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怎麼了?綠朧。」看到綠朧的神情,凌傲天愣了一下。

「沒事,天哥哥,我們走吧!」

兩人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叢林深處,原地,只剩下一具逐漸冷確的屍體。

邊關小城,城主府。

「什麼?十一死了?」寒劍濤一臉陰沉地看著在他面前膽戰心驚的手下。

「是的,誠主大人,我們到肯亞森林的時候,大人已經死去多時了!」那名手下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嘭!」寒劍濤重重地一掌拍在他旁邊的一張桌子上。

那張原本極為結實的桌子在他這一掌之下,四分五裂,碎了一地。

「查清楚那人的身份了嗎?」寒劍濤的聲音森冷無比。

「那人叫凌傲天,是達萊斯帝國的人……」那名手下在寒劍濤的壓力之下,膽戰心驚,根本不敢有半點拖延,迅速將查到的資料說了出來。

「好啊!凌傲天!你很好!很好!」寒劍濤咬牙切齒地說道,「傳令下去,讓寒家的影衛出手,勢必殺掉這個人!」

聽到寒劍濤的命令,那名手下心中一驚,對於寒家的影衛,他可是有所了解的,那可是寒家最為強大的力量,如今,寒劍濤竟然為了一個四級戰者,不惜出動家族的影衛,可見寒劍濤心中的怒火之甚。

不敢有任何猶豫,那名手下急匆匆地離開了。

寒劍濤派出家族的影衛追殺凌傲天,這可算得上一劍大事,不過,對於這一切,凌傲天卻是毫不知情,就在寒劍濤接到消息,命令影衛出手的時候,凌傲天已經進入了肯亞森林的深處。

肯亞森林,那是一個極其兇險的地方,在整片森林中,有著數不清的魔獸,初級的,中級的,高級的,神級的,這些魔獸遍佈於森林之中,使得整個森林處處充滿了危機,就連那些以獵殺魔獸為生的傭兵團,也只敢在森林的外圍活動,生怕過於深入,會招來那些神級魔獸。

如果只有凌傲天一人,恐怕他也會如同那些傭兵團的人一樣,只能在森林的外圍活動,但是,跟在他身旁的綠朧,確是貨真價實的聖獸,雖然如今綠朧的實力不再,但她身上所帶的魔獸威壓卻是作不了假的,因此,兩人雖然已經深入了森林深處,卻沒有任何魔獸敢前來招惹。

就在樣,凌傲天與綠朧在肯亞森林深處,如同在自己家後花園一樣,自由地閑逛著尋找歸元蘭的蹤跡。

雖然知道十葉歸元蘭極其難尋,肯定得花一番功夫才能得到,但是,凌傲天還是有些沉不住氣了,原因無他,因為他們進入肯亞森林深處已經五天了,卻連歸元蘭的影子都沒見著。、

「血尊,你給我滾出來!」凌傲天在意識里呼喚起血尊。

「小子,你現在又沒遇到危險,叫我幹什麼?」血尊沒好氣地回應。

「你不是說肯亞森林有十葉歸元蘭嗎?可是,我們到現在連一葉的都沒有見到,你是不是在騙我們?」凌傲天覺得自己是被血尊給忽悠了。

「這不可能!」血尊也有點懵了,如果說沒找到十葉歸元蘭,還算正常的話,連歸元蘭的影子都沒見著,這也未免有點太離譜了。

「事實就是這樣!」凌傲天沒好氣地說道。

「這怎麼可能,讓我看一看!」血尊不信了,瞬間控制了凌傲天的身體,接著,凌傲天的眉心中出現的那道血色光芒迅速地從他眉心散開。

「原來是這樣,難怪!」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凌傲天再次恢復了身體的控制權,血尊的聲音再次在他的意識里響起。

「怎麼回事?」凌傲天急於弄清楚事情的原因。

「歸元蘭被人移植到了一個地方,所以,你們才會遍尋不見!」血尊道。

「在哪兒?」一聽血尊已經找到了歸元蘭的所在,凌傲天總算是鬆了一口氣,趕緊追問起來。

一幅地圖,出現在凌傲天的腦海當中。

「好了,歸元蘭的位置我已經告訴你了,現在你可以和這小魔獸一起去對找了,不過,我得提醒你一點,把整個森林的歸元蘭移植到一個地方,這事情實在是有些蹊蹺,你們可得小心些。」血尊提醒凌傲天。

凌傲天沒有理會血尊的話,開始查看起那幅地圖。

很快,凌傲天便弄清楚了歸元蘭的位置所在。

「綠朧,走,我們去采歸元蘭!」凌傲天激動地對綠朧說道。

綠朧有些發獃,先前,兩人可是在肯亞森林深處找了五天的時間,現在凌傲天卻說得如此自信,這讓綠朧感到有些不解。

「天哥哥,你知道歸元蘭在什麼地方了嗎?」 凌傲天無比自信地點了點頭,說道:「我們走吧!」

看到凌傲天信心滿滿的樣子,綠朧朝他甜甜地一笑,跟著他的身後向前走去。

「小子,有些不對勁,你自己小心點。」血尊在凌傲天的意識里再次叮囑。

凌傲天看了一眼周圍,卻沒發現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不禁皺了一下眉頭,血尊應該不會騙自己,那麼,問題到底出在什麼地方呢?

想不清楚問題所在,凌傲天也不再去想,徑直朝前方走去。

一條小路,直通前方,凌傲天順著小路往前走。

「天哥哥,後面的路沒有了!」在凌傲天身後的綠朧驚呼起來。

凌傲天聞聲轉過身一看,發現果然如此,他們所經過的那條小路,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似乎,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一樣。

怎麼會是這樣?凌傲天轉過身向前方看去,卻發現那條小路依舊存在,在叢林中蜿蜒盤旋。

「血尊,這是怎麼回事?」凌傲天在意識時里詢問血尊。

「我也不清楚了,先別管這些了,一直順著這條路向前走,找到歸元蘭再說吧!」血尊顯然也是一頭霧水,只得對凌傲天如此說。

見血尊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凌傲天那原本就皺著的眉頭皺得更厲害了,心裡的直覺告訴他,如果再往前走,必定會有危險出現,現在里應該做的,便是迅速找到辦法離開這個詭異的地方。

「天哥哥,我們快點離開這裡吧!這裡實在是太詭異了!」看凌傲天眉頭深鎖,綠朧出言勸阻。

離開這裡,那十葉歸元蘭怎麼辦?凌傲天心裡的直覺告訴他應該這樣做,但是,一想到十葉歸元蘭對綠朧的作用,他便強行將心底的想法壓了下去。

凌傲天抬起頭來,看向前方那條彎曲的小路,眼中閃過一絲堅定之色。

不論如何,一定要得到十葉歸元蘭!

帶著這樣的想法,凌傲天深吸了一口氣,伸手拉住綠朧,再次沒著那條小路向前走去。

那條彎彎曲曲的小路,不知有多長,凌傲天與綠朧沿著小路走了快一個小時,卻依舊沒有走到盡頭,而在他們的身後,那條小路依舊如先前一樣,在他們經過之後便消失不見了。

「血尊,這條小路有點不對勁!」又走了一個小時,依舊沒能走到小路的盡頭,凌傲天在意識里對血尊說道。

「嗯!是有些不對勁,看來,這條小路,並不是真實的,而是一個幻境!」血尊說道。

「幻境,那怎麼辦?」凌傲天在些頭痛了,對於幻境,他雖然在一些書籍上看到過,可是並不知道破解之法。

血尊沉默了,久久沒有出聲。

見血尊沒有出聲,凌傲天心中一沉,難道血尊也沒有辦法破解?

終於,在凌傲天即將絕望的時候,血尊開口了:「小子,我們恐怕有大麻煩了,這個不是單純的幻境。」

「不是單純的幻境!」凌傲天愣住了,對於幻境並不是太了解的他,雖然不明白怎麼回事,卻也知道他們肯定是遇上了大麻煩,不然,血尊不會如此凝重。

「有辦法破解吧?」凌傲天問道。

「有點麻煩,基果是由一般精神力所形成的幻境,只需要利用精神力來對抗,就可以干攏幻境,從而破掉,可是這是由陣法所形成的幻境,我們必須得找到陣法的核心,然後將其打破,才能破除。」血尊道。

「陣法核心在哪兒?」凌傲天可不想一直被這幻境所困。

「我不知道!」血尊有些不負責任地說出了一句讓凌傲天差點抓狂的話。

「你……」要是可以,凌傲天真想痛揍血尊一頓。

「小子,你別著急啊,我現在確實不知道這個陣法的核心所在,不過,我們可以想辦法將它找出來。」血尊說道。

「快說方法!」凌傲天可不想讓血尊再賣關子。

「想要找出陣法的核心,就必須得闖陣,引動陣法,不過,小子,這可是極其兇險的,因為,一旦你開始闖陣,就會引動陣法的防護力量發動攻擊,具體會遇上什麼樣的攻擊,我現在也說不清楚,你可得想清楚。」血尊的聲音有些凝重。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如果不破掉這個幻境,我難道要在這條小路上走一輩子嗎?快說吧,要怎樣闖陣。」凌傲天有些無奈地說道。

「你只要不順著那條小路走,就會觸動陣法。」血尊說道。

「不順著小路?」凌傲天看了一下小路兩旁,發現那裡荊棘遍布,不禁有些為難,難道要自己去鑽那些荊棘,才能引動陣法。

「沒錯!」血尊有些幸災樂禍。

算了,既然只能這樣,那就闖吧!看了一眼那些荊棘,凌傲天把心一橫,朝那些荊棘上踏去。

「天哥哥!小心啊!」見凌傲天竟然不走小路,直接朝路旁的荊棘踏去,綠朧驚呼起來。

「綠朧,沒事,跟緊我!」凌傲天是玄靈之體,內外兼修,身體的強度比一般修都可要強了不少,對那些荊棘倒也沒有多少畏懼,對綠朧交待了一聲之後,便踏入了前的那片荊棘當中。

如履平地般,絲毫沒有荊棘劃破身體的感覺,凌傲天有些傻眼了,莫非自己的身體強度已經能夠無視這些荊棘了?這樣想著,凌傲天回頭朝綠朧看去。

不看不要緊,這一看自下,凌傲天心中立即緊張起來。

綠朧緊跟在凌傲天身後向前走,本來凌傲天以為自己在前面開路,那些荊棘定然不會傷害到她,可現在他回頭看時,卻發現那些本該被他踩倒在地的荊刺卻依舊直立著,阻擋著綠朧的腳步,綠朧,正在那些荊棘的包圍下,從他走了過來。

「綠朧,你怎麼樣?」凌傲天擔心地看著綠朧。

「天哥哥,我沒事啊!」綠朧朝凌傲天微微一笑。

在說話間,綠朧已經來到了凌傲天身前,確定綠朧的全身上下沒有一點被荊棘刺傷的痕迹后,凌傲天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小子,這可是幻境,你所看到的不一定真實,繼續向前走,我感覺陣法快要被觸動了!」血尊取笑凌傲天。

確定那些荊棘不會對他們造成傷害后,凌傲天終於放心了,開始加快速度向前走。

「吼!」一聲大吼傳出,接著,凌傲天眼前的景象一變,四周的荊棘全部消失了,在他的面前,出現了一頭體形巨大的熊形魔獸。

沒有給凌傲天半點反應時間,那頭熊形魔獸發出一聲大吼之後,飛快地朝凌傲天沖了過來,揮動起它那有力的巨掌,朝凌傲天拍了過來。

和綠朧進入肯亞森林以來,由於綠朧的存在,凌傲天根本就沒遭到過魔獸的襲擊,如今見這頭熊形魔獸竟然無懼綠朧的威壓,朝他衝來,不禁把他嚇了一大跳。

難道是聖獸?想到這一點,凌傲天不禁有了拔腿便逃的衝動,要知道,聖獸,可不是現在的他能對付得了的。

不過,凌傲天還沒來得及作出反應,那頭熊形魔獸那有力的熊掌便來到了他的身前。

想逃,已經來不及了,凌傲天沒有細想,手中的殘劍瞬間揮了出去,撞在那頭熊形魔獸的身上。

「嗷!」一聲慘嚎從熊形魔獸的口中傳出,讓凌傲天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現了,熊形魔獸那拍向自己的巨掌,竟然在他的殘劍一擊之下斷了,那被斬斷的熊掌掉落到地上,瞬間消失不見。

幻境!看到這一幕,凌傲天瞬間意識到,這頭熊形魔獸也不過是幻境的產物而已,實力並不強,也正是因為它只是幻境的產物,才能無視綠朧的獸威,朝自己發動攻擊。

弄明白這一點后,凌傲天終於放心了,揮動手中的殘劍,朝那頭熊形魔獸沖了過去。

那頭熊形魔獸的體形雖然碩大,但是實力卻不是太強,在凌傲天的殘劍的瘋狂攻擊下,很快便倒在地上,消失不見了。

輕鬆地解決掉那頭熊形魔獸后,凌傲天一把拉起綠朧,迅速向前衝出。

如同闖了獸窩一般,在肯亞森林行走一直沒遭遇過魔獸攻擊的凌傲天的前面,不斷地出現了各種魔獸,它們都如同先前的熊形魔獸一般,一出來,便朝凌傲天發動了瘋狂的攻擊。

明白那些魔獸只是幻境的產物后,凌傲天再也沒有任何的擔憂,開始與那些魔獸激戰起來。

一頭,兩頭,十頭……

魔獸不斷地出現,又不斷地成為凌傲天的劍下亡魂。

「好了!找到了!」就在凌傲天不斷的前沖,又不斷與魔獸激戰的時候,血尊的聲音在意識里響起。

「在哪裡?」連續殺掉十幾頭由幻境產生的魔獸,雖然那些魔獸都不是很強,凌傲天依舊有些氣喘。

「你站在原地,向西走出五十米,會遇上一頭魔獸,只要殺掉它,這個幻境就能夠解除了!」血尊道。

「沒問題!」連續殺掉十多頭幻境魔獸,凌傲天信心大增,開如判斷了下方位,向西方走去。

「小子,別怪我沒提醒你,這頭魔獸可不像你剛才所殺的那些魔獸那樣不堪一擊!」看出凌傲天有些飄飄然了,血尊趕緊出聲提醒。 血尊的提醒,可謂非常及時,就在他的提醒剛完的時候,凌傲天已經走完了五十米的距離。

「嗷吼!」一聲驚天動地的巨吼傳了出來,接著,一頭體形巨大的長著三個頭顱的獅子出現在凌傲天的面前。、

那頭獅子剛一出現,便抬起正中一個頭顱,張口噴出一道紅色火焰,朝凌傲天卷了過來。

由於得到了血尊的提醒,凌傲天在那道巨大的火焰臨近之前,一把拉起緊跟在身後的綠朧,向旁邊閃去。

喀嚓!

那道火焰被凌傲天避開后,徑直擊中了在他們身後的一棵大樹,直接將那棵大樹擊成兩段。

好厲害!凌傲天心中心一驚,意識到這頭魔獸的恐怖,再也不敢掉以輕心。

「綠朧,你先躲到旁邊去!」凌傲天將綠朧推開。

綠朧也知道自己幫不上忙,順從地走到一邊,還不忘叮囑道:「天哥哥,你小心點!」

凌傲天朝綠朧點了點頭,舉起一直握在手中的殘劍,對著那頭奇異的三頭魔獸。

那三頭魔獸見凌傲天躲過了自己的火焰攻擊,發出了一聲怒吼,邁開四蹄,朝他沖了過來。

「小子,你小心點,這是三頭魔獅!」血尊出聲提醒。

其實,不用血尊提醒,先前見三頭魔獸噴出火焰時,凌傲天便意識到這頭魔獸不好對付,此刻見那三頭魔獅朝自己衝來,三個頭顱,六隻巨眼死死地盯著自己,他早已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將三頭魔獅的一舉一動盡收眼底。

三頭魔獅的來勢極為兇猛,不過瞬間,便已到了凌傲天的身前。

「吼!」

三頭魔獅的一個頭顱發出巨吼,而另外兩個頭顱則毫不留情地朝凌傲天咬了過來。

沒有任何猶豫,凌傲天手中的殘劍動了,銹跡斑斑的殘劍,發出一道寒光,朝著三頭魔獅正中的一個頭顱刺了過去。

透著寒意地殘劍,毫不留情地刺向三頭魔獅正中的頭顱,在這一瞬間,三頭魔獅感覺到了危險,龐大的身體猛地向後退出一步,正中的一個頭顱高高揚起,避開了凌傲天刺來的殘劍,同時,另外兩個頭顱上的巨口同時張開,一藍一紫兩道火焰分別從它的兩張口中噴出,朝凌傲天卷了過來。

瞬間,凌傲天感覺一道炙熱無比的氣息撲面而來。

面對著三頭魔獅那威力明顯不弱的一藍一紫兩道火焰,凌傲天可不敢讓它們近身,腳下一動,天殘步施展到極限,迅速向側面避去,躲過了兩道火焰的攻擊。

避過火焰的攻擊后,凌傲天身形一動,便到了三頭魔獅的身後,接著,手中的殘劍迅速向前刺出。

再說那三頭魔獅見自己噴出的兩道火焰沒能擊中凌傲天,猛地張口一吸,便將兩道噴出的火焰吸回口嘴,而正中的那個腦袋則不停地晃動著,扭向身後,張開嘴,吐出了紅色的火焰,繼續朝凌傲天撞了過去。

該死!凌傲天怎麼也沒想到,那三頭魔獅的頭顱竟然如此靈活,自己都已經迅速地到了它的身後,卻被它這麼一扭頭,一噴火,將自己的優勢完全給化解了。

不敢讓火焰近身,無奈的凌傲天再次避開了那道紅色的火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