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四個人雖然都是強化基因初級,可是宮宇失去了一隻手,現在又受傷,四人圍攻一人,宮宇立即處於下風,險象環生,被兩個狼人擊中了幾掌,噴出了幾口鮮血,又被元素魔法師一個火球擊中,身體頓時炸飛了。

宮宇從地上爬起來,胡亂塞了幾粒小血丹到嘴中,披頭散髮,赤紅雙眼,右手拿著閃電長矛,怒吼一聲,對著那個元素魔法師沖了過去。

兩個狼人立即追上來阻攔,宮宇完全不防守,被狼人擊中兩掌的同時,飛身一刺,手中閃電長矛突然脫手而出,刺中了那個元素魔法師的胸口。

元素魔法師倒在冰面上。

王猛氣急了,再次加入戰團,宮宇無法招架三人的圍攻,還有天空中的鳥人羽箭,接連中招,身上數十處傷口,一片血肉模糊。

好在之前吃下來幾粒小血丹,身上的傷口慢慢在自我癒合。

宮宇咬牙堅持,和王猛等人纏鬥,兩個狼人也各自中了宮宇一槍。

「宮宇,老子今天非要殺了你,拔了你的皮。」

王猛失去了一隻眼睛,內心非常憤怒,這是無法用小血丹來治療的,因為那隻眼睛已經被宮宇給抓下來了。

當人化身獸魂戰鬥的時候,獸魂就是本人,獸魂受傷,就是本人受傷。

宮宇臉上全是血,獰笑道:

「來啊,老子今天就是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上,殺了他。」

王猛大喊以上,帶頭衝上來。

宮宇突然站住不住,臉上露出詭異的微笑。

轟,半空中一陣巨響,一道閃電劈下。

「卧槽!」

王猛立即暴退,不過,另外兩個狼人卻沒有這麼快的閃避速度,直接被宮宇的閃電暴擊給擊中了,當場燒成了焦炭。

宮宇一直拚命堅持,就是為了等待這個魂技恢復。

砰!

一直烈焰羽箭在宮宇身前爆炸,宮宇身軀一震,被炸飛到了數米之外,撲倒在冰面上。

王猛一個箭步沖了過來,一腳踩在宮宇的背上,只聽得咔嚓一聲,宮宇感覺後背的肋骨斷了兩根,一陣鑽心的痛,劇烈咳嗽幾聲,吐出幾口鮮血。

王猛一腳踩著宮宇的後背,雙手握著長劍,對著宮宇的後背刺去。

「你個雜碎,去死吧!」

(四更完。) 「宮宇,去死吧!」

王猛帶著復仇的心,手中的長劍刺向宮宇後背。

宮宇被王猛踩在腳下,已經沒有任何力量反抗,他知道,自己這次死定了,臨死前能夠拉三個墊背的,他感覺滿足了。

宮宇感覺背後一道強大的殺氣刺骨,雙眼一閉。

轟!

突然,一道強烈的勁爆聲撕裂虛空,在王猛身前響起,一雙巨大的虎爪對著他橫拍過來。

王猛的劍剛刺入宮宇的後背,就感覺身體一震,整個人就飛了出去。

三個青年急奔而來。

其中一人將宮宇翻過身來,問道:

「兄弟,你可是宮宇?」

宮宇此刻已經極度虛弱,睜開雙眼,點點頭。

他看到了那人的面容上露出了笑容。

「老大,是宮宇,幸好及時趕到了,應該還有救。」

說話的人是周羽。

周羽立即拿出一個瓷瓶,倒出了2粒小血丹,放入宮宇嘴中。

並且說道:

「宮宇兄弟,別怕,我們是楊嘯的朋友,來幫助你的,你快吞下小血丹療傷。」

宮宇聽到楊嘯這兩個字,頓時內心一陣激動,兩行熱淚流了下來。

在末世之中,如果還有朋友值得他牽挂的話,也就只要楊嘯了。

來的這三個人正是周劍、周羽和習輝。

三天前,周劍等人就回到了魔都,回到復旦大學報道交接任務后,周劍便帶著周羽和習輝兩人去魔都財經大學尋找宮宇。

不過,此時宮宇早就不在學校了。

有幾個熟悉宮宇的人告訴他們,宮宇去了東海挖冰魚。

周劍三人倒是犯難了,東海如此之大,天寒地凍的,如何尋找?

「老大,還找不?」

「當然要找,我答應過楊嘯的,一定要找到宮宇,我們生存都如此困難,宮宇一個人就更難了,你們想想,如果不是楊嘯在沙漠里出手幫助我們打敗了港島隊的人,我們現在也許已經死在沙漠里了,

現在尋找尋找宮宇就算有困難,可是,如果我們不去尋找,我內心會覺得不安的,下次見到楊嘯,我們如何面對?」

習輝點點頭,

「老大,你說吧,我們跟你去尋找就是了。」

「嗯,宮宇一個人,估計不會跑很遠的地方,而且他現在被大家孤立,也不會去人群熱鬧的地方,我們先去東海附近尋找,慢慢再擴大搜索範圍吧。」

今天是周劍等人尋找宮宇的第三天,原本也沒有抱什麼希望的,眾人距離此地兩公里之外,聽到了這裡的打鬥聲,懷著好奇便跑了過來。

喪夫 周劍認出了王猛,也知道王猛和謝東的關係,當時內心一驚,感覺不妙,又聽到王猛舉劍喊了一聲「宮宇,去死吧!」

周劍立即使出了魂技,虎爪,隔空震飛了王猛,救了宮宇一命。

王猛翻身從冰面上爬了起來,吐出一口鮮血,看到周劍,大聲喝到:

「周劍,你tm的瘋了,管老子的事情?」

周劍微微一笑,淡淡地說道:

「王猛,說話乾淨點。」

「卧槽,你偷襲我,還讓我乾淨點?你tm的什麼意思?」

王猛也沒有料到中途會殺出個復旦大學的周劍,在他印象中,宮宇和周劍是否沒有什麼關係。

周劍指了一下宮宇,說道:

「宮宇是我朋友的兄弟,這個人我救定了。」

「你,」

王猛感覺不可思議,看著周劍,

「周劍,你說清楚點,什麼意思?宮宇可是我們大哥謝東的仇人。」

「我說的很清楚了,宮宇是我朋友的兄弟,這個人我救定了,至於他和謝東的私人恩怨,這個我管不了,你回去直接告訴謝東就行了,要人的話,來我們復旦大學找我好了。」

說完,周劍走到宮宇面前,問道:

「怎樣?還能支撐得住嗎?」

宮宇吃了兩粒小血丹,感覺好多了,尤其是聽說了楊嘯,內心有些激動,重新燃燒起求生的慾望。

「周劍兄弟,謝謝你們,我想知道,楊嘯他?」

「先別說話,你坐下來休息5分鐘,我們立即回去,有什麼事情,等我們回到復旦大學之後再說好了。」

宮宇點點頭,當即凝神調息。

基因進化雖然不講究運氣調息這些東西,不過,靜坐下來,讓自己氣息歸於平穩,也是有利於元氣的恢復,尤其是吃了小血丹之後。

宮宇傷口處的血已經停止流淌,傷口也在慢慢癒合。

片刻之後,宮宇站起來,對周劍點點頭。

「好,我們回去。」

宮宇扭頭望了一眼冰窟中的金槍魚,有些不舍。

習輝笑道:

「不就一條魚嗎?回去休息兩天,然後跟我們一起組團去挖冰魚。」

復旦大學、財經大學這些大勢力團隊,在東海有專門的魚場勢力範圍,數千人在一片海域,將整片的冰塊都挖了起來,層層推進,所以他們能夠挖到的冰魚資源比一般的人要多得多。

這就是協同作戰的效果。

宮宇只得點點頭,跟著周劍等人離去。

這邊王猛吃了兩顆小血丹,傷勢好了一些,對著周劍等人的背影喊道:

「周劍,你如此挑戰我們財經大學,你會後悔的。」

習輝很不屑地回頭說了一句,

「呵呵,你和謝東能夠代表財經大學?你可以去找我們復旦的天王投訴我們啊!」

說完,轉身離去。

王猛一愣,內心很不是滋味。

習輝口中說的復旦天王,就是現在魔都的王者。

整體實力而言,復旦現在是整個魔都第一大實力集團,財經大學屬於第二勢力集團。

謝東、王猛私下截殺宮宇,這種事情是上不了檯面的。

王猛捂著已經沒有眼珠的左眼,牙齒咬得咯咯響。

沒有想到損失了三個兄弟,最後卻讓周劍把宮宇給救走了。

浦東環球金融廣場,高聳入雲。

這是魔都唯一倖存下來的一棟摩天大樓,其餘的百米以上的大樓幾乎都倒塌了,現在即便整個城市被大雪覆蓋,也能看到整棟摩天大樓倒下之後留下的痕迹。

在環球金融廣場外面,有一棟比沙市的基因商店規模大十倍以上的怪異房子,這是魔都的基因商店。

書客居閱讀網址: 基因商店散發出來的橘色光芒,覆蓋了附近周圍數公里的範圍。

楊嘯感覺眼前一亮,人已經站到了魔都的傳送陣,烈焰馬和巨鷹也跟隨著他一起走出了傳送陣。

立即,有個美顏的女子走上前來,對楊嘯微微一笑,說道:

「請問,您是哪個城市的王者?」

楊嘯打量了一下眼前這個女子,似乎和地球人有些差別,從氣質,容貌,著裝來來看,和基因商店的古博等人應該是一類的。

楊嘯環視了整個廣場,這裡有十幾個鐵塔武士,每隔幾十米就有一個,冷峻的面容和腰間那把長長的寬劍,讓楊嘯感覺是如此熟悉。

附近還有十幾個同樣著裝的美顏女子,這些女子腰間也都帶著一把長劍,相對那些鐵塔武士的寬劍,要細很多。

楊嘯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那塊銘牌。

美顏女子看到楊嘯手指上的空間戒指,臉色微微一變,多了一些笑容。

接過楊嘯遞過來的銘牌,美艷女子握在手中,便有一些光芒散發出來,在光芒之中,就有楊嘯的一些身份信息。

美艷女子將銘牌遞給楊嘯,說道:

「請跟我來。」

楊嘯愣了一下,指了一下是身後的烈焰馬和巨鷹,說道:

「它們怎麼辦?」

「廣場左邊是專門停放寵物怪獸的,你先將寵物帶過去,然後跟我上樓,我會安排你的房間,以及交代一些注意的事情。」

美艷少女說完,對附近一個鐵塔侍衛說道:

「帶這位城市王者去旁邊的寵物集中廣場。」

鐵塔武士點點頭,轉身向廣場左邊的走去,楊嘯帶著烈焰馬和巨鷹趕緊跟了過去。

繞過環球金融廣場,左邊出現了一大片的空地,裡面有幾十頭各種怪獸,這些怪獸待在空地上,非常安靜,並沒有相互打架撕咬,連大聲咆哮都沒有。

走過來一個老頭,看了楊嘯身邊的兩頭怪獸一眼,拿出兩個長長的項鏈,讓楊嘯給戴上烈焰馬和巨鷹的脖子上。

楊嘯將兩個金色項鏈給烈焰馬和巨鷹戴上,兩頭怪獸身體顫抖了一下,似乎被某種無形的力量壓制了一般,立即變得平靜下來,完全沒有了平日里的那種野性。

楊嘯瞬間明白,這片空地上的幾十頭怪獸能夠和平相處,估計全都是靠這個金色的項鏈起了壓製作用。

楊嘯拍拍烈焰馬,又摸了一下巨鷹的羽毛,

「乖乖待在裡面。」

身邊的老頭說道:

「你可以隨時帶它們走,也可以隨時將它們寄存在這裡。」

楊嘯點點頭,轉身跟隨鐵塔武士回到了環球金融廣場,跟著那美艷少女進入了大廈裡面。

重生之撿個軍嫂來噹噹 進入大廈裡面,楊嘯驚訝地發現,這裡居然一切如舊,所有的電器照明設備都在正常運轉著,燈火輝煌的水晶吊頂大燈,天花板的各處射燈,吧台後面的LED電子顯示屏等等,一切都正常運轉著,絲毫看不出這裡經歷了什麼世界末日。

只不過,大堂內除了幾個鐵塔武士和幾個美艷少女之外,並沒有其它的人員,整棟樓顯得詭異。

美艷少女帶著楊嘯進入了電梯。

是的,沒錯,就是電梯。

楊嘯甚至有些不置信地用手摸了一下金色的電梯。

美艷少女微微一笑,按下了68層,然後,楊嘯就感覺電梯在高速運行。

電梯里只有楊嘯和美艷少女,楊嘯想找點話題,輕咳一聲,問道。

「靚女,你叫什麼名字?」

少女微微一笑,

「我沒有名字,我只有一個代號,16!」

少女對楊嘯指了胸口的一個銘牌,楊嘯剛開始沒有注意,現在經過少女提醒,仔細一看,果然在少女高高聳立的左胸上,有個圓形的米黃色牌子,上面有個「16」標記。

「你這麼漂亮,居然沒有名字?」

楊嘯沒話找話地說道。

叮,

電梯響了一聲,停了下來,楊嘯抬頭一看,原來已經到了68樓。

少女對楊嘯做了個請的手勢。

楊嘯走出了電梯,少女緊跟著出來。

這裡以前是全球著名的五星酒店,不過,楊嘯在走廊上並沒有看到任何服務人員,只有在走廊的服務吧台旁站著一個鐵塔武士和一個同樣美艷的少女。

這一次,楊嘯留意了一下少女胸口的銘牌,上面寫著25。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