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那是肯定的,也不看看我是誰,我是天上地下無所不能的補天石啊,當年我……」聽到洛天的話,補天石頓時再次開始吹噓起來。

「好,那你帶我去一趟最後一層!」

「不過,我們就只是看看,千萬不能動最底層的東西!」洛天鄭重的開口。

「沒問題,我是塊石頭,能需要什麼!」補天石連忙保證,表示自己並不需要什麼東西。

洛天實在是有些破不及待,關心伏星璇的狀況,這裡畢竟是地獄啊。

「嗡……」下一刻,陣陣的波動,作用在了洛天的身上,洛天只感覺一陣挪移之力,自己便是消失在了原地,出現在了一片紅色的大地之上,陣陣的溫熱,在洛天腳下傳遞在洛天的全身。

「這是哪?」洛天看向四周,全部都是紅色,天空依然還是黑色。

「尼瑪,你在踩著老子!」補天石不滿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之中回蕩。

「人呢?」一直坐在院落之中的葉辰,卻是猛然發現了洛天的氣息消失不見了,連忙走進了房間,卻發現不到洛天的蹤影。

「這……」而洛天則是清晰的看到了葉辰,只不過葉辰在他的眼中卻是彷彿一個高大的巨人一般。

「是我變小了?」洛天心中頓時震撼,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看到了嗎,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我做不到的!」補天石彷彿很滿意洛天的表情,得意的開口。

「這麼神奇嗎?」洛天此時徹底震驚了,沒想到這補天石竟然會有這麼強大的一面。

「走了!」補天石開口,隨後洛天便是感覺到身軀猛然一沉,周圍的景象不斷的變化起來。

「九十八層……九十層……」微不起眼的塵埃飛速的下降著,雖然每一層都是結實無比,但是補天石此時就是一粒塵埃,根本讓人發現不了。

洛天也是震撼的看著周圍的景象不斷的變化著,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這一切在洛天眼裡,實在是太神奇了。

同時洛天也是感覺到了整個輪轉殿的強大,前面的六十六層大部分部都是真仙弟子。

最讓洛天震撼的是後面三十三層,人雖然少了一些,但是全部都是真仙後期和真仙巔峰,甚至半步仙王洛天便是看到了十八個。

十八個半步仙王!四名仙王初期,四名仙王中期,這還只是閻羅十殿中的一個殿,若是十殿加起來,地獄該有多麼恐怖,洛天已經有些不敢想象了。

時間流逝,洛天終於到了倒數第二層,這一層的補天石的速度明顯小了許多,這裡是仙王強者居住的地方,大能強者,稍微些風吹草動,也會引起他們的注意。

塵土很是自然的飄蕩著,洛天緊張的站在紅色的大地之上,這一層他可不敢用神識去探查,連呼吸都閉了起來。

他們落到這一層,正是一名仙王初期的院落,巧合的是,這仙王初期,正是當初直接呵斥洛天的那名天尊。

廣目天尊古明亮,洛天也是知道了八大天尊的名字,此時古明亮盤坐在那裡,在補天石化成的塵埃落在院落之中的時候,古明亮睜開了雙眼,一雙鬥雞眼,爆發出陣陣的神光,目光看向補天石的方向。

「奇怪!」不過隨後,古明亮的鬥雞眼中便是露出陣陣的疑惑,再次閉上了眼睛。

「嗎的,你也用神識掩蓋一下,帶了個人有點困難,一個小小的仙王初期竟然都差點發現我!」補天石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

「好的!」聽到補天石的話,洛天也是連忙掩蓋了自己的氣息,同時心中則是感覺到補天石的不靠譜。

「嗡……」塵埃緩緩的下落著,終於在洛天期待的目光下,補天石帶著洛天落入了最後一層。

一進入最後一層,一股滔天的鬼氣卻是衝擊在洛天的身上,讓洛天的臉色微微一變。

「嗡……」四道寒光升起,彷彿將黑暗的大殿點亮,最後一層的景象也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什麼人!」兩道冰冷的聲音響起,一黑一白兩道身影,站在大殿之中,目光看向洛天的方向。

威壓橫掃,瞬間讓洛天心中一緊,不過雙眼之中露出不可思議主色,因為站著的兩人,洛天見過,而且準確的來說,還有些過節!

洛天怎麼也沒想到,會在輪轉殿中遇到了這兩人,不應該說兩人是人,而是鬼物,兩個修鍊到仙王後期的鬼物。

「該死,不是說最後一層是星璇所在的位置嗎!」洛天心中大罵。

「別慌……別慌……」

「你心裡默念,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就好了……」補天石沖著洛天傳音,聲音之中也是帶著顫抖。

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當初在九域之時,洛天逆轉輪迴,踏進了輪迴通道之中,背出季九幽時,遇到的那兩個划船前來的兩個人,當時洛天是偽紀元之主,但是在兩人面前,卻是感覺像是小孩子一般,卻沒想到時隔這麼多年,又遇到了兩人。 第兩千一百二十七章沒事

一個黑臉,一個白臉的中年人站在那裡,一樣的面貌,由於是鬼物的關係,兩人的真實年齡其實並不是這樣。

不過兩人的身上的氣勢卻是讓洛天顫抖,兩人絕對是洛天見過的最強的人,超越了毒劍天尊杜劍行!

「怎麼是他們兩個,我的天……」洛天怎麼也想不到會遇到這兩個人。

當初洛天不知道兩人是什麼修為,但是現在知道了,這真的就是吐口氣就能碾死自己的存在啊!

「過來!」黑臉的中年人伸手一抓,朝著洛天的方向抓了過去,讓洛天的心中頓時顫抖起來。

無法反抗,洛天根本就生不起絲毫的反抗之心,心中祈禱著補天石能夠有什麼辦法。

「那個,我就先走一步了啊,主人,你福大命大造化大,肯定會沒事的」補天石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隨後不等洛天反抗,直接將洛天從那紅色的大地之上甩出。

「嗡……」沒有了補天石的掩護,洛天的身軀直接變大出現在了大殿之中,臉上帶著驚愕。

黑色的大手瞬間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將洛天抓起,帶到了兩個中年人的身前。

「你是?」兩個中年人臉上帶著詫異,四目如電,目光看向洛天,隨後兩個中年人的臉色也是變成了震撼的模樣。

「是你,是你,是你那個王八蛋,竟然還掩蓋了原來的面貌!」臉色蒼白的中年人驚呼一聲。

「兩位前輩,好久不見……」洛天心神顫抖,乾笑了一聲,沖著兩人開口,洛天看到兩人的眼神,便知道兩人認出了自己。

「哈哈,你個小王八蛋,終於落到我手裡了!」兩人頓時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振奮。

「當年你竟然當著我們的面跑了,還真他嗎的丟人,沒想到啊沒想到,你小子竟然出現在了地獄!」兩人同時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激動。

「完了,完了……」洛天不敢說話,只能幹笑,目光緊張的看著兩人。

「你說我們是將你皮拔了,扔到地獄之中,還是怎辦呢?」兩人異口同聲,目光之中帶著玩味。

「兩位前輩,當初我也不是故意的啊,兩位前輩功參造化,乃是當世大能,實在是當時晚輩當時被兩位前輩的英明神武所震懾……」洛天不斷開口,將自己馬屁的功夫用到了極致,滔滔不絕。

洛天發誓,這是洛天拍馬屁拍的最多的一次,洛天說的口乾舌燥,那兩個中年人卻是只是看著他不說話。

洛天一看有用,洛天頓時更加起勁,將這些年自己聽到的馬屁全都送到了兩人的身上,洛天心中頗為感慨,掌握一項技能是真的有用。

「好了……」兩人剛開始還挺受用,不過洛天足足說了個半個時辰,洛天也沒有重樣,也是讓他們聽的有些不耐煩了。

「是!」洛天連忙閉嘴,他知道這時候就該閉嘴,連忙停下,臉上帶著恭敬身軀站的筆直看向兩人。

「留下你三滴精血!」兩人開口好像想到了什麼,沖著洛天開口。

兩人想到了那位當初的話,目光看向洛天,沖著洛天開口,雖然很想折磨一下洛天,但是卻沒想到什麼辦法,至於要了洛天的命,他們真的沒想,一是那位當初的話,二是兩人是什麼身份,洛天跟他們實在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好好!」洛天連忙點頭,伸手一點,流出了三滴精血,散發著神性,落在了兩人的身前。

「走吧,別惹事,這裡是我們的地盤!」黑白兩個中年輕聲開口。

「這……這就完了?」聽到兩人的話,洛天頓時心神一震,怎麼也沒想到,事情就這樣就完了,洛天已經打算被扒皮抽筋了,沒想到兩人竟然就這麼放了自己。

「這是為什麼呢?」洛天心中頓時疑惑起來,按照道理來說,地獄之修,遇到仙界修士不是應該誅殺嗎,尤其是鬼物,更應該如此。

「你還想怎麼的?難道真的想讓我們把你扔進黃泉里去?」看到洛天那模樣,兩人頓時不願意了,惡狠狠的看著洛天。

緣起笙安 「多謝兩位前輩,兩位前輩真是德藝雙馨啊,我等修士的楷模,不愧是當世大能!」洛天頓時再次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恭敬。

「滾……」兩個中年人大手一揮,洛天的身影頓時消失在了大殿之中,直接被扇出了大殿。

「那個大人物,是他么?」洛天消失在大殿,兩個中年人頓時看向了手中的三滴精血,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輪迴血!我或許可以……」兩人對視了一眼,隨後將洛天留下的精血,吞了下去,盤坐地面之上,身上泛起陣陣的波動。

……

第九十九層一座小院之中,張天河臉上帶著愜意,走出了房間,換上了一身乾淨的衣服想要拜訪一下自己的鄰居,想要打聽打聽這段時間,輪轉殿發生了什麼事。

「哎呀,雖然有些挫折,但是還是很完美啊,洛塵那個煞星也死了!」張天河臉上帶著笑意,心中自語。

就在張天河剛剛走到小院之時,張天河的頭頂之上卻是出現一個黑色的漩渦,一道黑色的身影從天而降。

「讓一讓!」大聲呼喊的聲音在張天河的耳中響起,讓張天河的身軀募然一震。

「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張天河臉上露出疑惑,隨後便是感覺身上壓了一座大山。

「嘭……」塵土飛揚,張天河直接被當成了人肉墊子,被天空之上掉落下來的身影砸在了地面之上,來了個狗啃泥。

「噗……」

「尼瑪的,不管你是誰,老子都要弄死你!」張天河頓時破口大罵起來,聲音之中帶著憤怒。

掉下之人不是別人,正是被兩個中年人扇飛的洛天,不過兩人似乎有意讓洛天難受一下,禁錮了一下洛天的修為。

「至於嗎?」洛天站起身來,目光看向黑色的天空,眼中露出憋屈之色。

「不好意思啊,我也不是故意的!」洛天說完,站起身來,沖著張天河開口。

「你……」張天河站起身來,目光看向洛天剛要破口大罵,但是那兩個字還沒出口,張天河的臉色便是變的難看起來,眼睛瞪的老大,看著洛天說不出話來。

「原來是你!」洛天的雙眼頓時微微一亮,眼中詫異之色一閃即逝,他也沒想到自己竟然砸在了張天河的身上。

「你……你怎麼還活著?」

「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天羅毒都毒不死你,一定是鬼,沒錯,這裡是輪迴地獄,你一定是從輪迴地獄里跑出來了!」張天河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顫抖。

「哈哈,咱們還真是有緣啊!」洛天也是感覺跟這個張天河太有緣了。

「一切都可以搶,我第一個就搶你吧!」 大唐萬人恨 洛天大笑一聲,將身後的大劍摘了下來,一劍朝著張天河掄動而去。

「嗡……」大劍破空,朝著張天河狠狠的拍了過去。

「該死,他沒死!」張天河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雙手掐訣,一道黑色的結界出現在了張天河的身前。

「嘭……」黑色的結界在龍淵劍跟前,彷彿一張紙一般碎裂,大劍的劍身直接拍在了張天河的身軀之上。

張天河整個人身軀直接被扇飛,口中更是不斷噴出鮮血。

「嘭……」張天河的身軀倒在了地面之上,雙眼還寫滿了震驚。

「張天河!」洛天邁步朝著張天河的方向走去,肩上扛著大劍,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走動中,洛天伸手一點,符文升起,瞬間將張天河的修為封了起來。

「你……你想怎麼樣?我可是被萬天毅師兄照著的!」張天河被封了修為,眼中露出驚恐之色,生怕洛天殺了自己,連忙將自己想到的後台都說了出來。

「啊哈,那又怎麼樣?」洛天臉上伸手一抓,直接來到了張天河的身前,從張天河的手指上將儲物戒指擼了下來。

「你……」看到自己的儲物戒指被洛天拿走,張天河心中頓時一抖。

「只要你放了我,這戒指就是你的了!」張天河眼中露出苦澀,這戒指之中並不是他的全部積蓄,而且他的大部分積蓄都是之前被洛天勒索的差不多了。

強橫的神識衝進了儲物戒指中,洛天微微撇了撇嘴,在儲物戒指中,洛天只發現了不到十萬的鬼晶還幾把下品鬼器。

「真的窮……」洛天隨手一扔,將張天河手中的戒指彷彿扔垃圾一般的扔到了地面之上。

「還他嗎不是之前被你勒索的!」張天河心中大喊,不過卻也是驚喜無比。

「你說的那個萬天毅很富有?」洛天隨後開口,眼中露出陣陣的華光,一個想法在洛天的腦海之中升起。

「搶劫啊搶劫,將這輪轉殿的弟子全部都搶一遍,那麼多的資源,足夠我進入真仙後期,甚至是巔峰了吧!」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

「反正兩個前輩只說不準惹事,但是別人惹我,那就令當別論了吧!」洛天心中自語,目光看向張天河。 「張天河,想不想飛黃騰達,住到底下那些層去?」洛天沖著張天河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蠱惑之意。

「啥?」張天河看到洛天的眼神,頓時感覺到一哆嗦,不過此時他真的是怕了洛天了,連天羅毒都毒不死的狠人。

「我就問你想不想,哪來那麼多廢話!」洛天一劍拍在張天河的身上,讓張天河打了個哆嗦,生怕洛天沒掌握還力道,把自己給拍死。

「想……」看到洛天眼中那危險的眼神,張天河頓時知道,若是自己回答不是,洛天肯定把自己拍死。

張天河也不傻,他知道洛天不殺他,或許他對於洛天來說,還有些價值,否則之前他做的那些事,他跟洛天對掉一下,早就殺了洛天了。

「那就好,跟著我干吧,什麼也不用你做,只要你去傳點消息就行,日入十萬鬼晶不是夢啊!」洛天沖著張天河開口。

「啥,啥消息?」張天河顫顫巍巍的站起身來,總感覺洛天想要乾的事,不是他能夠想象的。

「嗯,不錯,你很有前途,我看好你啊!」洛天拍了拍張天河的肩膀,輕聲開口,將自己的計劃同張天河講述了一遍。

「這……不行吧!」聽到了洛天的話,張天河的臉色頓時變的難看起來,腦袋一頓搖。

「不要跟我說不行,男人怎麼能說不行,你不努力,怎麼知道不行,更何況,我永遠是你強大的後盾啊!」洛天大力的拍著張天河的肩膀,震的張天河口鼻竄血。

「可以可以,你別拍了,再拍我就讓你拍死了!」張天河大喊,聲音之中帶著憋屈。

反正張天河也是豁出去了,若不是答應洛天要求,那麼洛天說不定會直接拍死自己。

「好了,咱們好好休養休養,等下咱們就去幹上一翻事業!」洛天大笑一聲,隨後便是盤膝坐了下來,剛剛被那兩個傢伙要走了三滴精血,洛天還是比較傷的。

張天河臉上也是帶著憋屈的盤坐下來,院落中頓時安靜起來,盤坐之下張天河的心思也是變的活絡。

「他沒有殺我,而是留了下來,他的實力又增強了不少,說不定真的有可能實現他所說的,跟著他說不定真的能夠飛黃騰達!這對於我來說,同樣也是一個機會!」

張天河剛才被洛天打蒙了,現在想想,洛天所做的事情對於他來說好處很多,而要付出的代價就是要抱緊洛天這個大腿,洛天若是倒了,他也不會好過。

「值得冒險!」張天河瞬間便是做出了決斷,眼中閃過陣陣的神光。

兩人恢復了一個時辰,緩緩的站起身來,洛天臉上帶著一絲笑意,之所以恢復這麼久,洛天就是要給張天河一個思考的時間,洛天要的是一個忠心的人。

能夠進入輪轉殿,誰都不是傻子,洛天相信張天河也明白其中的利弊。

「洛師兄,咱們這前面六十六層,其實看似混亂,誰都能搶,但是其實不然!」張天河沖著洛天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恭敬,此時張天河已經將自己的身份擺正了。

「說說吧,我這初來乍到的,的確什麼都不清楚!」洛天眉頭一舒展,沖著張天河開口。

「前面六十六層,都是弟子居住,若是真的誰都能搶的話,早就混亂了!」

「其實每一層中,都有一個主導,這些主導者才是最肥的,因為每天都有大量的資源,送到主導者那裡,誰若是不交,那麼就真的別想在輪轉殿呆下去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