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我怎麼沒感覺到。」雲熙子疑惑道。

「這叫當局者迷,嘻嘻嘻!」熙熙一臉賊笑。

「如果..我說如果,大神不回來了,你會考慮其他人嗎?」桃姬看向雲熙子,問道。

「不會!而且,我相信,他一定會回來。」雲熙子堅定道。

只要大神這面紅旗不倒,熙子在外面照樣可以彩旗飄飄。」熙熙搓著小短手,笑得越發雞賊了。

「熙熙,去倒垃圾!」雲熙子看向熙熙,冷言道。

「啊!平時都是你自己在倒垃圾啊?」熙熙立馬收起了笑臉。

「今天你去!」說完,雲熙子就上樓了。

「嚶嚶嚶…我這雙小手怎麼拿得動那麼重的垃圾袋啊!」 重生回到1997 熙熙哭喪著臉說道。

「你可是金剛洋娃娃喲!」桃姬忍不住打趣道。

「嚶嚶嚶…」熙熙哭喪著臉就去倒垃圾了。

看著熙熙遠去的小背影,桃姬笑了笑,隨後,又皺起了眉頭。

大神,你什麼時候回來?

我…我們都很想你!

「阿秋!」蕭瓚突然打了個噴嚏。

「著涼了?還是有人念叨你啊?」旱魃揶揄道。

「接下來去哪兒?」蕭瓚問道。

「回家?」旱魃說道。

「家?」蕭瓚皺眉。

「玩得差不多了,也該回家了。」旱魃看向蕭瓚,笑了笑。

「隨你。」蕭瓚說道。

「等我們回去后,你就設個結界,把我們和外界徹底隔離,你就安心地在結界里陪著我。」旱魃說道。

「你又想搞什麼鬼?」蕭瓚凝眉看向旱魃。

「我只是想和你過二人世界罷了,免得你的心總往外面飛。」旱魃將手指伸向了蕭瓚的胸口處,隨即就被蕭瓚給握住了。

「即使在結界里,我的心也不會在你身上。」蕭瓚冷言道。

「我會等,反正我們有那麼多的時間。」旱魃笑了笑,神情越發鬼魅。

等到蕭瓚去隔壁房間睡覺后,旱魃就走向了窗口,對著漆黑一片的夜空念起了一段咒語……

在遙遠的榕城,一個窄小的卧室里,熟睡中的小黎似乎被旱魃的咒語給喚醒。

「是,主人!」小黎突然坐起身,對著空氣說道。

隨後,又再次躺床而睡,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似的。

12月的榕城,越發得寒冷,在冬雨過後,就再也沒有迎來過雨天了,冷空氣總是伴隨著涼風而至,吹在人臉上,乾燥又陰冷。

整個蜀地似乎也迎來了枯水期,府南河上的水位持續下降,魚兒們在水面翻騰,似乎在做最後的掙扎,而好多地方還出現了淺灘。

龍泉山上的植被也因為枯水期而受到了波及,好多喜陰植物都乾死了,而桃姬種下的那片桃樹林似乎也因為缺水而變得萎靡不振。

「我今晚不回來了。」臨走前,桃姬對雲熙子他們說道。

「又不回來?」雲熙子問道。

「恩,現在天氣突然變干,已經一個多月沒有下雨了,光靠人工澆水根本不行,好多小樹苗直接枯死了,我只有在晚上可以用法術喚出大水來幫它們澆灌。」桃姬說道。

「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啊,你過度消耗自己的靈力,身體也會受影響的。」雲熙子擔憂道。

「嗯,我會注意的。」說完,桃姬就離開了。

「怎麼突然就變幹了呢?我記得榕城的冬天都是濕冷濕冷的啊!」熙熙看了看有些枯萎的花卉,疑惑道。

「不知道嘛,我那天坐車路過府南河的時候,發現水位降低了好多,很多魚兒直接

都擱淺了。」雲熙子說道。

「還好老不死的現在在天界,不然,估計他也要被乾死,嘿嘿嘿!」熙熙搓著小短手,說道。

因為桃姬不回來,雲熙子他們幾個就乾脆不回天界了,留在店裡過夜。

「二夢,還沒熟呢,別心急啊!」看著二夢伸手去拿還沒烤熟的玉米,呵呵急忙提醒道。

「嘿嘿,我不是肚子餓了嘛。」二夢搓著虎爪說道。

「你晚飯吃了那麼多,還餓?別說你還在發育長個哦,我可不會信!」熙熙瞅了一眼二夢身上那身膘,略帶嫌棄地說道。

「我怎麼就不能發育長個了?我還不到兩千歲呢!」二夢反駁道。

「哎喲,還不到兩千歲呢,姑奶奶我還不到四十歲呢!」熙熙叉腰懟道。

「行啦!你倆一碰面就掐架,不是說好要共建和諧社會嗎?」 暗流之門 雲熙子將架在幽冥之火上面烤熟的玉米遞給了二夢。

是的,他們正在用幽冥之火烤玉米和紅薯。

就像熙熙所說的,幽冥之火除了不能燒人外,簡直是燒妖燒烤,居家必備之良選。

「也不知道桃姬怎樣了?光憑她一個人想重整桃精一族,還是挺難的。」呵呵看了看已經幽深的夜色,忍不住感嘆道。

「哎,是呀,最近又遇上了枯水期。」雲熙子也嘆了一口氣。

她發現桃姬似乎越來越虛弱了,肯定是消耗了不少靈力。

龍泉山上,趁著四下無人,桃姬便喚出大水,開始灌溉起那些桃樹了,順便把周圍那些奄奄一息的植被也一同澆灌了。

「嗯…」半個小時后,桃姬感覺自己的靈力快被耗盡了,便停下來休息。

「呼…終於活過來了。」桃姬走到一棵小樹苗前,撫摸著上面的嫩枝,欣慰地說道。

她在桃林里逛了一圈,檢查著那些樹苗的情況,順便也檢查了一下開放在桃林周圍的其他植被。

「嘿,我今晚的靈力不夠了,只能再給你澆一點水,你自己要堅強喲。」桃姬蹲下身子,撫摸著一株野草說道。

隨後,桃姬將身體里最後一絲靈力喚出,給那株野草的根基輸送了一些水分后,就再也沒有力氣動彈了。

仰躺在泥土地上,望向深藍的夜空,桃姬慢慢地閉上了雙眼。

當她徹底睡去后,幾個鬼鬼祟祟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桃林里,並在桃林里逛了一圈,每當他們經過一棵桃樹時,就會在那裡站一會,隨後,再離開。

等到下半夜時,他們才徹底離去……

清晨的陽光,帶著最溫柔的雙手,撫慰著蒼茫大地,也將熟睡的人們喚醒,開始新的一天。

「唔…」桃姬也被晨光曬醒,悠悠地睜開了雙眼。

她深呼吸了一口氣,享受著晨光的撫慰,晨露的滋潤。

作為一名桃樹精,最喜歡的就是清晨時分,可以盡情地吸收天地的精華,滋潤身心,提高靈力。

「啊!天啦!」就在桃姬閉眼享受著屬於自己的美好一刻時,一陣撕心裂肺的尖叫聲突然從不遠處傳來,打破了清晨的寧靜。

「怎麼了?」桃姬隨即起身,這個聲音她認得,是她恩人的後代林老闆的聲音。

當桃姬站起身看向周圍時,才發現,辛苦灌溉了一晚上的桃樹林,竟變成了一片枯樹林。 「怎麼會這樣?」桃姬捂著嘴,看向這片幾乎全部枯萎的桃林,眼眶逐漸泛紅。頂點

「小桃,你看這是怎麼回事啊?」林老闆拉過桃姬,指著一棵從根部位置就開始枯萎的桃樹,說道。

「這是?」桃姬蹲下身子,將那棵桃樹根部的泥土刨開,仔細查看著桃樹突然枯萎的原因。

「天啦,這是從根基就開始乾枯了呀!」看著枯萎的根基,林老闆驚嘆道。

「為什麼?」桃姬喃喃自語道,昨晚自己明明用法術喚出大水澆灌了整片桃林啊,怎麼會一夜之間,就全部枯萎了?

桃姬跑回之前躺過的位置,蹲下身來,查看著最後澆灌的那株野草。

「你也死了…」摸著乾枯泛黃的野草,桃姬心疼地說道。

站起身後,桃姬看向那片枯樹林,感到前所未有的絕望和彷徨。

「怎麼辦?我已經沒有靈力了。」昨晚那次大澆灌,已經耗去了桃姬所有的靈力,如果要恢復,至少需要好幾天的時間。

無奈之下,桃姬只好安慰了林老闆幾句,就回到了「熙熙不攘攘」。

「桃姬怎麼回來了?」正在澆水的熙熙,突然看到了推門而入的桃姬。

桃姬看了看熙熙澆水的那盆花卉,又看了看店裡的其他植被,問道:「這些植被沒有枯萎嗎?」

「怎麼沒有,枯死了好多,都是缺水渴死的,也奇怪了,我明明每天都有澆水,可是它們還是枯萎了。所以,我把那些枯萎的枝葉都修剪了,重新再培植。」熙熙指了指面前這盆花卉,說道。

這時,桃姬才發現,這盆花卉確實有重新修剪嫁接過的痕迹。

「熙熙,你現在有沒有時間?陪我去回一趟桃林。」桃姬將早上發生的事情告訴了熙熙。

「天啦,怎麼會一夜之間都枯萎了,事出反常必有妖!」熙熙凝眉道。

隨後,在跟雲熙子打過招呼后,桃姬就抱著熙熙回到了桃樹林里。

「天啦!你的兄弟姐妹都乾死了!」來到桃林后,熙熙就跳了下來,左看看右摸摸。

「熙熙,你來看。」桃姬朝熙熙招了招手,就在一棵桃樹前蹲了下來。

「怎麼了?」熙熙也湊了過去。

「你看,是從根基處就開始乾死的,可是我昨晚明明給它們的根基都輸送了水分的。」桃姬撥開了泥土,將桃樹的根基露了出來。

「確實,這種乾枯法根本不可能是一夜形成的,而是遇到了旱季,多日後才會形成的。」熙熙分析道。

「你覺得是怎麼回事?」桃姬看向熙熙,問道。

「要麼就是人為的,要麼就是妖為的。」熙熙說道。

「恐怕人為很難辦到,那麼如果是妖為,哪種妖怪會讓植被乾枯?」桃姬問道。

「讓我想想…」熙熙用小短手摩挲著圓下巴,開始回憶著從蕭瓚那些古籍上看到的妖怪類型來。

「旱災..旱災…」熙熙一邊回想,一邊小聲地嘟囔著。

「旱魃!」過了會,兩人異口同聲道。

「可是,旱魃在大神的身邊,大神怎麼可能還讓她繼續作妖呢?」桃姬疑惑道。

「呵!旱魃那個老妖女,后招可多著呢,說不定這就是在她和大神離開前種下的伏筆。」熙熙冷笑道。

「那她為何要製造旱災呢?她的目的不是達到了嗎,大神已經在她的身邊了。」桃姬凝眉道。

「旱魃的真正目的是想摧毀全人類,大神不過是附帶品。」熙熙說道。

「旱災會摧毀全人類嗎

?」桃姬的閱歷尚淺,覺得旱災頂多讓植被乾枯。

「十天半月的旱災不會,但是十年、二十年呢?」熙熙看向桃姬,神情越發嚴肅了,不再像往日那般嘻嘻哈哈了。

「十年、二十年,河水乾枯,草木不生……」聽到熙熙這話,桃姬陷入了沉思。

「十有**,就是旱屍作祟!」熙熙摩挲著圓下巴,說道。

「旱屍?」桃姬看向熙熙。

「就是旱魃派系的殭屍,他們釋放的屍氣可以製造旱災。我說最近榕城怎麼進入枯水期了,說不定就是他們在搗鬼!」熙熙說道。

「他們的數量很大嗎?」桃姬好奇道。

「反正不小,旱魃搞事之前總會培養一批自己的殭屍軍隊,現在,我們就要找出這批旱屍,並消滅掉,不然,榕城很快就要徹底陷入旱災。」熙熙凝眉說道。

隨後,兩人回到了「熙熙不攘攘」,並把這件事情告訴了雲熙子他們。

「可是,該怎麼抓住旱屍呢?」聽完后,雲熙子問道。

「是呀,哎呀,大神不在,感覺遇到殭屍的問題就有些舉步維艱了。」熙熙煩躁地抓了抓假髮。

「要不問問祁連大師吧。」呵呵建議道。

之後,二夢就把祁連大師帶到了「熙熙不攘攘」。

「旱屍啊…除非是把他們的屍氣給吸食化解掉,不然他們所到之處,必會造成旱災,這也是當初黃帝逼不得已,對旱魃痛下殺手的原因。」祁連大師捋了捋白呼吸,說道。

「那就把他們全部殺掉!」熙熙做了一個手刃的動作。

「那你也要先找到他們才行啊!」祁連大師說道。

「你不是神仙嗎,就沒有辦法找到他們?」熙熙問道。

「我是治癒系神仙,又不是蕭瓚那種捉妖屬性的,我只能幫助人們修復傷痛,帶給人們美好和幸福。」祁連大師理了理衣襟,說道。

「說了那麼多,那你不就是找不到旱屍嘛?」熙熙癟了癟嘴,說道。

「直接找很難,殭屍就像老鼠一樣,總是躲在陰暗處,除非他們自己跑出來,不過,我們可以釣魚啊!」祁連大師看向眾人,說道。

「釣魚?」熙熙歪著小腦袋,有些不明白。

「那麼魚餌是什麼?」雲熙子問道。

「既然他們要製造旱災,肯定就是對河流植被先下手了,那我們就把桃姬的桃林先恢復,坐等他們再次來作妖,然後一舉抓獲。」祁連大師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