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她洗乾淨手,出來找人,看到他站在落地窗前發獃,她小心翼翼的抓住他的手臂,搖晃兩下,「江南,你怎麼了?」

江南回過神來,搖頭,「沒事。」

「你是不是……又難受了?」她看到過他發作的樣子,說真的,那一幕,在司徒雲舒心裡留下了陰影。

從她認識江南到現在,哪怕執行任務受多重的傷,他都不曾如此狼狽。

在發作的時候,他狼狽得令她心酸,令她不忍去看。

「不是,沒有發作,你別擔心。」

江南安慰她,「就算是發作了,我也會避開你,不會讓你看到。」

「江南。」司徒雲舒欲言又止,江南打斷她的話,「雲舒,我只是不想讓你留下心理陰影。」

就當他自私吧,他也希望在她心裡,自己的印象,是發作時的猙獰模樣。

兩人一起吃了晚餐,照慣例,要去海邊散步。

出門之前,司徒雲舒就感覺肚子隱隱作痛,但是她沒放在心上。

吹著海風,緩慢的散著步,本該是一件極其愜意的事,她臉色卻突然變得痛苦起來。

「雲舒,你怎麼了?」江南第一時間發現她的不對勁,立即握住她的雙肩,攙扶著她。

「怎麼了,哪裡難受?」

她的臉色為什麼這麼蒼白?

冷汗洶湧而出,很快便將她額前髮絲打濕,渾身像是從水裡撈出來似的,司徒雲舒痛得牙齒打顫,「我……肚子……」

「肚子痛?」

司徒雲舒艱難的點了點頭,江南突然想到,她生理期會有痛經的毛病。

「是不是生理期來了?」

司徒雲舒搖搖頭,「我……我也不知道。」

這段時間壓力很大,這一兩個月,生理期都是紊亂的。

她也不清楚,這會兒是生理期來了,還是別的原因導致肚子痛。

「你別說話了,我現在就帶你去醫院。」

雲煙畔見煙雲色 江南在她面前蹲下身,「上來。」

酒店附近就有醫院,江南背著她一路狂奔,跑向醫院。

趴在他背上,司徒雲舒感受到他的焦急,她咬著唇瓣,安慰他,「江南,我沒事的,你可以慢一點……」

「你別說話了,保存體力。」

來到醫院,掛了急診。

急診醫生檢查為她做了個檢查,臉色十分凝重,「是不是吃了寒性的食物?」

「我不知道。」司徒雲舒氣若遊絲的說。

被折磨得幾乎沒有了力氣。

江南很快就說出了今天晚上吃了什麼,醫生聽了,確認有一道菜是寒性食物。

恰好司徒雲舒來例假,她一向有痛經的毛病,痛經在寒性食物的刺激下,發作起來較之以往會更痛苦。

給她開了葯,司徒雲舒溫水吞服后,緩過勁來之後,才離開醫院。

「雲舒,別逞強,我背你回去。」江南攥住她的手,不許她再往前走。 三境的武者已經抓住了問題關鍵,神域有通往大道之極的辦法,其實就是修鍊這方位面的武道!

簡單說。

神域之外的位面,武道體系都不是正統,或者都不完整,修鍊到最後的極限只是域主。而只有在神域內才能接觸太古之神羽化后形成的武道體系,才能達到那傳說中『至高無上』的境界。

明白這些。

諸人自然渴望獲知神域的武道體系,不想一直躲在吞天域內。所以,幾天後,當古木熟練掌控了那對翅膀,他們紛紛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出去后一定要小心,千萬不要逞強。」

劍山之巔的演武場,古木即將前往外界,龍靈不放心的囑咐著。

「不會有事的。」古木揉著她的小手,占著便宜說道。

「還有!」

龍靈撅著嘴道:「不要沾花惹草!」

古木嘴角一抽,道:「這你就放一萬個心吧,我對神族的女人不感興趣。」

開什麼玩笑。

在這個女人稀有的位面,她們肯定都是搶手貨,就算自己有這個想法,也輪不到自己啊。

相繼和羅宓、楊婕、李雅舒以及父母親人一一告別,在三境強者送行下,古大少神識釋放,消失在演武場。

……

神域,碎裂的山谷附近,光著膀子的古木出現在這裡。

沒辦法,既然要混入神域,有了翅膀還不行,必須從著裝上將自己打扮的很像神族武者。 總裁的祕製悍妻 而當他剛剛站穩身子,頓時嗅到瀰漫在林間的血腥味,於是微微皺眉,道:「看來,神族士兵已經殺了不少其他位面的武者……」

這和自己沒關係!

古木調動五行真元,操縱後面翅膀,想要飛身而起。在吞天域內練習下,他已經對翅膀掌控的很熟練,但身在神域,由於環境和氣場的不同,只能晃晃悠悠飛起幾米高,甚至差點一頭栽下來。

噗通——

最終,在飛了大概一分鐘,還是沒能適應新環境,他頓時從半空墜下來,然後摔在地上。

狼狽從地上站起來,古木頓時苦澀無比,還好沒人看到,不丟人!

為了能更快在神域適應下來,他不得不繼續訓練,而換來的則是一次次摔倒。

「嘿嘿,你這個大笨蛋,竟然連飛都不會,真不知道是怎麼凝聚出翅膀來的。」古木從半空再次摔下來,一道悅耳動聽的聲音從遠處傳來,這讓他頓時緊張起來,旋即轉身看去,便發現在那半空,一個身穿七彩流裙的女子掩口笑著,那是很直接的嘲笑!

眼前的女子只有二十齣頭,而相貌則驚為天人,直接讓閱女無數的古大少看傻眼了。

這個女人身姿修長,瓜子兒臉,眉如柳葉,肌膚白皙,從任何角度來看都是美到極致,尤其,在她身後的那雙翅膀並非完全透明,而是有著淡淡的金光,如此,讓她氣質更顯出眾。

確切說。

這個女人融合了柳清鶯出塵的相貌、龍靈的氣質,簡直就不是仙女而是神女!

「喂?」

就在古木傻眼之際,那神族女人收住笑聲,眨著眼睛俏皮道:「你是東區的士兵嗎?」

古木回過神,急忙搖搖頭。

「哦。」

那女人托著下巴,思考著道:「你是東區的野人了?」

野人?

古木很是不解,但他知道,這個女人肯定是神族,所以為了避免言多必失,索性繼續搖了搖頭裝糊塗。

那女人見狀,微微一怔,旋即笑著說道:「不是士兵也不是野人,你怎麼會在這裡呢?」

古木繼續搖著頭。

問了三個問題,都搖頭回答,頓時讓那身姿修長的女人黛眉微蹙,翹著嘴唇,很是不悅的道:「你是啞巴嗎?」

古木這一次點了點頭,並且張開嘴開『嗚嗚嗚』叫起來,顯然要讓她知道自己真是啞巴。

「還真是啞巴啊。」

女人微微愕然,美到極致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同情,道:「沒想到在這神域內真有不會說話的人,對不起。」

「嗚嗚嗚!」

影帝級的古木指手畫腳起來,顯然是在告訴那女人,沒關係。

「我叫帝天盈。」

神族女人落在古木身邊,臉上洋溢著很是純真的微笑,而在她剛剛落下后,迎面而來一股股淡淡的香味,頓時讓古無恥有點飄飄然。

「沒想到神族的女人長得如此漂亮……」

古木感慨萬千,但此刻他是『啞巴』,所以在那女人落下后,佯裝害怕,向著後面退了兩步。

「你怕我?」

帝天盈開口問道。

古木點點頭,然後貓著身子這就要逃竄,不過卻聽那女人從後面聲音傳來:「站住!」

嘎——

古大少乖乖停下了身子。

「過來。」

古木轉過身子,嘴裡發著『嗚嗚』怪聲的走了過來。

帝天盈滿意的開口道:「聽說山林內藏著很多域外武者,你一個啞巴,又不會飛行,在這裡很危險,跟我走吧。」

太好了!

古木心裡頓時一喜。

這個女人爆發的氣息很強,肯定不是士兵,自己能跟著她,也許能順利混入神域的世界中。

「嗷嗷嗷!」

專業的古大少手舞足蹈的比劃起來,那意思好像是在反抗,是不同意。

「別廢話,跟我走!」帝天盈見他不同意的肢體動作,頓時微微皺眉,道:「如若不然,我現在就殺了你!」

說罷,就看到她周身浮現出滔天的殺機,顯然真有隨時出手殺掉古木的可能。

長夏江村事 我去,神族女人臉變得真快!

古木頓時閉上了亂嗷嗷的嘴巴,乖乖的點了點頭。

「這才對嘛。」

帝天盈笑了笑,道:「你的相貌還不錯,等過了成人禮,或許會成為我的男妾哦。」

嘎——

這句話直接讓古木呆如木雞。

男妾!

神族竟然還有這麼逆天的稱呼?而且,這女人也忒彪悍了吧,這話說出來一點都不害羞,就好像理所當然似的。

「看來在這神域內,男人都很命苦的……」

古木暗暗搖頭。

「從現在起,你就是我帝天盈的人了,如果有人欺負你,告訴我,我幫你出氣。」

帝天盈很是爽快的說道,頗有江湖大姐大的風範。

古大少急忙點頭。

咻——

就在此時,山林中突然飛來一名中年人,而他正是在捉老鼠的神族衛長! 醫院門口,江南已經在她面前蹲下,執意要背著她回酒店。

醫院離酒店並不遠,步行回去要不了多少時間。

「不用,我自己可以走。」

司徒雲舒不想引人注意,伸手就要拉他站起來,江南堅定的道,「雲舒,別逞強!」

她都已經痛成什麼樣了,還在逞強。

剛吃了葯,藥效發揮也沒這麼快。

「你好。」

一道聲音打斷了兩人。

司徒雲舒和江南,同時看去。

阿道夫手上拿著一張紙,紙上寫著一串地址,他皺著眉頭十分苦惱的問,「請問,你們能告訴我這個酒店怎麼走么?」

江南站起身,接過紙看了一眼,「你要去這家酒店?」

「是的,我迷路了。」阿道夫聳了聳肩,神色十分的無奈。

他一看就不是本國人,說話也帶著國外的腔調和口音,司徒雲舒說,「很巧,我們也住這個酒店,剛好也要回去。你要是不介意的話,我們一起吧?」

這個提議,正合阿道夫意。

他笑吟吟的點頭,「那就麻煩二位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