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他不知道,如果白寧出了事,那他還有什麼活下去的理由……

白寧的目光從天炎的身上掃過,緩步往靈淵身旁走去。

「顏兒,你剛才煉製的丹藥還有沒有多餘的?能不能救下他?」

白顏微微點頭:「有,我剛才煉製成功的有三枚,只不過他的實力是在領主境界,沒有你恢復的快,但他將這三枚都吃了,也能夠恢復的差不多……」

說完這話之後,白顏已然步入了靈淵的面前,她將手中的丹藥遞給了他,聲音溫柔:「吃吧。」

這水龍是為了救爹娘才受的如此嚴重的傷,如若不是他及時出現,也許爹娘等不到她回來……

靈淵愣了愣,他望向白顏的目光帶著小心翼翼。

畢竟……這人類的女子就是王的妻子,他怎能讓王的妻子給他喂服丹藥?

「顏兒讓你吃的,你趕緊吃。」

帝蒼看到靈淵沒有任何動作,他眉頭輕皺,語氣微涼。

靈淵身子一僵,他這才伸出舌頭,將三枚丹藥同時捲入了口中。

丹藥入體的瞬間,原先遍布著身體的疼痛感也逐漸的消失了,讓他感覺到一陣舒爽,忍不住想要吼出聲。

但他怕嚇到白顏,硬生生的將這一聲吼聲憋了回去……

「靈淵,你不該來的。」

白寧苦笑一聲,搖了搖頭,無奈的嘆息道。

若是白顏與帝蒼沒有趕回來,靈淵必然會為了她丟了命,而這……不是她所願看到的。 靈淵的身子趴在地上沒有動彈,但是腦袋卻微微抬了起來,望向站在前方的白寧。

「我是自願來的,你不用背負許多,而且我答應過你,要臣服你的女兒,那你有危險,我自然無法坐視不管。」

只是他沒想到的是,白寧的女兒就是妖界王后。

如此,即便他臣服她,也不會有任何丟人之處,反而理所應當。

「臣服我?」白顏挑眉,她這才想起了之前白寧與她提過的事情,搖了搖頭,「不用了,我不需要你來臣服,若是你真的感恩我娘曾經救你的恩德,我想讓你留在靈兒與天天的身邊保護他們……」

靈淵聽到這話之後,沒有否決:「好。」

王后的兒女……那便是妖界的小公主與皇子殿下,如此,他守護他們也是正常的。

「那你等傷勢恢復之後,你就前去妖界,」白顏笑意盈盈,「有你和小雲在妖界,我也能夠放心了。」

靈淵身子一顫,他的熱淚滾動了出來。

或許曾經自從王離開之後,他就沒有想過,自己有朝一日,還能回到那個地方……

「我稍後就回去,我也會用我的命保護他們。」

靈淵笑了。

難怪從當初第一次看到小靈兒與天天的時候,他就對他們很有好感,原來這其中還有這種關係……

再者,當年他的傷勢能復原,也與小靈兒用血液為他療傷不無關係,不然,他等傷勢恢復的那一天,還不知道要等到多久……

幸好,他遇到了白寧,又通過白寧見到了小靈兒。

而對於白顏,他倒是第一次看到……

「顏兒,」天炎的目光落在了白顏的身上,他沉吟了半響,問道:「你突破到領主了?」

白顏挑唇:「前段時間正好突破罷了。」

這一句話,間接性的驗證了天炎的話。

領主府之內,有幾個長老並未葬身於此,當他們聽到了白顏的話后,皆是抬頭震驚的看著他。

這丫頭……不久前才是玄神高階?

短短兩年,她就到領主境界了?

天炎眯起,再次問道:「我沒有猜錯的話,你還是一名領主中階。」

轟!

他的話剛落,再次在人群中引起了一陣動蕩。

白顏已經突破領主,就足夠震撼了,可這兩年時間,她卻到達了領主中階?

最強天醫 這種天賦,該用什麼詞來形容才好?

妖孽,變態,都不足以描繪出她天賦的恐怖之處!

白顏聳了聳肩:「無意中得到了一些機遇,這才能夠讓我進行突破。」

而且,她的目標並不是領主,真神方才是她要走進的路……

「哈哈哈!」天炎哈哈大笑了幾聲,眉宇間一片自豪,「不愧是我天炎的女兒,這種天賦,就算讓我都欽佩不已,如今你已經突破到領主,你們也可以自成領域,領域對於領主而言,將有無數的好處……」

白顏輕輕撫摸著下巴,目光中帶著沉思。

確實,她突破領主,已經可以自成領域。

在領域之內,真氣比外界的更為濃烈,適合他人修鍊,若是等她成立領域之後,便能夠將大陸的那些親人接來,若在領域之中修鍊,定然事半功倍。 「這是個好主意,到時候得讓大陸的三大勢力也來我的領域成立這三方勢力……」白顏放下了手,笑意盈盈,「至於領域的名字,就叫做……華夏領域,如何?」

華夏,她對於那處地方依然有著濃烈的感情,即使在那處地方,曾經有人深深的傷害了她,還讓她絕望的度過了這麼多年。

可這一生,她都沒有機會再回去了,不如就以此來紀念華夏……

帝蒼緊緊的摟住了白顏的肩膀:「就按照你說的去辦。」

「唔,」白顏再次撫了撫下巴,轉頭望向帝蒼,「你呢?你打算成立什麼領域?」

「領域?」 重生娛樂圈之我要當影后 帝蒼笑著將白顏擁入了懷中,「我不需要領域,只要你就夠了,你若是華夏領域的領主,那我就當這個領主夫人。」

白顏的臉色黑了黑,她踩了帝蒼一腳:「我爹娘還在呢。」

「小顏兒,我們的孩子都已經有了三個了,你還害羞什麼?」帝蒼挑起白顏的下巴,紅唇向著她湊近,「何況,岳父早就接納了我這個女婿,我在岳父面前表現一下也並無不可。」

白顏的容顏更黑了,這傢伙秀恩愛永遠不看場合。

她急切的將目光轉向了白寧與天炎。

天炎的拳頭放到口邊,乾咳了兩聲:「咳咳,寧兒,你身體還沒有徹底恢復,我先帶你去休息。」

「好。」

白寧嫣然一笑,她向著白顏眨了眨眼睛,就跟著天炎往室內的方向走去。

天炎離開之時,還不忘吩咐大長老幾人:「現在領主府內只剩下你們幾個了,所以,收屍屍體這種事情只能靠你,我們領主府葬身的兄弟們都找個地方好好安葬,至於其他敵人……隨便放把火燒了吧。」

「是,領主。」

得到了命令之後,幾個長老也各司其職開始收屍戰爭后的殘局。

只是,他們為了給白顏與帝蒼空間,先從門外開始收屍。

靈淵亦是在傷好了之後飛速的離開。

所以,整個院內,只剩下了白顏和帝蒼兩人……

「小顏兒,」帝蒼的手指輕輕的拂過白顏的秀髮,他笑得妖孽邪魅,「我們都很久沒有造人了,之前先是被困在那處地方,後來又趕回妖界幫忙,隨後又需要前來炎之領域,所以……我想……」

白顏瞪了他一眼:「孩子還不夠多?」

「不夠,我們的人生還很長,我想再和你生一百一千個,之前你生他們三個的時候,我都沒有陪在你身邊,這一次,不管有多大的事情,我都不會丟下你再離開。」

帝蒼的目光變得凝重起來,他的鳳眸始終凝望著白顏,語氣堅定。

白顏的心動了一下,她生兩胎的時候,帝蒼確實不曾陪伴在旁,這也許是他今生最大的遺憾……

「唔……」她唔了一聲,眉眼間染上了笑意,「等華夏領域成立之後,我再考慮一下。」

「不用考慮了,就現在。」

帝蒼將白顏攔腰抱起,往後院的方向走去。

天空上的烏雲散去,露出月亮,那清冷的月光傾灑而下,投落在下首處的屍體之上…… 妖界。

血色的月光從窗外落下,落在了小女孩潔凈精緻的臉上。

小女孩安詳的躺在床上,她的小臉煞白煞白的,漂亮的眉頭始終緊緊的皺著,似乎帶著痛苦。

「姑姑,嗚嗚,姑姑……」

忽然,小女孩睜開了眼睛,從床上跳了起來,她一把抓住了面前的白小晨,淚水肆意流淌而下。

「為什麼?為什麼我回到王宮了?姑姑呢?你們不是答應我,不趁著我休息帶我回來的嗎?」

只是……

等她的視線恢復了清明之後,她亦是望見了床頭的人,小臉頓時愣住了,眨巴著大眼睛看向出現在面前的白小晨。

淚水只是停了片刻,又流了下來,她哇的痛哭了一聲,撲入了白小晨的懷中。

「大哥哥,你回來了,嗚嗚,大哥哥你終於回來了,靈兒以為你們都不要靈兒了……」

兩年來她所忍受下的無數委屈,再看到白小晨的剎那間終於忍不住了的爆發了出來,她的淚水模糊了小臉,淚眼汪汪的模樣十分惹人憐惜。

「妹妹醒了,妹妹醒了。」

天天將小腦袋湊了過來,欣喜的看著已經睜開眼睛的小靈兒,向著屋外喊道:「姑姑,小靈兒醒了,她醒了。」

話音剛落,帝小雲急忙推開了門走了進來,她心疼的目光望著小靈兒慘白的小臉,想要說些什麼,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姑姑,你沒事了?」

小靈兒提起的心,再看到帝小雲的時候落了下來,她帶著淚水的小臉揚起了一抹笑容,笑中帶淚。

「太好了,姑姑平安無事……」

帝小雲終於忍受不住,衝到小靈兒的面前,將床上小傢伙軟軟的身體摟住了懷中。

她不敢用力,生怕會揉壞她的小身子。

「靈兒真棒,這次是靈兒救了姑姑……」

要不是靈兒困住了葉宸澈,她也等不到王兄王嫂回來,說不定早就已經死了……

所以,這一次,真的是靈兒救了她。

「那靈兒是不是也很有用了?」小靈兒的大眼睛忽閃忽閃,比那陽光更為燦爛,「以後爹爹娘親要出去辦事,是不是就能帶上靈兒一起了?」

天天歪著小腦袋看向小靈兒,又望了望帝小云:「其實我也很有用,真的,我會照顧妹妹的,以後也讓爹娘帶上我……我不會搗亂。」

「是是是,你們都很厲害,」帝小雲另一隻手也把天天拉入了懷抱之中,擁著兩個小傢伙,聲音中帶著笑意,「我會讓王兄王嫂日後把你們帶上。」

白小晨站在一旁,眨巴著大眼睛,他怎麼感覺……自己好像失寵了?

不過,因為奪走他寵愛的是靈兒和天天,他也心甘情願的失寵。

「姑姑,那個大壞蛋呢?」小靈兒咬著粉唇,問道。

「他跑了,」帝小雲如實的回道,「但也沒有關係,王兄王嫂回來了,我們妖界也有了主心骨,那樣的事情,不會再發生了。」

聞言,小靈兒緩緩的鬆了一口氣,笑得燦爛極了:「真好,真好……爹爹娘親回來,就再也不會有人犧牲了……」 笑著笑著,她突兀的哭了起來。

那淚水吧嗒吧嗒的落下,讓帝小雲的心再次疼了起來。

「怎麼了?靈兒又怎麼了?乖,不哭了,姑姑哥哥們都在你身邊呢……」

「可是,虞叔叔他……」小靈兒揚起布滿著淚水的小臉,「虞叔叔他回不來了。」

帝小雲愣了一下,這才想起,她還沒有將虞翎的事情告訴小靈兒。

她急忙拿出一塊手帕,溫柔的為她擦拭去眼角的淚水。

不可名狀的邪神 「靈兒乖,你不用擔心,虞翎他沒有死,你娘回來的及時,把他的靈魂給穩固住了,只是他的靈魂需要自己恢復,這才沒有辦法來陪伴你……」

小靈兒的哭聲戛然而止。

她閉上大眼睛感受了一下,半響後方才睜開,小臉上充滿了欣喜。

「真的,我又感覺到虞叔叔的氣息了,他真的還活著,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這一次,小靈兒依然是笑著流淚,但她眼裡的歡喜並不作假,顯然很是激動。

小靈兒雖然能感受到別人的氣息,那也需要她刻意去動用這種能力,她若是沒有刻意而為,除非對方離她很近,否則,她還是察覺不到……

「大哥哥,爹爹娘親呢?」小靈兒這才將視線轉向了白小晨,問道。

白小晨抿了抿唇:「外公可能遇到了危險,父王和娘親去救他們了。」

「外公遇險了?」小靈兒渾身一顫,堅持著要從床上站起來,「大哥哥,我要去炎之領域,我要去找外公。」

白小晨看到小靈兒的動作,急忙安撫著她,將她又按在了床上。

「靈兒你不用擔心,父王和娘親都很強的,有他們在,外公不會有任何問題,也許他們到現在已經解決了所有事情,正在回來的路上了呢。」

對於白顏和帝蒼的實力,小靈兒還是信任的,聽到白小晨如此所說之後,她緊張的小心臟逐漸鬆緩。

「嗯,我相信爹爹娘親,他們會解決了所有的事情,回來找我們。」

小靈兒再次撲入了白小晨的懷中,將小腦袋枕在了他的胸前,笑容璀璨,一口小米牙顯得可愛極了。

「大哥哥,靈兒好幸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