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辰夜劍眉一挑,問道:“你們覺得如何?”

問的是衆人,辰夜視線,更多的是在敖天和成自在二人身上。

如今的他們,敖天在巔峯之境,稍有領悟,便可一步越了巔峯,從此擁有全新的天地,或許不能開天闢地,卻也能夠獨成世界,惟我獨尊!

成自在更是跨越了巔峯,只需一步之遙,便是能夠與自己等人比肩,或稱帝,或爲尊!

二人均在最爲緊要的關頭上,論天道感悟,這些只能看個人機緣以及領悟力,他人很難幫的上忙,即使辰夜如今實力,也不可能助他們邁出那一步來。

然而,卻是可以另闢蹊徑!

辰夜葉爍等人強則強矣,大家始終都是自己人,彼此之間更多的只是印證,不可能會出現你死我活的場面來。

故而,這等切磋,只能是讓衆人對於實力的運用更加得心應手了一些,類似於辰夜等人的修爲實力,這種方法,已經不能使他們的實力百尺竿頭上可以更進一步。

師叔萬萬歲 可現在不用!

來的是邪帝殿一衆高手,邪雲只是鋪天蓋地的籠罩着,可那股滔天的凌厲之意,讓得在場每一個人都是能夠清晰的感應到。

這是一場雙方都不能輸的大戰,因此,大戰儘管還未開始,所面臨着的壓力,絲毫不比生死之間來的弱上多少。

唯有在這等壓力之下,才能激一個人的潛力,以敖天和成自在的修爲,也只有邪帝殿一衆高手,才能帶給他們生死存亡的危機。

整個世間,能夠成爲敖天和成自在外力的,唯有邪帝殿!

因此,即便大敵當前,辰夜也還想着,藉助着邪帝殿所帶來的恐怖壓力,試着看一看,敖天與成自在能否有所悟!

見到辰夜如今舉動之後,紫萱和葉爍等人,馬上齊齊後退了一步,各自一身強大的氣息,均是快收斂了起來。

天地之間,此時此刻,唯有那自遠處飛快而來的邪雲之中,席捲出令得無數生靈,連反抗之心都沒有的恐怖威壓。

而當敖天和成自在察覺到了辰夜的用意之後,二人也不在多說什麼,各自氣勢,自體內暴涌而現,旋即,直射半空之上,在這天地中,構築出一道強大的屏障,阻擋着那來自邪雲之中的恐怖壓力。

見此情景,辰夜微微一笑,隨即也是後退了半步,一身的氣機,無聲無息的籠罩在敖天二人周身之外。

邪帝殿的高手,畢竟太過強大,縱然是有心想幫助敖天和成自在,也得小心一些,免得弄巧成拙!

當年爲了紫萱進入龍族,不但是紫萱能夠的將邪心種作時間延遲,辰夜更從龍族傳承地中,得到了可喜的好處。

與敖天見面,雖是龍族迫於形勢不得不要做出改變,可從那以後,尤其是夜盟成立之後,敖天以及龍族對自己等人,用不遺餘力來形容,都還有所不夠。

邪帝殿縱然強大無比,可如果龍族一直韜光養晦的話,有青帝曾經留下來的手段,加上敖天與四大級勢力的關係,可以進入帝皇宮xiūliàn,假以時日,儘管還不是邪帝殿的對手,但也不會如今天這般,如當年的天地大戰那樣,直面在邪帝殿面前。

世間任何一大勢力和個人,與邪帝殿爲敵,都不是明智之舉,辰夜是迫不得已,雙方之間,因爲當年北望山之事,已經勢同水火,今天的龍族,卻是因爲他一個人,而再次捲入到了這場生死大戰中,雖說有瘋魔在,龍族不大可能撇出去。

至於成自在,則是更加的純粹!

若非疼愛唯一弟子鐵奕天,成自在根本沒必要與天、柳二族,乃至與邪帝殿爲敵!

所謂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那也只是相對,並無絕對!

邪帝殿儘管殘忍之極,君臨天下後,必定會對這天地蒼生做出無法預知的事情來,然而,邪帝殿也不可能將天地中所有蒼生都是屠戮一空!

若是哪樣的話,世間中沒有了其他的人,光是邪帝殿這一衆人,這天地蒼生如何延續下去?到時候,只怕是邪帝殿也延續不下去。

任何一個王者或是梟雄,所謂的君臨天下,只不過是想得到至高無上的權位而已,在這個過程中,會有無盡的殺戮,但殺戮絕不是最終目的。

辰夜相信,除非邪帝殿是要將這天地給毀滅了,不然的話,會死的,也僅是那些反對邪帝殿的人,只要臣服或是遠盾,邪帝殿不可能趕盡殺絕!

以邪帝的實力,以邪帝殿的然勢力,也不會害怕會有誰來威脅到他們的地位!

只是因爲鐵奕天,成自在放棄了逍遙自在的生活,選擇面對強大之極的敵人,尤其在夜盟成立之初,莫說邪帝殿,單是四大級勢力中的任何一個勢力,都足以對夜盟構成巨大的威脅,可成自在並未有所退卻。

這份情,辰夜得領!

所有感謝的話,其實都沒必要說了,能夠讓他們各自更進一步,才能勉強報答他們多年來,對自己和夜盟的關心之情。

只是能否成功,便不是辰夜所能夠決斷的,那一步,即便是在他的眼中,都顯得極爲虛無縹緲,因爲那是對天道的感悟。

辰夜等人固然都越了巔峯,在常人眼中,或許可以用一個帝字來形容,然而,天道萬千無數之多,每一個人的眼中,就有不同的道,不是他人所能理解的。

“嘿嘿,辰夜,你們倒是膽魄不小,居然在這個時候,還想着其他的事!”

邪雲之中,一道怪笑聲不受敖天和成自在的氣勢封鎖,清晰的傳入到了這片空間中。

辰夜眉頭微微一挑,這道聲音的主人,正是邪帝殿副殿主邪軒!

以他如今的實力,自是沒有將邪軒太多的放眼心上,只不過,第一次在逍若書生隕落之地中見到後者的虛影時,連千葉老人都說,邪軒是天玄巔峯的高手。

當時辰夜深信不疑,可第二次見到他的投影之時,似乎,邪軒突破已經越巔峯了。

前一次邪軒下挑戰,正值辰夜魂變剛剛度過天劫,這是第三次,亦是辰夜狀態對巔峯的時候,因此,邪軒在辰夜眼中,幾乎是透明的。

正因爲是透明,邪軒的實力,才讓辰夜感到非常吃驚。

這傢伙,那裏是什麼天玄巔峯之境,他已是越了巔峯,雖然還無法與自己和葉爍等人相比,可至少,修爲已在成自在之上,否則的話,他的聲音,無法如此清晰的傳蕩過來。

“這邪帝殿,果然古怪之極!”

辰夜身後,鐵奕天沉聲說道,顯然,他也是察覺到了,而且,成自在就在那裏,身爲弟子者,鐵奕天不得不多關心一些。

薛無逆神色一凝,道:“辰夜,瘋魔兄,幽兒姑娘,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過懷疑,我現在心有疑惑,當年的天地大戰,我們四人的師尊,究竟是否是逼得邪帝傷重失蹤了。”

聽到此話,衆人不由一驚,瘋魔和幽兒震驚更烈,辰夜雖是古帝傳人,但除卻天刀和古帝殿外,並未得到其他古帝傳承,也沒有與古帝有過其他接觸,因此,這番話的震驚,對他而言,沒有瘋魔和幽兒來的那麼震驚。

“薛兄,邪帝失蹤,乃是師尊親口說的,難道這裏面有什麼差錯?”

瘋魔馬上問道,他倒不是在質問薛無逆,而是這話聽起來,太不可思議了,然而,感應到邪雲之中,那道道強盛無比的氣息之後,他也不得不對青帝當年的那句話,產生了一些質疑。

當年的四位大帝,一身的實力,或許與他們想像中的有所出入,但決計不會太大,那也就是說,與他們等人都在伯仲之間。

帝級之境的實力,可不是時間長久就能夠xiūliàn過來的,因此,即使許多年過去,邪帝殿隱藏了這麼多年,也不會有人相信,這個可怕的勢力中,會出現好些個越了巔峯的高手。

今日的邪帝殿,與當年的邪帝殿,到底是強是弱,已經無從考證,但有一點衆人心中已不在懷疑,如果邪帝殿真要君臨天下的話,無論是當年還是現在,都可以提前做到。

要知道,辰夜等人,是最近幾年中,一連番的得到衆多際遇,天地玄黃果所構成的空間,血菩提這等開天神物,以及逍若書生留下的對天道感悟,等等的一切,才造成了他們今日的強大。

邪帝殿有心的話,辰夜他們,乃至敖天成自在等人,都不大可能強大到今時今日的高度。

如此看來的話,所謂邪帝殿要君臨天下,才惹得當年四位大帝決計聯手同抗邪帝,似乎這裏面有太多的蹊蹺了。

而四位大帝的實力,即使集合了天地所有蒼生,真的能夠讓邪帝殿不得不隱藏了無數載之久?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一陣陣的疑惑,不斷在衆人心頭浮掠出現往日的一些事情,的確,有太多值得懷疑的地方了

“薛兄,是不是白帝前輩,曾與你提過某些事情?”大家都不是愚鈍之輩,故而,一瞬間中,就聯想到了許多的變故。

默然片刻,薛無逆搖了搖頭,道:“師尊並沒有說什麼,你們也知道,畢竟只是一道意識殘留罷了。我爲什麼會這樣說,想必你們心中也是有了一個明確的答案了。”

話到此處,衆人再度默然了下來,自己想到是一回事,如果是白帝所說,那就又有所不同了,至少,白帝會給衆人一些不需要猜測的明示,哪樣一來的話,對即將開始的大戰,也會有一定的好處。

邪帝殿是如此的強大,如果提前能夠知曉到他們的一些祕密,這無疑是極大的好事。

片刻之後,辰夜輕輕的長吁了口氣,道:“不管這些了,不管曾經有怎樣的祕密埋藏着,只要在這一次,徹底打垮邪帝殿,一應之事,都會真正了結。”

聞言,衆人都點了點頭,無論什麼祕密,只要戰勝了邪帝殿,這些祕密都可以不用知道。然而,唯有紫萱在這個時候,眼神深處,一抹擔憂之色快的掠過。

除卻邪帝殿之外,似乎,還有一尊無比強大的敵人在等着,而那個人,要等的,似乎也只是辰夜一人!

“蓬蓬!”

一陣輕微的bàozhà聲音,突然在天際中迴盪出來,旋即,敖天和成自在雙雙的後退了一步,各自口中,鮮血噴涌出來。

“敖天前輩,成前輩,要不要緊?”

“老頭子,你怎麼了,關鍵時候,可別拖我後腿!”鐵奕天趕忙的上前扶住了成自在,依舊是原來的語氣,但那份關切之意,掩藏不了。

“你都行,爲師難道不行嗎?”

成自在神色萎靡不已,然而那份欣喜之意,卻是絲毫都掩飾不住,敖天同樣如此,看來,方纔在邪帝殿一衆高手的壓迫與死亡氣機籠罩下,二人或許還沒有得到足夠的機緣,但全新天地的大門,即將要爲他們開啓了。

“倆位前輩,先好好休息一會吧,待會的大戰,還需要你們的幫忙。”

眼見二人有所悟,辰夜心情暢快之極,大手一揮,磅礴能量暴涌而出,將二人籠罩進去,雖不能幫助他們在武道修爲上繼續有所精進,這些傷勢,難不到辰夜。

今日過後,只要不死,辰夜相信,敖天和成自在未來必將成就非常,這一番所獲,想來也是可以保證他們不至於在即將的大戰中隕落。

若是戰勝了邪帝殿,卻要以身邊許多人性命爲代價,那絕對不是辰夜想要的。

“既然都來了,那也不用遮遮掩掩了吧?”

眼望邪雲逐漸靠近北望山所在天地,辰夜一聲大笑,而後再度手掌一揮,磅礴能量,猶若是開天巨斧,掠過天際後,重重的劈向出去。

“嗡!”

自那邪雲之中,也是快一道灰色匹煉暴射出來,與那巨斧霎那之後相撞。

蔓延開來的能量衝擊,直接是將空間震成了虛無,一道道的波紋,彷彿那無堅不摧的利刃一般,席捲出去後,更遠的天空,也是寸寸的碎裂開來。

“辰夜,你這就想大戰了?難不成,你想讓這方天地中的所有生靈,全都煙消雲散?”

邪雲最後舒展而開,籠罩着北望山的這方天地,旋即氣息波動,密密麻麻的身影便是從那邪雲之中呼嘯而出。

辰夜等人面色凝重的看着這道道身影的出現,每一個,均是不世的高手,如果是在數年之前,在辰夜衆人未曾在紫萱神奇空間中xiūliàn過,沒有得到血菩提之力,沒有得到逍若書生感悟,那麼,在那個時候相遇的話,其中隨便一人,都足以將他們所有人斬殺。

看來,邪帝殿的這些人也是知道這一次大戰的至關重要性,全都是傾巢而出了!

“小心一些!”紫萱美眸輕閃,涌動着擔憂之意,邪帝殿所展現出來的陣容,即便是她的實力,都感到了恐怖的壓力。

辰夜點了點頭,目光凝視着邪雲之前,在那裏,數十道將近百道身影站立,單比頂尖高手的數量,已是不比夜盟和帝、沐倆族聯手後的少。

邪帝殿衆人中,大傢伙只認識邪軒一人,而在邪軒稍前,正中心位置站立着的,想必,應該就是邪帝殿之主了。

這是個看起來很普通的中年人,渾身上下,沒有半點武者波動的氣息,然而,就是這麼平凡的他,出現在這天地中的時候,這一方之地,出了不堪負重的shēnyín之聲。

很強大的一個高手!

然而,辰夜的目光,並未在這個好似邪帝殿之主的中年人身上太久,此人的確非常強大,但並未給辰夜有着無法喘息的感覺。

而面對着這個中年人,辰夜更加沒有心緒波動的跳躍,這也就是說,邪帝殿之主儘管也是個對手,但也僅是一個能夠戰勝的對手而已。

辰夜是在找尋,比這個中年人更加可怕的邪帝殿高手――邪帝!

“辰夜是吧?果然是不同凡響,面對本座的時候,居然還有心思去觀望”那邪帝殿之主淡然一笑,目光中,略略的浮現出一絲冷然。

諸天私人夢遊 這絲凜然之意,並非是對辰夜等人起了殺機,而是,深深的惱怒!

因爲他從辰夜的目光中,看到了一絲不屑,乃至是無視!

聞言,辰夜亦是淡然一笑,道:“你應該知道,我的對手,不可能會是你。”

“放肆!”

邪帝殿之主身邊,邪軒沉怒喝道。

而怒歸怒,在邪軒的眼神中,還是能夠捕捉到那抹敬畏乃至緊張之色,數年時間而已,當年在他手中,全都如螻蟻一般的人物,居然今時今日,有着將近雙手之數的人,已對他構成了致命的威脅。

邪軒當真是搞不懂,明知道這些人乃是死對頭,又爲什麼放任他們的成長?雖然說,己方有着足夠的底牌,但面對敵人,向來不是越早除掉越好嗎?

只是這些疑惑和不解,邪軒自是不敢有半分的帶到神色中來,因爲他清楚,如果敢有半分的不滿顯示出來,以他的實力,都會在眨眼之中被抹殺掉。

其他人或許不清楚邪帝殿真正的強大,邪軒卻非常的明白,類似他這等修爲的人物,在外面算得上是天地至尊,可在邪帝殿中,只要願意,花不了多久時間,培養出一個如他同樣層次存在的高手,並非是不可能的。

“呵呵!”

辰夜聞言,輕輕的一笑,道:“邪帝殿之主,在這裏,爲的是什麼,我們大家都非常清楚,所以,無謂的話就不要多講了,快些把我孃親放了吧!”

“放?”

穿成了團寵家的惡毒小可憐 邪帝殿之主淡淡道:“辰夜,你該知道我們要的是什麼,否則,抓你母親回去有何用?把東西交出來,自然放了你母親。”

“東西什麼的,都只是題外話,如果不將我們所有人都殺了,就算給了你們東西,你們也帶不走,都到現在了,就別耍一些小小的心計了,你知道的,這樣做一點用都沒有。”辰夜笑道。

邪帝殿之主雙眼頓時輕輕閃爍,片刻之後,說道:“小小年紀,竟是心智如此的出類拔萃,真不知道,是你成全了我們,還是我們成全了你?”

話音一落,邪帝殿之主雙手猛然的揮動,只見得,灰芒閃耀天地,化成一方巨大的宮殿。

那宮殿是什麼樣子的,如今已經沒有人去關注,因爲,在宮殿前那巨大的廣場正中,讓人感覺到血腥之味縈繞周圍,彷彿有着森森白骨散落,像極了一方人間煉獄地。

在這煉獄的正中心處,由黑玉石砌成的一方石臺,而在那石臺上,赫然,有着一道身影盤腿坐着。

這是一箇中年女子,面容秀美之極,神色淡然,彷彿是睡着了。

周身被煉獄所包裹,女子顯然狀態不會太好,可是,她彷彿已經適應了這裏,儘管血腥滔天,她臉色依舊安靜,如在空靈之中。

眼望着這個女子,在場所有人的呼吸聲,全都彷彿消失不見了,因爲他們知道,這個女子,究竟是誰!

“娘”辰夜喉嚨一顫,苦澀聲音,猶若是從石頭中蹦出一般,僅是一個字,彷彿是耗盡了辰夜全身的氣力。

固然已經長大,固然已經多年不曾相見,可是,兒時的那道記憶在這個時候,非但沒有減弱,反而越加的清晰,那個中年女子,就是他的孃親。

“夢兒!”

同一時間,辰老爺子與辰師亦是輕聲喃喃着。

尤其辰師,情不自禁的向前走去,夫婦倆人,分別的太久太久了,辰師的心,曾經一度的死了,如今再見到摯愛的妻,辰師怎能剋制住心中那這麼多年的壓抑與思念之情。

赤心巡天 似乎是聽見了三人的呼喊,那jìngzuò了好似萬年的身影,突然的張開眼睛,那雙美眸,因爲多年不曾看周身世界,而變得有些呆滯與無神。

但是,當她的視線當中,倒映出三人的身影后,目光轉而變得極其的渴望縱然辰夜已經長大,與記憶中的孩子有了很大的變化,可是,她依然知道了,那個此刻神色有些呆滯的年輕人,就是她的孩兒!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老爺子辰師孩兒,我的孩兒!”

這一刻,不管辰夜以前的心性是多麼的堅硬,全都在瞬間軟弱了下來,他就是一個,許多年沒有見過母親的孩子,他就是那個,曾經在這裏,丟失了母親的孩子。

“娘!”

那聲音,嘶啞之極,同時也酸楚不已!

數十年的時間,沒有人知道,母親究竟是怎樣過來的,然而,單看那幅景象,便是叫人清楚,她過的日子,乃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辰夜的身體在不斷的顫抖着,望着那森森白骨遍地的正中央的母親,一道瘋狂的殺意,在他心頭之上,如煮沸的開水般翻滾着,雙拳緊握着,指尖深深的嵌入掌心中,讓得鮮血,一滴一滴的流了下來。

“放了我孃親!”

那通紅的雙眼像是佈滿了血絲一般,如野獸似的猙獰吼聲,自辰夜口中,咆哮般的傳蕩了出來。

眼見到辰夜如今的這幅表情,邪帝殿之主微微一楞,旋即在眼神中,有着一抹笑意快的閃掠而過。

多年來,辰夜早就出現在邪帝殿一衆高手耳中,雖然有很多人,都沒有見過辰夜,包括邪帝殿之主在內,然而,關於辰夜的種種傳聞,卻是隨時隨刻都會被整理好送到邪帝殿中,被這些人所知道。

正是這樣,儘管是沒有見過辰夜,邪帝殿之主等人卻是知悉辰夜的品性與行事方式,乃至一切的手段!

在他們心中,辰夜無疑是一個極爲優秀之人。

不但有着出色的xiūliàn天賦,更加是擁有着百折不撓的心性,連根基被廢都可以復原回來,雖然後者知道了,是天刀和古帝殿的幫忙,然而,若本身已經放棄的話,那任何外物都不會起作用。

如此的種種,讓得邪帝殿一衆高手,雖然沒有見過辰夜,但在心中,早就對這個年輕人有着固定的概念。

能夠讓這樣一個年輕人,表現出狂的情緒來,實在難得,如此一來,對於己方能夠獲得大戰的勝利,也是能夠起到一定的決定性。

“既然把你母親帶來了這裏,自然是要放的,不過”

邪帝殿之主淡然一笑,道:“雖然本座不強求你將那樣東西交出來,不過,你得先讓本座知道,那樣東西到底你放在什麼地方。”

“看來,你對你們很有自信啊!”

辰夜那通紅的雙眼深處,陡現一絲清明,但轉瞬後就被他自己壓制而下。

這一生中,辰夜經歷了太多的大起大落,連重生之事都經歷過了,今天見到朝思暮想的母親,不可避免的心神在顫抖,在慌張,乃是失神,卻也不可能一直這樣下去。

既然對方想見到自己的情緒波動,那就不妨繼續着好了。

聞言,邪帝殿之主傲然道:“無數載而下,只要我邪帝殿要做的事情,就從來沒有失手過。說吧,那樣東西,你放在什麼地方了?”

“古帝殿中!”

辰夜馬上應道,究竟有沒有那樣東西,他自己都不清楚,卻不妨礙他這樣說,唯有古帝殿,能夠不被邪帝殿等人起疑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