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顧銘惱怒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就別怪我不客氣了,立馬把同事叫來,讓他們都知道你是如何算計的我。」

「別!!別喊,我讓你干,讓你干還不行嗎?」王艷死心道。

「真讓我干?」

顧銘反到猶豫了,剛才他是嚇唬王艷的,現在王艷答應,反到讓他有點不知所措。

「干吧!干吧!抓緊時間,別一會又有同事進來,又被發現了。」

王艷主動把牛仔褲退至大腿處,同時下去的還有一條黑色蕾絲形狀的小內。

換句話說,王艷已經做好準備,他可隨時提槍上馬。

「那個,一會怕是不行,我時間長,兩個小時。」

「兩個小時?吹什麼牛?最多十分鐘,你信嗎?」

「不信!!」

王艷一咬牙,把伸到王昊的要害位置,一碰,嚇了一跳,驚呼道:「這麼給力?」

這絕不是張勇可比的,王艷生出嘗一嘗滋味的念頭。

王艷摟上顧銘的脖子,想要嘗試。

顧銘往後退了一下,躲開了。

王艷道:「你幹嗎?躲什麼?」

顧銘:「……」 顧銘道:「不是我幹嘛,現在是我想問你想幹嘛,真來啊?」

王艷吐血道:「不是你想來的嗎?」

「我嚇唬你的。」顧銘誠實道。

「你……」

王艷那叫一個氣,褲子都脫了,告訴她是嚇唬她的,玩她呢?

王艷惱怒道:「剛才你怎麼想的我不管,我現在只問你一句,你是不是男人?」

「我是!!」

「那你不幹?」

「時間不允許啊!十分鐘真不行。況且,我等會還有事情。」

說著,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別接!!直接掛掉」王艷激動說。

「方雪找我,必須接。」

「那小浪蹄子找你幹什麼?也想讓你干?」

顧銘白眼道:「你以為誰都像你,說著說著就想來真的?」

王艷也不生氣,笑道:「對,我現在就想來真的,來不來?」

你的愛情有溫度 「不來,我還有事。」

顧銘推開王艷,接通了方雪的電話,得知方雪已經在公司外面等他,讓他馬上過去。

掛掉電話后,顧銘說:「我要走了。」

「真走啊?這你也捨得?」

「賺錢重要。」

「剛不是給了你一萬嘛,不值得你留下陪我。」

顧銘哼道:「一萬算個屁,我要出去賺大錢。」

「那你什麼時候來找我?」

顧銘:「……」

這是賴上他了?早知道就不嚇唬王艷,沒有痛快不說,還惹了一身騷。

「以後有機會再說吧!不過,前提是你不算計我,你要是算計我,我跟你沒完。」

「放心,人家現在可捨得算計你,還等著你好好疼人家呢。」

「這還差不多。」

得到滿意的答應,顧銘在王艷的糰子上狠狠捏了一把,這才快步離去。

……

「怎麼這麼慢?」

「哪裡慢了?接到你的電話我可是放下最重要的工作就來了。」

「你還有重要工作?」

方雪驚訝道:「你業績那麼差,手中有財力的客戶也沒有幾個,不是應該閑得慌嘛,怎麼會有重要工作?」

「我艹,方雪,你這也太瞧不起我了吧!」

「我從來都沒有瞧得起你過。」

正當顧銘準備發火的時候,方雪又說道:「不過,至從昨天,我發現,其實你也不是一無是處,還是有些本事的。今天,看你表現,你要是真能幫我把房賣出去,那我從此以後就真正的瞧得起你了。」

「行,我們走吧!讓你看看我的厲害,保管亮瞎你的鈦合金狗眼。」顧銘自通道。

方雪噘嘴道:「以前咋沒有發現你這麼能吹?現在大不一樣啊!!」

「以前那不是想低調嘛,可是低調了一段時候后,發現你們都快把我當邊緣人物,也是時候高調一下,證明我的存在。」

說著,兩人攔下了一輛計程車,直奔紫苑小區21棟1307號房。

一個小時后,兩人進入這裡。

房子屬於毛坯房,跟其它的毛坯房沒有兩樣,都是鋼筋混泥土結構。

但是,進入這裡后,就能感覺到一股燥熱,比外面還熱。

方雪額頭上冒出了細微的汗珠,忍不住把身上白色襯衣的紐扣解開了兩顆。

至從昨天遇到那樣的事情后,方雪的穿衣明顯保守了很多,長褲配長袖襯衣,現在熱得著不住。

白色內衣不安份的露出少許,深溝可望,顧銘忍不住瞄了一眼,方雪沒有在意,只是白了顧銘一眼。

昨天她身上,顧銘什麼地方沒看過?不止看過,還玩過,至於這樣嗎?

方雪喝道:「別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快說說,這房子你究竟有沒有辦法搞定。」

「別急,你總得讓我看一下吧!」

「那你看啊!看我幹嗎?不知道我時間很寶貴嗎?下午周董還要找我談話,我必須給她一個滿意的答覆,不能讓她失望。」

「行,我看!馬上看。」

凝神靜氣,慧眼開啟,凡人肉眼看不到的東西他清晰可見。

房屋在建築上沒有人任何問題,但是在房屋裡面,卻有一股如同火焰一般的氣流在流動。

顧銘感受了一下,發現燥熱正是這股火焰一般的氣流引起了,只要解決這個問題,房子的燥熱問題應該就解決了,再賣,無疑好賣了很多。

如何解決不是難事。

任何特殊氣流都不會無緣無故的產生,只有兩種可能,要麼人為,要麼是自然因素作怪。

剛才他看了,排除人為的可能性,只能是自然因素作怪。

換句講,這裡的風水有問題,所以才會產生這樣奇怪的現象。

而他的慧眼,還有一個功能就是可以改變一個地方的風水,面積越大,消耗的靈氣也就越多。

「不到一百平方的房子,應該消耗不了多少吧!」

顧銘決定試下。

念頭開始產生,絲絲肉眼不可見的靈氣從他的眼中射了出去,與火焰氣流碰撞后,消失於虛無之中。

一道!

兩道!!

火焰氣流開始逐漸減少,方雪驚奇的發現,室內的溫度開始在降低。

「降了降了,顧銘,你快看,室內溫度降了下來,比剛才低了好多。」方雪拉著顧銘的衣服道。

顧銘:「……」 這一拉,顧銘哪還能保持凝神的狀態,慧眼關閉,撲滅火焰的工作未能完成。

「你拉我幹什麼?」顧銘生氣道,要知道開啟慧眼時消耗的靈氣最多,看得越久越少,跟節能燈有異曲同工之妙。

「我不是把我的發現告訴你嘛,生什麼氣?再說,我只是拉你一下,你昨天還干我呢。我都沒有生氣,你生什麼氣?小氣鬼。」方雪嘟囔道。

「行、行、行,我的錯,我不應該生氣,那你能先出去一下嗎?順便聯繫客戶來看房,我把這裡弄一弄,把問題解決,房子肯定能賣出去。」

「行吧!」

等到方雪離開后,顧銘關上門,這才繼續開啟慧眼完成他剛才未完成的工作。

幾分鐘后,火焰氣流撲滅,房子的氣溫恢復正常,顧銘也是馬上關閉慧眼。

他可以把這裡的風水變得更好,更適合人居住,但他覺得沒有必要。

這套房子標價已經比其它房子低了不少,每平方少了兩千多,只要房子正常,不愁賣,沒有必要用慧眼改造風水,那樣純屬浪費。

估算了一下,靈氣消耗跟昨天買刮刮獎差不多,這還是在方雪搗亂的情況下,如果不搗亂,應該會少一點。

刮刮獎不確定的因素太高,運氣差點可能一分錢都中不了。

但是賣房子不一樣,提成是固定的,收益也不錯,到是一項不錯的收入來源。

而且,慧眼能夠改變風水,只要客戶大致滿意,他就可以使用慧眼略約改變一下風水,再次提升客戶的滿意度,成交率無疑更高。

房地產市場,他是大有可為啊!以後夢家的金牌銷售員,非他莫屬,連方雪都只能靠邊站。

哼著得意的小曲,顧銘打開門出去,方雪上前道:「問題解決了?」

「你進來感受一下就知道了。」

方雪進來,驚訝不已,這溫度,跟樓梯差不多,再無燥熱感。

「厲害啊!」

方雪看著顧銘,稱讚道。

顧銘意味深長道:「昨天你不是都領教過了嘛,用得著說?」

「德行!!」

「呵呵!!」

等一會,很無聊,顧銘問,「方雪,客戶什麼時候過來?」

方雪玩著手機道:「說的半個小時,鬼知道具體多久來,你又不是沒有遇到過客戶放你鴿子的事情。」

顧銘走到方雪身後道:「那我們干點有意思的事情?這樣乾等多無聊?」

方雪頭也不回道:「少來,我才不給你幹了呢,你要是無聊,自己弄去,我當什麼都沒有看到。」

星魂戰神 「最後一次!!」

顧銘摟上了方雪的柳腰,早上兩次未完成的戰鬥,讓他現在火很重。

有事情做的時候還覺得,這沒事情做了,感覺特別明顯。

「不行!!」方雪依然拒絕,說:「我昨天都說得很明白了,必須等你成為億萬富翁才行,那一天沒有到之前,你不能碰我,更不能纏著我,你答應了的,別當說話不算數的小人。」

「行吧!!」

顧銘把手放下說:「那你一個人在這裡慢慢等,我出去賺錢。」

「啊?」

方雪不淡定,轉身拉住顧銘的衣服說:「不許走,必須留下陪我一起等。你要是走了,萬一我又碰到歹人怎麼辦?難道你忍心看著我被人下藥,然後被人迷!奸?」

「沒這麼誇張,哪有那麼多壞人,再說,我昨天不是都給你說過了嘛,最近這段時間不會,你要相信我的判斷。」

「可你還說過,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發生了呢?我可不信你今天還能那麼及時救下我。」

「你這……」

顧銘無語道:「你這樣很浪費我時間的。」

「也沒多久啊!就一個上午而已,再說,這會你能去哪裡賺錢?等我把房子賣了,分你五萬,比你去外面兼職打零工強了萬倍。」

「啥?我去外面兼職打零工?」

「不是嗎?」

「肯定不是!!」

「那你怎麼賺錢?」

「去偷?去搶?」

「這錢來得到是比打零工快,但我估計以後也只能去牢里才能見到你了。」

顧銘:「……」

想了一下,顧銘道:「要不你跟我一起去?等客戶來了我們再上來?」

「去哪裡?」

「就小區外面那家彩票店。」

方雪難以置通道:「這就是你說的賺錢方法?」

「怎麼,不行嗎?我不偷不搶,靠運氣吃飯,這也要坐牢?」

「行、行、行,你愛幹什麼幹什麼,我管不著,我只是覺得你把心思放在彩票上,這輩子估計我都沒有希望成為你的情人。」

「別把話說得那麼絕對,等我哪天真中了大獎,洗乾淨等我。」

「行,只要你能中,我就洗乾淨等你,絕對食言。」

雖然不相信顧銘買彩票能夠中大獎,但方雪還是打算跟顧銘去看看,打發等待客戶這無聊的時間。

這是一個大店,比之柳秀眉的彩票店大了兩三倍,玩得人更多,種類更加豐富。

相應的,刮刮獎的數量也很多,全部被老闆放在一桌長方形的桌上,按照金額的大小,分成數堆,看中那張,就拿哪張,給了錢,就可以刮。

方雪進店吸引了不少人眼球,但是看到方雪身邊的顧銘,就覺得索然無味。

美女再好,那也是別人的,還不如安心弄彩票,只要能中大獎,什麼樣的美女都能得到,這是他們人生唯一的逆襲方式。

方雪把顧銘跟這些人歸為同一撥人,十分瞧不起,忍不住在顧銘耳畔嘀咕道:「與其把希望寄托在這個上面,還不如安心賣房,我覺得那樣你得到我的希望還有一點,這個沒有。」

顧銘微笑道:「房肯定要賣,但賣房等待客戶的同時,彩票也不能放棄,抓住一切時間,抓住一切機會賺錢才能更快實現我的目標,懂嗎?」

「我懂啊!我怎麼不懂?我不僅懂,還知道,你現在想得到我已經快走火入魔了,所以才想一朝暴富,抱得美人歸。」

「隨你怎麼說吧!你喜歡就好,但等會我選彩票的時候別跟我說話,我這人做事認真,容不得別人騷擾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