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是隻有在實力懸殊的兩方之間纔會出現的情況,如果不是這幾百年間雲烽一直小心的不去招惹對方,而對方也一直沒有主動出手,雲烽此時只怕早就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提心吊膽的在龍神廟外過了數百年,雲烽心裏的那根弦已經繃到了快要斷裂的地步,而這也正是他急急忙忙打斷雲祁和驚鴻的交流,直接就提出要商量以後何去何從的緣由。

謹慎起見,他並沒有用正常的方式將自己的發現說給驚鴻和雲祁聽。

三人在龍神廟前的廣場上坐下,雲烽採用傳音的方式將自己的發現告訴了雲祁和驚鴻。

聽完之後,雲祁和驚鴻的神色都變得凝重起來。

雲烽見他們重視自己的發現,一直提着的心這才稍微放下了那麼一星半點。

“如果你們倆沒有異議,我們不如就在這裏折返。”見驚鴻和雲祁都有些猶豫,雲烽便又徐徐勸道:“你們也知道,有幸走過青雲天梯、進過洗心潭的人,目前還活着的就只有龍淵上神以及與他齊名的悄緣上神、洛璟上神和雛歆上神。其他人姑且不論,就只說龍淵上神。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他走青雲天梯、進洗心潭的時間是三十萬年前,那時他都已經是上神境中期的修爲了。”

雲祁和驚鴻立刻明白了雲烽的意思——沒有金剛鑽,別攬瓷器活,青雲天梯和洗心潭雖好,闖之前卻也要先稱一稱自己的斤兩。

兩人心中雖然大爲遺憾,但同時卻也不得不承認雲烽所言甚是有理。

沒有金鋼鑽,不攬瓷器活,他們如今,確實沒有上青雲天梯的資格。

“那我們就從這裏折返吧。”雲祁先是遺憾的往青雲天梯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後才和雲烽、驚鴻一起往躍龍崖下飛去。

驚鴻心下不忍,忙出聲安慰他,“等我們實力上去了,我再陪你一起來。”

彌天大愛 雲祁被她一句話說的眉開眼笑,他悄悄伸手捏了捏驚鴻白皙細嫩的小手,“君子一言。”

驚鴻並沒有回他一句“駟馬難追”,她只是哭笑不得的瞪了他一眼,“說得好像我什麼時候對你食言過似的!”

雲祁一想還真是。

驚鴻並不常常許諾,可她一旦許諾,就一定會踐諾,所謂“言必信,行必果”,說的就是她這種人了。

他立刻從善如流的改口道:“自然沒有。我只是有點兒不敢相信,所以就算明知道你不會食言而肥,卻還是忍不住想要多一重保障。”

驚鴻整體上來講還是個大而化之的個性,所以對於雲祁這個“不敢相信”的說辭,她並沒有繼續揪着不放。

兩人嘀嘀咕咕的又說了幾句別的,歸龍湖便已經近在咫尺。

驚鴻和雲祁學着雲烽的樣子往旁邊移動了些許之後,三人的腳便踩在了歸龍湖岸邊的土地上。

因爲一直過着日復一日單調修煉的日子,所以在重新回到歸龍湖岸邊的這一刻,驚鴻三人都頗有幾分“山中一日,世上千年”的感覺。

粗粗一看,龍尾峽內的山山水水似乎還是原來的模樣,可若是自細微處去觀察,龍尾峽卻又分明與他們來時有了很大不同。

雖然沒有彼此商量,但驚鴻他們卻不約而同地先是在歸龍湖岸邊駐足了片刻,然後才又邁開步子往龍尾峽入口那邊進發。

以他們如今的實力,那些盤踞在山林中的黑花大蟒和大型亞種龍都已經不足爲據,所以驚鴻他們這一路走來一直都頗爲輕鬆。

驚鴻的靈識一直在林子裏到處巡視,一旦發現中意的靈草,她立刻就會飛奔過去將之據爲己有。

雲烽和雲祁也都由着她,於是三人回程的路線便走得有些曲裏拐彎的。

途中他們甚至還遇到了幾個結伴進入龍尾峽歷練的修士,不過因爲驚鴻他們這一方在實力上佔了絕對優勢,所以三人都沒怎麼將那隊修士放在心上。

畢竟,如今他們早已不是吳下阿蒙,在這龍尾峽內他們的實力雖然還不是頂尖的,但跟這隊纔剛進入龍尾峽的修士比起來,他們無疑已經是高手了。 平安出了龍尾峽之後,驚鴻、雲祁、雲烽便一起回了東方蒼天。

當然,在走出龍尾峽之後,他們也曾受到許多修士的關注,更有一些人甚至將主意打到了他們可能帶出來的珍寶上。

三人對此早有預料,而且爲了避免因爲別人的有心算無心而陰溝裏翻船,他們還專門選擇了一種近乎狼狽逃竄的方式甩脫了那些一直綴在他們身後的尾巴。

他們先是使用一次性傳送玉符緊急逃離龍尾峽入口附近,然後又喬裝改扮掩人耳目,等到在約好的會合地點聚齊,三人又召喚出飛行神器前往廉世懿某個朋友所在的城市,並從那裏搭乘傳送法陣直接回到東方蒼天。

將所有能用的手段全都用了一個遍,他們總算有驚無險的逃回了東方蒼天。

在跟青華大帝和廉皇后彙報過此行的經過之後,三人又應青華大帝和廉皇后的要求將自己的經歷和龍尾峽內他們走過的那些地方的地圖全都刻錄到了玉簡上。

至於他們從龍尾峽內得來的戰利品,青華大帝和廉皇后一點兒沒要。

驚鴻他們三個你推我讓的商量了好一陣子,這纔在青華大帝、廉皇后以及廉世懿的建議下定下了對那些戰利品的分配方案。

因爲雲烽堅持要金水菩提,所以最終太陽真火就歸了雲祁所有。

這麼一來,情況就變成了驚鴻拿了太陰真火、雲祁拿了太陽真火、雲烽拿了金水菩提。

雖然金水菩提的價值遠不如太陽真火和太陰真火,但卻架不住這東西雲烽正好需要。

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這東西在他眼裏的價值顯然遠勝太陽真火和太陰真火。

證據就是,太陽真火他一個勁兒的推給雲祁,那些金水菩提他卻一直牢牢捏在自己手裏,甚至就連暫時拿出來,擺上檯面給大家觀摩、討論的時候,他都一直是一副不情不願、小心警惕、生怕這東西會長了翅膀自己飛走的表情。

他這副模樣,驚鴻和雲祁自然不忍心跟他爭那什麼金水菩提,再加上他推拒的格外堅決,所以最終金水菩提就被擺到了和太陽真火、太陰真火同等重要的位置上。

至於其他戰利品,驚鴻從第五個洞窟裏拿到的那個藍色織錦布包裏的兩塊玉簡分別歸了雲烽和驚鴻。

那兩塊玉簡,一塊記錄了專門修煉元神的功法,另一塊則記錄了專門錘鍊身體的功法,因爲都是極難得的高級功法,所以雲烽和驚鴻一拿到屬於自己的那塊玉簡就先複寫了數份分給大家。

最後,幾人又商量着將驚鴻他們從第四個洞窟裏掃蕩回來的那些祕寶分成了多寡不等的六份。

量少但卻貴重的三份被驚鴻、雲祁、雲烽分別送給了青華大帝、廉皇后和廉世懿,剩下的那些則被他們三個按照大概的價值平均分了去。

本來青華大帝、廉皇后和廉世懿是不打算要的,一方面是他們並不缺這些東西,另一方面則是因爲他們認爲自己並沒有如何出力,所以並沒有分一杯羹的權利。

可驚鴻他們卻並不這麼以爲。

雲烽認爲是青華大帝他們三人給了他進入龍尾峽的機會,而驚鴻和雲祁則認爲廉皇后提供的情報以及廉世懿幫他們安排的後路對他們平安進出龍尾峽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所以三人都堅持要表一表自己的心意。

青華大帝、廉皇后和廉世懿見他們說得懇切,這才象徵性的各自收了一點。

至此,驚鴻、雲祁和雲烽的龍尾峽之行便徹底宣告結束。

三人辭別了青華大帝、廉皇后和廉世懿之後,雲烽心急火燎的帶了金水菩提回去醫治他妻子,雲祁開始閉關祭煉太陽真火,唯一算得上沒什麼事做的驚鴻則一邊爲雲祁護法一邊潛心修煉。

因爲有輪迴塔這個超級作弊器在,所以雲祁只花了不到一年的時間就熟練掌握了太陽真火的運用。

而在那之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太陽真火重新煉製了之前他在龍尾峽裏用來對付那些冒牌貨的追魂十字弩、他父親留給他的天麟軟甲、驚鴻送給他的寶船黎空。

這三件靈器經過他的精心煉製之後,許多原本無法萃取出來的雜質都悉數被太陽真火煉化蒸發、許多原本還蘊含在材料之中的隱祕力量也都悉數被太陽真火激發出來,所以它們的品質都有了很大提升。

其中,原本是下品攻擊靈器的追魂十字弩品階提升到了極品攻擊靈器,原本是極品防禦靈器的天麟軟甲品階提升到了下品防禦神器,而原本是上品飛行靈器的寶船黎空的品階則提升到了極品飛行靈器。

三件靈器的提升幅度不盡相同,這裏面的原因當然是多方面的,但真正起到決定性作用的卻只有煉製這三件靈器的材料的品質和之前製作這三件靈器的煉器師的水平。

天麟軟甲之所以能邁入神器行列,其中起到決定性作用的就是煉製天麟軟甲的主材——那些鱗片取自有神獸之稱的某隻黃麟,它的血肉鱗片無不蘊含着上天賜予的強大力量,那些鱗片被最適合煉器的太陽真火再次淬鍊,鱗片裏面蘊含的能量自然也就被毫無保留的激發了出來,所以這件極品防禦靈器才能一舉跨入神器行列。

至於追魂十字弩和寶船黎空,這兩者所用的原材料品質不相上下,但煉製追魂十字弩的那位煉器師的手藝卻顯然不及煉製寶船黎空的那位煉器師,所以追魂十字弩一開始的品階纔會是下品靈器,所以在經過雲祁的重新祭煉之後它纔會一躍成爲極品靈器。

原本就技藝嫺熟的雲祁有了太陽真火的加持自然是愈發如虎添翼,如今煉製神器對他來說已經完全沒有問題。

這意味着他已經一步跨進了煉器宗師的門檻,有了這個無數煉器大師夢寐以求、但卻依然只有不到十人擁有的稱號頂在頭上,驚鴻幾乎可以想見,日後會有多少人託了關係、捧了重禮來跟雲祁求一件神器。

而那時,雲祁被人看不起的下界修士身份將再也不是問題,這大羅天上,將再也沒人敢小瞧了雲祁。 雲祁出關的第二個月,驚鴻在跟廉世懿打了個招呼之後,就在雲祁的陪同下去了九尾妖狐一族的領地。

九尾妖狐一族世代居於中央鈞天,是中央鈞天四大一等家族之首,且與帝族黃龍一族關係密切。

驚鴻此去乃是受姬四哥之邀,去喝姬三哥家的一對兒小狐狸的百歲酒。

雖然他們兄妹的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俱在天外天上任武神,驚鴻此去註定了見不到自家父母和隨侍父母身側的大哥二哥,但姬三哥和姬四哥這兩兄弟卻十有**都是在的。

再者,除了與許久未見的兩個哥哥會面,驚鴻也很想看看自家四個哥哥的妻子和兒女們。

據姬四哥說,除了姬三哥家這對兒快要一百歲的雙生子,她還有另外十幾個侄兒侄女。

她大哥飛昇上來大約三千年就娶了妻,到目前爲止,她那個出身玄武一族的大嫂已經爲她大哥生下了六個兒子。

因爲她大哥也跟她父母一樣做了武神,所以這些年這夫妻倆一直聚少離多,不過兩人的感情倒是一直非常融洽,偶爾見面也總是黏糊的很。

繼她大哥之後娶妻的姬三哥如今也有了包括那對兒雙生子在內的四兒一女,他的妻子出身水麒麟一族,是大羅天上赫赫有名的溫柔美人,和性格剛毅、勇武非常的姬三哥一柔一剛十分登對。

而她二哥和四哥雖然娶妻較晚,但此時卻也分別有了一兒一女。

驚鴻在還是姬叡的時候就一直聽着幾位哥哥與嫂嫂們的趣聞軼事,只是這些年卻一直未能得見嫂嫂們的真容,這讓她一度非常遺憾。

如今終於有了機會一睹四位嫂嫂的真容,驚鴻心中難免有些小興奮,她一邊趕路一邊絮絮叨叨的跟雲祁說着以前她從自己父母和哥哥們嘴裏聽來的那些趣事。

“我大嫂是玄武一族某位族老唯一的血脈傳人,在家族裏一直備受寵愛,因爲誤會我大哥是對她心懷不軌的登徒子,所以不管她爹怎麼爲我大哥辯白,我大嫂都一直對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後來有人爲了成爲玄武一族的乘龍快婿而設計我大嫂,結果卻湊巧被我大哥給撞破了。我大哥把那人給打發了,但我大嫂卻一點兒沒領他的情,一心只以爲他也準備對自己圖謀不軌。還是我大哥放話說一點兒都不稀罕她,她這才迫於形勢,半信半疑的跟着我大哥離開。後來發現我大哥果然沒什麼出格的舉動,她對我大哥這纔多了幾分信任。兩人後來又因爲某些原因很是相處了一陣子,我大嫂就是在那段時間裏對我大哥芳心暗許的,不過因爲一直拉不下臉來好好跟我大哥說話,所以她只能一直努力板着臉,裝着一副對我大哥很不滿意的態度。”

說到這裏,驚鴻忍不住笑起來,“可憐我大哥,心裏明明喜歡我大嫂,可卻因爲她一直不給好臉色而只能憋在心裏。要不是黃龍一族突然提出讓我大哥與他們族裏的一位女修聯姻,我大哥和我大嫂還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坦誠相待。”

雲祁雖然沒見過驚鴻的家人,但他卻十分喜歡聽驚鴻給他講這些,因爲這會讓他覺得自己離驚鴻的世界又近了一點。

他知道,像驚鴻這種加起來已經活了數萬年的大妖怪,曾經出現在他們生命裏的人和事簡直可以說是多不勝數,而那些能夠在他們心裏留下印記的,卻只有少數極其幸運的個體。

他想更多的瞭解驚鴻,瞭解她重視什麼、想要什麼、喜歡什麼、討厭什麼瞭解與她有關的一切一切。

驚鴻卻是根本沒想那麼多,在她心裏,雲祁是她絕對可以信任的人,她心裏高興,自然而然就想跟他嘮嘮嗑兒。

“我三嫂是他們這一代裏最受長輩和兄姐們喜愛的孩子,她不僅人長得美、心地善良、性格柔順,而且還天賦極高、修煉勤奮,爲了將她娶進家門,我三哥足足在水麒麟一族賴了兩千多年,最後還是我孃親自出面請了洛璟上神保媒,我三哥才如願娶到了我三嫂。”

“不過最有意思的還不是我大哥和三哥。”驚鴻被雲祁淺笑着認真聆聽的模樣所鼓舞,不知不覺地就繼續說了下去,“我二哥和我二嫂是在戰場上認識的,他們倆原本分屬不同的派系,在見面之前就已經彼此聞名了很久了。當然,是誰都不服誰的那種。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我二哥被洛璟上神派去悄緣上神那邊幫忙破一件懸案,負責接待並協助我二哥的就是我二嫂了。我二嫂並不是名門大族出身,在飛昇成仙之前她只是下界的一株鳳凰木,雖然因爲屢有奇緣得以飛昇,但在飛昇之後卻吃了不少苦頭。”

雲祁和驚鴻對這一點都是感同身受。雖然有青華大帝等人明裏暗裏的庇護,但驚鴻自飛昇以來還是沒少招那些土生土長的大羅天人的嫌棄,而云祁雖然飛昇之後立刻就被帶去了白虎一族,但卻也很快就因爲雲烽的倒臺而重新變回了無根的浮萍。

有這樣的經歷,驚鴻和雲祁自然很能體會姬二嫂討厭大羅天上各方勢力的心情。

“我二哥不服氣我二嫂一個下界女修竟然比他的名頭還響,我二嫂也不服氣悄緣上神對我二哥的擡舉。這倆人一個認爲對方的傳說言過其實,另一個則認爲對方不過就是仗着家族餘蔭作威作福的草包,但礙着悄緣上神和洛璟上神的面子,他們倆還不得不互相虛與委蛇。我二哥那段時間別提多鬱悶了,我三哥和四哥幾乎每天都能收到他抱怨命苦的傳訊。不過在一起經歷過一次遠征之後,我二哥和我二嫂卻突然彼此看對眼了。他們一回來,我二哥就提出要跟我二嫂成婚,我爹孃和其他幾位哥哥都嚇了一跳,而悄緣上神和洛璟上神這兩人,則比我們家的人還要吃驚。” “大家都很好奇那次遠征到底發生了什麼,不過我二哥卻死活都不肯說,最後我娘只好去找悄緣上神打探,結果悄緣上神也只知道我二哥和我二嫂一起失蹤了一段時間,至於那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悄緣上神卻是一無所知的。”

“當然以九尾妖狐一族的本事,要想查出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並不困難,但我爹和我娘卻並沒有對我二哥二嫂用上那些手段。用我爹的話來說,那就是狐族的厲害手段是用來對付敵人、而不是自己人的。至於我哥哥,我爹孃都覺得,一家人之間雖然大多數時候都需要彼此坦誠,但在不危害家族利益的前提下,他們也不介意讓我幾位哥哥保有一些自己的小祕密。”

驚鴻的神態和語氣都帶着滿滿的自豪,顯然很以自家父母的善解人意爲傲。

雲祁同樣聽得心下一暖,驚鴻的父母能夠不計較兒子的隱瞞、兒媳的出身,真誠而喜悅的祝福他們,這讓雲祁對素未謀面的兩個人頓時生出了無限好感。

而且他心裏還有一個關於驚鴻的隱祕的願望,驚鴻父母的開明無疑爲他增添了幾分實現這個願望的信心。

說完了自家二哥,驚鴻又提起了姬四哥,“我四哥的婚事說起來倒是我們家高攀了。我四嫂比我四哥大了整整二十萬歲,不僅美麗絕倫、優雅高貴,而且修爲還比我四哥高了整整兩個大境界。當然,這些還不是別人認爲我們家高攀了我四嫂的最重要的原因。真正讓別人眼紅不已的是,我四嫂她同時還是洛璟上神最寵愛的小女兒。”

雲祁驚訝的瞪大了雙眼。

洛璟上神最寵愛的小女兒!

有了這個身份在後面撐着,就算姬四嫂本人沒有那麼出衆,她也已經足夠惹人覬覦的了。

更何況她還是個集美麗絕倫、優雅高貴、實力強悍、背景深厚於一體的女人。

這簡直就是無數男人夢寐以求的妻子範本啊!

雲祁那副難掩訝異的表情惹得驚鴻呵呵直笑,“想不到吧?當時我爹孃何嘗不是嚇了一大跳。就是我四哥自己,也壓根兒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得了我四嫂的青眼。當年我四嫂可是天外天上最搶手的未婚女子之一,就是其他幾位上神的晚輩,其中也不乏跟她求過親但卻被婉拒了的人。我三哥說,在外人眼裏,那些人隨便哪一個都比我四哥優秀得多。當然,這話我們家的人可都是不認同的。”

聽到驚鴻這樣明晃晃的護短,雲祁忍俊不禁,不過好在他還記得不能在這方面招惹驚鴻,所以在自己的脣角勾起之前,他就已經默默擡手遮住了幾乎一整張臉。

因爲他遮掩的速度快、恢復如常的速度也快,所以驚鴻並沒有察覺他在心裏暗笑自己護短。

她絮絮叨叨的繼續道:“我四哥生得俊美,脾氣又好,天賦什麼的也不比我四嫂差,唯一比不上的,也就只有父母的身份地位了。不過話又說回來,這世上又有幾人能與我四嫂的家世比肩?若是那些上神的子孫就只能與其他上神的子孫聯姻,那這天外天上可就要多出幾百幾千個單身漢來了。”

驚鴻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爲天外天上的那幾位上神以及他們的子女大多都跟驚鴻的哥哥們一樣,兒子生了一大堆、女兒卻只生了少少的幾個。

這麼一代又一代的積累下來,自然就造成了上神家族裏男多女少的普遍狀況。

再加上這些含着金湯匙出生的尊貴人兒裏又有很大一部分都有過不止一個伴侶,而他們的那些伴侶也不全是天賦異稟、修爲高深之人,所以他們生的那些孩子不僅承繼的本族血脈濃淡不一,而且就連修仙的天賦也是良莠不齊。

那些血脈駁雜、天賦又差的子弟雖然也可以在家族餘蔭的庇佑下得一份安穩生活,但他們在家族裏的地位卻都很低。

這樣的人即使拿出來與其他家族聯姻,他們嫁娶的對象也絕不會是對方家族裏面的出色子弟。

畢竟,一個連自己所屬的家族都不重視的人,別的家族又如何會看在眼裏?

如此一來,他們的婚姻自然也就無法在家族層面上受到雙方當權者的重視。

而一旦涉及到重大事件或者重要利益,這樣的人更是沒辦法影響到家族內部當權者的決議。

所以無論是上神家族還是九野的帝族、一等家族、二等家族,他們都只會選擇那些真正的嫡系子弟或者雖然出身旁系但卻出類拔萃的子弟去與他族聯姻。

自然,他們也會要求聯姻的另一方給出同樣的誠意。

這樣一來,每個家族裏面可供大家聯姻的對象就變得稀少起來。

再加上任何一個心疼孩子的長輩都還要或多或少考慮一下自家孩子的意願以及聯姻對象和他(她)的家人的人品、性情,所以在這天界裏,反倒有很多像曾經的姬四嫂一樣的大齡未婚人士。

他們自身條件極好,家族背景也十分深厚,再加上又有近乎無限的壽命打底,所以這些人挑揀的反倒比一般人厲害百倍。

當然,這些人挑揀歸挑揀,但真正像姬四嫂那樣在婚前守身如玉的修士卻是十個手指頭都數的過來,而這些守身如玉的修士裏面,男子所佔的比例自然更是小的可憐。

世情使然,在大羅天和天外天上,許多貴介公子都是妾侍、美婢常換常新,而千金貴女們也基本都養着些俊逸的貼身侍從。

在這裏有必要作出說明的是,依照這個世界的習俗和慣例,這些妾侍美婢、俊逸侍從都屬於無名無分、地位極低的那種附庸品,他們既不被自家主人重視,也不被自家主人的伴侶重視,是一種本質上只是僕從,但卻因爲爲主人提供了附加服務而拿到了更多物質獎勵的特殊存在。

除了這種爲主人提供附加服務的僕從之外,也有很多單身修士擁有一個或幾個的臨時伴侶。 能夠被對方稱作臨時伴侶的修士,實力和社會地位一般都比較高,這就導致了結成臨時伴侶的兩個人之間雖然同樣會有強勢和弱勢之分,但跟那些生死榮辱都操縱在自家主人手裏的僕從相比,他們與自己臨時伴侶之間的關係顯然要更加平等和獨立。

??一看書WW?W?·K?A?NSHU·

尤其很多無法起到家族聯姻作用的修士,他們經常會選取這種與某人建立臨時伴侶關係的方式獲取更多的資源和更多的外界支持。

這種方式當然不爲這個世界的主流價值觀所認可,所以“臨時伴侶”這種說辭也歷來都是上不了檯面的。

這些年耳濡目染下來,驚鴻也對這裏面的門道多了些瞭解,不過她跟她的哥哥們一樣,潛意識裏都認爲只有像自家父母那樣恩愛兩不疑的夫妻關係纔是最幸福、最恰當的,所以什麼俊秀侍從、臨時伴侶之類的,驚鴻一次都沒興過類似的念頭。

當然,這也與她於情之一字上尚且一竅不通有着很大關係。

兩人一路說說笑笑,用了大約一個半月的時間纔來到九尾妖狐一族在中央鈞天的族地。

中央鈞天不愧是號稱“九野之內最爲繁華安定”的一野,驚鴻和雲祁所過之處,平均每千里就會有一個大城,大城與大城之間更有無數小城和集鎮、村莊,人們生活的富足和安穩更是顯而易見。

驚鴻特意留心了生活在中央鈞天這片土地上的普通百姓的表情,結果自然是毫不意外地發現幾乎所有人臉上都洋溢着幸福、喜悅的笑容。

???W書W?W·KA?NSHU·

想到人們對黃龍一族的讚譽,驚鴻忍不住在心內暗道一聲“果然名不虛傳”。

雲祁和驚鴻的關注點不同,他更在意這片土地上那些操本土口音的修士。

他們人數衆多、裝備精良,且言談之間不自覺就會流露出他們對這片土地的歸屬感。

這還只是他們在途中遇到的普通修士,這些修士在中央鈞天只是末流。

真正能夠代表中央鈞天修士整體實力和平均實力的,是那些屬於帝族和一等家族、二等家族的精英修士,他們的境界都處於這些普通修士拍馬也難及的高度。

所以自從踏入中央鈞天之內,驚鴻和雲祁對中央鈞天的印象就只剩下了“兵強馬壯”和“繁榮昌盛”。

姬三哥和姬四哥一接到驚鴻的傳訊,立刻就帶着所有在家的晚輩一起迎到了姬家那扇古樸厚重的石門外頭。

這還是驚鴻第一次來到妖狐一族在大羅天上的領地,所以她對這裏的一切都充滿了好奇,雖然已經來到了大門外,但她卻並沒有急着進到裏面去。

她先是揹着手默默打量了一番彷彿延伸到了無限遠處的結實圍牆和那兩扇大到離譜、且刻着神祕花紋的青色石門,然後又緩緩將視線移到了大開的石門內那些正用好奇和警惕的目光看着她的同族身上。

他們在面對她的時候沒有見到同族的喜悅和友善,不過驚鴻對此早有心理準備誰讓她現在只是個包裹着人類殼子的陌生女子呢。

他們跟她不熟,也無法在她身上感受到相同血脈引起的共鳴,他們要是不防範她,她纔會覺得意外的不得了。

“小妹!”姬三哥和姬四哥人還在距離門口很遠的地方,但兩人帶着滿滿的欣喜和激動的聲音卻先一步傳到了驚鴻的耳朵裏。

驚鴻含笑朝兩人看去,“三哥、四哥,好久不見。”

說話間,姬三哥和姬四哥已經幾個起落來到了驚鴻和雲祁面前。

久別重逢,衆人的歡喜自不必提。

驚鴻與姬三哥、姬四哥互相問候了一番之後,又忙把一直含笑站在她身後的雲祁介紹給姬三哥和姬四哥。

姬三哥和姬四哥雖然沒有見過雲祁,但對他的諸多事情卻都已經調查了個底兒掉。

敢打他家小妹的主意,哼哼……

兩位輕度妹控的兄長大人表示一定要讓這毛頭小子知道知道自己的厲害。

雲祁恭謹的見了禮,姬三哥和姬四哥熱情的與他寒暄幾句,只是這兄弟倆的那笑容,雲祁怎麼看怎麼覺得對方不懷好意。

他忙迅速地深刻反思了一番,但卻怎麼想都沒有想出自己到底哪裏得罪了對方。

總裁難纏,老婆從了吧 鬱悶的看一眼笑面虎似的姬家兄弟,一頭霧水的雲祁只好暫且先將自己的疑惑藏在心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