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等你啦



我緊皺眉頭

仔細的回憶着我所認識的女性當; 跟眼前這個姑娘長得接近的

猛然之間我想到了她長得像誰啦

“敢問姑娘

是否認識一個叫做採花仙子孟婆的女人嗎

”我將心出來

只見對方瞅我甜甜的笑了笑

露出兩個非常迷人的小酒窩

“那是我的後人

怎麼

你認識她嗎



“算是我的一個前輩

”我心落了地

當即準備幹掉手br >

“且慢

”那小姑娘聽我說完

馬上制止了我的行爲

害的我一時之間不知道是喝還是不喝

只能傻乎乎的端着湯愣在原地

“你喝這碗

”說話間小姑娘遞過來一款比較精緻的水碗

也不知道她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

管他到底因爲什麼的

於是我將手石桌上面

接過對方再次遞來的水碗一飲而盡

直到見我喝乾以後

小姑娘才詢問我道:“我看你跟那個道士腳下都繫有連接肉身的紐帶

敢問是否陽壽未盡而來到這裏辦事的呢



“沒錯

我跟他都是來尋找兩個朋友的魂魄回去

姑娘的眼睛真尖

”我實話實說道

卻不想對方聽我說完

嘆了口氣

並從手腕上面褪下一個手鐲遞給我道:“既然你是我後人的朋友

那這個東西你收好

也許在以後有用得到的地方



“謝謝前輩

”我非常謙卑的接過對方遞來的手鐲

隨即開始感應起來

就發覺這手鐲雖然一直戴在對方手腕上

但拿到手狠

那種冷並不是冰天雪地裏裸奔的感覺

就如同開春時節

氣溫回暖

穿着單衣站在春風裏那種愜意的感覺

舒服至極

我拿着手bsp; 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合適的地方

無奈之下只好遞給念楚

“你戴上好了

省的我回頭來再給弄壞咯



念楚並沒有伸出手來接我的鐲子

而是吃驚的問道:“你這樣做合適嗎

”還沒等我說話

那小姑娘就開口說道:“沒關係的

誰拿都是一樣的

”念楚這才接過鐲子

並戴在手腕之上

隨後那小姑娘衝我們一行衆人點了點頭

輕聲的說道:“趕緊上路吧

前面就是酆都城了

祝你們好運



待續 “再見。”“拜拜。”我們一行衆人紛紛跟對方揮手告別,同時踏上了趕赴酆都城的路上。

剛走出去沒多遠,李昊就自言自語的在後面嘟囔着:“這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啊。”說話的同時還不忘看了看念楚。

“誰跟誰比較啊。”我挺奇怪對方爲嘛整出來這麼一句,隨即詢問李昊。

末世重生之女配要逆襲 李昊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而是自顧自的說道:“你說說我這麼一個五官端正,作風正派,愛崗敬業,溫柔體貼並且瞭解女人內心的好男人,爲什麼就只能夠做哥哥,而成爲不了其他的呢。”李昊這話說完,直接給我逗樂了,敢情這貨還在爲念楚認他做乾哥哥,把我當男朋友的事情而糾結呢。

“念楚你別多心啊,我給李昊講個小故事。”可能是喝了湯的緣故,我現在基本是想到什麼直接就說出來,而做不到話到嘴邊留半步咯。

看到念楚點頭後,我開始講道:“一把大鎖掛在門上,金鑰匙突然插了進去,卻無法將鎖打開,不起眼的鐵鑰匙來了,他鑽進鎖孔,只輕輕一轉,鎖便輕鬆打開了,鐵鑰匙特驕傲的說:“金鑰匙,知道爲什麼平凡的我能打開這鎖嗎,因爲我是她的原配,我最懂得她的內心。”金鑰匙一臉不屑:“我特麼有病去了解你媳婦的心,我就是插着玩玩。”

“你妹啊,你到底想表達什麼。” 玄幻之吞噬諸天強者 李昊聽得一頭霧水,但絕對知道我在嘲諷他,隨即詢問我話裏的意思。

“沒什麼啊,就是說你現在還停留在荷爾蒙分泌旺盛的年紀,自認爲懂得女人的想法,其實什麼也不懂,更不懂得男人到底是什麼樣的生物。”我似是而非的回答着。

“你特麼才荷爾蒙分泌旺盛呢。” 奪嫡 李昊居然把這話當貶義來定xing啦,當真夠嗆。

“那你看看我說的對不對,在下定論。”見到李昊沒有反駁,我繼續說道:“你這種人在步入社會之前尋老婆的要求:皮膚白皙,知xing,善交際,套穿白se長裙,披肩長髮,大波浪,對不對。”李昊翻着眼睛想了會兒,隨即點頭表示同意。

我就知道丫也就這點出息了,於是馬上說道:“等你丫真正步入社會後尋老婆的要求還是那些字,只不過標點符號的位置需要改變一下,總結下來就是:皮膚白皙,知xing善交,忌套,穿白se長裙,披肩長髮,大波,浪。”

“哈哈”我話音剛落,身旁的念楚就笑噴了,給李昊氣的牙根癢癢,卻又拿我無可奈何,畢竟我說的這話很現實,這貨只能怒視着我問道:“那你說說男人該是什麼樣子。”

“說白了男人都是長不大的孩子,不論他多高、多帥、多有錢、多溫柔、多有能力、多有知識,甚至魚人線多麼xing感;更不管他多麼懂法、懂醫、懂歷史、懂投資、懂理財、懂女人;可骨子裏,男人好玩兒的天xing是改不了的,只不過每個男人玩兒的方式方法以及對待玩兒的態度不同罷了。”

“這點我同意。”念楚盯着我說道,李昊“切”了一聲後,卻沒有打斷我的話語,看樣子又說到丫心裏去了。

“男人這種生物說到底,就是社會地位越高,越希望將自己的優良基因灑遍整個城市、國家、甚至全球,這是不爭的事實,而往往那些社會地位高的男人,都是將某一項事情玩jing咯而已,遠的不說,就說我們倆,你是過yin,我是感知,套用影視劇的名字來說的話,你要是玩得jing咯,就是,我要是玩得jing咯,就是,但不論我們倆在事業方面多有建樹,在女人的眼中,我們永遠是長不大的孩子,對吧。”我看着身旁的念楚詢問道。

“很jing闢啊。”念楚在一旁附和着我說道,“那你說說什麼樣的纔是好男人。”李昊再也不能容忍我的涉獵面比他廣泛這個事實啦,當即詢問我道。

“這個得從行爲來進行劃分吧。”我假裝思考了片刻,隨後對李昊說道,“怎麼從行爲上劃分。”我的話語讓念楚也開始好奇起來,於是迫不及待的詢問理由。

“其實好男人就是這樣的:3歲,不尿褲子;5歲,能自己吃飯;18歲,能自己開車;20歲,有xing生活;

30歲,有錢;40歲,有錢;50歲,有錢;60歲,有xing生活;70歲,能自己開車;80歲,能自己吃飯;90歲,不尿褲子,“我很驕傲的總結道,氣的李昊在一旁一個勁兒的用眼睛夾我,念楚則一臉羨慕的盯着我,唉,同樣是男人,爲什麼做人的差距就這麼大呢。

看到李昊被我氣的不出聲,念楚好心的說道:“賈樹,爲什麼女人都喜歡壞壞的男人呢。”

“其實這跟女人天xing好奇心重,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說白了就是: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只不過作爲一個過來人,我想說的是吊足對方的胃口是前提,但得到的同時,要學會以對待情人的心,對待二nai的要求以及對待小三的資本來對待跟自己在一起的女人,這樣的話,不論是任何女人,都會陷入到這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裏面,難以自拔。”我壞笑着衝念楚說道。

“賈樹,你真是”念楚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但我知道這小妮子應該是贊同我的觀點的,於是我繼續說道:“這個真可以有,因爲生活本身就是一出狗血劇,何必在乎出演的人是誰,只要劇情對了,演員合適就可以啦,其實做女人特糾結,有的結婚前不知道要找什麼樣的,結婚後知道了卻又沒辦法改變什麼了;而有的女人婚前太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了,結果結婚後又不知道自己還想要什麼了,說白了不過是面臨先選擇和後選擇的問題,而作爲男人就沒有這些要求,因此做女人比做男人糾結多啦。”

我還打算繼續貧下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下的湯在作祟,反正心裏想什麼,嘴上就跟沒把門兒的似得,全部突突突的放出去,可鬼卒隊長的一句話,將我們衆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過去,“別貧啦,前面就是酆都城啦。”

春風榴火 待續 “走走走咱趕緊過去看看”李昊當真是煩透我了正好藉着這個機會離我遠點兒可他忘了身邊還有念楚和那老大爺呢這倆人聽到酆都城這三個字的時候都是渾身一顫不好說是恐懼還是興奮應該算得上是五味俱全了吧

由於鬼卒隊長負責押解的是念楚所以根本不管李昊的行爲依舊站在念楚身旁緊盯着對方生怕一個不留神再讓念楚給跑咯

我默默的來到念楚的身旁輕聲的在對方耳邊說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早晚得進去咱就別在這兒杵着啦一起過去看看吧”念楚用她那無助的小眼神兒看了看我隨後點了點頭並跟我的身後一同朝酆都城進發

咱們一行衆人走出去沒多遠就看到雄偉的酆都城聳立在眼前:那種震撼的感覺當真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天上雖然沒有云彩但城牆卻是高聳入雲擡頭望去沒有日月星辰就是一堵城牆將城內跟城外阻隔開來頗有錢鍾書老爺子的感覺只不過城內的人出不來城外的人進去以後也出不來罷了

在這堵高牆的正中央兩扇巨大的城門貼着城牆開放着遠遠的望過去就跟火車隧道口似的裏面漆黑一片啥也看不到我就不明白了偌大的酆都城怎麼連盞燈也不點啊勤儉節約也用不着省到如此地步吧

正尋思着呢就聽到身旁嘩啦一聲鬼卒隊長將手中的鋼叉化爲一道繩索套在念楚的身上“你這是幹嘛啊”我一把就薅住對方的繩子厲聲的問道

“賈樹別難爲我們這些當差的你也看見了前面就是酆都城啦人多眼雜的一切都得按照裏面的規矩來你多見諒”說罷鬼卒隊長一抖摟那繩子就將我的雙手彈開隨後餘下的鬼卒前後左右的站在念楚身旁押解着念楚就朝酆都城的大門走去我生怕念楚吃虧急衝衝的跟在鬼卒們的身後也朝酆都城前進

還沒到酆都城門口呢就聽到身後有人敲着銅鑼的喊着:“判官歸來衆人迴避”

聽到聲音以後鬼卒隊長立刻牽着念楚站到城門的外側留下我一個人傻乎乎的站在門口不知道該往哪兒走纔好

“找死啊趕緊讓開”鬼卒隊長髮覺我沒有及時的跟過來於是丟下牽着念楚的繩索並迅速的衝到我的身邊將我跟老大爺一把就給拉到旁邊“低頭千萬別擡頭啊”臨了還不忘囑咐我該如何行事

我跟李昊剛剛把頭低下就聽到敲着銅鑼的聲音從耳邊傳來並伴有大隊行人走路的腳步聲話說人都有好奇心於是我悄悄的將靈力釋放出來感知着周圍的一切

就發覺正對着酆都城城門的大路之上有一個衣衫襤褸蓬頭垢面的中年男人騎着頭驢往城門走來在這中年男人的身旁有撐着滿是窟窿的油紙傘的小鬼有在驢後面打着“閒人迴避”兩個牌子的小鬼還有在一旁給這中年男人扇扇子的小鬼前方一個長得比較高大的小鬼則手持銅鑼邊敲邊喊:“判官歸來衆人迴避”

嚯好大的排場我內心暗自想到可隨後我卻發現在騎驢的中年男人的手中居然拽着一根繩子沿着繩子望去後面栓着密密麻麻數不清的孤魂野鬼此刻這些孤魂野鬼老老實實的朝前方走去一個個低着腦袋跟斗敗了的大公雞似的想來沒少吃苦頭纔是

當我再次將靈力集中在騎驢那中年男人身上的時候就發現對方居然扭過頭來死死的盯着我所站立的位置嚇得我趕緊將靈力收了回去生怕惹得對方一個不高興再把我也抓到後面那羣孤魂野鬼的隊伍裏去

靈力雖然收了回去但我依舊偷偷的用眼角的餘光瞄着那中年男人就見對方來到酆都城的城門以後先是從驢上跳了下來隨後一瘸一瘸的來到看守城門的鬼卒面前從後腰裏拽出一根像尺子一樣的東西遞給守城的鬼卒只不過這尺子有些彎曲而且上寬下窄莫非是通關的令牌不成直到後來我才知道那東西叫笏念:hu四聲是古代大臣上朝時手中所持有的一種禮器只不過當時我真以爲是通關用的令牌呢

守城的鬼卒接過笏以後非常恭敬的衝那中年男人鞠躬行禮隨後將笏還給他然後這中年男人又在懷中掏出一本書遞給守城的鬼卒對方接過那本書以後翻開書頁開始張三李四王二麻子的朝身後那些被捆着的孤魂野鬼喊道

每次喊九個名字我在心裏默默數着呢就見被喊到的孤魂野鬼紛紛來到城門口處由余下負責看守城門的鬼卒走到近前根據書上描述的外貌特徵進行檢驗檢查無誤以後那九名孤魂野鬼才在鬼卒的押解下趕赴內城

只不過對方帶來的孤魂野鬼也忒多了我站了足有一個多時辰也不見人家那邊的孤魂野鬼進去多少再加上我背上還揹着一老頭我開始有些站不住了

“嗨”我小聲喊着身旁的鬼卒隊長引得對方側過臉看着我“咱能坐下歇會兒嗎”我苦逼的朝對方問道

就見鬼卒隊長那腦袋輕微的搖了搖而且一臉恐懼的神色“可我背不動了啊”小太爺說的是實話畢竟我揹着個人還得低頭哈腰這事兒持續時間長了誰也受不了啊

李昊這時轉過頭來朝我投過來一個巨幸災樂禍的眼神而且嘴脣動了動卻沒有發出聲音可小太爺離丫非常近用脣讀術剖析了下李昊的話居然只有一個字:“該”

該你妹啊這孫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壞啦反正我是背不動了愛咋咋地好了想好以後我回頭朝身後的老大爺說道:“大爺您下來歇會兒成嗎”“累了吧那趕緊放我下來省的給你壓壞咯”大爺善解人意的回答道

“得嘞”小太爺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是緩慢的蹲下讓大爺沒受傷的那隻腳落在地上隨後自己一屁股坐了下去惹得周圍跟我們一同鞠躬的鬼卒們全部扭頭瞅了過來就在小太爺拱手跟那些鬼卒們還禮的工夫敲鑼的那個小鬼居然跳到我的眼前當的敲了一下銅鑼隨後朝我質問道:“你是何人膽敢對判官老爺不敬”

待續 “不好意思啊我揹着這大爺有點兒累了並不是對判官大人不敬”小太爺可不傻什麼都能被人抓惟獨小辮子不能被人抓到更何況對方還不是人而是一隻鳴鑼開道的小鬼

發現我們這邊鬧哄哄的原本站在城門守衛身旁看着賞罰簿的中年人擡起頭來朝我們這邊喊道:“你們那邊出什麼事兒啦”

這鳴鑼開道的小鬼就跟接到聖旨一般趕緊化作另一幅嘴臉極其卑微的回答道:“這裏有個狂妄之徒膽敢遇到老爺您不鞠躬的”當真是一副奴才相

“哦這我倒要瞧一瞧”小鬼的話語激起那中年男人的興趣當即甩開大步朝我走來害的我身旁的鬼卒隊長一個勁兒的拉着我的衣服並不停的衝我擠眉弄眼那意思應該是讓我趕緊服軟

小太爺沒捋對方那根兒鬍子依舊坐在原地任由開道小鬼不停的譴責我無禮的行爲這讓我想起一段特搞笑的話來:美國人是想打誰就打誰;英國人是美國人打誰我打誰;法國人是誰打我我打誰;日本人是誰打我我找美國人打誰;韓國人是誰打我我就跟美國搞軍演;以色列人是誰心裏想打我我就打誰;朝鮮人是誰打我我就打韓國;俄羅斯人是誰罵我我打誰;咱這兒倒好誰打我我譴責誰

直到中年男人來到我的身邊我仔細觀瞧:好傢伙這老哥兒長得巨磕磣啊別的不說就先說對方那臉型跟沒發育好的茄子似得眉毛淡的幾乎看不到兩隻眼睛一眼兒大來一眼兒小鼻樑骨塌下去不說鼻頭又非常大獅子口一張嘴一口芝麻粒兒牙這些要是都能容忍的話您再看看他那髮型就跟剛被鞭炮崩過一樣絕對的爆炸式髮型身材倒是相當的魁梧幾乎跟老曹不相上下就是穿得破衣爛衫的但衣服褲子倒也乾淨

就在我打量對方的同時對方也在上上下下打量着我而且先我一步開口問道:“你是賈樹嗎”

喲沒想到小太爺還挺有名的嘛這來到陰曹地府沒多久怎麼誰都知道我是誰啦給我的感覺絕對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汽車遇到都得爆胎啊

正在得意的工夫身旁鳴鑼的小鬼大聲的朝我嚷嚷道:“判官老爺問你話呢你聾啊”“唉別那麼說話客氣點”小鬼話音剛落這個中年男人就朝小鬼斥責道看的出來這個中年男人絕對不是那種耍官威又或者喜歡擺譜的領導

我先是衝對方笑了笑隨後點頭回答道:“在下正是賈樹只是敢問您是四大判官當中的哪位判官大人啊”畢竟剛剛李昊纔給我們一行人上過這方面的功課因此小太爺心中有底

對方先是衝我齜牙一笑那笑容簡直比哭還難看隨後朝我一抱拳回答道:“在下鍾馗不在四大判官之列屬於遊走陰陽兩界的判官”

對方這一報名號不要緊惹得李昊趕緊擡起頭來生怕看不到對方的樣貌問題是這貨就看了那麼一眼就趕緊將腦袋低了下去不知道的以爲是被鍾馗鎮住咯但我個人認爲被鍾馗的樣貌嚇得將腦袋沉下去的面兒更大

看到對方抱拳後我趕緊學着對方的樣子也是抱拳還禮嘴中還不忘說道:“久仰大名如雷貫耳”

鍾馗聽我說完直衝我擺手“那些客套話就甭說啦我想問問你是否將犬王吠月借給你的正陽齒拉在金雞山的後山坡啦”

“是啊您是怎麼知道的”對方還真夠神通廣大的這種小事兒居然都逃不過他的法眼看來我說話得注意點兒了省的說了什麼不該說的回頭再給自己找不痛快

“沒什麼稀奇的只不過路過金雞山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而已”說罷從懷中掏出犬王吠月借給我的正陽齒並遞了過來說道:“想來是過金雞山的那會兒遇到司陰星君處處爲難不得已才使用正陽齒展開結界避難卻不想傷到了正陽齒的正常運作導致無法使用故而埋在金雞山腳下等回去的時候再取出來交還給吠月我說得沒錯吧”

鍾馗一番話說下來沒有一處錯誤就彷彿他從頭至尾一直跟在我們一行人身旁一般當真讓我心服口服外帶佩服

見我吃驚的樣子一旁的小鬼不屑的說道:“這回知道我家老爺的厲害了吧”

“哎怎麼說話呢”鍾馗出言制止了小鬼的放肆行爲並繼續衝我說道:“收起來吧我利用路上的空閒時間早已將正陽齒修復好了”

“啊”此刻的我除了吃驚還是吃驚沒想到鍾馗如此講究不但替我取來了正陽齒還將該物修復完畢一時之間我這貧嘴的人居然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感激的話纔好啦

接過鍾馗遞來的正陽齒以後發現這件寶貝不再像先前一般發熱我這纔開開心心的將正陽齒套在脖子上面

隨後鍾馗繼續開口說道:“我這次帶回了七千多名在世間作惡的孤魂野鬼想來通關時間會很久你們如果着急趕路的話不妨在我這裏插個隊也好早些進入酆都城內”

我是真心沒料到眼前這位長得巨寒磣的男人居然如此的平易近人而且還非常古道熱腸這也就是在冥界否則這個朋友我是交定了

可這一想不要緊我忘了自己剛剛喝過湯啦順口就將打算與人家交朋友的想法說了出來

“哈哈賈樹你倒當真有趣”鍾馗說完這話想了想這一舉動讓我掐了一把冷汗啊生怕對方笑我攀高枝兒可讓我意想不到的是鍾馗想好了以後開口說道:“相識即是有緣我就交下你這個朋友好啦”

“真的”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樂的我直接從地上跳了起來結果就是給那鳴鑼開道的小鬼嚇得夠嗆

鍾馗只是瞅着我發笑等我那激動的情緒稍稍穩定些了以後則再次將手伸入懷中摸了半晌兒最終從裏面掏出一塊兒龜殼兒交到我的手中“初次見面也沒準備什麼這個玳瑁是我在陽間抓鬼之時無意中尋得的放在我身上也沒什麼大用這次就借給你待到你我再次相遇之日記得將此物歸還於我”

“帶帽”這什麼東西貌似沒聽說過不過既然是鍾馗借我的物件兒一定是寶貝我還是妥善收好這樣才顯得我更懂得禮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