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昊天確實有了新的收穫。

他的修為沒有明顯的提升,但他的武道卻在白穆的壓力之下迅速的蛻變中。

白穆的狂暴的攻擊之下,方昊天一開始是防的很吃力的,但也正是吃力所以他必須竭盡全力。

他將自已置之於死地而後生,咬緊牙關只憑手中一口劍防白穆的攻勢。

一口劍,將一身武道淋漓盡致的發揮出來。

他的武道境界在壓力中不斷的蛻變,融合,完美,直到他將在祭壇煉化那幾個超級魔帝意識所學也徹底消化融合后,實力短短時間內便在無形中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謝謝。」

方昊天莫名的說了一句,然後赤霄炎龍劍輕輕一震便將白穆的攻勢完全化解,劍順刺到了白穆的眉心前。

這一劍很快,很快。

白穆的臉色變了。

然後他的身體散開,化成泡影坍塌。

方昊天正對面的擂台邊緣,白穆的身體再度成形出現。

成功化解了方昊天「潛龍出淵」的一刺,白穆沒有半點喜色,有的只有凝重,剛才他是動用了一件寶物而避開了一劫。

這已經是一個極度不好的開始。

這代表方昊天開始轉劣為優,轉敗為勝,開始佔據了上風。

「如果你的實力就這點,那你死定了。」

方昊天輕輕一閃就到了白穆的面前,然後再是一劍刺出。

很快!

很可怕!

方昊天這一劍,還是潛龍出淵,但蘇青璇看在眼裡卻知道這已經不再是方昊天以前所會的潛龍出淵。

也許,這才是真正的潛龍出淵。

方昊天現在才是漸漸有了龍的影子,才真正的讓這一招有了潛龍之實。

潛龍出淵,若不是潛龍,如何出淵,如何能能真正發揮出這一招的威力?

一劍,實則已經是方昊天一身所學的濃縮。

看似簡單,實則上將快發揮到了極致,其中又暗含的千般神妙無窮的變化讓對手有種擋不是避不開的恐懼感。

「沒想到你的劍居然到了這個地步。」

白穆臉色越來越凝重,他的身體再度散開,然後再度在別處凝實。

他又消耗了一件寶物。

公孫無敵都忍不住有訝色閃現:「他的劍居然達到了道的層次。」

世人都說悟出武道便成天人。

但到了公孫無敵這個層次后才知道成就天人境時所謂的道實際只是道的影子,距離真正的道還有十萬八千里遠。

而真正悟出道,公孫無敵還是在金丹境巔峰的時候才悟出。

但他現在卻看到方昊天居然在虛丹境層次就已經悟出了道。

真正的道。

公孫無敵知道白穆完了。

現在的方昊天,實力已經不能用修為來衡量了。

他很清楚,現在的方昊天修為說是虛丹境也行,但說他是金丹境也行,或是說他已經超越了金丹境也無不可。

「這一劍,你就算再有寶物也避不開了。」

方昊天已經徹底蛻變,因為他真正融合了那幾尊超級魔帝的意識之獲后,他突然感覺到他的腦海中轟然一聲,一個全新的世界突然在他的面前展開。

那是一個道的世界。

那個世界只有他一個人,但他一念之間,那個世界卻有億萬個方昊天出現。

他就是一方世界。

他的劍,就是世界之力。

當然,他剛悟出道,能動用的道之力量其實也很少,很少的一部份。

但道就是道,道的力量,也只有像公孫無敵這種悟出道的超級強者才能明白道之力量的可怕。

所以,道之力量,方昊天哪怕僅能夠動用一絲,就一絲都已經不是白穆這個急於求成瘋狂開噬別人修為增加自已修為,力量強大但境界實際低微的白穆可比。

方昊天刺出了悟道后的第三劍。

這一劍刺出,好像跟前面的兩劍沒什麼區別。

但落在白穆的眼中卻發現他已經置身於一個劍的海洋。

他,沒有退路,也沒有半點可以躲避的可能。

「難道他已經到達了混魔子所說的劍道?真正的劍道?」

白穆駭然的閃現這個念頭。

這個念頭一起,他覺得肯定是。

他恐懼,同時濃濃的嫉妒無法控制的升騰。

為什麼方昊天能夠悟出道,而他算計成功吞噬了混魔子這個金丹巔峰層次的超級仙人卻都沒能摸到道的邊緣。

嘶!

赤霄炎龍劍刺進了白穆的眉心。

鮮血狂噴,白穆的頭一下子炸開。

這一次可不是虛影,是真實的存在,白穆的頭真的是炸開了。

可是方昊天的內心卻是突然生警,他看到白穆的頭炸開的前一瞬間白穆竟然浮現笑意。

砰砰!

白穆的身體也瞬間炸開。

擂台之上開始不斷的響起爆炸聲。

白穆的頭爆炸,身體爆炸,然後他身體的每一塊肉每一塊骨繼續爆炸,越爆越多,越爆越細,最後全部化為了粘稠的血。

方昊天盯著擂檯面上粘稠的血,他感覺到了極度可怕的危險。

「嗡!」

擂檯面的血突然一震就全部噴起,化為了無數粒血珠,剎那間,所有血球將方昊天包圍起來。 鏡頭中同行的四名黑衣保鏢緊緊尾隨在鄭一茜的身後,各個都是人高馬大的硬漢形象,多少也給鄭一茜增添了幾分強大的氣場。

話說今天的鄭一茜穿的雍容華貴,見到略顯狼狽的秦菲后,她那虛偽的笑容幾乎是在一瞬間便堆滿在濃妝艷抹的臉龐上。

鄭一茜遠遠沖著郁林楓曖昧一笑,然後徑直走到秦菲面前:「真是不好意思,今天分明是你的主場卻讓我給喧賓奪主了?」

短暫的膈應后,秦菲微微勾起櫻唇,不動聲色地予以回擊:「沒事,原本就該是你的主場,我又何必斤斤計較?」

郁林楓臉上的表情更加難看了,這兩個小妮子還真當他是空氣不成。

沒等郁林楓上前阻止鄭一茜招惹秦菲,就見鄭一茜漫不經心地瞥看了一眼外面擁擠的大量記者,然後夾槍帶炮地說道:「真沒想到,你走到哪都能夠成為焦點?」

幾乎不給秦菲說話的機會,就見鄭一茜繼續反唇相譏地揶揄道:「不過話又說回來,這些記者還真是神通廣大,竟然這麼容易就混進了你的宿舍?……沒有打擾到你們的好事吧?」

別看鄭一茜像是在關心秦菲的安危,實則是在幸災樂禍。尤其是她在說完最後一句話的時候,還意味深長地瞥了眼秦瓊。

雖然她辨認不出眼前這位是秦海,還是秦瓊,但只要是男人,就足以能膈應到郁林楓。

眼看著秦瓊想上前跟鄭一茜理論,卻被秦菲搶先了一步。

「呵呵,我沒事!……剛剛還真多虧了我哥示意保安及時救場,要不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呢。」

秦菲貌似無所謂地說完這些,就繞過鄭一茜準備往外走。

秦菲覺得她今天能夠這麼平心靜氣地任由鄭一茜這個心機婊在自己的面前耀武揚威,也算是給足了郁林楓面子,所以她並沒有打算繼續跟他們耗下去。

「菲菲,你要去哪?」 舊愛,請自重! 郁林楓出於本能地扣住了秦菲的手腕。

秦菲一臉不屑地甩開了郁林楓的手臂:「比賽快開始了,我自然是要抓緊時間趕過去。怎麼?你還有事?」

下一刻就看到郁林楓臉色微沉,顯然沒料到秦菲會這麼反感他的觸碰。

舊愛,請自重! 「秦菲,你……」

說不清出於什麼心理,只見鄭一茜上前挽住了郁林楓的胳膊,看向秦菲的眼神無不充滿了嫉妒、憎恨。

郁林楓突然話鋒一轉,言辭犀利地質問鄭一茜:「誰讓你碰我的?」

鄭一茜沒料到郁林楓會當著秦菲和這個男人的面給她難堪,就連說話的語氣都變得有些急促不安:「林楓,你別生氣嘛,人家還不是心想著你沒吃早餐,然後就過來找你了。」

「你自己去吧,沒胃口!」郁林楓丟下了一句冷冰冰的話之後,就返身向電梯走去。

鄭一茜倏然間瞪大了瞳孔,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這怎麼跟她料想的大相徑庭呢?

郁林楓的態度令她不寒而慄,甚至感覺到全身的血液都在慢慢地凝固起來。

下一刻就看到鄭一茜幽怨地瞪了秦菲一眼,然後趕緊轉身去追踏進電梯的郁林楓。

「哼,好一個心機婊,難怪不招人待見!」秦瓊朝著鄭一茜的背影瞪視了一眼,惡狠狠地補了一刀。

「算了,隨她去吧,只要不來招惹我就行。」秦菲倒是想得開,言語間儘是如釋重負般的無奈情緒。

別看鄭一茜的妝容精緻、穿的雍容華貴,秦菲卻能察覺出這種精緻下面的無力和蒼白。

在她眼裡,此刻的鄭一茜就像是名副其實的棄婦似的,被郁林楓無情地置放在了一個淡漠而疏離的地方,讓她漸漸地失去了女人該有的矜持和自我。

今天這件事情,會跟鄭一茜扯上關係嗎?

秦瓊凝視著心不在焉的秦菲,輕嘆一口氣,沒再說什麼。

時間追溯到半個小時前,郊區,某私人別墅。

一個微胖的司機手裡拎著車鑰匙,神情有些驚慌地彙報著情況:「少爺,我們的人剛剛打來電話說,你嫂子被一大幫記者堵在了員工宿舍里。」

話說這個司機奉命準備去接秦菲參加比賽,卻不料突然聽到了足可以讓他感到震驚的消息。

東方豪宇從跑步機上下來,一邊擦汗,一邊皺眉看著司機,很顯然是在等他詳細的解釋。

司機微微斂下眼眸,言簡意賅地闡述:「關於我家總裁出國的事情,被媒體炒作的沸沸揚揚;聽說剛才有很多記者混進了秦氏員工大廈,糟糕的是闖進了我家夫人的宿舍。」

其實就連這個司機也深感詫異,按道理說秦菲昨晚是第一次住進那個宿舍里,怎麼會這麼輕易地被記者逮個正著呢?

「闖進了宿舍?」東方豪宇倏地停止了擦汗的動作,語氣略帶質疑,「記者怎麼能跑到那裡去?」

「聽說是喬裝成員工混進去的。」

沒等東方豪宇詢問,司機繼續解釋著:「今天恰好是選秀的總決賽,如果是有計劃地混進去的確很容易。」

東方豪宇眸底倏然間劃過一抹不知名的黯淡,不過很快就恢復了正常:「我嫂子怎麼樣?她都跟誰在一起?」

東方豪宇繞了一大圈,其實他最關心的就是這個問題。

「她暫時沒有什麼大礙……聽說有經紀人守著,而且還有大量的保安趕去了現場。」

其實這也是司機斟酌了好久之後才決定要告訴東方豪宇的原因。

司機心裡很清楚,他家總裁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女人與其他男人走的太近,可是眼下的情景又迫使他不得不尋求東方豪宇的幫助。

倘若只是一小波記者的騷擾也就算了,說不定秦菲很快就能脫身,可是牽扯到眾多知名的新聞媒體,這件事情似乎就變得有些棘手了。

東方豪宇大步流星地向浴室走去,又突兀地停了下來,意味深長地看向司機發號施令:「儘快通知下去,啟動媒體干預。」

司機神情一滯:「少爺,這樣做是不是有些不妥……」 方昊天嚇了一跳,但不等他反應過來粘稠的血已經貼上他的身體將他包成了一個血棕子。

「哈哈哈……」白穆的狂笑聲響起,「你以為打爆我的頭你就贏了嗎?白痴,我告訴你,這才是我真正的殺手鐧,我會將你的精血噬干,我會將你的修為全部吞噬,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最後你會死得只剩下骨頭變成一具沒有生命的骷髏。」

擂台的玄罡罩是沒有屏聲的,所以白穆的狂笑聲所有人都能聽得到。

廣場的人看著變成了血棕子的方昊天,聽著白穆的話,一個個感到毛孔悚然,為白穆這樣的手段而感到寒氣逼人,恐懼無比,同時也為方昊天眼看勝利在則但最後一切都成全了敵人。

「昊天!」

蘇青璇發出撕心裂肺的嘶吼,就要不顧一切的衝上。

就在此時,方昊天的聲音鑽進了蘇青璇的耳中:「不用擔心我,他這種辦法跟奪舍如出一轍。用別的辦法對付我也許他還有機會,但用這種近乎奪舍的方法來對付我他這是自尋滅亡。他想吞噬我的一切,那我就讓他偷雞不成啄把米。」

千金契約,傲嬌酷總太難寵 聽到方昊天的話,蘇青璇身軀一震就停下來,想想方昊天之能,她笑了。

方昊天一路走來,有好幾次遇到要被人奪舍的事,但不管是魔還是人,凡是試圖奪舍他的傢伙最後都成了方昊天的貴人,都成全了方昊天的強大。

蘇青璇看到四小也有點緊張,於是傳音告訴四小,將方昊天的話中意思大概轉述了一遍,讓他們不用擔心。

四小也想到了剛才傳話給他們的那個強大存在明顯是暗護方昊天的,於是四人也冷靜下來。

可是不明就裡巡察營軍士們卻都很緊張,很焦急。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