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清殿下叱喝,面色微冷,看向完全籠罩在黑裝之中青年,充滿難以忍耐的惱火與不善。

誰都沒有想到,最後竟是鬼谷子以無與倫比之速,將時空內戒一把奪得。

開元同樣面色鐵青,沒有預料到這個變故。不過暫時的歸宿,並不是最後的結果,眾多強者,絕不會這般輕易袖手旁觀。

「趁著你們的傀儡,還能勉強撐一段時間。快些破開星之使者,離開通天橋。」此時的隕星河,繼續好心提醒,「若是在晚一時半刻,你們都要隕落。」

星族八大王者與傀儡們激戰,產生的恐怖餘波,就是最好的警醒。

「看一看時空內戒,東西是否存在。」君清殿下壓下惱火,對鬼谷子道,「星族王者無法走出通天橋,只有出了這裡,我們才算安全。」

鬼谷子面對君清殿下多此一舉的問話,沒有沉默,反而應答一聲,算是承認他們想要的東西,的確完完全全存在時空內戒,沒有被隕星河取走。

得到答案后,諸人避開星族王者與傀儡交戰之地,向通天橋外行去,沒有任何脫泥帶水,與遲疑。

唯有隕星河看著鬼谷子的身影,微微皺眉,敏銳感知告訴他,那個年輕人,很危險,很恐怖。如果是自己單獨遇上他,必定隕落。

「可現在,沒有人能阻止我!」隕星河轉身,看向星之源泉,浮現冰冷的殺機,「既然敢闖入這片星空,你們就註定要全部隕滅,沒有倖免。」

「轟隆!」

星光狂震,力拔萬丈山河。

在眾人走後,隕星河施展大手段,將星之源泉撬動,推動,漸漸推的偏離原來位置。

星之使者依舊大戰,遠望此目,並未有阻攔之意。

而隨著星之源泉的偏移,在虛空之上,一道高約兩丈,沾染淡淡星光的漆黑深邃門戶,顯露在星光之中,載沉載浮在無盡虛空。

「待得內外打通,你們都要死!」泛起凶光的隕星河喃喃。

若是平時,遇上隕星河這種大敵忽然化友,以各大妖孽巨擎的心性,定會返回查探一番。可此刻非同往時,眾人心神已然完全被時空內戒牽引,根本無法一心二用,去理那些旁枝末節之事,自然而然,就忽略了。

近千星之使者的阻攔,對於諸人來說,只是麻煩,輕易通過。

當眾人離開通天橋,進入寂靜的星空之時,整個場中氣氛都在一瞬間凝聚,無比沉凝與壓抑,恐怖碰撞的氣息,攪動在周遭。

「天碑降!」

開元抬手,道紋橫生的天碑虛影降臨。

「定海珠!」

蒙恬拋出玄黃聖旨懸浮,帝皇神威陡降,蓋壓星空。

「殺!」

君清殿下舉起蒙蒙寶劍,光華氤氳,斬殺劈下。

鬼谷子握住身後黑鐮,如鬼似魅,大不衝出,颳起恐怖的陰寂之風。

唯有裂空王,白羽染血,深深看了一眼諸人,退向一旁,退向遠處,直接放棄,不再打算插足這場戰鬥,實在太過於恐怖,容易隕命。

「鬼谷子!」

六道絕世虛影同時怒吼,憤怒無比,恐怖的氣息動蕩,直接出手。

四大妖孽巨擎並沒有相互攻伐,反而是統一戰線殺向了六道絕世虛影化身,沒有半分留情,痛下殺手,打算將六人全部留在此處。

「我們不想有太多變故,幾位還是留在這裡,以免壞了大事!」

四大妖孽巨擎對上六大絕世化身虛影,呈現一種壓倒性的局面,只在廝殺交錯,就有兩道絕世虛影化身崩散,連同記憶都被徹底湮滅碾殺。

眾人就是想讓諸多混度王部的絕世虛影化身留在此地,否則帶著所見所聞回歸本尊,令本尊知曉,對於諸人無論是誰,都是一場天大的麻煩。

「砰!」

天碑無盡道韻降臨,將最後一道不甘的絕世身影鎮殺。

「現在該談談我們的事情了!」開元風輕雲淡,看向披著寬大黑裝的鬼谷子,凶煞狂涌。

君清殿下,蒙恬同樣注視鬼谷子,氣息轟鳴,似有群起而攻之之意。

「鬼谷子,將時空內戒給我,我保你離開,之前對你的許諾依舊有效。」君清殿下溫言空靈,做著最後的努力,「希望你不要自誤,這東西會給你帶來殺身之禍。當然若是你能將我們所有人抹殺,就是例外。」

「是嗎?」鬼谷子淡淡。

「嗆!」

天地利嘯,劍鳴錚錚。

一片璀璨的星華之光,從遠方擴散縱橫而來,一眼望去,猶如星辰相撞,掀撞激散起一層浩浩蕩蕩的星光餘波,純粹璀璨,浩瀚無邊。

「咻!」

劍光衝天,撕天裂地。

在浩蕩星光的中心地帶,一道身影沖霄而起,急馳電掣,犀利之光粉碎重重時空朝著此地而來,其中無形散發的劍威,洞徹天地,令人生寒。

「是麥哈爾!」鬼谷子道。

開元,君清殿下,蒙恬三人面色驟變,眼神內不約而同的升出濃濃忌憚,剛剛的那股威勢之強,超乎想像,甚至比眾人還要強大,感到壓迫。

犀利劍光,撕碎重重空間,悍然降臨。

「看來我已經有插足戰局的資格。」麥哈爾周身星光環繞,眼中迸發犀利星光,掃過諸人,最後定格在鬼谷子冰寒的軀體之上。

.(未完待續。) 第三道星海開闢成功!

這是一種無法想象的強大,銀髮披肩的麥哈爾,體內三大磅礴星海輕輕流轉,就那樣平靜的站在原地。周身寸寸虛空便已扭曲模糊,不堪重負,眼看上去,仿若是這片星空,無法承受麥哈爾的存在一般。

若是爆發全部戰力,無法想象,會造成何等恐怖的破壞。

「麥哈爾閣下,看來你又有了突破!」開元出言,笑道,「正好,鬼谷子想要一人獨吞時空內戒,一起出手,逼他交出時空內戒。」

麥哈爾緊盯鬼谷子,就算他此時連連突破,已然不是三階的低等妖孽,可不知怎的,面對鬼谷子,竟還是心中發寒,有危險警兆。

這是一個可怕的訊號,使得麥哈爾不敢輕易動手!

「鬼谷子,我想你不是需要這份傳承的人。」麥哈爾根本不理會開元的提議,自行開口,「你拿著一份自己不需要的傳承,走出這裡之後。諸人只要隨意泄漏訊息,不管真假,怕是會有無數大能降臨混沌邊境,乃至鬼谷部落。」

麥哈爾話語連帶神情,都很平靜自然,沒有變化。

「你說的很有道理,而且我的確不太需要這份傳承。」鬼谷子看向麥哈爾,沙啞回答,「但是,若我將他獻祭給神靈呢?」

君清殿下,開元,同時一震,心中翻江倒海。

唯有蒙恬還算平靜,獻祭神靈之後,就對人類帝國百害無一利,這是他樂見其成的,畢竟,他同樣不太需要這份傳承。

麥哈爾沉默,在鬼谷子面前說不出你會得罪兩大人類疆域勢力的蠢話,只能從話語利益上擊敗鬼谷子,否則除了生死廝殺外,別無他法。

「獻祭神靈?」麥哈爾微微眯眼,閃爍一抹精芒,「你現在剛剛正式加入混沌王部,的確需要獻祭。你需要什麼才肯交出時空內戒?」

「你欠我一個人情!」鬼谷子沙啞道

甩手拋出一枚時空內戒,丟給麥哈爾,讓他接下燙手的山芋。

開元,蒙恬,君清殿下三人目光同時一凝,轉向了麥哈爾,無比炙熱的目光,盯著麥哈爾握住的那枚彎月劍形時空內戒,凶煞隱現。

握住時空內戒的麥哈爾,面色劇變,鬼谷子竟乾脆利落的直接將這塊燙手山芋給了他,還令他欠下一個人情,當真是高明,卻需要大魄力。

「東西你確認一下,我不會出手搶奪!」鬼谷子沙啞開口補充,莫名好奇,「我倒想知道,你現在拿到了時空內戒,會怎麼做?」

「很簡單!」麥哈爾答道,目光看向了開元與君清殿下,「這份傳承燙手,我與鬼谷子一樣,吞不下。你們要,就看你們付出多大的代價。」

「不過在這之前,你們身邊還有一位異族。」麥哈爾冰冷的看向蒙恬,深邃平靜異常。儘管他對蒙恬異族沒有多大成見,可以金斯的立場來考慮,這份傳承絕不能落在敵對的異族手中,否則遲早是禍事,詬病。

開元與君清殿下同時對視一眼,深吸一口氣,精芒奕奕。現在一個個爭奪對手相繼退出,只剩彼此兩人,已然十分明朗,進入決戰。

不過,在這之前必須要將異族這個威脅解除。

「殺!」

眸光充滿仇恨的開元與君清殿下,當即毫不猶豫爆發殺機,聯手追殺異族蒙恬,刻骨銘心,長久對異族的仇恨,令兩人十分瘋狂。

「天涯尺!」

蒙恬面色難看,頭頂玄黃聖旨之中,顯化出一柄溫玉長尺,劃過泛起漣漪的空間,剎那身影融入消失在天地,遠遁不知向何方。

「這…」

開元,君清殿下同時皺眉,對於這類未知的追趕,無能為力,就算是妖孽巨擎,也無法觸及。

「現在最後剩下兩人,你要將時空內戒給誰?」鬼谷子沙啞開口,依舊好奇問詢麥哈爾,想要知道答案。

槓上絕版老公 麥哈爾對鬼谷子不厭其煩的問話,微微詫異,不過此時他心中早有計較,也不多做回答,轉頭將目光看向了開元,與君清殿下。

第一次相遇君清殿下,是在外圍邊境,他與金斯猶如喪家之犬被逼入混沌邊境,前途未知,兇險難料。君清殿下莫名出現,給予避妖丹,讓兩人避開妖獸兇惡,僥倖得以進入混沌邊境內部,那時,連名諱都沒有資格得知。

第二次相見,是在混沌之城,以強大的修為被君清殿下看中邀請,付出代價,是以一種護衛的姿態面對。

可這一次,是麥哈爾平視,氣息沉凝。若是相戰,就算君清殿下有金核境的手段,麥哈爾都有手段將其斬殺,做到了平起平坐,相互忌憚。

而其中間隔,才區區半年光景。

若不是麥哈爾有部落信仰之神來掩蓋,怕是早就令諸人震撼,吃驚不小,不過就算有在大的驚人,與神靈扯上關聯,就是正常。

「你二人,我不會偏向誰!」麥哈爾目光凝聚,這樣說道,「只要付出足夠誠意,時空內戒就給他。」

君清殿下輕靈脫俗的秀眉,微微一皺,似冷了冷。

「我需要知曉九聖神宮的詳細信息,你們可知道?」麥哈爾平靜問,神色之中沒有半分異常,仿若就是單純的問話。

「九聖神宮?」君清殿下回想,眼前一亮,「九聖神宮屬於東川伯爵領內的一個小勢力,宮內傳言有伯爵坐鎮,距離不遠。」

麥哈爾心中一震,翻起大浪,能尋找到九聖神宮的消息,簡直是意外之喜,等到實力足夠,完全有可能返回杜魯門政爵領。

心中之喜,表面卻微顯分毫,不為察覺。

接下來,麥哈爾出題刁鑽,許多關於神道公會,狄龍六道門這兩個大勢力的問題,甚至還有許多關於人類疆域的常識問題。

令兩人對答如流,甚至連帝國疆域內的地圖,都給麥哈爾印下一份,讓他熟悉,熟知,仿若在教導一個即將前去人類帝國的強者。

「哈哈哈!」就在這種氣氛中,一個狂笑聲傳來,「內外通道打通,就算只能允許一人通過,但殺一群螻蟻,足夠了!」

.(未完待續。) 「轟隆!」

天地狂震,陌生的氣息席捲。

一股猶如日月星穹的浩瀚威壓,從通天橋之上擴散而來,遮天蔽日,連萬里乾坤都在這股威壓之下,瑟瑟震顫,壓的星辰沉寂,無法運轉。

這股威壓,猶如蒼天,鎮壓亘古。

星空之中的妖孽巨擎,麥哈爾,君清殿下,鬼谷子,裂空王,逃遁的蒙恬,在這股威壓席捲時,無不面色蒼白,如遭重擊,吐出一大口刺目鮮血。

但,威壓只是一閃而逝。

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股壓制到金核境的氣息威壓,由遠及近,逐漸蔓延出現在眾人的感知之中,帶來淡淡的壓迫,無意壓向諸多妖孽巨擎。

「剛剛那股威壓的程度,怕是一位絕世強者降臨!」

開元冷然道,心中沉到谷底,同時迴響起隕星河良好的態度,頓時燃起怒火。千算萬算,還是算漏了這位神秘莫測的強者,被暗算一把。

「這位絕世強者,進入這片星空,或許會被壓制到神台境界。」君清殿下輕喃,面色驟變,「但絕世強者就是絕世強者,就算被壓制,層次不降,對於我們來說,還是無法抵擋的災難,只能選擇離開這裡,暫避鋒芒。」

「時空內戒,給誰!」

忽然,在絕世強者危機降臨后。開元,君清殿下同時看向麥哈爾,眼裡有焦急,有躁動,有凶光,各種交織,最後化作壓抑的等待。

但麥哈爾能看的出來,若是自己現在不給予一個交代,或許火燒眉毛的開元,君清殿下兩人會毫不猶豫的聯手,開始搶奪時空內戒。

一位真正的絕世強者降臨,那就等同末日浩劫,就算這片星空能把這位絕世強者壓製成同等的神台境界,可層次與手段的差距,足以讓絕世強者將其碾壓。就算是四階妖孽巨擎,面對,也只是土雞瓦狗,不堪一擊。

且他們的目的始終只是時空內戒,既已從險地之中取得,沒有必要在此以身犯險。

「我們走不了!」鬼谷子忽然道。

「嗤!」

劍嘯衝天,通天橋深處驟然射殺出一道驚天火焰劍光,熾烈狂熱,劃破重重虛空,劃開近千道星之使者阻擋的橋面外圍,熾熱劍光擴散,近千星之使者燃燒粉碎,化為一捧捧無形的灰燼,被這道劍光徹底絞殺。

一道手持長劍的絕世身影,一步一步,緩緩從通天橋內走出。

這是一個眉目冷峻,面色漠然,目光冰冷深邃的金髮青年。身著雲紋獸袍,金邊細紋,有一種前所未見的異域氣息,仿若不屬於這片天地。

強大的金髮青年,走出通天橋,走入這片星空,壓制降下氣息,與眾人持平在神台九重天巔峰,走向諸人,扭曲片片模糊的空間。

「你們的確走不了。」金髮青年開口,目光冰冷,「隕星河引我來此的意義,就是為了解決你們!」

絕世強者的氣勢,撼天動地,儘管被強行壓制境界。

可站在那裡,就是一方天地的主宰,掌天控地,日月乾坤沉浮,群星斗轉環繞,駭人的景象,猶如襯托一尊高高在上的無敵王者,神威莫測。

開元,君清殿下面色一沉,本能的朝後退了退。

「我不想死!」鬼谷子沙啞開口,看向麥哈爾,「一起屠了他如何?」

一起屠了他如何?

短短七字,平靜而又普通的邀請,但其中的含義,卻是狂妄滔天,又霸氣十足,令強者為之黯然失色。

開元,與君清殿下一怔,第一次發覺鬼谷子竟如此狂妄。

「好!」麥哈爾點點頭,直接答應下來,沒有覺得不妥。

「轟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