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

隨著妖修們的爭鬥,流血自然十分常見。

妖修的血,妖獸的血,落在那些龍血草上,頓時將這些妖植渲染得更加鮮艷。

和尚繼承者的蜜寵 「趙大哥,我們也上吧!」

方正掃視了一圈戰場,當即也躍躍欲試的道。

妖獸有價值之分。

妖植自然也有。

相比起來,不必多說,肯定是能夠結出妖果的樹木類妖植價值更高。

但其他花草類的妖植,價值也不算低。

尤其是龍血草這樣外界罕見無比的妖植。

既然看見了,自然沒有不要的理由。

「好!」

趙莽瓮聲瓮氣的應了一聲,便轟然撞了出去,一下子就將兩名正在爭鬥的玄階中期妖修撞飛,然後將兩者覬覦的一顆龍血草收起。

「可可可可~~~呂天蝦,我們也上!」

龍可兒見狀,頓時也爬上了呂天蝦的背上,吃吃的笑了一聲之後,便騎著呂天蝦衝天而起。

不過她卻不會搶奪龍血草,而是在眾人的頭上半空飛來飛去,似乎覺得很好玩。

方正看了龍可兒一眼,發現沒人理會她之後,也就不管了。

他當即也向最近的一顆龍血草衝去。

呼!

耳邊風聲一起。

此時此刻,方正已經收斂的肥鯤之力,換回了鋼鐵鯤之力。

但他的速度依然不可小覷,爆發起來,頓時如一陣風掠過,再加上他手上提著的六米大骨鯤,當即顯得氣勢驚人。

「哪個門派的人,藏頭露尾的,給我滾開!」

儘管如此,還是有人攔在了方正面前。

這是一個中年男人,兩鬢斑白,看起來有些孤傲,其身上散發著玄階後期氣息,身邊還跟著一頭六七米大的玄階中期的黑色大蟹。

這名中年男人顯然也跟方正看上了同一棵龍血草,正想採摘時發現帶著白骨面具的方正來臨,頓時爆喝一聲。

話音剛落,他頓時就出手了!

噗噗噗~~~~

他猛地嘴巴一張,突然吐出一連串的泡泡迷惑方正的視線,與此同時,他則帶著身邊的黑色大蟹,準備左右夾攻方正。

這一瞬間。

方正頓時眉毛一挑,有些訝異。

那些泡泡閃動著迷幻之色,數量極多,一時間幾乎覆蓋了他面前視線。

一時之間,方正也辨認不出這是什麼天賦能力,又是來自什麼妖獸的,不禁就腳步一滯。

但很快,方正嘴角一翹,便又急沖而去。

當面前腳步聲一近之後,他也懶得去看,雙手緊握住骨鯤,就是一個橫掃!

毛骨悚然!

骨鯤揮出的瞬間,頓時冒出密密麻麻的骨刺,威能暴增,並且覆蓋範圍也隨之加大。

「嗯!?」

焰毒醉卿 那中年男人顯然沒有想到在視線不明的情況下,方正居然還直接發動攻擊,忍不住驚訝了一下,但隨即又獰笑一聲,和黑色大蟹迎了上去。

方正散發出來的只有玄階中期妖息,而他手上的骨鯤更是玄階前期,所以哪怕是正面硬撼,中年男人也很有信心能夠將方正壓在下風!

但下一瞬間,當接觸到那如骨刺狼牙棒般的骨鯤之後,中年男人頓時後悔了!

轟的一聲!

中年男人頓時連人帶獸都倒飛了出去!

方正隨即穿過泡泡,笑著將一顆龍血草收入囊中。 「那個白骨面具到底是誰啊!?」

「我去他的,這也太生猛了吧!!!」

「誰說不是呢,我可是看到他連敗三名玄階後期妖修了啊!」

「不止呢,我剛才看到蟹道門的兩個玄階中期聯手,也被他給打趴了,雙雙重傷呢!」

隨著時間推移,方正三人都開始在戰場上嶄露頭角。

首先是龍可兒。

這丫頭什麼都不做,就是在天上飛來飛去,看妖修戰鬥看得可可直笑。

總裁翻車:說好的柏拉圖呢? 其他妖修沒幾個能夠飛天的,而且看她從頭到尾都不搶龍血草,也就懶得理她了。

而趙莽呢。

自然不必多說,他的能力,放在這樣混亂的戰場上,顯然有著無比強烈的優勢。

簡單來說呢,就是趙莽一直開著野蠻衝撞,沖沖沖,撞撞撞,莽莽莽!

衝撞開那些妖修之後,他就連忙將看中的龍血草一把收進玄竅。然後根本毫不戀戰,又往下一處龍血草所在衝去。

當然了。

趙莽這樣做,自然引來了不少妖修的不滿和眼紅,所以在他衝撞期間,也吃了不少攻擊。

但趙莽根本不理,以體內的回力彪的天賦能力回力,硬頂著傷害,摘完龍血草就走,妖修們一時間又恨又惱,卻根本奈何不了他!

當然,三人之中,表現最突出的,還要數方正。

他可不同於趙莽的橫衝直撞,他完完全全就是一路打過去的。

他也沒有特意挑選龍血草,反正就是一路採摘過去,哪裡有就去哪裡。

這樣一來,方正招惹到的妖修,幾乎都是正面硬剛。

不到半個時辰,他便已經和七八個妖修戰過,卻全戰全勝,甚至沒有任何傷勢。

所以這個時候,甚至已經有一些相熟的妖修,忍不住談論方正起來。

這個戰場太大了,方正自然聽不到妖修們的談論聲,不過從其他的妖修們投來的目光中,他倒是能猜出一二。

而接下來,甚至還發生了一個好笑的事情。

方正繼續向一棵龍血草殺去。

不過距離這棵龍血草更近的,是一名玄階中期妖修。

這名玄階中期妖修,正想採摘,卻忽然看到了往這邊衝過來的方正。

方正自然毫不客氣,目光一狠,旋即腳步加快的繼續衝過去。

他握緊手中的骨鯤,正要將這名徐娜姐中期妖修打飛。

但就在這時,這名玄階中期妖修竟臉色一變,然後友好的笑了笑,主動讓開了道路。

方正先是一怔,然後強忍著笑,收了這棵龍血草。

那名玄階中期妖修見狀,連屁都不敢放,而是灰溜溜的走了,遠離了方正。

而接下來,更讓方正好笑的是,這樣好笑的事情,還不止一次。

而是接二連三的發生!

方正一路過去,就這樣接連在三名玄階妖修手下,直接收走了龍血草。

這些妖修攝於方正剛才展現出來的戰力,竟然連阻攔都不敢阻攔一下!

最好笑的是,其中一名玄階妖修,還是比方正高上一級的玄階後期妖修!

「哈哈,誰敢跟我搶!」

既然如此,方正自然不再客氣,而是速度更快的收割而去。因為戴著白骨面具的緣故,方正格外的放得快,沿途甚至還發出囂張的大笑聲。

一棵,兩棵,三棵,五棵!

他就這樣暢通無阻的,收了五棵龍血草。

而接下來,方正在遇到的,已經不是一棵龍血草了,而是六七棵龍血草連成一片的小草叢。

這一次,終於有人攔在了方正面前。

而且不是一個!是三個!

兩個玄階後期,一個玄階巔峰!

感應到撲面而來的濃厚妖息,方正頓時眉毛一挑,總算停下了腳步。 「這位朋友,雖然不知道你是哪一派的,但是這些龍血草我們三個看中了,請你去別處吧。」

擋在方正面前的三名妖修,赫然是兩男一女。

兩個男的一老一嫩,老的有五六十歲了,是名老者,嫩的則三十歲左右,面相年輕,是個青年。

這兩位都是玄階後期,此時自然都附身了妖獸之力。

老者體表多了一些皺褶般的物質,嘴巴則奇異的凸出。而青年則頭顱異常的大,身上隱帶甲殼。

而剩餘下的玄階巔峰妖修,則是一名中年美婦,身材豐滿之餘,竟然比趙莽還是高大,她的皮膚布滿斑駁的紋路,腰部周圍還長著一圈的四根觸手,看起來十分詭異。

這時候對方正說話的,正是這名中年美婦。

三人之中,似乎以其為首。

而很顯然,這三人也是剛才看過方正一路過關斬將表現的,所以這個時候,並沒有小看方正,反而有些客氣的勸道。

方正聞言,白骨面具下頓時露出一個略顯猙獰的笑容:「還是三位去別處吧。」

經過多次的戰鬥,現在方正對於自己的實力已經越來越有信心了,僅僅三名玄階妖修,可無法讓他退卻。

哪怕這三名妖修,兩名是玄階後期,一名是玄階巔峰!

而聽到方正的話,中年美婦頓時就臉色一沉。

老者和青年更是臉色一變,都瞪大眼睛,眼中有惱怒之色泛起。

她們三名玄階後期和巔峰妖修,跟方正一名玄階中期妖修客氣,已經是很給面子的事情了,誰知道方正非但不領情,竟然還讓她們走!

她們能走嗎?

她們當然不能走!

如果走了的話,周圍的妖修便會以為她們好欺負,接下來的資源爭奪,就麻煩了。

而且這裡她們也有不少相熟之人,要是在玄階中期的方正前面慫了,以後回去自家海域被有心人一傳,她們的面子往哪擱?還要不要混了!?

所以她們當然不能慫!

為首的中年美婦,自然也是這樣想的,回首跟老者和青年對視一眼之後,三人頓時心裡有數。

「出來吧!」

三人保持著妖獸之力附身的狀態,隨即又默契的各自放出了一頭妖獸。

老者和青年,放出的赫然是玄階中期的海馬妖獸以及蝦類妖獸。

而中年美婦,放出的則是一頭體積二十米的巨大章魚妖!

方正頓時眼睛一眯,瞬間就辨認出來這三頭妖獸的跟腳:「擅長水屬性的大海馬,擁有精神力天賦的大頭蝦,體積巨大的巨章!」

這三頭妖獸,倒也算是海里稍微罕見的妖獸。

只是讓方正有些驚訝的是,中年美婦三人的模樣變化,跟這三頭妖獸之力附身十分相似。

當然,這三頭妖獸既然放出來了,自然不是現在中年美婦三人體內玄竅的本命妖獸,而且修為也不符。

不過方正看多兩眼之後,頓時明白過來。

惡魔總裁,不可以 看來這三個人的本命妖獸,和輔助妖獸,都是相同的類型品種。

也就是說,同樣的妖獸,這三人都擁有兩頭,只不過一頭是更高階的本命妖獸,另一頭則是低級一些的輔助妖獸。

這樣的情況,其實在妖修世界並不罕見。

畢竟如果將一頭妖獸培育到高階的話,然後再培育相同的妖獸,自然就更加的熟練和方便。

而且因為對本命妖獸的熟悉,操控相同的輔助妖獸時,也會相應的犀利不少。

明白了這一點之後,方正不禁對三人高看了一眼。

這樣本命和輔助相同的妖獸組合,一般來說,都會讓妖修的戰力比普通的同階妖修強一些,再加上三人擺明要組隊對抗方正,所以這個時候,方正臉上都不禁泛起了一絲凝重之色。

的確是一波強敵啊! 不得不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