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話終於有了一些效果,三個保安從外面衝進來,挽起袖子遲疑地看了看自己的直接領周經理,就想動手。

可是寧成只是輕摸淡寫地看了看他們,就讓這些保安腳下一停,生生止住了腳步。

就是那麼隨便的在人群中看了你一眼,就讓這些保安終生難忘。

那是一種好像沒有絲毫溫度的眼神,三個保安覺得,自己那一刻好像沒有穿衣服一樣,赤果果地暴躁在這個年輕人面前。

而且還從心底里滲上一股無比恐慌的感覺,生不出半點抗拒的意思。

其中一個年輕一點的保安更是嚇的一哆嗦,手裡的橡皮棍當一下,掉在了地上。

「混賬!廢物!公司養你們還不如養一群豬,豬好歹能殺了吃肉,你們呢?哼!」趙志平見狀大怒,抓起地上的橡皮棍,不加思索地朝寧成的腦袋上狠狠地砸去。

小子,雖然你會兩下子戲法兒,但這橡皮棍別看外表軟軟的,內里卻是鋼鐵實心,不打你個滿臉花老子不姓趙!

趙志平氣急蒙心,眼睛里冒著凶光朝寧成撲去,手裡的橡皮棍帶了風聲,台下的美客隆員工們有些不忍地掩住了眼。

這個年輕人也真是的,跑這裡開什麼玩笑,這下好了吧,這一棍下去,恐怕是要住進醫院了吧。

而且趙志平肯定會說是正當防衛,這也似乎能圓的過去,畢竟這裡是美客隆的地盤,寧成算是上門鬧事的不法分子。

果不其然,台上響起一聲悶響,中間還夾雜著男人的哼叫聲。

可是大家定睛一看,倒在地上的人卻不是寧成,而是剛才揮著鐵棍氣勢洶洶的趙志平。

只見他四腳八叉坐在地板上,一臉難以置信地瞪著寧成,那隻手上鮮血淋漓。

會議室里頓時一陣椅子摩擦地板的聲音,大家的身體都離開座位,站直了伸著脖子朝台上望去,有的好事之人還掏出手機錄像,準備發給有事沒能來參會的同事。

「瞧瞧吧,趙志平今天栽跟頭了,讓人當場揍了!」

「惡有惡報,想不到這小子還挺狠啊,這下他可要倒霉了,柳總還站在那裡,這不是打咱們柳總的臉嗎?」

「哎你們猜猜,柳總會怎麼處置這小子?打一頓交給警察,還是關進小黑屋三天三夜不讓出來?」

一時間公司的員工群里聊的熱火朝天。

有柳文石在場,大家不敢當面說話,可是擋不住手指在鍵盤上滑動啊。這種內部群里沒有柳文石更沒有趙志平,純屬大家私下裡吐槽發泄的好場所。

「你敢打人?」趙志平狠狠地看著寧成,片刻之後放聲大叫起來:「來人啊,殺人啦,家潤發公司的人上門鬧事啦,還有沒有王……呃……」

隨著寧成的一個動作,趙志平頓時像一隻泄了氣的皮球一樣,軟軟地坐在了地上,不敢再多說一個字。

「當!」寧成把彎成九十度的鐵芯橡皮棍隨手扔在地上,輕笑看著趙志平:「叫啊,你怎麼不叫了?剛才不是叫的挺歡實么,現在怎麼沒聲音了?」

「我,我不跟你這種混人一般見識!」趙志平扭過面孔,把目光投向神色奇怪的柳文石:「柳總,你要為我做個公道!寧成這樣來公司鬧事,我個人受點傷倒是沒什麼,可這事要是傳出去,丟的可是你柳總的臉面!」

Moba之職業主播 「臉面?」柳文石臉上一抽抽,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心裡則是把趙志平的十代祖宗罵了個遍。

老子的臉面值個屁啊,差點死了的人,你跟我談什麼臉面?

不過寧成沒有說話,柳文石也不敢率先開口說些什麼。

「公道?」寧成輕輕笑了。

你這種吃裡扒外兒狼子野心的人,也配談公道?

明明是你拿著棍子要敲小爺的好不好?現在倒成了受害者?

他十分厭惡地揮了揮手:「行了,我不想看到你,滾出去吧!」說著朝柳文石點了點頭。

柳文石如釋重負地長出一口氣,兩步走到台上,沖著趙志平冷聲說道:「趙志平,你趕緊給我下去,別在這裡丟人現眼!」 「我……柳總你……」趙志平看著柳文石,張口結舌。

自己再不濟,也是你柳文石現在的一桿槍啊,你指哪我打哪,怎麼會這麼對我?

尤其是最近,為了打敗家潤發,我可是鞍前馬後張羅的夠嗆,兩條腿都快跑細了,就落得個這麼個結果?

想不通啊想不通!柳總你可不能過河拆橋啊!

想到這裡,趙志平的眼神里無比的幽怨。

不過他還是乖乖地爬起來坐到了台下的第一排,同時捂著受傷的手,狠狠地朝寧成看了一眼。

小子別高興的太早,柳總一定會把你收拾的服服貼貼的,到時候看我趙志平不弄死你!

還有安芷你這個臭不要臉的女人,見了小白臉就把老子一腳踢開,小狼狗好用是吧,也不怕捅死你!

「正巧大家都在,那我宣布一個事情!」柳文石站在主席台上,迎著下面自己的一眾下屬,深吸了一口氣,咬著牙說道:「本公司從即日起,由安芷小姐進行獨家收購,未來美客隆的一切事宜,都由安芷小姐進行全權處理!下面,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安芷小姐入主美客隆超市集團!」

柳文石率先拍起了巴掌,但是台下的掌聲卻極為稀疏。

不是大家不想拍,而是這個結果,太出人意料,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什麼情況,我的天!」台下美客隆的員工們都驚呆了,簡直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家潤發的安芷竟然收購了美客隆?柳總你沒開玩笑吧?

安芷什麼斤兩我們還不知道嗎,她哪買得起美客隆?

不過短暫的驚訝和冷場過後,台下便響起了陣陣掌聲。

疑惑先放到一邊,在新老闆面前表態才是最重要的。

一朝天子一朝臣,萬一在安總面前留下個深刻印象呢?

但是唯獨有一個人沒有鼓掌,他只是獃獃地坐在那裡,似乎沒有了知覺。

「這怎麼可能?開什麼玩笑!」趙志平只感覺自己心頭有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被四萬隻馬蹄踏過的心臟一陣陣抽搐,生疼。

安芷竟然又成了自己的老闆!

自己從家潤發「叛逃」出來,本以為從此以後可以天高任鳥飛,在柳文石的器重之下干一番大事業,狠狠地報復一下安芷。可是沒想到,風水輪流轉,似乎又回到了原點。

不不不,這哪能和原點比?可能嗎,他趙志平現在可是家潤發員工眼裡的罪人,大家恨不得喝光他的血!

趙志平一個激靈從座位上彈起來,幾步邁上台擠出一個微笑,沖著安芷熱情地伸出了手。

「我就說嘛,安總年輕有為,絕對是省城商界的半邊天!本來就想著替安總先來探一探路,熟悉一下美客隆這邊的情況,也方便咱們家潤發以後的發展,現在看來,我的眼光還是不錯的,安總你說對吧!哈哈,哈哈!」

場中的氛圍氣氛頓時很奇怪,安芷漂亮的眼睛盯著趙志平,想笑又強忍著的樣子。

台下則是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眾人都在心裡朝著趙志平伸出大拇指。

哥們兒,服了!

論不要臉,你排第二的話,這省城裡恐怕沒人敢排第一啊!

人怎麼就能無恥到這個地步呢?你可是成天把安芷和家潤發罵在嘴邊的,現在可倒好,搖身一變成為了光榮的先驅者?

這個操作簡直太溜了啊!

「我說趙志平,你要點臉行不?」孫修蘭終於忍不住了,指著趙志平怒聲喝道。

「孫總你別激動嘛,咱們有話好好說……」趙志平還想說些什麼,卻被站起來的寧成打斷了。

「本來我是不想說什麼的,但是不得不說了!」

「我代表安芷董事長宣布一個事情:從現在起,從美客隆公司將趙志平除名!」

「姓趙的,你現在給我出去,別出現在我的視線里!」

「你憑什麼趕我出去,你算哪根蔥?」趙志平跳起來大喊大叫,安芷卻是一句話堵死了他:「寧總的話就是我的意思,趙先生,請你立刻馬上出去,一秒鐘也不要停留,你在這裡,我感到噁心!」

「柳總,柳總你說句話啊,我以後跟你混好不好,我趙某人可是名校的高材生,經營管理上的天才人物!」趙志平臉色發白地去抱柳文石的大腿,卻被對方一臉厭惡地推開。

「滾遠點!保安呢,還愣著幹什麼?」柳文石一揮手,剛才衝進來的三個保安立即架起一團軟泥一樣的趙志平,飛快地走了出去,會議室外的哭叫聲由近到遠,慢慢微不可聞。

作為保安,這點眼力勁還是要有的。趙志平這種人,早就該從這裡出去了,何況新老闆還這麼討厭他?

「寧先生,安總,美客隆這邊的事情我就交代完了,另外那個趙志平我已經放出話去,省城沒有一家公司敢去聘用他,這小子就等著失業在家坐吃山空吧!」走出美客隆大門,柳文石長出一口氣說道。

「柳總有心了,這樣吧,明天我到你家去一趟,瞧瞧柳大少的病情,你把地址發給我!」寧成看著背後的美客隆總部,微笑說道。

入主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開人,除了趙志平以外,還有當初那個跟自己做對的包昆,和超市生鮮區的負責人劉萍,這一對狗男女是呆不下去了。

至於這新的超市經理,寧成倒是有了初步的人選。

「怎麼能勞動您親自上門呢,我派車過去接您!」柳文石心中苦笑,這位還是個愛開玩笑的主兒。我家在哪你不知道嗎,敢情那一晚上的折騰不是你搞出來的?

與安芷和孫修蘭分開,寧成剛要回自己的柳成菜店,卻被人在前面擋住了去路。

「寧桑,你知道武井先生這幾天去哪了么?」西田奈美臉上有些苦笑,定定地看著寧成問道。

自打那天以後,武井杏就像是從她的視野里消失了一樣,再也找不到人了。

這讓西田奈美很是不解,又有些心酸。

武井先生你能不能矜持一點兒? 「嗯,這個……」寧成有些微微發暈,老臉一紅。

怎麼說呢?武井杏這幾天幾乎天天在自己身上,賴著就是不走。

武井杏本來是自告奮勇地在菜店工作的,可是……上了一天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不是因為別的,而是那些顧客實在是太熱情了。

拉著武井杏照相,問這問那,有個大媽甚至一個勁的把自己兒子的照片往她手裡塞。

「多俊的閨女啊,我兒子是留洋的博士,在世界500強公司工作呢,你要不要看看?」

武井杏哭笑不得,想要發火又強忍下來,這可是仙師的公司,自己不能放肆。

區別於陶晶的小家碧玉,武井杏的容貌嫵媚中帶著些許清冷,既有沃桑人國傳統女性的那種素雅溫順,又因為長期修鍊的關係,平添了一些霸氣。

這樣一個漂亮的女子站在那裡,任何人都會心動。

雖然沒有小混混來動舒適歪心思,但就是這些熱情的顧客,也讓武井杏有些招架不過來。

菜店門口甚至排起了長隊,只為一睹這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店員的風采。

寧成只好收起讓武井杏當自己店員的心思,但是這麼一個大活人放在哪裡也不合適,於是寧成的黑石裡面,便有了一個常住的客人。

除了上廁所需要出來之外,武井杏恨不得一直呆在這個神秘而又靈氣充沛的空間裡面。

甚至晚上也呆在裡面,寧成怎麼喊也不出來。

寧成在外面睡,武井杏在裡面睡,兩個人之間,就隔了一塊黑石。

這讓寧成哭笑不得,但也沒有辦法。

誰讓這個武老師是個好武成痴的傢伙呢?

超級兵王混都市 「這個,那個,西田小姐,事情其實不是你想的那樣子的……」寧成想解釋一下。

西田奈美根本沒給他這個機會,美目一眨道:「寧成君並不需要解釋,只要武井先生過的好就行了,拜託你轉告一聲,我要回沃桑了!」

「啊,這麼快就走了么,不再多呆幾天?」寧成愣了愣說道。

西田奈美露出一絲苦笑:「不瞞寧成君,家裡出了些事情,需要我立刻趕回去。」

想對寧成再說些什麼,西田奈美欲言又止。

剛剛接到自己手下牧春子從沃桑國內打來的電話,西田株式會社發生巨變,自己的父親西田章被一幫來歷不明的人劫持,而且對方還提出了一些匪夷所思的條件。

這讓西田奈美憂心沖沖,急切地想找到武井杏商量一下對策。

她雖然一向麻利潑辣,但遇上這種大事,也是一時亂了方寸。

「家裡出事?」寧成似乎明白了什麼,點頭道:「你稍等一下,我去去就來!」

說著身子一轉,飛快地衝進了旁邊一條僻靜的小路。

「快出來!」隨著寧成心念一動,武井杏的身影緩緩地出現在面前。

「仙師,有什麼事情嗎,我正在運氣……」武井杏長長地伸了一個懶腰,修長的腰身曲線就那麼大喇喇地暴露在寧成面前,看的他暗暗吞咽了一下口水。

這娘們,最近越來越膽子大了,老是這麼明目張胆的勾搭自己。

哼哼,就不怕本仙師一個色心大發,把你在黑石裡面正法了么?

「西田家裡出事了,好像很著急的樣子,你還是跟她回去看看吧!」

「什麼?」武井杏神色一凜,一股凌厲的氣息透體而出。寧成微微一笑,看來黑石空間果然沒白呆,這幾天武井杏的功力大有長進。

怪不得老躲在裡面不出來呢,換了誰也會賴著不走吧。

看著武井杏跟在寧成的身後走出來,西田奈美大為吃驚。

「武井先生,您這是?」

這是鬧的哪出哇,說曹操曹操就到?還是本來就躲在這裡偶遇?西田奈美想破了頭也想不出來。

武井杏有些歉然地說道:「奈美小姐,這幾天我在潛心修鍊,所以聯繫不到。西田家族需要我的幫助嗎?」

人家好吃好喝的請自己來對付仙師,自己卻臨陣倒戈成了仙師的迷妹,這似乎有些說不過去。

「父親被人綁架,我懷疑是哥哥做的……」終於等到武井杏的出現,西田奈美心裡有了依靠。

雖然對著寧成一個外人說這些有些不合適,但是事情緊急,容不得多想。

「什麼?西田章?他這是瘋了嗎,怎麼會做出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武井杏柳眉一豎,有些難以置信。

在她的印象中,西田章就是一個浪蕩公子哥兒,好吃懶做腹內空空的那種二代,應該不會參與這種可惡的事情。

西田奈美幽幽一嘆:「我也不相信會是哥哥,但是牧春子親口對我說,那幾個綁架者的身手他很熟悉,是淺野洋田的手下,而最近淺野頻頻出現在哥哥的家裡,最重要的是,淺野背後的另一家會社是我們西田家族的強硬競爭對手,這些線索聯到一起,讓人不得不相信啊……」

禍起蕭牆,家中生變,這是讓人最為悲哀的事情。外界的壓力總有個抵抗的辦法,可是出自身邊親人的刀尖,卻總是讓人防不勝防。

西田奈美的臉上現出悲戚之意,眼睛里泛著淚花。

「淺野洋田?這個該死的傢伙,他又要興風作浪了么?」提起這個名字,武井杏心裡的怒意頓時滔滔萬丈。

「這個人很厲害么?」一直沒有出聲的寧成很好奇地發話問道。

這些沃桑人還真是能折騰啊,自己斗自己。

「仙……寧先生,這個淺野洋田,是沃桑國最大修真門派『八歧院』的頭號高手,而且他就是當初殺害我師父滿門的直接兇手!這個仇不共戴天!寧先生,武井當面向您辭行,如果這次能夠僥倖不死的話,我一定會回來!」武井杏毅然決然地咬著牙說道。

報仇已經成了武井杏心中最大的執念,前幾年因為自己功力不夠,不敢貿然上門只好躲在深山修鍊。雖然頂著忍術第一人的名頭,武井杏還是深知,自己的這些修為,遇上淺野洋田這種內力深厚的修真者,只有找死的份兒。

可是如今不一樣了,經過幾天黑石空間的奇遇,突破七忍之境的武井杏,有信心和淺野洋田搏上一搏。 「好吧,祝你們一路順風!」

寧成想了想掏出兩瓶神水扔給了武井杏:「留個紀念吧,歡迎再來華夏!」

短短几天的相處,這位武老師雖然有時候愛武如痴,但總歸是很養眼的。

而且一口一個仙師叫著,自己也挺有成就感不是?

「多謝仙師!」武井杏激動之下,竟然忘記了寧成的囑咐。不過看他並不在意的樣子,心裡暗暗鬆了口氣。

西田奈美卻是沒有注意到武井杏的異狀,目中帶淚地看了看寧成,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又幽幽一嘆轉過了身子。

還能說什麼呢,此去水遠山高,不知道還能不能再來到這個神秘而美麗的國度,再見到這個讓自己魂縈夢繞的男子。

要是父親有什麼三長兩短,西田奈美真不知道自己會怎麼面對這個結果。

寧成見了她這樣的眼神,心裡驀名一痛。

自己似乎和西田奈美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不過是一些生意上的競爭。

更不用說當初在雲泉市的展覽館里,發生的那些說不清道不明的事情。

倒是那個叫西田章的小子,最初一看就不是什麼好鳥兒。

現在竟然還綁架自己的老爹,這還是人乾的事情么?

不行不行,這事我得管管!

「嗯,你們等一下,不知道現在出國有什麼手續沒有?我沒辦過這個,所以想問一下……」寧成支吾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