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人是會變的。」鄭飛仰望星空呢喃,彷彿自言自語。

因為,布蘭妮愛著我。這是他內心的答案。

阿瑞斯困惑地擰起眉頭,猜測他這句話的含義,還沒等參透,便聽一個醉醺醺的嗓音傳來。

「喔,你們倆在看什麼。」

鎮長搖搖晃晃地走來,一張嘴就是烤牛肉的味道,每天傍晚的威士忌和烤肉是他活著的最大樂趣。

沒人理他,他順著鄭飛的目光,找到了遠處那個蹲在小溪邊的姑娘。

「啊哈,是她啊,你不會也看上她了吧?」

「為什麼說,也?」鄭飛這才開始搭理這個醉漢。

「因為她是我們鎮上每個男人的夢中情人,她的美貌與氣質令人傾心,人們都說她像個公主。」

「哦~這樣。」鄭飛淺笑了下。

話嘮鎮長並沒有就此打住,滿是興趣的接著說:「但你知道嗎,竟然沒有一個女人討厭她排斥她,想知道為什麼嗎?」

鄭飛抬眉,示意他說下去。

「因為,沒有男人敢靠近她。」鎮長狡黠一笑。

聞言,鄭飛不禁顫了下,眼神中流露出轉瞬即逝的恐懼。

黑夜裡聽到這句話,真是毛骨悚然呢…

「額,別誤會。」鎮長瞧見他的奇怪反應,笑著解釋道:「我的意思是,她不是個普通人,據說她是大魔法師梅林的後代,擁有預知未來的能力。」

「預知未來?」鄭飛的好奇心被勾起了,再次看向那個靚麗的背影,集美貌與智慧於一身的姑娘。

「沒錯,兩天前她說將會有一群人來找圓桌騎士後裔,然後你們就來了。」鎮長聳聳肩。

看著鎮長坦然的神情並不像是在吹牛,鄭飛的臉色愈加凝重,漸漸重視起來。

看來,不得不拜訪一下這位姑娘了。

他毅然撇下鎮長和阿瑞斯,抬腳向姑娘走去。

距離十來米的時候,大概是聽到了他的腳步聲,姑娘轉過頭來,給了他一個微笑。

「我能問問你在看什麼嗎?」鄭飛用柔和的語氣說,在她身邊蹲下,往小溪里看。

「沒有,我只是在想事情。」

「想什麼事情呢?」

「我也不知道,總是有好多事情鑽進我的腦袋,它們不屬於我的記憶,有時候會讓我很頭痛。」

「所以,你能夠預知未來?」

「嗯,我預知到在二十年以內將會發生一件特別大的事,這件事將改變整個世界,影響生活在這世上的所有人。而這件事的產生是由於一個人的出現,這個人好像離我很近,卻又很遠。」

姑娘美麗的眼眸中,傾露出一抹無可奈何的困惑,她幽幽嘆了口氣,道:「我怎麼都想不通他會是誰,這是現在最讓我頭痛的事。」

冥冥之中,鄭飛感覺她說的好像是自己。

「你還預知到了什麼?」鄭飛想通過她的能力多了解一些事情,說不定能解釋很多自己也想不通的秘密。 小糯米老老實實地把五芒星收進領口裡,噘噘小嘴巴,「粑粑,要喝牛奶。」

陸胤端起牛奶,喂到她唇邊。

「你這次又不乖,你說粑粑要怎麼懲罰你?」

小糯米小臉蛋綳得緊緊的,還……還罰?

頓時,一股委屈襲上心頭,無措的對著食指,「粑粑,小糯米問你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陸胤挑眉,「你問。」

「小糯米還是你最愛的小寶貝嗎?」

「不是了。」

小糯米哭喪著小臉,小爪子往他俊臉上招呼,放肆的揉著他的俊臉,「為什麼呀粑粑?小糯米為什麼不是你最愛的小寶貝了呢?」

一手拿開她的小爪子,陸胤唇角微微抽搐,「為什麼你心裡沒點數么?」

小糯米一慫,縮回小爪子,抿唇一笑,裝傻。

陸胤食指點了點她的眉心,「熊孩子不聽話怎麼辦?揍一頓就好了。」

小糯米想起被麻麻揍屁屁的恐懼,精緻的臉蛋一抬,「粑粑!」

「嗯?」

「麻麻已經揍過了哦!」

「是么?」

小糯米重重點頭,「嗯吶!很疼很疼。」

「長記性了么?」陸胤指腹摩挲著下巴,若有所思,「不然來個男女混合雙打,會讓你加深印象。」

「噗嗤……」陸萌笑場了,一口牛奶差點噴出來。

接受到小糯米幽怨的目光,她捂著嘴,抱歉的笑笑:「抱歉,你當姑姑沒笑過。」

小糯米:「(╯^╰)」

喬安吃得差不多了,放下刀叉,拿起餐巾優雅擦拭著唇角,「陸胤,你什麼時候回去?」

陸胤還沒來得及回答,喬安便瞳孔一陣緊縮,身形頎長的男人,渾身夾裹著冷冽的冰川寒氣,目光陰鷙的盯著她,在警衛的簇擁下,疾步而來。

陸胤唇角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冷笑,呵,眸底的輕蔑,赤~裸而毫不掩飾。

慕靖西在他們的餐桌前,頓住腳步,站定。

高大的身軀,帶著一股強勢的壓迫感。

小糯米獃獃的仰著腦袋,「叔叔,你怎麼來了?」

男人漆黑深邃的冷眸,從喬安臉上掠過,在陸胤臉上一掃而過,最後,定格在了他懷裡的小糯米臉上。

她跟誰都這麼親昵么?

心裡突然很不是滋味……

「這是誰?」

沒有理會小糯米,慕靖西低沉至極的嗓音,凜聲問喬安。

喬安冷笑,昨晚強暴了她的人,現在一副抓姦的樣子,又是為了哪般?

「與你何干?」

好一句與你何干!

江洵在身後,聽了都不免心驚。

喬小姐這是在火上澆油!

「我是陸胤。」陸胤將小糯米塞進喬安懷裡,不緊不慢的站起身。

兩人身高相當,一個矜貴高冷,一個優雅清貴,不相伯仲。

陸胤身上,更多的是帶著貴族沉澱而來的優雅與精緻,而慕靖西,則是與身俱來的矜貴與倨傲。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出火焰為十足的火花。

慕靖西冷眸一瞬不瞬的盯著陸胤,這張臉,他見過!

在商場里,他當時……從餐廳里出來,把撞到喬安的小男孩牽走了。 陸胤,喬安……小男孩。

他眸底劃過一抹複雜的暗涌,視線緩緩下移,落在小糯米臉上。

他之前,一再覺得小糯米有一股熟悉感,似曾相識。

他問過小糯米,他是不是見過她。

當時她是怎麼回答的?

「美麗的皮囊千篇一律,長的好看的人,總是有些相似噠。」

小傢伙的話,在腦海里迴響著。

相似?

小糯米分明就是那個女扮男裝的小男孩!

當時,她叫他怪蜀黍!

原來,喬安早就在他眼皮子低下,私會陸胤。

而他,還傻傻的被蒙在鼓裡,因為擔心她的人身安全,第一時間趕到她身邊。

呵……

往事一幕幕,現在全都幻化成為了一個個無形的耳光,狠狠甩在他臉上。

慕靖西,你真傻。

難怪喬安有恃無恐,原來,在她心裡,他恐怕就是個傻子吧?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出手,緊扣住陸胤的脖子。

陸胤毫不示弱,在他出手的一瞬間,飛快出招。

「啊……」小糯米尖叫出聲,緊張的喊,「粑粑!」

粑粑!

好一個粑粑!

所以,陸胤真的是喬安的丈夫?

呵呵,現在他們一家三口團聚,他算什麼?

他究竟算什麼?

雙目赤紅,慕靖西感覺心臟被岩漿侵蝕著,每一下呼吸,都帶著火辣灼燒般的疼痛。

手下的力道,毫不留情。

餐廳里,因為兩人這一打,而亂了起來。

食客們紛紛逃離,噼里啪啦……

餐桌踢翻,餐具碎裂一地。

陸萌嚇了一跳,擔憂的助威加油,「哥,加油!」

一個餐包飛來,砸中她的腦袋,陸胤沒好氣的道,「先帶小糯米離開。」

陸萌暈了一下,「哦,好!」

小糯米害怕的哭了起來,奶聲奶氣的喊,「粑粑,粑粑……」

陸胤抽空回她,「別哭,粑粑沒事。」

嘭!

慕靖西嫉妒之火在燃燒,一拳狠狠砸在他臉上,陸胤也是練家子,招式凌厲的反擊。

兩人放開拳腳,相互過招。

喬安抱著小糯米,江洵擋在了她們面前,「喬小姐,您不能離開。」

「江洵,讓開!」

江洵面無表情,「沒有三少的命令,誰也不許離開。」

「放肆!」喬安冷聲低喝。

江洵不為所動,「我只聽三少的命令,請見諒。」

陸萌懷裡一沉,低頭,跟小糯米那雙漆黑溜圓的眼睛撞上了,小糯米扭頭,奶聲奶氣的喊,「麻麻,你要去哪裡?」

「嫂子,你去哪?」

看到喬安往打得不可開交的兩個男人走去,陸萌心猛地一沉,擔憂的喊,「嫂子,回來!拳腳無眼,當心被誤傷……」

慕靖西手中的椅子,猛地劈下,陸胤瞳孔驟然緊縮,「小心!」

本可以躲開的他,一個閃身,將喬安抱進懷裡,死死的護著。

將自己的背,暴露在了慕靖西眼前。

嘭!

椅子劈下。

陸胤悶哼一聲,身子踉蹌了兩步,喬安臉上血色盡褪,她焦急的抓住他胸前襯衫,「陸胤,你怎麼樣了?」

她焦急慌張的檢查著他的身體,「我看看,傷到哪了?」 聽了他的問題,女孩兒偏了偏頭,像是在思考。

「他會遇見幾個難以擺平的強敵,會幾度陷入危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