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我們……」李逸晨先是微微一愣,隨之反應過來說道,「我與凌師姐只是互相幫助,並沒有其他事情!到底那邊發生什麼事了?」

感覺厲叔的態度有些奇怪,李逸晨不在不由追問起來。

「邊走邊說吧!」想到那邊的情況,厲叔一邊走一邊解釋起來。

凌錦詩這一次的確是把在龍焱草帶了回來,然後再配合荒神堡中的天陽火源想要化解她體內的九陰絕脈理論上自然已經不存在問題。

但是這僅僅只是理論而已,人的身體奇妙無比,哪怕以厲叔這般深厚的煉丹造詣,也不敢保證凌錦詩煉化二物之後一定能解決自己體內的九陰絕脈。

但哪怕荒神堡底蘊豐厚,可是天陽火源那也是獨一份的存在,所以在凌錦詩閉關之前,荒神堡主凌未風提出,要安排一名男弟子陪同。

若是發現凌錦詩出現無法化解九陰絕脈的情況,則由那名男弟子煉化天陽火源,然後再去凌錦詩合體來徹底化解其體內的九陰絕脈之害。

雖然拼著有去無回的危險找回龍焱草,但是凌錦詩也無法做到真的無視自己的生死,所以對於父親的這個要求,她也沒有反對。

但問題就出在陪她閉關的人選之人!

荒神堡內天才輩出,凌錦詩這一輩中有一個名叫雲天傲的弟子雖然比凌錦詩年長五歲,但如今一身修為已經達到合體境中期,不要說在荒神堡,哪怕就是在整個唐古城那也算是響噹噹的人物。

在凌未風看來,雲天傲自然是最為合適的人選,而且一直以來,雲天傲也對凌錦詩有著那份心思,這一點既身為凌錦詩的父親,同時又是荒神堡堡主的凌未風自然也心裡清楚。

而且在他心裡,自然也十分願意兩小能走到一起,畢竟凌未風在生下凌錦詩之後因為煉功出了點問題,再無其他子嗣,而若是能把雲天傲收為女婿,以其天賦將來繼承自己的衣缽接掌荒神堡到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但凌錦詩卻直接表示出自己的反對,並且揚言,自己閉關的時候可以有人在,但只能是李逸晨,否則她寧願自己一個人閉關去賭一把。

「李逸晨陪你進入絕情居這份情爹認,將來仙劍宮解封之時,我必償還他的人情,但與你一起閉關之事卻不能選他!他能為仙劍宮這般無視自己的生死,將來絕對不可能成為荒神堡的人,而你的夫婿,將來卻要執掌整個荒神堡!」

「我不管,反正對於我來說,就是非他不可!」

凌錦詩卻沒有太多的理由,但就是死不讓步!

事實上,她能同意李逸晨同她一起閉關在她看來已經是自己最大的讓步,當初在前往絕情谷之前對李逸晨所說的那番話雖然有些欺騙李逸晨的嫌疑,但同時也是她內心的一些想法。

雖然她對李逸晨還談不上男女之情,但至少在她接觸過的所有異性中,李逸晨還屬於唯一一個最不讓她反感的,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必須要選一個人的話,她還是願意這個人是李逸晨。

所以此刻已經退無可退的凌錦詩哪怕面對自己的父親,也不會讓步分毫,更是悄悄讓厲叔過來守著,萬一李逸晨回來便把李逸晨帶到荒神大殿去。

顯然凌錦詩也猜到,一心想著替仙劍宮解圍的李逸晨,一旦離開絕情居肯定會馬上趕回荒神堡。

當然為了說動厲叔幫忙,凌錦詩甚至不惜撒謊說在絕情居之時,為了打通離開的空間通道,她已經與李逸晨有過合體之實,只不過此事不敢告訴自己的父親。

一向溺愛著凌錦詩的厲叔聽到這樣的話,自然趕緊來蹲守著李逸晨。當然從厲叔的心裡多少還是有些懷疑凌錦詩的話,但以厲叔的身份也不好直接去詢問李逸晨其中的細節,只得在見到李逸晨的時候旁敲側擊的試探一番。

但聽到李逸晨的回答厲叔似乎也判斷不出兩人的情況,但厲叔卻知道今天雲天傲也已經被堡主叫到荒神大殿了,所以此時也只得帶著李逸晨趕過去。

作為北州一流勢力,荒神堡域內的傳送陣可比仙劍宮要密集得多,幾乎沒有太多的奔行,完全藉助著傳送陣,片刻之間,兩人便已經趕到荒神大殿之前。

由於厲叔特殊的身份,此刻進入荒神大殿到不需要通傳,帶著李逸晨便直接向內邁進。

「師妹,那個李逸晨身為仙劍宮弟子卻帶著銀月谷信物來投靠我們荒神堡,更是在小聚之時,打碎方元基神魂,很明顯他是想利用我們荒神堡!你看不上師兄我,我沒什麼意見,但你無論如何也不能選擇這個來路不明的李逸晨!」

「我高興,我就喜歡他!你能把我怎麼著?」

「可是如今他生死不知,雖然離開了絕情居,但終究還沒有回來,而你的情況已經等不起了!」

「等不起,我就自己去煉化龍焱草的天陽火源!」

剛剛邁過大門,還未進入大殿,李逸晨便聽到兩道互不上讓的爭吵聲,不用看李逸晨也知道,其中一道聲音屬於凌錦詩,還有一道聲音應該就是她那個什麼雲天傲師兄了。

「稟堡主,李逸晨帶到!」就在此時,厲叔的聲音響起,使得兩人的爭吵也停了下來。

此言一出,大殿中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而來,齊齊落在李逸晨的身上。

顯然大家都想看看,這個能從絕情居中出來,又能俘虜凌錦詩芳心的這個來自九雲之域的傢伙到底是什麼模樣。

「弟子李逸晨參見堡主,參見諸位長老!」厲叔可以不用行禮,但李逸晨可不敢也不行禮。

「弟子?不知道你是我荒神堡的弟子還是仙劍宮的弟子!」見狀,雲天傲立刻不陰不陽地說道。

「雲天傲你還懂不懂規矩,他在向堡主行禮,堡主都沒開口,你插什麼嘴!」不過李逸晨還沒回來,凌錦詩當即不滿起來。

「這……這……」被凌錦詩這麼一問,雲天傲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當即對著凌未風抱拳道,「弟子心憂師姐未來,一時失禮,還請堡主見諒!」

雖然低頭認輸,但是在雲天傲的心裡對李逸晨的恨意卻又加深幾分。

作為荒神堡的核心弟子他之前自然也隱約知道凌錦詩的情況,所以才一直對凌錦詩表現出足夠的好感。

當然以雲天傲的天賦,他覺得自己沒有必要像那些其他弟子那般太過熱情,否則極可能引來凌錦詩的反感。

畢竟雲天傲也知道堡主就這麼一個女兒,若是自己能征服凌錦詩,那麼也等於為自己將來成為荒神堡的下一任堡主打下堅實的基礎,而事實上一直以來,凌錦詩雖然沒有直接表現出對他的好感,但對他的態度總也比對其他弟子好些。

接著就在凌錦詩回來的第二天,堡主召見自己,將凌錦詩的情況全盤拖出,並且表示出要讓自己陪同凌錦詩閉關,以備不時之需!

面對這樣的要求,雲天傲雖然當時只是表現出願為堡主分擔煩惱,但心中卻早已經樂天花,他知道此事之後,自己在荒神堡的地位絕對會發生巨大的變化。

畢竟一旦陪同凌錦詩閉關,那麼無論到時她需不需要自己的幫助,凌錦詩的名節也已經砸在自己的手上,到時自然不可能再嫁作他人。

可是當堡主把他帶到凌錦詩的面前的時候,卻被凌錦詩直接拒絕,而原因卻是因為李逸晨!

從那一刻起,這個還未謀面的李逸晨就已經阻擋在自己人生的光明大道之上的障礙自然也就被雲天傲理所當然的記恨上了。

接下來時間,雲天傲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幾乎各種方法都嘗試了一遍,但不僅沒有令凌錦詩鬆口,反而讓凌錦詩表現出更多對他的反感。

如今更是看著凌錦詩為了維護李逸晨而直接指責自己,雲天傲自然更加不爽起來。

不過此刻凌未風卻只是對著雲天傲微微拂手之後,目光轉而落在李逸晨的身上開口道,「天傲雖然剛才有些失禮,但我同樣也很好奇他的那個問題,你到底是仙劍宮弟子呢還是我荒神堡的弟子!」

同樣一句話,從身為荒神堡堡主的凌未風嘴裡說出來份量自然與雲天傲問出來大不一樣,一時之間,所有的目光又再次聚焦在李逸晨的身上……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既然堡主知道我的身份,想必也對我有過一些調查吧!」李逸晨並沒有直接回答凌未風的問道。更新最快

「繼續!」凌未風顯然知道這並不是李逸晨要說的重點。

「我加入仙劍宮其實也就幾年的時間,但仙劍宮對我好,我自然也不會在仙劍宮有困難的時候棄之而去!」李逸晨繼續道。

「這麼說,你還是把自己當作仙劍宮弟子了?」聽到李逸晨的回答,雲天傲頓時眉頭一揚。

顯然此時只要李逸晨不去仙劍宮脫離關係,不拿出一些籌碼來表示出對荒神堡的忠誠,哪怕他天賦再高,凌錦詩再喜歡李逸晨,李逸晨也無法陪同凌錦詩去修鍊,畢竟此事可不僅僅是凌錦詩個人事情,從某種程度來說,更是關係到荒神堡的未來之事。

而一旦拋開李逸晨,縱觀整個荒神堡,除了自己,雲天傲實在找不出第二個適合的人選出來。

「你不覺得你現很像一個小丑嗎?」看著雲天傲的模樣,凌錦詩流露出濃濃的不屑之色。

其實曾經對雲天傲雖然談不上什麼好感,但凌錦詩至少不會覺得反感,因為當時雲天傲那種與自己保持著適度的距離令凌錦詩感覺不像其實弟子那般,到也覺得還能相處。

可是這次回來,當父親帶著雲天傲出現的時候,雲天傲看向自己的眼神,哪怕他似乎也在刻意掩飾,但凌錦詩還是能看出隱藏在雲天傲雙瞳中那股**,以及對權力的渴望。

雖然要解決自己的九陰絕脈自己最終還是可能走向那條路,但從看到雲天傲的眼神那一刻起,凌錦詩就已經決定,無論如何,這個人一定不能是雲天傲。

甚至因為李逸晨對仙劍宮的感情,凌錦詩反而覺得李逸晨才是最合適的人選,因為一直以來,凌錦詩就很反感把自己的人生大事與荒神堡的權力綁在一起。

而李逸晨心繫仙劍宮,就算真的走出那一步,那麼他最終還是得回仙劍宮,到時自然不會因為與自己的關係,而介入荒神堡。

「你的意思是說,如果荒神堡對你足夠的好,那麼將來若是荒神堡有困難,你也同樣不會袖手旁觀?」身為堡主,凌未風此時自然也不可能去處理年青人爭風吃醋的事情,但他同樣從李逸晨的話中聽出另外一層意思出來。

「知恩圖報乃是武者本份!」李逸晨當即回道。

見李逸晨這等機會面前依然能做出這樣的答覆,不得不說,此刻在所有人心中,跳出修鍊天賦不說,就人品本質,李逸晨已經完勝雲天傲。

畢竟在場諸人雖然皆沒開口,但云天傲那點小心思又如何能逃出他們的眼睛?

「但我就錦詩這麼一個女兒,將來他的夫婿極可能繼承我的衣缽,雖然我知道錦詩反感這樣的關係,但這卻是不可迴避的事實,如果我現在讓你與仙劍宮脫離關係你可願意?當然作為之前你陪錦詩進入絕情居的報酬,我仍然會在仙劍宮解封之時,出手化解仙劍宮的危機!」雖然心裡暗贊著李逸晨的人品,但也正因為如此,凌未風更想把李逸晨拉入荒神堡的陣營來。

至於李逸晨的天賦,從他出現在九雲之域到如今短短數年時間能成長到這個境界,早已把雲天傲甩出幾條街去。

「堡主抱歉,恕難從命!」李逸晨當即抱拳道。

開玩笑!絕情居出來,自己還對沈紫煙充滿著內疚,怎麼可能還去幫凌錦詩解決九陰絕脈。

雖然說如今已經得到龍焱草,按理說凌錦詩自然也能化解九陰絕脈的寒毒,但萬一呢?

而且就算真的不用自己幫忙,自己答應了,然後陪她閉關,將來紫煙知道此事,自己能解釋得清楚?

一個安晴經過這麼多年,哪怕二女已經相互認可,但是在李逸晨的心裡多少還是有些發虛,要是再弄出這麼一轍事情出來,李逸晨自然都不知道如何去解釋。

而且看凌未風這意思,自己想要拿到這個資格,似乎還得給仙劍宮劃清界線,這怎麼可能?

不過也好在有仙劍宮的這層關係,自己回應起來到也順理成章!

「好吧,人各有志,我不勉強你,不過從今天起,你將不再是……」雖然心中早已猜到李逸晨會有這樣的反應,但聽到李逸晨的答案之時,凌未風內心多少還是有些失望。

同時雖然欣賞李逸晨的人品,但如今李逸晨與千嘯門的恩怨已經越來越深,既然李逸晨沒有真正成為荒神堡弟子的意思,凌未風自然也沒必要讓荒神堡來幫他承受這份壓力。

原本凌未風是打算將李逸晨逐出荒神堡,同樣也表示將來還是會幫助仙劍宮,但他的話還沒說完,凌錦詩卻將其打斷。

李逸晨越是如此眷戀仙劍宮,凌錦詩卻覺得越是符合自己的要求,但李逸晨把話說到這個份上,而且父親接下來要說什麼,凌錦詩自然也是清楚無比,情急之下,凌錦詩幾乎不經大腦的指著李逸晨道,「混蛋,你是不是不想對你在絕情谷做的那些事負責了!」

彷彿為了令自己的話更具備真實性,凌錦詩的眼中還閃爍出幾分晶瑩。

「你對錦詩做了什麼?」絕情谷對於男女之間本來就是一個充滿著曖昧的場所,如今凌錦詩一直要李逸晨陪她化解九陰絕脈,此刻又說出這番話來,雖然沒有明言,但顯然已經足以說明一切。

無論再怎麼欣賞李逸晨的為人,但關係到自己的女兒,那麼此刻凌未風的身份將不再是荒神堡的堡主,而是一個女兒的父親。

厲喝聲中,一股強大的氣勢籠罩著李逸晨的全身,哪怕曾經在絕情居的亂戰中都還勉強可以支撐的李逸晨,此刻卻感覺在這股力量下,自己連反抗的念頭都無法生起。

「父親,你要傷他,就先殺了女兒!」見狀凌錦詩一下子擋在李逸晨的面前。

雖然她想利用李逸晨來幫助自己,但她可不想李逸晨因為自己的這點小心思而遭受無妄之災!

「你……」

但凌錦詩的這般行為,卻無疑更進一步的證實了她之前的那番話,看著女兒這般模樣,哪怕一個念頭就能決定無數人生死的凌未風,此時卻有一種不知如何處理的感覺。

「帶著他,滾去先化解你的九陰絕脈!」片刻之後,凌未風猛得拂手道。

雖然他不知道如何去處理李逸晨與女兒的關係,但他卻知道女兒體內的九陰絕脈越早化解越好,此刻也只得分出輕重緩急,先等女兒化解了九陰絕脈的危害然後再說其他。

看著父親露出少有的憤怒,此刻凌錦詩也不敢多言,當即給李逸晨使了個臉色便向外走去。

李逸晨雖然心中覺得冤屈無比,但同樣擔心此時自己不小心的言語會觸怒到凌未風,也只得暫時將這黑鍋背下,至於解釋,那也只有留作以後了。

「錦詩這次若是有什麼意外,不論原因,我必讓你拿命相償!」當兩人走到大殿門口之時,身後又傳來凌未風的厲喝之聲。

雖然沒有回頭,李逸晨也能感受到,除了凌未風的厲喝,自己的後背還在承受著眾人複雜無比的眼神,這其中雲天傲尤為突出,那眼中的怒火,李逸晨甚至都能感覺到其中的炙熱。

不過兩人此刻並沒有多言,而是直接邁出門外,至於此刻大殿中還要繼續討論什麼那就不是他們所需要關心的了。

「這下可被你坑苦了!」自己和凌錦詩真有沒有什麼事情,李逸晨自然清楚無比,邁出殿門李逸晨當即一臉無奈地說道。

「我坑你了?你不想幫我嗎?」而此時凌錦詩卻是一臉茫然地看著李逸晨,「因為我說出那番話之後,我看你沒有解釋,我就想你肯定喜歡我,那我自然也就要成全你了,要不我現在帶你回去給我爹解釋一下!」

「我的凌師姐,你不玩我了成嗎?」李逸晨哪裡看不出來凌錦詩這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當時自己不解釋,那是自己根本沒有解釋的機會!

現在回去解釋?李逸晨可沒覺得自己的命有多硬,可以說剛才被凌未風的氣勢所籠罩,李逸晨幾乎可以肯定,若非凌錦詩擋在自己的身前,當時凌未風就已經直接出手了,現在回去和送死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你們啊……」兩人沒走出幾步,厲叔也跟了出來。

「厲叔!」雖然兩人各懷心事,但看著厲叔到也客氣的行起禮來。

「走吧,我帶你們到閉關室去,天陽火源如今已經移過去了,到時在配合上你得到的龍焱草應該問題不大,不過我覺得為了保險起見,而且你們又已經有過,所以……」作為長輩,厲叔覺得自己也只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

雖然之前在大殿勇猛無比,但此刻見厲叔這般說來,凌錦詩還是微微有些臉紅,但此刻她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退路,只得略顯害羞地說道,「厲叔放心吧,我不會拿自己的小命來開玩笑的,否則我也不可能在大殿上那麼堅決了!」

「這就好……這就好……」顯然厲叔也是誤會了凌錦詩的意思,但此時李逸晨亦覺得自己好像也無法解釋,只得隨著兩人向前走去……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下載免費閱讀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一直把凌錦詩視為珍寶,如今又關係到凌錦詩的生死,閉關之處自然不是普通的修鍊靜室,而是凌未風把自己的專用修鍊室讓了出來。

雖然此修鍊室仍然不大,但剛邁入其中,李逸晨便感應到原本修鍊室四周的天道之氣就極度的濃郁,如今修鍊室中更有陣法加持使得天道之氣的濃郁再成倍的上升,哪怕進入天域之後,李逸晨也去過不少地方,但也不得不承認,此地絕對是他見過的天道之氣最為豐富的地方。

剛一進入,李逸晨就有一種打開逍遙聖戒的空間通道,把此間天道之氣納入其中的衝動,不過想到這裡的氣息極可能關係到凌錦詩解決九陰絕脈的問題,又只得將這個念頭壓下。

修鍊室的中央一團拳頭大小的火焰輕快的跳躍著,彷彿一個小精靈一般,在三人出現之後,火焰微微的變化中,彷彿有著某種目光再打量著三人。

火焰的四周布滿著一道道縱橫交錯的陣紋,陣紋之上華光閃爍,構築成一道又一道的力量。

「天陽火源?」李逸晨不由問道。

盛世婚寵:老婆,不服來戰 「不錯這就是天陽火源,你別看他只有那麼小,若非被陣法禁錮,只怕整個修鍊室不出十息時間就會被焚為灰燼!」厲叔解釋道。

雖然沒有見過真正的天陽火源,但李逸晨到也絲毫不去懷疑厲叔之言。

「錦詩帶回來的龍焱草我已經驗過,品質極佳,而如何自行煉化兩者的方法我也已經告訴過錦詩,你只需要守在這裡為他護法便可!」 向你懺悔 厲叔跟過來自然不是怕兩人找不到路,說到此處微微一頓之後又接著補充道,「但是天陽火源乃極陽之物,錦詩又是極陰之體,若是她在吸收的過程中出現排斥,並且這種排斥超越她的承受力的話,你就得終止她繼續吸收,轉而你將天陽火源煉化!」

「難道沒有其他辦法嗎?」雖然無論自己主動還是被動如今已經到了這步,李逸晨還真不知道如果真的出現那樣的情況自己應該如何去處理。

不管怎麼說,凌錦詩的為人還算能得到自己的認可,難道她出現意外,自己真的眼睜睜地看著她去死?先不要說凌錦詩一旦出了意外,凌未風那邊無法交待,哪怕是自己內心這關,李逸晨自己也過不去。

可是真要自己為了救她而煉化天陽火源,然後和她那什麼?

雖然一旦走到這一步,自己不僅可以救下凌錦詩,更能將天陽火源收納入體,可謂財色兩收,但這樣的行為,顯然不是李逸晨的風格。

「若是還有其他辦法,也不用拖到這個時候,讓她受這麼多年的痛苦了!」厲叔看著凌錦詩眼中滿是慈愛之色,隨即又帶著幾分鼓勵地說道,「加油吧,這次過了之後,這麼多年折磨著你的痛苦將不會再出現了!」

「放心吧,厲叔我一定能行的!」凌錦詩亦是緊握著雙拳說道。

總裁的專屬戀人 接著厲叔又看了凌錦詩一眼,拍了拍李逸晨的肩膀便退出了修鍊室!

如今雖然所需要的資源已經備齊,甚至還多準備了一個李逸晨在這裡上了一個雙保險,理論上凌錦詩應該不會再出現什麼意外,但這也僅僅只是理論上的結果。

而事實上最終會是什麼樣的結果誰也說不清楚!

若是失敗,那麼凌錦詩的性命將不會超過兩年,甚至再更不幸的話,凌錦詩此刻與厲叔這一別,即可能就是永別。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