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顧北風等人也沒有注意到楊嘯剛才做了什麼記號,只得隨便拿了一塊石頭,仔細看看,放在地面上。

大家的石頭似乎都沒有什麼記號,唯獨福建王者池林的石塊翻過來之後,上面有一道明顯的凹痕,那是楊嘯剛用指力刻上去的。

「好吧,池林運氣好,池林和趙本領跟我回去基地。」

池林內心很興奮,很想跳起來叫嚷幾句,但是看到顧北風等人表情沉悶,強壓著興奮,說道:

「唉,我今天運氣好,要不,我讓誰?反正我在這兒也習慣了。」

「池林,你小子就別說風涼話了,是你的運氣,我們也不好意思搶。」

顧北風說道。

楊嘯拍拍顧北風和杜天行的肩膀,說道:

「這裡的兄弟們就靠你們倆照顧了,我會關照羅隊長照顧你們的,每天讓他帶一頭怪獸的屍體給你們補充進化能源,大家堅持一下,我們的未來還是有希望的。」

眾人點點頭。

杜天行說道:

「楊嘯,你在基地要小心點,我們這兒倒是很簡單,就是挖礦而已,你放心好了。」

楊嘯等人一起出了礦洞,楊嘯帶著池林和趙本領登上飛船,和戴維一起返回了基地。

杜天行等人分成兩個小組,繼續挖礦,不過,現在,大家內心都有了希望,情緒好了很多。

至少,上面有自己人啊!

……

當天晚上,基地的圍棋選拔賽繼續進行。

經過昨天的淘汰賽,今晚還有17人進入淘汰賽。

「17人怎麼比賽,昨晚誰抽籤單著了?」

「昨晚羅隊長真是厲害啊,一場比賽贏了猶里一億金幣,這都不用參加紫源星的圍棋大賽了。」

「聽說最後站長大人說和,只陪了五千萬金幣。」

「羅隊長以前的棋藝那麼渣,怎麼突然這幾天就變厲害了?有什麼訣竅嗎?」

「你們還不知道嗎?聽說,羅隊長手下有個礦工,是來自地球的圍棋高手,羅隊長每天都跟他下棋,所以進步神速啊。」

「那個猶里也是每天都跟著他下棋,進步比羅隊長還厲害,怎麼就輸給他了呢?」

「那個地球人傳給了羅隊長絕招唄。」

「你們說的那個地球人說誰?」

「就是羅隊長每天晚上帶回基地的那個青年,羅猛將自己的房間都讓給了他單獨居住。」

「啊,是門口那個人嗎?」

大家扭頭往門口望去,只見站長大人帶著一個年輕人走入了大廳。

大廳內的議論聲立即安靜下來。

所有大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戴維身邊的那個年輕人身上。

戴維掃了大家一眼,朗聲說道:

「我來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師傅!」

嗡!

所有人感覺腦袋要爆炸了一般,目瞪口呆地看著戴維和楊嘯。

(感謝書友夢在天堂有你打上100起點幣,多謝大家支持。) 戴維拜楊嘯為師傅的事情,只有羅猛一人知道,在站長大人沒有親口宣布之前,他自然不會多嘴。

其餘的人真是被戴維給驚到了。

楊嘯跟隨羅猛在基地休息也有一段時間了,很多都算是見過楊嘯,有些臉熟,也都知道楊嘯是羅猛手下的一名礦工。

現在戴維告訴大家,他拜了一位礦工為師傅?

站長大人這是逗我們玩嗎?他要學習怎樣挖礦不成?

當然了,既然戴維說楊嘯說師傅,那就說師傅。

戴維看到大家驚訝的神情,也在意料之中,微微一笑,再次介紹道:

「從今天起,楊師就是我的師傅,你們日後對楊師可要尊重一些,否則,那就是不給我戴某人面子了。」

眾人在懵逼了一下之後,有些機靈的人先反應過來,對著楊嘯鞠躬道:

「拜見楊師!」

「拜見楊師!」

「恭喜站長大人遇見了名師。」

(當然,說這話的人也不知道楊嘯是怎麼成為戴維的師傅的,更不知道楊嘯到底在哪方面出色,能夠做戴維的師傅。)

……

眾人一片恭維之聲。

楊嘯也對大家微笑點頭,算是回應。

戴維對大家擺擺手,眾人安靜下來。

「嗯,昨天比賽之後好剩餘17人,今天繼續進行比賽,對了,我今天參賽,這樣就是18人,昨天羅隊長打敗猶里之後,沒有參加抽籤,成為了17人中單下來的一位,正好,就和我對戰好了。」

羅猛站在人群裡面,聽到這話之後,差點沒有當場暈過去。

尼瑪,老子就知道沒有好事啊,怎麼感覺這眼皮一直不停跳,站長大人和我對戰,我還戰啥?別說我了,就算啥其他人也都是給陪襯了。

大家立即將可憐的目光望向羅猛,哈哈大笑。

羅猛苦笑道:

「站長大人,我能夠主動認輸不?」

「不行,比賽嗎,重在參與,因為我突然參賽,打破了大家原先的賽程,這樣吧,能夠最後進入決賽和我對戰的人,就可以獲得200萬晶幣,這一輪比賽獲勝的其餘8人,每個可以獲得10萬晶幣的獎勵,如何?」

錢不多,但是意識一下,也算是給大家一個彩頭。

大廳內頓時一片掌聲和叫好聲。

9對選手同時進行比賽。

羅猛和戴維對戰結果就不用問了,半個小時候,羅猛主動棄子認輸了,其餘的8對選手在經過了一個多小時激烈決戰之後,也都分出了勝負。

戴維陪著楊嘯觀看了其餘人的比賽,散場之後,戴維又單獨和楊嘯下了兩局,楊嘯順便給戴維講解了一些圍棋的問題,便告辭回去休息。

戴維給楊嘯重新安排了一個房間,在基地內部靠近戴維房間的隔壁。

楊嘯剛進入房間不久,正要靜下來修鍊一下基因改造功法,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打開一看,只見一個相貌比較端莊的女子站在門口。

楊嘯一愣,

「你是?」

「拜見楊師,站長大人安排我過來侍候楊師,以後,我的任務就是專門侍候楊師。」

女子微微一拜,隨即站直身體,胸口衣服微微敞開,露出一抹雪白,高聳堅挺,風姿卓越,身上幽香陣陣,透露出一股誘惑。

楊嘯自然明白了什麼意思,淡淡一笑,說道:

「姑娘請回吧,我一個人自由慣了,不習慣別人侍候。」

說完,楊嘯就要關門。

那女子趕緊一手放在門邊,急切地說道:

「楊師慢著,可否讓我進來說說?」

說完,眼神中流露出懇切的神情。

楊嘯猶豫了一下,點點頭。

女子立即跨入楊嘯房間,隨手關上門。

「你有什麼話就趕緊說吧?」

「楊師,您可是嫌棄我長得醜陋?」

「不,你雖然不是國色天香,但是也算相貌標誌,百里挑一了。」

「可是嫌棄我身材不好?」

女子說著,雙眼看著楊嘯,酥胸微微一挺,雙手將上衣拉扯開來,露出了大片的雪白。

楊嘯趕緊身下莫名就起了反應,咽了一下口水,說道:

「姑娘珠圓玉潤,肌膚如雪,身材很好。」

「既然如此,那楊師還請收下我吧,就把我當著一個暖床的傭人好了。」

楊嘯楞了一下,說道:

「我都說過了,不習慣人侍候的,你請回去吧。」

女孩雙眼含淚,說道:

「我如果回去,恐怕馬上就會被處死了。」

「什麼?」

楊嘯大驚。

女子雙淚滑落,說道:

「您雙站長大人的老師,站長大人吩咐我過來侍候您,如果我完不成任務,回去極有可能遭受處罰。」

「那也不至於處死你吧?我親自去給站長大人說說就好了。」

女子立即拉著楊嘯的手,急切地說道:

「不可。」

「嗯?」

「您如果去找站長大人說此事,就更加顯得我沒有侍候好您,沒有完成任務,去年,我有一個姐妹,因為沒有侍候好站長大人的一個上級領導,被站長大人給殺了,求楊師垂憐。」

女子說完,直接跪在了楊嘯的面前。

楊嘯整個有些呆了。

雖然他也知道入鄉隨俗,不過,現在恐怕不是隨俗的問題,而是一個信任的問題。

戴維雖然拜自己為師學習圍棋,但是內心也是擔心楊嘯會有其他問題,只不過他求學心切,暫時將楊嘯的其他問題拋在了一邊。

許諾幫助楊嘯申請臨時身份證,送晶幣幫助楊嘯突破王級進化,現在又派美女過來,希望楊嘯可以墜落到溫柔窩裡,從而甘心跟隨在戴維的身邊,接受戴維的保護和物質供應,最好對戴維形成依賴關係。

楊嘯猶豫了一下,如果現在直接將這女子強行推出去,說不定還真害了人家,而且,自己這昂潔身自好的形象,立即就顯得另類不合群了。

一個不合群的人,是無法融入到他們的社會組織中的,也無法被對方真正接納。

楊嘯在基地生活了一段時間,對於這裡的人每晚找女子玩樂的事情早就知道了,羅猛也曾經說叫一個姑娘來陪他一晚,當時被楊嘯拒絕了。

楊嘯也知道自己這個所謂的師傅身份並不那麼牢靠,畢竟自己是從地球來的奴隸礦工,要想生存下去,就得融入他們的社會。

「好吧,你留下來。」

女子聽了,立即站起來抹了一下眼淚,

「多謝楊師成全,我叫利亞」

楊嘯房間裡面只有一張床,楊嘯本想趴桌子上睡一晚,可是一想到日後每天趴桌子也不是路啊,乾脆一起睡吧,只要穩住不動心就好。

兩人上床之後,分頭而睡。

半夜裡那女子悄然鑽到被子裡面,赤身抱著楊嘯,一雙手抓住楊嘯的龍根。

楊嘯正值血氣方剛的年齡,早就憋得難受了,尤其有了和秦雨的那一夜之歡,可謂食髓知味,內心思念不已,被利亞這樣一撩撥,哪裡還控制得住自己。

「尼瑪的,入鄉隨俗吧,日子長著呢,憋壞身了身體也不行啊。」

內心的節解開了,

當即翻過身來,提槍上馬。

(四更完) 利亞的身材,皮膚都算是上等,身上還帶著微微的幽香,對楊嘯這樣初經人事荷爾蒙分泌旺盛的青年來說,還是非常有誘惑力的。

一番纏綿之後,兩人趟在床上聊天。

利亞和露西都是來自伽馬星,不過,利亞新來不久,還沒有被基地的男人動過,連戴維自己也沒有碰過她。

戴維原本是想把她帶到殖民城,送給一位上司的。

那位上司一直負責幫助他聯絡殖民城的那位圍棋大師,類似地球上的明星的經紀人角色,大部分想要和大師下棋的人,都要通過他的聯絡來安排。

沒有他的聯絡,戴維想要和大師下一局棋都難。

那人有一個嗜好,喜歡漂亮的女人,而且最好是處女。

利亞就是戴維特意安排巫星的家人從殖民奴隸販賣市場買過來的,並加以打扮調教。

本來前段時間就要帶利亞過去送人的,卻沒有想到對方來信息,說著大師身體不好,暫時不能陪戴維下棋。

現在好了,楊嘯突然出現了,不僅圍棋的棋藝高,還順帶解決了戴維學習圍棋的瓶頸,戴維一想,乾脆將利亞送給楊嘯好了。

直男的特性都是共通的,沒有不喜歡美女的。

楊嘯在基地有戴維這個靠山,還有美女享受,應該是可以長久留在戴維的身邊。

戴維就是這麼想的。

利亞經過了特殊的培訓,對於勾人的嫵媚之術多少有些掌握。

想到姐妹們告訴她的,如果不能完成任務,就可能被處死,看到床上的楊嘯一旁裝睡,就只好主動過來撩撥楊嘯。

沒想到一下子就成功了。

乾柴烈火,一點就燃。

楊嘯突然對利亞所處的伽馬星很感興趣,每次和露西談論都只能是點到為止,但是身邊的這個女人應該不一樣。

兩人好歹有了親密接觸,即便利亞是戴維的間諜,多少也會對自己吐露一些心聲的。

「伽馬星的人都無法基因進化嗎?」

「是啊,我們都是普通人,不過,我們伽馬星科技比較達,有大量的工程師科技人才在為巫星服務。」

「既然你們科技達,還無法阻止巫星人的掠奪?」

「巫星不僅有高科技,更有恐怖的基因進化術,這些恐怖的基因進化能力在一定程度上,要越了科技的力量,

而且,我聽說,幾百年前,巫星人控制了我們伽馬星之後,就控制了所有的高科技武器,相當於把我們的裝備武器都解除了,我們手無寸鐵,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你是被抓來的嗎?」

「嗯,我們伽馬星的人都沒有自由,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隨時都有可能被巫星的人帶走,以前是直接的野蠻掠奪,見到人就直接抓走,甚至你在大馬路上走路,就會突然被人抓走,

現在巫星的人統治著我們伽馬星,每隔一段時間都會要求下面的人提供一定數量的奴隸給巫星,我們被帶到巫星之後,直接在人才市場被販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