法,從來只存在傳說中。此次有幸,能得以施展,殊爲不易。我是爲了見識此術,纔不在乎他的失禮。”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