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吼……」不過,就在摩天的聲音剛剛落下,一聲驚天咆哮之聲卻是在沼澤之中響起。

嘭……

泥漿翻湧,一個龐大的身軀出現在了洛天和摩天的身前,速度奇快,血盆大口朝著洛天和摩天咬了下來。

一條近百丈長的滔天巨鱷破開沼澤,腥臭的氣息瞬間讓洛天和摩天兩人頭腦發昏。

「王境!」洛天和摩天兩人驚呼一聲,沒想到臨到岸上了,竟然會出現這麼一個東西。

不能讓他咬上,鱷魚的咬合力太強,即使肉身驚人,仙王中期被咬上,也肯定被咬碎!

洛天和摩天兩人瞬間感覺到了危機,身形閃動,消失在了原地。

「咔嚓……」蒼穹震動,血盆大口,合在了一起,道道的裂痕出現在大口的身旁。

洛天和摩天嘴角抽搐,看著那個龐然大物,感覺剛才若是被咬中,絕對承受不住。

「嘭……」泥漿翻騰,龐大的鱷魚掉進了沼澤中,那股兇悍的氣息也是隨之消失不見。

「小心!」洛天和摩天兩人背靠背,謹慎的盯著沼澤,神識中,竟然找不到鱷魚的方位,彷彿憑空消失了一般。 冷魅總裁的純純小丫頭 摩天眼中再次爆發出神光,掃向沼澤,隨後猛然驚呼:「它又來了!」 「哦!…前幾天,好像有幾個外地來的,後來又來了不少人!全是外地的!…」

中年女服務員帶著回憶神色,腦子裡面第一個回想起來的,就是駱林那張俊俏「帥鍋」臉,和薛玉芬的那張狐狸精樣的俏面,看來人長得太帥也不是啥好事。

「他們幾個人?說什麼口音?」

黃斌表情有點變化了,眼裡閃著一絲喜悅,從口袋裡拿出一根煙,穩定了下情緒,看了眼中年女服務員急忙問道。

「上京口音!…人嘛…三個…四個男人,兩個年紀大點的,有點想當官的派頭,還有個年輕男人,不知道是幹什麼的,估計是他們誰的小孩吧?我看又不像?很奇怪!…三個女人…後面又來了十幾個複員軍人…也是外地的口音…領頭的也是上京口音!…應該沒錯!我記的很清楚!哦!他們都走了!剛走沒多久…….」

黃斌腦子嗡的一聲,上京口音!當官的!擦!這就是線索啊!

雖然,黃斌不知道,市裡面突然叫他們來查什麼上京來的外地人,但是作為一個警察來說,天生對一些事情就是極其敏感的。

他覺得市裡面應該要找的人,就是這位中年女服務員嘴裡說的這幾個人!這就是直覺!所以,他興奮了!

「呼!…他們在這住了幾天?都幹了些什麼?」

黃斌看了眼在那翻看著登記簿的那些手下,又轉臉看著櫃檯里的中年女服務員問了句。

「他們經常出去,而且說話有點神神秘秘的感覺,經常湊在一起低聲談論著什麼…上次我去餐廳幫忙,我過去送菜…他們就馬上停止了交談!…難道他們是壞分子?特務?」

中年女服務員的八卦之火突然爆發了,兩隻眼睛閃著興奮的光芒,看著黃斌激動的問。

「咳咳…啊?嗯!你說的情況非常重要!…你怎麼覺得他們就是鬼鬼祟祟的呢?…」

黃斌突然反問了句,看了眼一臉八卦的中年女服務員。

「哼!我一看他們就不是什麼好東西!特別是裡面那個長得跟狐狸精一樣的女人,我看那大大有可能,是台灣那邊來的特務!妖里妖氣的!…」

中年女服務員拿個個指甲刀在哪開始修著指甲,嘴裡開始泛起八卦。

「我說!你這位同志嚴肅點!不要在這給我瞎扯!認真回答!…」

黃斌看了眼中年女服務員的這種態度很不滿意,抬手在櫃檯上敲了幾下,聲音帶著威嚴。

「哦!…我就感覺他們不像普通人啊,而且他們吃飯,都是吃最好的菜!特別是哪個最年輕的少年!吃飯太刁了!哼!肯定是資本主義狗崽子,還嫌棄我們餐廳的菜不好吃,還是那個狐狸精幫他去食堂裡面做!…你說,像我們講究艱苦樸素的勞動人民,怎麼會這樣呢?他們還以為別人不知呢?…」

中年女服務員白了黃斌一眼,開始在那叨叨起來,黃斌開始覺的頭漸漸大了,也不再問了,再問也問不出啥。

「嗯!這樣吧!我們進去看看….」

黃斌把手中的香煙,丟在地上,用腳踩滅,呼了口氣,示意幾個沒事站在邊上的警察,開始對旅館內進行搜查,這也是一個流程。

幾個警察很專業,各自分頭朝旅館內部走去。

京腔?當官的?吃東西很刁?狐狸精般的女人?這些人到底是幹什麼的呢?這和市委突然下達的命令有什麼聯繫呢?

就在黃斌,坐在旅館櫃檯對面的長條木椅上,沉思時。

「所長!…所長!…不好了出事了!…你快來看看…」

一個年輕的警察臉色發白,兩眼閃著驚恐氣喘吁吁的從樓梯口邊上的走廊跑了出來,一臉的冷汗,聲音帶著慌亂和恐懼。

「…瞎咋呼啥?怎麼回事?…」

黃斌看著自己的手下,臉色不悅的吼了他一句,從長椅上站了起來。

「餐廳…餐廳後面…有個…有個小院子!是放雜物的!…裡面還有一間木屋…我…我無意中把那堆著雜物的木屋打開了….發…發現了…屍體!…呼呼…」

年輕的警察估計沒見過啥世面,明顯給嚇住了,結結巴巴的說了他的所見。

「走!!…」

所長黃斌一聽猛地一驚,屍體?當下一揮大手,跟著那名臉色煞白,滿臉冷汗的年輕警察,就朝餐廳小跑了過去,身後其他幾個警察也緊緊跟著,槍也拿出來了。

這是連著餐廳后的一個小院子,種了棵樹,樹邊上放了個破爛的大水缸,裡面的水都成了渾濁的污水了,上面還浮著幾片枯黃的樹葉,還些小昆蟲的屍體啥的,一些腐朽的爛枯木材,堆在樹邊上的牆角下。

一個由已經看不清顏色的牛毛氈,搭建起來的破爛木屋,此時,那張爛木門已經打開了,木屋內堆滿了各種雜物,破爛的瓶瓶罐罐和爛木頭,從木屋內散發出一股腐臭味,一些枯黃的稻草下露出了一隻穿著解放鞋的人腳。

「…建軍!…正紅!..你們去把那些爛木頭掀開!…呼!…」

黃斌皺著眉頭,站在木屋外,指了下哪個一堆爛木頭下露著人腳的方向說。兩個臉膛微黑的年輕警察,毫不遲疑的執行了命令。

小木屋內的爛木頭,很快就被清理開了,但是出現的場景,讓在場的幾個警察全都蹲在外面地上,狂吐了起來,連黃斌都臉色,煞白一片!

「周環!!!…我的天啊!」

五個人!全都擠在一起,此時他們的臉上,全是一片白色的挪動的蛆,從他們腦袋眉間那破爛的洞口,還有眼眶,嘴巴,鼻子間,翻滾著那噁心軀體,黃斌腦子一片空白。

他看到自己的小舅子了!真的被人殺了啊!

很明顯,周環的兩眉間一個巨大的彈孔,顯得極其的猙獰!也同時認出了其他幾個人,都是周環的狐朋狗友,這下好了,大家一起玩到下面去了。

黃斌強忍著異樣的噁心和視覺刺激,抬手扶著磚牆,掏出棵煙,顫巍巍的點上火,深深的吸了口,呼!一股辛辣的煙味讓他腦子清醒了很多。

幾個年輕的警察也沒再吐了,肚子裡面的東西都吐光了,只剩下黃膽水了,一個個都是臉色煞白的,眼中全是震驚。

「…建軍!你馬上開車回所里!把老張喊來!…順便通知市局刑偵隊來人!…呼!大家都坐下!…保護好現場!…」

黃斌現在腦子裡面一片混亂,又猛吸了幾口煙,這才對著幾個蹲在一起,神情帶著萎靡的一個黑臉年輕警察,吩咐道。

接著自己也找了個爛樹墩子,坐了下來。眼神直直的看著五個人關節嚴重變形,而且手腳全部被殘忍的折斷,白森森骨頭都劃破了衣褲,可見兇手是何等的殘忍血腥暴虐,看來這幾個人,做了什麼讓這個兇手極其憤怒的事情,不然他們不會死得,如此的凄慘和恐怖。

虐殺!是的!其中有一個人的腦袋,完全被擰成了麻花狀,呼!小舅子周環肯定是直接被槍殺的!眉間的彈孔說明了一切。

黃斌馬上就想起岳父母,要是知道自己的唯一寶貝兒子死了,那還不知道怎麼傷心呢?這個周環也是屬於自作孽不可活啊!平時囂張霸道慣了,好了!這才老實了,命都沒了!

黃斌的心漸漸的平靜了下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在小院外門口響起。

派出所的老張穿著白色的袍子,手裡提著個方形小鐵箱,周圍還有五六個所裡面的警察,急匆匆的走進了這個兇殺現場的小院子。

「呼!黃所!…嘶…好傢夥!五個人啊?…」

老張是所裡面的老法醫,先朝黃斌打了個招呼,接著就看到了那五具變形被擠在一起的屍體,倒吸了口涼氣說。

手裡也沒閑著,把小鐵箱放下,從兜里把白色消毒口罩給帶上,打開小鐵箱,拿出裡面的膠手套,外面還得套上粗棉布手套,緩緩走到奇臭無比的屍體邊,開始仔細觀察起來。

身後還跟著個帶著口罩,手裡拿著本子,胸口掛著照相機,開始準備記錄照相的男警察。

「…死者!男性…死亡時間72個鐘頭內…嘶…喉骨破裂!我的天啊!這是…手腳都被硬生生的大力折斷了?…這是怎麼辦到的?…呼…還有彈孔?….」

老張法醫那是越看越心驚,頭上開始冒出細汗,心中震驚不已,這明明就是被人大力的給掰斷了,這的多大力氣啊?功夫?

「怎麼了?老張!有什麼發現?…」

黃斌強忍著屍體發出的奇臭,皺了下眉抽了幾口煙,走了幾步看著蹲在那堆屍體旁的張法醫,問了句。

「是呀!…這幾個人除了兩個人是被槍打死的,其他三個都是被直接折斷四肢,最後被捏碎侯骨而亡,這個兇手手段極其殘忍,而且我懷疑這個人身懷武功…而且他還有槍!這起案子可真是件大案啊!…」

張法醫第一次見到有人用這麼殘暴的手法殺人,抬起袖子擦了下頭上的汗水,看了眼黃斌吐了口氣說。

「黃所!…市局的人來了!…」

一個所里的警察,在黃斌身邊小聲說。

又是一陣雜亂的腳步聲,伴隨著幾個神情帶著傲氣的幾個警察走進了小院。

「劉局!…」

黃斌當然認識劉振東,市局局長,沒想到他親自來了。

「嗯? 玉冰鎖 你是小黃…呵呵!幹得不錯!行了!你們有什麼發現?」

劉振東眯了下三角眼,笑了下看著黃斌淡淡的說。

「…有點發現!在這家旅社前幾天,住了幾個上京口音的男女…我分析,這五個紅又紅造反兵團的人死亡,可能跟這些人有關係!死亡時間和他們在這裡住宿時間相吻合!…所以,我認為…」

黃斌把他的分析說了一遍,還拿著旅館登記本,打開遞給了劉振東,把駱林等人登記的時間,用手指指了下表情肅然地說。 嘭……

龐大的身軀突破沼澤,一點也不顯的笨拙,速度更是奇快,朝著洛天和摩天衝去,摩天根本跟不上那條鱷魚的速度。

血盆大口瞬間將洛天和摩天兩人籠罩,一股綠色的氣息更是從鱷魚的大口之中吐出。

「是毒氣!」洛天眼中凝重,雙手飛動,眉心之上的火焰印記閃爍一下,澎湃的十色火焰爆發,化成漫天的火海,朝著那些毒氣席捲。

滋……

兩個種極端的力量不斷的對抗,陣陣的白煙散發而出,不過那大口也是咬了下來,讓洛天的和摩天兩人的臉色一變。

「躲不掉了!」洛天和摩天兩人瞬間感覺到了危機,看著那咬合而下的大口。

「那隻能頂上了!」洛天臉色陰沉,手中的血刀,爆發出滔天的氣息,朝著那大口斬了過去。

「神藏!」摩天也是撐開了界域,鬼氣森然,化成化成一口黑色的巨棺將洛天和摩天兩人蓋了起來。

噗……

血色的刀芒斬在了鱷魚嘴上,讓鱷魚痛苦的嘶吼一聲,大片的鮮血從大嘴之上灑落。

與此同時,那裂開到十幾丈長的大嘴,也是咬在了那黑色的巨棺自上。

咔嚓一聲,黑色的巨棺轟然碎裂,化成道道的神則崩碎在那大嘴之下,露出了臉色難看的洛天和摩天兩人。

「給我開!」洛天大吼,眼下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硬頂上去。

剎那間,洛天雙手直接握住了一顆冰冷的牙齒,腳下則是踩在了下面的牙齒之上。

咔咔咔之聲響起,洛天以無雙的肉身,硬生生的頂住了鱷魚的咬合之力,看的摩天直哆嗦。

錯嫁驚婚:總裁輕點愛 「你先出去!」洛天沖著摩天開口,感覺兩隻腳上傳來疼痛,顯然那冰冷的牙齒刺破了洛天的腳掌。

「區區仙王初期的凶獸,我還搞不定你?」洛天臉上露出冷漠,開始同那咬合之力對抗起來。

轟隆隆……

摩天衝出了大嘴外,雙手不斷飛動,同時,雙瞳再次重合在一起,看向那龐大的鱷魚。

吼……

鱷魚不斷的嘶吼,它的力氣就是一鼓作氣,只要頂住了一下,那麼之後的力氣便會衰竭。

「嘭……」黑色的巨棺鎮壓在鱷魚那龐大的身軀之上,震的鱷魚哇哇亂叫,想要鬆開嘴裡的這個小子,卻有些做不到。

摩天不斷出手,一道道武技,不斷的砸在鱷魚的身上,讓鱷魚痛苦無比,鮮血不斷的從天空之上灑落。

崩……

終於,鱷魚堅持不住了,洛天握住的牙齒,轟然崩碎在洛天的手中,趁著機會,鱷魚甩了一下大腦袋,擺脫了洛天。

龐大的身軀,朝著沼澤墜去,鱷魚已經徹底被洛天和摩天給打怕了,他是王境凶獸,靈智一點也不輸給人類,此時它只想回到沼澤中,繼續做他的霸主。

「想走,可沒那麼容易!」洛天冷笑一聲,飛身而起,落在了鱷魚的大腦袋上,一拳轟出。

轟鳴震天,脆裂的聲音在鱷魚的頭頂之上響起,讓鱷魚龐大的身軀捲動起來,尾巴胡亂的掃動。

「給我去死吧!」洛天不斷出手,一道道拳影不斷的砸向鱷魚的大腦袋。

「嘭……」終於那龐大的身軀掉進了沼澤之中,只不過那大傢伙,被洛天打了個半死。

洛天不想觸碰到沼澤,因為那股強大的壓力依然存在,洛天害怕自己掉進沼澤,被那壓力鎮壓不起來,那麼自己就悲催了。

「走……」洛天頂著強大的壓力,艱難的飛到了五百丈的距離,回到了摩天的身前,兩人飛身而起,朝著沼澤的岸邊飛去。

這一次並沒有遇到其他的阻攔,兩人很是順利的落在了沼澤岸邊一塊龐大的石頭上,目光看向那一望無際的沼澤,臉上露出感嘆。「這還只是沼澤的一部分,整片沼澤中,有什麼危險還真的很難說,下一次若是再來,想必就不會遇到這些鱷魚了!」摩天輕聲開口,兩人並沒有直接走上岸,而是盤坐在那裡,開始調整著狀態,他們知道

,度過沼澤地區,不過是剛剛開始而已。

兩人距離沼澤不是很遠,目光看向遠處,兩人所坐的地方更像是一塊巨石,而不遠處,則是彷彿一座城池一般的東西。

「這是哪裡?怎麼會有城池?」摩天驚聲開口,他也是第一次進入到沼澤,之前有許多人,也不曾進入過這裡。

「一座城,這城池也太大了吧,不過當初黑白無常殿主,也曾進入過神鬼沼澤,看到過這麼一座城,卻並沒有深入太多!」洛天看著那破敗的城池,能夠感覺到當年城池還存在的時候,是一個輝煌的勢力。

「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摩天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凝重。

「這裡原本就是一座城,當年盛極一時,而我們之前度過的沼澤,就是這座城的護城河!」摩天說話,讓洛天的身軀也是微微一頓。

「倒不是沒有可能,實在是這城太大了,比起整個輪轉殿都要大上好幾倍!」洛天開口回應,同時也是暗自感嘆這座城中肯定會有危險,同時也擁有著大機遇。

「我總感覺有人在盯著我們,摩兄,你好好查看一下!」洛天目光之中帶著異色,看向那一望無際的沼澤。

「嗯!」摩天點了點頭,他相信直覺,而且之前那些鱷魚發瘋,也顯的很怪異。

說話間,摩天的眼睛便是看向了沼澤深處不斷的掃視起來:「的確有人!」

「一共四個,一個仙王中期,三個仙王初期!」摩天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凝重。

「什麼?」聽到摩天的話,洛天的臉色微微一變,沒想到竟然真的有人跟在他們後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