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雷子軒一聽,眼前一亮,急忙說道:「沒錯,就算是你們曾家也要講個道理吧?可是他們先動的手,在你們曾家店鋪客人被打,你們曾家就不給個說法嗎?」

小夥子頓時不知道說什麼了。

確實是這樣,是那個女孩先動的手,雖然是雷子軒幾人的不對,但是他們並沒有先動手呀。

可是話說回來,如果不是他們幾位侮辱了那位姑娘,她也不會動手。

一時間,小夥子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顧銘淡淡一笑,開口道:「既然是曾家的店鋪,那就沒什麼事了,出了事算我的!」

「算你的?」雷子軒一聽,大笑起來:「小子,你以為你是誰呀,你是顧神尊嗎?別說是在西北,就是在整個華國武道界,也就只有顧神尊才有資格這麼說話!」

「還真讓你說對了,我就是顧銘!」顧銘微微一笑。

「媽的,你要是顧銘,老子還是你爸爸呢!」猴子嘲諷的笑道。

頓時,整個玉器店內,突然寒冷起來。

那冰冷的寒意,刺入骨頭,冷的雷子軒幾人渾身的抖。

「找死!」

下一秒,顧銘的身影便出現在猴子面前,一把將其舉起,死死的掐著他的肚子。

「你馬上放開猴子,否則我把你大卸八塊!」雷子軒怒視著顧銘。

雷萬這時動了,直接地一聲怒喝朝著顧免沖了過來,試圖救下猴子。

「哼!」

顧銘一聲冷哼,扭過頭來,冰冷的目光中,突然紅光閃動,龍火金瞳毀滅技能瞬間釋放。

下一刻,雷萬便消失在空氣中,無影無蹤。

「人呢?」

雷子軒和其餘幾個人全部愣住了。

他們的第一想法就是雷萬逃了,把他們全部拋棄了。

「你想也沒有必要再活著了!」

顧銘陰冷的說道,隨後手指用力一掐,直接掐斷了猴子的脖子。

猴子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因為什麼死的。

眼中充滿了不甘與疑惑。

顧銘隨手一扔,直接砸向雷子軒等人。

砰!

頓時,他們被猴子的屍體砸飛出去。

「啊,死了!猴子死了!」一個膽小的,大聲叫喊起來。

雷子軒皺著眉頭,身體也開始顫抖,驚恐的看著顧銘。

枕上豪門:腹黑老公難伺候 自己的人死了,怎麼可能就這麼算了。

從地上爬起來后,指著顧銘大聲叫囂道:「小子,你有種別走,在這裡等著我們!」

說完,讓人背起猴子的屍體,快速跑掉。 「幾位,我看你們還是快走吧?雷家絕不會放過你們的!」小夥子上前,擔憂的勸阻。

顧銘冷笑,淡淡的搖頭,「沒關係,不就是雷家嗎?大不了,就平了他。給我找把椅子過來,我就在門口等他們!」

「這……」

小夥子看顧銘態度堅決,本想再勸解的話咽了回去。

人家自己找死,自己瞎管那閑事幹什麼?

既然他要椅子,那就給他搬一個,就當是他臨死前的最後一次享受坐著吧!

很快,小夥子搬來了一把靠椅,放在了門。

「先生,這是你相中的石頭,我看你喜歡,就送給了吧,算是臨別前的禮物吧!」

小夥子把靈石取來,遞給了顧銘。

臨別前的禮物?

顧銘一怔,隨即明白了小夥子的意思。

隨後哈哈大笑起來。

他並沒有生小夥子的氣,相反,反而感覺這個這到二十歲的小男孩十分有意思。

「你也是曾家的人嗎?」顧銘問道。

「是的,我叫曾華。只不過我年齡少,家不里讓我在這裡歷練一下,然後準備去別的地方,接管家族的產業!」小夥子說道。

「那小孩,你來,把這個給我拿出來看看!」

正當顧銘準備說話時,顧思雅把曾華叫了進去。

曾華真是搞不懂這三個人,馬上就要死到臨頭,竟然還有閑心買東西。

唉!

世界之大,真是無奇不有呀!

曾華嘆了一口氣,把顧思雅看中的玉器拿了出來,非常敬業的繼續介紹著玉器的來歷等信息。

大約十分鐘后,古風玉器店外,傳來了吵鬧聲。

曾華抬頭看去,不由的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看著門口顧銘無奈的搖了搖頭。

「子軒,你說的那個人在哪?殺了猴子,就連雷萬都不知道去了!」

「爺爺,就是他,就是門口坐著的那個小子!」

還沒走到古風玉器店,雷子軒便看見顧銘悠閑的坐在門口。

當看到顧銘時,雷子軒不由的冷笑起來。

曾華探頭看了一眼,頓時被嚇了一跳,雷家竟然來了四五十個人。

他們想幹什麼?

這是要向世人警告嗎?

顧銘淡淡的瞥了一眼,微微的冷笑。

來的人還不少,一個神話,十幾個化勁,暗中竟然還存在著一個半步神尊。

顧銘的不屑的神情,頓時引來雷子軒爺爺雷經國的憤怒。

竟然敢藐視雷家,真是不想活了。

「就是你打傷雷子軒等人,並且殺了猴子!」

雷經國怒瞪著雙眼,冰冷的盯著顧銘。

顧銘抬頭,掃了一眼,大概七八十歲的雷經國,淡淡的開口:「沒錯,是我!」

「小子,你很狂,你知道這麼和我雷經國說話的人,最後的結果是什麼吧?一個字死!」

雷經國聲如洪鐘,身體挺直,兩手緊握成拳,臉色更是無比的猙獰。

已經太久沒有人敢這麼和他說話了,上一個這麼和他說話的人好像已經死了十幾年了。

此時,雷經國感覺,是自己太久沒有出來走動了,已經有人把他給忘記了。

「你嗎?你還不是我的對手,把你們雷家的神尊叫來也不行!我勸你們還是快走,如果真的惹怒我,我平了你們雷家!」顧銘淡淡開口,不屑的再次瞥了一眼雷經國。

「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雷經國一聽顧銘的話,頓時暴怒,大聲厲喝:「看來我們雷家要多出來走動走動了,否則什麼阿貓阿狗的都敢騎在我們頭上了。」

說話的同時,雷經國將靈力作用到了聲音中,聲音如雷,震耳欲聾!

許多人聽后,握著耳朵疼痛的叫喊起來。

「廢話真多,你要是想找謔,就馬上出手,等打完你,改天我去你們雷家走一趟!」顧銘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看著顧銘那一副平淡無奇的樣子,雷經國有些傻眼了。

自己這招雷吼功可是用上了三成功力,別說是一個年輕小子,就是同級神話站在自己面前,也承受不住。

他為什麼沒有事?

「好!小子,這是你自己找死,今天就讓知道知道侮辱和挑釁我們雷家的下場!」

雷經國大怒,直接朝著顧銘一掌劈了過去。

這一掌看似很慢又無力,可在即將接觸到顧銘時,掌變成拳,一股靈力從拳頭上釋放而出,沖著顧銘的面門砸去。

看到這一幕,雷家子弟無不叫好,頓時響起一陣喝彩聲。

「爺爺的功力又增進了!好,打的好!」雷子軒大笑。

「家主好樣的,雷波拳已經煉到大成,看那拳風,是多麼的有力!」

「哼,這就是挑釁我們雷家威嚴的後果。家主打斷他的四肢,讓他趴在地上學狗叫!」

雷家的子弟紛紛哈哈大笑,他們不用看便能想像到顧銘的下場。

一定是慘死當場。

而雷經國也沒有要留手的意思,這一拳可是用上了十層的力量,他要用顧銘的血來警告所有人,這就是得罪雷家的代價。

曾華見到這一幕頓時嚇的臉色蒼白,急忙沖著秦思雨和顧思雅說道:「快,你們快從後門走。否則,一切都來不及了!」

但是秦思雨和顧思雅不但沒有聽他的,反而跑到門口,站在那裡抱著胳膊,一副看戲的樣子。

氣的曾華心中直罵娘。

算了,既然他們自己找死,自己管那麼多幹什麼?

龍珠之鶴仙流崛起 只要雷家不進店裡一步,他們願意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曾華無奈的閉上了眼睛,他可不想看到顧銘慘死當場的慘樣。

「啊……」

一聲凄慘的叫聲響徹整條古玩街。

本來雷家就引來了許多人的圍觀,這一聲凄慘的叫聲,更是引來了許多人。

雷家子弟聽到那聲慘叫后,頓時放聲大笑。

「那小子的慘叫聲可是真好聽呀!」

「哈哈,家主太仁慈了,還是手下留情了!」

「這樣也好,可以讓那小子趴在地上學狗叫了!」

……

正當他們狂笑嘲諷之時,一條手臂衝天而起,頓時落到雷家子弟面前。

咦!這手臂上的衣服怎麼看著這麼眼熟呢?

好像和家主的衣服一樣呀!

家主?!

頓時所有雷家子弟全部愣住了,一個個驚恐的看向雷經國。

只見他的胳膊少了一隻,鮮血不停在向外噴著。 「啊!」

顧思雅哪裡見過這種場面,頓時嚇的驚慌失措,臉色蒼白,直接撲到了秦思雨的懷裡。

曾華聽到聲音后,立馬睜開眼睛,他以為雷家人進店來抓秦思雨和顧思雅了。

當看到眼前的一幕後,整個人瞬間傻眼了。

「這怎麼可能!那可是雷家家主呀,有著神話的實力,就這麼被扯掉一條胳膊了?」

曾華雖然不是武者,但是對西北各家的情況可是非常的了解。

此時,他一臉的不可置信,快速揉了揉眼睛,可結果還是一樣。

雷經國確實少了一條胳膊。

頓時,不由的驚恐的看向顧銘。

難道他是半步神話?

不可能,他那麼年輕怎麼可能是半步……

等等!

這麼年輕,輕鬆扯掉神話的胳膊!

難道是他!

想到那個人的名字后,曾華臉上閃動著激動與驚訝。

他是顧銘,他就是顧神尊!

天呀,自己剛才都幹了什麼?怎麼就沒想起來呢。

急忙掏出手機,翻出顧銘的照片與本人對比后,曾華更加激動了。

火影之春野櫻的豪傑物語 同時,憐憫的目光看向了雷家人,心裡默默的替他們祈禱著。

希望他們不要把顧神尊得罪的太恨,否則,雷家真的要被夷為平地了。

「我說過你不行的!」

神一般的劍客 顧銘淡淡的瞥了一眼雷經國。

雷經國臉色蒼白,快速封住斷臂傷口,一臉恐懼的看著顧銘。

「你是誰?」雷經國意識到雷家得罪了一個非常強大的人,心中恨不得直接拍死雷子軒。

「我是誰?難道雷子軒沒告訴你嗎?」顧銘扭頭看向人群中,早已嚇得渾身發抖的雷子軒。

「雷子軒,他是誰,你為什麼沒有告訴我?」雷經國大喝。

雷子軒頓時嚇坐在地上,驚恐的看著爺爺雷經國。

腦海里回想著自己和顧銘所說過的每一句話。

「爺爺,他沒告訴我他是誰呀,我說你想平了我們雷家,難道你是顧銘嗎?隨後,他說他就是顧銘!」

「什麼?」

雷經國頓時大驚。

是呀,放眼整個華國武道界,又有誰有這個本事呢。

而且還這麼年輕!

驚恐的目光不由的看向顧銘,身體開始顫抖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