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面面相覷,一時沒反應過來。

「你怎麼了?沒傷到吧?」林問道。

「沒受傷,真是不幸中的萬幸了。就是……唉!?我的身體好像有些不聽使喚了……啊——」修剛剛還在慶幸自己沒有受傷,結果他馬上就發現自己的身體突然就脫離他的意志,開始在一樓的走廊里飛快的移動了起來!那步子邁的是啪,啪,啪的,其他幾個人跟在後面想阻止他,卻愣是追不上!

夏天在後面一路追著修,心裡覺得非常的不爽。他暗想自己什麼時候連個人都追不上了?更不要說,修實際上還是個移動速度最慢的亡靈!

夏天當下就有了一種被打臉的感覺,覺得自己失了面子。

所以夏天找準時機就在拐角處猛地向牆角一蹬,利用反作用力迅速往修的後背撲去,卻沒想再次落了個空!

「你小子給我等著!別想跑!」這一次的落空,讓夏天有些惱怒了起來。

修在前面撒了歡似的奔跑著,無法回應夏天的話。此時修的內心,也是有苦說不出。

修當然也不想飛奔的跟個狗似的,但無奈這並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突然控制不了他的身體了。

而且,修現在還有一件更令他感到擔心的事情:那就是現在修的身體,跌跌撞撞的似乎更喜歡跑直線。雖然由於教學樓夠大,剛才他一路奔過來似乎沒出什麼大意外,但在他撒了歡的跑了這麼久之後,教學樓的盡頭似乎也很快就要到了!修真的很擔心到時候自己會「啪」的一下,直接就撞死在牆上!

哦,這麼說好像其實也不太對,畢竟實際上,修現在已經死了。

好在莫林似乎已經覺察到修在擔心的事情,所以他雖然跑得沒夏天快,但一直在注意著修前面的路況。

在修又跑過一面牆壁,快要跑到走廊的盡頭時,莫林迅速的施法炸開了擋在修面前的牆。卻不料,修的身體在這個時候,突然就停下了腳步。

萌妻追夫:壓倒腹黑總裁 「這是怎麼回事兒?」修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的身體,結果他發現自己的身體,現在終於又受本人的控制了。

這之後,修突然就感到雙腿十分的酸痛,都有些抬不起來了。

看來亡靈雖然體力無限,但修的肉體,還是有些忍受不了這麼劇烈的運動。

修回過頭去,看了看終於追上自己的眾人,卻發現大家都在盯著他的臉看。他們臉上的表情都十分的震驚!

福運寵妻 這是怎麼了?

修不由得疑竇叢生,接著他馬上就反應過來,大家並不是在看他,而是在看著他的身後。

於是修也緩緩轉過了頭。

接著修就發現,在莫林的法術毀壞的牆面之後,竟然不是外面的景色,竟然又是一面牆!

這和大家以為的教學樓構造,似乎有些不太一樣啊!

「這是……密室?」林說道,他不由得就有了一種不詳的預感。為什麼教學樓這種公共場所里,會有密室呢?

林不由得靠近那密室走近了幾步,結果他發現裡面竟然是一個長長的樓梯,直通地下,深不見底。

樓梯本身已經老舊不堪,上面還布滿了灰塵,不難看出已經很久沒人來過。難道莫林剛剛的那個法術,就此揭開了戰爭學院里深藏了多年的秘密嗎?

那麼現在,他們又該怎麼做呢?

是進密道里看看下面有什麼,還是把牆面重新封上呢?

林思考著這個問題,不由得有些苦惱起來。

林再次仔細的打量著被莫林打出來的那個窟窿,結果他發現那個窟窿的面積並不算大,如果大家齊心協力的話,其實並不難在其他人發現前,把它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所以林回過頭去打算徵詢大家的意見,結果卻發現現在眾人臉上的表情微妙,同時還各有不同。

羅蘭不知怎麼的,臉上突然開始滲出豆大的汗水。雖然他臉上的表情還是和往常一樣的平靜冷漠。但不難看出,羅蘭現在好像相當的不舒服,似乎在這樓梯的下面,有著什麼罪惡引起了他的不適。

夏天卻直勾勾的盯著樓梯的盡頭。他臉上的表情透露出了一種忍不住欣喜,似乎十分的享受,並且躍躍欲試。

莫林倒是沒什麼生理上的情感表現,他只是一臉複雜的看著夏天,似乎一直在擔心著什麼。

夏天突然向前走了一步。他伸手扒拉著缺損的牆壁,打算往樓梯下面走去,卻被莫林一把攔住了。

「你幹嘛?」夏天不滿的問道。

「把這牆壁重新封起來吧。」莫林並沒有理會夏天,而是對著其他人說道。

「你瘋了嗎?為什麼要封起來?難道你不想知道這下面有什麼嗎?」夏天質問道,他的情緒有些激動,似乎很難理解莫林現在的想法。

莫林看了夏天一眼,冷靜的說道:「不管下面有什麼,都和我們無關。我不想再惹事上身。我想大家的想法都和我一樣吧?」

林,修和羅蘭相互看了看對方,默認表示同意了。

畢竟林和羅蘭本身就是低調的性格,向來能少一事少一事,他們都巴不得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而修,仍然對剛才身體突然不聽使喚的事心有餘悸,哪裡還敢再摻和進去?

所以,在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下,眾人手腳麻利的很快就把那牆面修復了。

夏天雖然心裡不情願,但也沒有太過堅持,他最後也幫著大家一起修起了牆壁,動作還挺麻利的。 等到這一系列事情都處理完,確定沒有遺漏之後,大家這才真正的散了場,開始各自打道回府。

由於現在已經接近凌晨3點,絕大部分的人都已經睡下,所以街道上也是空空蕩蕩的,沒什麼人。

莫林腳步急促的在陰暗的小巷子里走著,夏天則是在後面慢悠悠的跟著。兩人之間始終保持著一段不遠不近的距離。

終於,莫林停下了腳步,卻並沒有回頭。

莫林語氣不善的說道:「你還想跟到什麼時候?」

「怎麼?這條巷子是你修的,別人都不讓走啊?」夏天戲謔的回道,一點都不想落下風。

莫林轉過身去:「你別太過分了!你說過不會幹涉我的生活。」

「呵呵,你這話倒是好笑,我是限制你的自由了,還是虐待你不讓你吃飽飯了?這些年來,你還不是想幹嘛就幹嘛,我什麼時候干涉過?更別提,剛才還是我救了你!」夏天玩味的說道,語氣倒是不怎麼惱怒。

在片刻沉默以後,莫林低聲說了一句:「我,不需要你救。」

接著莫林就轉過身去,繼續向前走。

這讓夏天覺得很不舒服。

他能容忍莫林語氣不善的對自己說話,也能容忍莫林情緒失控時對他大吼大叫,甚至是破口大罵。

夏天唯獨接受不了的,就是莫林像現在這樣,沒有情緒的對他低聲說話,那語氣就像在跟個傻子對話似的。

所以夏天此刻,莫名的就有些惱火起來,他大跨步一下子就追上了莫林,同時還攔在他的面前威嚇道:「不需要我救?那你就別讓自己卷進這些爛攤子里啊!呵,你別忘了,你的命從來都不屬於你自己!」

莫林瞪了夏天一眼,眼神也變得兇狠了起來。不過莫林並沒有發泄自己的情緒,而是微微嘆了一口氣,接著臉上的表情就又恢復了平靜。

莫林緩緩開口說道:「你說得對。我沒有選擇命運的權利。所以我才不希望,有人變得和我一樣……可結果呢?最後贏的,不還是你們惡魔嗎……」莫林的聲音有些發抖,夏天可以聽出他情緒里的激動。

夏天沒有料到莫林會說出這麼一番話來,突然就有些愣住了。因為在夏天的記憶里,莫林似乎從來都沒有在他的面前,像現在這樣表露過自己的情緒。

但夏天很快就笑出了聲,語氣也變得嘲諷起來:「你倒是好興緻,竟然還有心情管別人的閑事?有這閑功夫,你還是好好關心關心你自己吧!你的叔父又來信了,說你爺爺很有可能熬不過這個冬天。這也就意味著,你在這世上的時日,不多了。老實說,我對你這個小鬼,也早就已經膩煩了。所以我勸你,還是好好享受人生最後的時光,不要再搞出什麼幺蛾子來!這樣我們到了最後,或許還能好聚好散。我呢,也能讓你在死去的時候,能稍微體面些。」

莫林沒有說話,只是側身避開了夏天的阻攔,繼續朝著小弄堂的深處走去,彷彿什麼都沒聽到一般。

這一次,夏天卻沒有再跟上去。他只是遠遠的看著莫林的離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不知為何,夏天的腦海中開始浮現出他第一次和莫林見面時的場景,那一切,似乎仍然記憶猶新。

當時莫林還只有四五歲,小小的一個,天真開朗而又懵懂。那時的莫林還會沖著夏天笑,搖頭晃腦的要他抱。

時間飛逝,到現在也已經過去十多年了。夏天也親眼見證著莫林的成長,看著他一天一天的長高長大,直到到現在,和夏天差不多的個頭。

但十幾年的時光,對於惡魔來說又能算得了什麼呢?不過一晃眼的功夫罷了。更不要說,還是在夏天這樣的高級惡魔的眼裡。

恐怕也只有在看著莫林一點一點成長變化的過程中,夏天才能真正感受到,時光流逝的意義吧。

夏天並不是人類,而是一個惡魔。

一個高級惡魔。

高級惡魔是惡魔中的統治階級,數量相比於中級惡魔與低級惡魔而言,是稀少的。他們擁有智慧以及強健的身體,對任何一個種族而言,都是可怕的存在。

同時,高級惡魔的外貌,也與低級惡魔和中級惡魔有很大的區別,比較接近於人形。而且往往高級惡魔的等級越高,外形就越接近於人類,這使得高等惡魔中出現了一種凌駕於普通的高級惡魔,外形和人類沒有任何區別的惡魔,那就是人形惡魔。

嚴格來說,夏天並不是一個人形惡魔。只是他的外表非常的接近於人類,所以使得除非是與他非常親近的人,不然很難發現他是個惡魔。

不過就算是這樣,夏天在惡魔中的級別也算是非常高的了。畢竟,人形惡魔的數量非常稀少,簡直可以用屈指可數來形容。

高等惡魔也不像中等惡魔那樣,必須依靠吞噬靈魂才能活下去。 全球偶像從練習生開始 所以對高等惡魔而言,和人類簽訂契約也並不是生存的本能,不過是無聊時的消遣罷了。

也正因如此,高等惡魔實際上也不常和人類簽訂契約,因為他們覺得和人類簽訂契約這種事情,嘗試過那麼一兩次就夠了,也沒必要一直進行。

夏天就是這樣一個懶散的高級惡魔,在他腰腹背上,有著一個黑色的契印。那是惡魔和人類做過交易的印證,在定下誓約的雙方身上都有。

至於夏天的契約者,當然就是莫林了。

莫林身上的契印,是在右手的手腕上,這也是莫林為什麼一直都穿的很嚴實的原因,他不想讓人知道,自己其實是惡魔的契約者。

夏天至今記得,當初自己被召喚到主大陸上時的情形:莫林的叔父,哆哆嗦嗦的跪坐在召喚陣的面前,滿臉驚恐的看著他,似乎還有些疑惑,為什麼夏天長得和記載中的惡魔不一樣。

而那個時候的夏天,實際上也是相當迷惑的。

因為夏天之前雖然也和一些人類做過交易,但卻從來沒有一次,是被召喚出來的。

大部分的時候,都是夏天在主大陸上四處旅行,偶爾遇到了有意向的人類,他主動提出要做交易。而不是像這次那樣,被人類主動呼喚出來。

所以夏天才會覺得十分困惑。 雖然在人類的社會裡,召喚惡魔的法陣是禁忌。但實際上,對於真心想要呼喚惡魔的人而言,獲得惡魔法陣的圖案,也並不是什麼特別困難的事情。

而想要召喚出惡魔,也不僅僅只靠一個法陣就行,同時還需要祭品和其他的東西。

由於惡魔的召喚陣也屬於人類法陣的一種,所以理論上來說,也只有法師能夠發動。普通人因為缺乏施法的天賦,所以他們實際上是很難直接發動起召喚陣來的。

但事實上,因為法師的社會地位比較高,所以他們的日子,過的也都還不錯。法師的生活中也沒那麼多的仇怨,所以召喚出惡魔來的,大都還是普通人。

對普通人而言,想要召喚出惡魔,就要比法師困難得多。他們必須依靠一些其他的助力和介質,比方說一些特殊的祭品什麼的。

莫林的叔父並不是法師,所以他知道要藉助一些擁有法力的東西,自己才能發動法陣。在召喚出夏天以前,他也嘗試過很多次,但全都失敗了。

後來,叔父得知從小喪父的莫林擁有法師的天賦。他暗想要是用莫林的血替代自己的血,加入到召喚陣中去,或許會有比較好的召喚效果,所以就嘗試了一下。結果沒想到,還真的讓他成功的召喚出了惡魔!

但叔父不知道的是,實際上能通過召喚陣召喚出的惡魔,絕大部分都是中等惡魔,畢竟這也是雙方的願望。但像他這次這樣,一下子就召喚出高等惡魔的,幾乎從來沒有發生過!

這也是讓夏天覺得很困惑的一點,他活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被人類召喚呢!看樣子,這個召喚者似乎並不簡單。

所以夏天被召喚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盯著莫林的叔父看了老半天,但他很快就失望了:這傢伙看著很平凡啊!

叔父卻不知道夏天在想些什麼,只知道自己召喚出了惡魔,能夠實現他的心愿了,就馬上對夏天談起自己的要求來。

夏天面無表情的聽著叔父說完願望,不由得暗想:這傢伙看著沒什麼本事,沒想到胃口倒是不小啊!

原來,叔父的願望,是在莫林的爺爺死後,能讓他的兒子承襲他父親的爵位。

常年家族裡的權利鬥爭,早已讓叔父變的疲憊不堪。同時最近又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使得他略微變的有些絕望起來。但叔父深知自己的能力有限,表現也比不上他的兄弟們。所以繼承爵位對他而言也已經越來越沒希望了。

但他就是不甘心!所以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當時不滿十歲的兒子身上,希望他能代替自己得到這個機會。

等到叔父激動的表達完自己的想法后,夏天面無表情的說道:「要讓你的兒子承襲爵位,就意味著要把你們家族裡所有的反對勢力和繼承人給剷除掉,同時還要獲得木之國其他世家貴族和王室的認可,這中間要做的事情還真不少呢!就憑你,未免有些獅子大開口了吧?」

聽出了夏天話中的不屑,叔父激動的一把抱住了夏天的腿,說道:「惡魔大人,這對您來說,不過是小菜一碟的事情,還請你一定要實現我的心愿!」

夏天不屑的說道:「惡魔的生意最講究等價交換。在這一點上從來都沒有例外。而你的靈魂,渾濁不堪。想來在之前幾世的時候,你就已經和惡魔有染。我還真是一點都不稀罕和你定下契約。」

說著夏天捏了捏自己的脖子,轉身打算離開這個昏暗骯髒的雜貨間。

不料,夏天剛踏出雜貨間沒幾步,正到處找路的時候,因夏天不願幫忙而心生怨恨的叔父,突然招呼了很多的府兵,擋在夏天的面前,想要拿下他。

夏天看了看擋在自己面前的人牆,戲謔的笑了笑,滿臉的不屑。

要不然怎麼說人類愚蠢呢?夏天已經不知道遇到過多少像莫林叔父那樣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了!他們的下場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夏天雖然外貌看上去很年輕,只有二十歲出頭的樣子,但實際上他卻已經活了接近千年,早就不是年輕氣盛的那種脾性了。

而且莫林畢竟長期在人類社會遊走,他和人類接觸的也不算少,所以一般情況下,夏天也不太會主動去襲擊人類。畢竟高等惡魔和人類的實力有著天壤之別,哪怕贏了,夏天也不會有絲毫的成就感。

但這並不意味著,當自己被挑釁的時候,夏天還能保持著好脾氣。

莫林的叔父真的是什麼都不懂。

他見夏天長得和人類一樣,還誤以為像夏天這樣的惡魔,危險性會比他們印象中的中等惡魔小一些。殊不知,夏天這樣的,才是最危險的,因為你甚至都無法辨別到危險在向自己靠近!

所以當府兵們對夏天刀劍相向的時候,夏天的眼神瞬間就變得凌厲起來。他以及其迅猛的姿態穿梭在士兵們的周圍,只一瞬,府里站立著的,就只剩下他一個。

雖然高等惡魔能使用法術,並且不像人類那樣必須用法陣可做媒介。但因為惡魔骨子裡的野性和極強的身體天賦,使得高等惡魔還是更傾向於貼近敵人的戰鬥方式,他們享受乾脆利落的解決掉對手所帶來的快感!

夏天擦了擦濺到自己臉上的血液,轉過頭去看了叔父一眼。叔父此時已經被嚇得跌坐在地上,匍匐著求饒了起來。

夏天慢悠悠的走到了叔父的面前,然後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夏天戲謔的笑道:「我是真的想不明白,你這樣的窩囊廢,到底是怎麼召喚出我來的?我看你,似乎連個法師都不是吧?」

叔父瞪大了眼睛,雙目流淚。他驚恐的說道:「不……不是的,我是用了其他人的血,才請來了惡魔大人您,求您一定要原諒我……」

夏天聞言微微一愣,接著笑出了聲:「原來如此,我就說你這樣的廢物怎麼可能有那個能耐?那個傢伙人呢?」說著,夏天就鬆開了自己的手。

叔父捂著自己的脖子咳嗽了起來,不過他卻絲毫不敢懈怠,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指引著夏天往二樓的房間走去。

那也是夏天和莫林的第一次見面。 莫林的母親,身體欠佳不說,性格又不怎麼討人喜歡。所以莫林的父親死後,母子倆就被家族裡的人,送到了鄉下的宅邸里。

莫林的爺爺,也不太關注他們母子兩的生活。畢竟對於他而言,子女很多,孫子孫女就更多了,自然也不差莫林一個。這使得莫林從小,就不太受家族的重視。

所以這次莫林的四叔父,突然把他們從鄉下接回了都城,母子倆都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他們卻不敢違抗家族裡的人,只能戰戰兢兢的又來到了都城。

母子倆不知道的是,四叔父這次接她們兩回都城,其實也瞞著家族裡的其他人,安得自然也不是什麼好心思。

四叔父想要召喚惡魔,卻一直都不成功。所以他不由得就變得有些焦躁。四叔父聽人說過,如果把法師的血融入召喚陣,就能增強召喚的效力,所以為了能召喚出惡魔來,他就想著要去哪裡搞一些法師的血過來。

但畢竟,召喚惡魔是隱蔽的事情,他也不可能隨便找個法師說「給我點血」,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他到底想幹什麼。

所以在這個時候,叔父突然就想起了莫林這個遠在鄉下的侄兒。

他聽人提起過,說莫林似乎是個有天賦的,所以他就抱著試試看的想法,把莫林接到了城裡。畢竟莫林當時還只有四五歲,年紀小容易拿捏,也不容易暴露。

莫林來到都城后,懵懵懂懂的就被叔父放了一大碗血,人也變得有些暈暈乎乎的,所以放血后他直接就睡下了。

所以夏天第一次見到莫林的時候,莫林還躺在床上安詳的睡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