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秘書?」孟建設沒想到秦洛竟然會有這麼極品的秘書。這女人每一處都美,這臉蛋,這身材,這屁股,這舉手投足間的氣質,這說話時的語氣和眼神—–睡一晚少活一年都行啊。

「怎麼?不像?」厲傾城人精一樣的人物,自然知道這個看起來很沉穩的男人在想些什麼勾當。

「是有些不像。」孟建設矜持的笑著。「不過,秘書終究不是長遠之計。我在衛生系統還算有些能量,如果你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進入燕京市衛生廳工作。」

「衛生廳啊?」厲傾城一臉詫異的張大嘴巴。「不是說公務員很難考嗎?衛生廳這麼難進的部門,我真的可以進去?」

孟建設一臉驕傲的說道:「難考是當然的。—–考上了也不好進。當然,如果有關係的話,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你一定很有關係嘍?」厲傾城像是個不懂世事的小女孩兒的,一臉天真無邪的看著孟建設,滿臉崇拜的說道。

看到自己的話題引起了美人的注意,孟建設心裡暗喜,但是臉上卻不動聲色,說道:「還好吧。家父在衛生廳也算是個小頭頭。說話還是有些份量的。想要拉一個人進去,不是太為難的事情。」

「可是,我只有高中學歷怎麼辦?」厲傾城咬著嘴唇,一臉為難的說道。

她故意做出來的這幅誘人模樣讓孟建設全身酥麻發軟,他也顧不得考慮這件事情的麻煩程度了,打著包票說道:「放心吧。你就是小學沒畢業,我也能想辦法把你給辦進去。」

「太好了。」厲傾城滿臉喜悅的說道。「我做夢都想當公務員呢。」

「是啊。總比你做秘書要強一些。」孟建設點頭說道。

「可是,老闆要是不放人怎麼辦?」厲傾城有些擔憂的看向秦洛,說道。「你知道的。做為老闆的私人秘書—-要做很多事情。有事秘書干,沒事兒—–唉,老闆肯定不會同意讓我走的。」

孟建設義憤填膺,說道:「他憑什麼不讓你走?你又沒和他簽賣身條約?再說,就算簽了又怎麼樣?所有的賣身條約根本就是違法的。放心吧。這件事兒我會和他談的。」

「嗯。」 天才遊戲2探心 厲傾城認真的點頭。「你最好讓他把拖欠我的三個月工錢也全都給我結了。」

「一分錢都不會少。」孟建設說這句話的時候,心裡已經對秦洛充滿了怒氣。 327章、把它裝滿再說!

秦洛看到孟建設在和厲傾城在小聲嘀咕著什麼,也沒有多想什麼。畢竟,她對這個女人太過了解。如果她不願意,別的男人根本就別想佔到她的任何便宜。而如果她願意的話,她能夠把一個男人吞的連骨子渣子都不剩一點兒。他不認為這個自視甚高的男人會是厲妖精的對手。

厲傾城的對手應該是白破局應該是秦縱橫應該是自己這種級別的年輕俊傑,而不會是他。

秦洛招呼大家坐下,笑著解釋道:「年前就答應要請大家吃飯。結果總是有各種各樣的事情發生,一直拖到現在。我要向大家說聲抱歉,還請各位多多諒解。」

「神醫大哥啊,你不要這麼客氣啊。不然的話,我們會緊張的—–」一個戴著幅黑框眼鏡,脖子上系著格子圍巾的男人笑著說道。

「就是。名人就要有做名人的覺悟。你給我們道歉,會讓我們不自在的—-」

「對哦。我們知道你忙。你的每一件事迹我們都會關注,大家還會經常談到你呢—–呵呵,知道你前幾天又去雲滇解決了人面蚊病毒。神醫帥哥啊,你太厲害了。我崇拜你。」

「帥哥,飯後我們可以合個影嗎?我要掛在我們家客廳的牆上—–」

——

秦洛的和藹友善讓小敏的朋友們放鬆了矜持,大家七嘴八舌的議論著,氣氛立即就變的熱烈起來。孟建設想找個機會和秦洛談厲傾城的轉讓問題,可是一直找不到機會插嘴。

因此,把跟他一起來的這些夥伴也給恨上了。這些傢伙,怎麼廢話這麼多起來了?

好在他足夠聰明,選擇坐的位置是厲傾城的右邊,一直和厲傾城小聲的交談著,並不覺得時間是多麼的煎熬。

小敏是醫學院畢業,她的同學朋友也大多都是學醫的。所以,雖然大家是頭一回見面,但是也不會因為沒有話題導致冷場。

秦洛做為一名中醫,對醫學的研究還是極深的。對於別人提出來的各種問題,他都能夠解答出來,讓這些懷著各種問題而來的年輕男女受益非淺。他也從一個做醫藥銷售代表的年輕人口中聽到了醫院種種駭人聽聞的內幕。

孟建設終於找到了說話的機會,以權威的口吻笑著說道:「這些算什麼?我告訴你,從供貨價到零售價,波動幅度最小的也有近10倍,最大幅度可達50倍。一盒出廠價是五塊錢的葯,到了醫院可能就要賣五百—–那麼多人要吃要喝的,誰掏錢?當然是患者掏錢了。」

「這些錢最後都流到了哪兒?」秦洛問道。

孟建設瞥了秦洛一眼,有些鄙夷的說道:「你也算是名醫,難道就不明白其中的貓膩?哈哈,這樣的話,還真是夠失敗的。」

秦洛笑著問道:「知道不知道這個問題和做人失敗不失敗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了。因為醫生就是這利益鏈中最關鍵的一個環節。然後是主治醫生、科室主任、院領導、醫藥代表以及銷售公司—–相反,藥廠的利潤反而是最薄的。」

孟建設手裡拿著兩根筷子輕輕的敲擊著盤子,斜眼看著秦洛,說道:「難道秦老師就沒有從中得到什麼好處?」

聽到他的問題,小敏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其它幾個年輕男女臉色也有些不忿。

「建設,怎麼問這樣的問題?我們還是向秦老師請教醫學問題才好。他好博學哦。都難不倒他呢。」坐在他對面的陳婷笑著打圓場。

要是朋友之間聊一聊這樣的隱私問題,也無可厚非。畢竟,這是一個笑貧不笑娼的社會。很少有人把這種灰色收入當做一件非常恥辱的事情。

可是,他們和秦洛畢竟是第一天認識,並且也談不上密切。而且,秦洛大大小小也是個名人—–名人能夠隨隨便便告訴你這樣的問題答案嗎?

「沒關係。大家私下探討一下而已。」孟建設很有風度的對著劉佳笑笑。「再說,難道你們就不好奇嗎?」

「建設,秦老師的人品很好,不是你想的那種人。」小敏強忍著怒氣說道。

這些人大多都是她的朋友同學,他們的表現如何,關係著自己在秦洛眼中的觀感如何。如果他們說話口沒遮攔表情極差,秦洛因此生氣,自己也必然會受到牽連。

雖然她和孟建設是同學,但是,她心裡並不喜歡這個男人。他骨子裡極端驕傲,而且喜歡以自我為中心。無論走到哪兒,都希望自己是人群中的焦點。

之前她並沒有打算叫他過來的,可是他不知道從誰哪兒聽到這個消息,打電話說要一起過來看看太乙神針的傳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

同學一場,小敏也不好意思拒絕。想到不就是吃一頓飯而已嘛,難道還能出什麼亂子?

再說,他的家世不錯,同樣在衛生系統工作,關鍵時刻或許能夠幫上一些小忙。卻沒想到,他在秦洛面前會如此的咄咄逼人。

小敏不知道孟建設和厲傾城的對話內容,更不知道他已經著了厲妖精的道兒,所以,心裡還在為他的這種出格表現而生氣。

「人品?這年頭大家都不好意思談人品。」孟建設張狂的大笑。「難道秦老師敢說自己從來沒有收過這方面的回扣?」

秦洛笑著點了點頭,說道:「我確實沒收過。」

孟建設愣了愣,說道:「這句話太絕對了吧?」

「我以我的尊嚴發誓。」秦洛說道。

孟建設的臉色僵硬,過了一會兒,突然又大笑起來,說道:「我差點兒忘記了。秦老師是名中醫。中醫的話,是很少有收回扣的機會的。因為中成藥原本就少,而且使用的也不廣泛。再說,秦老師是學校的老師,也不在醫院上班,自然是沒有機會拿到這部份錢的。抱歉抱歉,是我犯了個大錯誤。讓大家看笑話了。」

秦洛眼神灼灼的盯著他,嘴角揚起一個好看的弧度,說道:「不是你犯錯誤讓人看笑話。而是因為你本身就是個笑話。」

「你—-」孟建設沒想到秦洛突然發難,一句話把他給刺得差點兒吐血。怒喝道:「表面上光鮮閃亮,骨子裡男盜女娼。就你這樣的人品,還被人稱為神醫?還被人捧作偶像?我呸你一臉。」

秦洛不怒反笑,問道:「那你覺得,什麼樣的人才能夠稱為偶像?」

「偶像?屁的偶像?人活著不就是那麼點兒破事兒?全都是為了錢而已。這個世界誰比誰高尚?再說,偶像有什麼了不起?就是一個屁。我今天可以讓你做偶像,明天就讓你名聲掃地,跟只人人喊打的瘋狗一樣。你信不信?」

秦洛搖了搖頭,說道:「我不信。我現在是偶像。以後是。一直都是。」

「真是天真。」孟建設冷笑。「你的前面不是沒有例子。多識時務一些。」

秦洛知道,他說的是張悟本陳大仙等人。那些人在沒出事前也被人捧上神壇,是各大媒體爭相報道的寵兒。可是,當他們出了事之後,便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我和他們不一樣。」秦洛說道。

「有什麼不一樣的?到了那一天,你發現其實人和人都一樣。」孟建設笑呵呵的說道。「還有件事兒要告訴你一聲。我給身邊的這位漂亮的小姐安排了一份工作,進衛生廳—–至於你的秘書一職,你另外找人吧。」

秦洛驚訝的看了厲傾城一眼,那個女人一臉玩味的對自己微笑。 娛樂之布衣神相 他笑著說道:「行。你帶走吧。就怕你養不起。」

「這就不是你關心的問題了。」孟建設冷笑著說道。他推開椅子站起來,對厲傾城伸出手,說道:「親愛的,我們換一個地方聊天吧。這兒有些太擁擠了。」

厲傾城仰起臉,妖艷媚惑的臉蛋帶著無限的嬌羞和嚮往,說道:「你真的能讓我進衛生廳?」

「當然是真的了。」孟建設再一次保證著說道。想到今天晚上就有可能把這個艷人寰的美人兒摟在懷裡,他激動的身體和靈魂都一起顫抖著。

「我怎麼相信你?」厲傾城問道。

「這—-我回頭就和我爸說去。放心吧。只要我爸願意開口。這事兒穩成。」孟建設耐心的解釋著說道。男人對他還沒能哄上床的女人,總是有著足夠多的耐心。

「可是—–我捨不得我老闆怎麼辦?」厲傾城看了秦洛一眼,小聲在孟建設的耳邊說道:「他在床上的表現—-很好的。」

「——」

孟建設仔細的打量了一番秦洛的體格,說道:「我一定會比他好。」

「真的?」厲傾城的眼睛開始冒水了。

「真的。」孟建設肯定的點頭。

「我能不能先驗貨?」

「當然沒問題。」孟建設的心臟差點兒要蹦出來了。

他能夠拒絕這樣的要求嗎?顯然不能。

厲傾城從桌子上取了個喝啤酒用的玻璃杯塞到他手上,然後指了指包廂裡面的衛生間,說道:「你先進去把它裝滿再說。」

「——-」

(PS:總算寫出了第三章。大傢伙兒先把紅票投了再說。。。http://news.zongheng.com/zhuanti/postVote/index.html,夫銳兄弟寫的書評《吾家有柳初長成》入選了十佳書評之一,大傢伙兒都知道,老柳最喜歡看人拍我馬屁了。所以,弟兄們,操傢伙上吧。去幫忙投上一票,把第一給他搶回來。每個帳號可以投一票,我相信你們能行。近衛軍,前進!!!!!) 328章、他活該!

孟建設拿著杯子一臉尷尬,說道:「這怎麼行?」

她把自己當什麼了?配種的公豬?

「這怎麼不行?」厲傾城眨巴著大眼睛說道。「我們老闆都可以的哦。」

「這—-」孟建設偷偷撇了秦洛一眼,心想,難道這傢伙是頭大象嗎?大象也沒有這樣猛烈的炮火攻擊啊?

「你到底行不行?行就說行,不行就說不行。」厲傾城好像是等得有些不耐煩了,突然間提高聲音問道。

「不行。」情不自禁的,這兩個字就從孟建設的嘴裡冒了出來。

厲傾城『嘩啦』一聲推開椅子站了起來,指著孟建設罵道:「不行?不行你學人家泡什麼妞?不行你還挖人牆角?不行你招惹我幹什麼?不行你裝什麼花花公子官二代—-不行?我最討厭男人說不行了。」

「不是。我不是說這個不行—-」

「那個不行都不行。不行就是不行。」厲傾城說道。「看你長的人模狗樣的,原來是銀樣蠟槍頭。真是丟人。」

「—–」

包廂里死一般的沉寂,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他們沒聽到厲傾城提出來的那個變態要求,只是突然間聽到孟建設說『不行』,然後這個美的有些過份的女人就發飈了—–

小敏和她的幾個女伴們對視一眼,眼神里都有玩味的東西。同學好幾年,沒想到孟建設竟然還有這樣的隱疾。

而那些男同學卻早已經掩嘴笑開了。他們和孟建設是同學,但是關係卻談不上融洽。很多時候還看不慣他目中無人的作派。

能夠看到他當眾丟糗,而且是這種傷自尊的事情,他們的心情自然非常舒暢。

「滾吧。見到你真是晦氣。」厲傾城冷笑著說道。

「臭婊子,你有完沒完?」孟建設陰沉著臉吼道。他已經感覺到,他被這個女人給玩弄了。

啪!

厲傾城一耳光煽過去,說道:「你再罵一句試試?你信不信我鬧到你們單位說你非禮我?」

孟建設沒想到這個女人彪悍到這種程度,前一刻朗情妾意,轉眼間雷雨交加,這陣雨還沒下完呢,大耳瓜子就打人臉上來了—-

他長這麼大,什麼時候被人這麼侮辱過。反手一巴掌就要往厲傾城的臉上煽過去。這個時候他也顧不得憐香惜玉了,先把丟失的面子找回來再說。

可是手掌舉在了半空中,卻怎麼也下不來。

「別打女人。」秦洛捏著他的手腕,笑著說道。

「放手。」孟建設又用另外一隻手去推秦洛,左手也同樣被秦洛給抓住了。

「放手。」孟建設厲聲吼道,額頭青筋暴跳。「信不信我明天就讓你完蛋?」

啪!

秦洛猛的抬起膝蓋,狠狠的撞在他的褲襠。孟建設臉色一崩,然後便捂著那個重要部位蹲在了地上。

「我現在就能讓你完蛋。」秦洛笑了笑。轉過身看著小敏,說道:「他太過份了。」

「秦老師,你別生氣。真的對不起—-我不知道事情會這樣—-」小敏尷尬的解釋著。現場最為難的人就是她了,要是早知道事情會發展成這樣,她索性就把今天的飯局給推了。

原本想給大家一個和偶像見面的機會,沒想到因為這個極品同學把氣氛給破壞了。事情鬧成這樣,誰還有胃口吃飯啊?

「嗯。讓他走吧。」秦洛點頭說道。說實話,他並不太在意。一路走來,風風雨雨,什麼樣的挫折沒有見過,什麼樣的人物沒有碰過,這樣的對手,他沒必要放在眼裡。

如果不是因為他和厲傾城鬧將起來,可能他根本就不會和這個男人有任何交際。大家安安穩穩的吃完飯,以後便永不相見。

人和人,大多是這樣的關係。

小敏站了起來,說道:「我先送他出去。」

「不用了。」孟建設陰狠的盯著秦洛,說道:「你等著吧。看我怎麼收拾你。」

「不送。」秦洛笑著點了點頭。

孟建設看了包廂里的其它人一眼,所有人一旦接觸他的眼神,就自動的把視線轉移開來。他知道不會有人跟自己一起離開,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然後摔門而去。

出了包廂,孟建設一邊從口袋裡掏出手帕擦拭嘴角的血跡,一邊用手機撥了個號碼。

「建設,怎麼樣?有沒有錄到有用的信息?」話筒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沒有。那傢伙就他媽是一個偽君子。我故意激他,問他有沒有收受賄賂,他竟然說沒有。靠,什麼玩意兒?哪個貓兒不偷腥的?」孟建設憤憤不平的罵道。

「唉,他太謹慎了。」話筒里的男人嘆了口氣,說道。

「表哥,我就奇怪了。以咱們家的地位,搞死一個醫生不夠捏死一隻螞蟻似的,為什麼還用這麼小心翼翼的?用得著嗎?那麼抬舉他幹什麼?」

「建設,你不懂。不過我要警告你,你千萬不要輕舉枉動。」男人說道。「你沒吃虧吧?」

「沒有?他們能把我怎麼樣?」孟建設摸著還生痛的臉頰,眯著眼睛說道。 背靠諸天 那個婊子,早晚要讓她吃些苦頭。

「嗯。那就好。你比我幸運。」男人說道。

「——」

——–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