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就在我期待事情會這樣一直順利下去時,總會有一些意外不期而遇。可我沒想到,這個意外的起始居然是欒曉萱。

雖然只見了寥寥幾面,但欒曉萱在我的印象里還是一個不錯的女孩,雖然有著自己的傲氣,可年輕人誰又沒有些不服管教的銳氣。更何況,也許是自己的星路還算順暢,她身上還有一絲清高。

可就算是這樣,欒曉萱一直保持著自己嚴謹的工作態度。在拍攝期間,她從來都沒有因為自己的問題而耽誤拍攝進程。

見多了一些有名氣的明星私下裡開始耍大牌,就連明晨也曾因為自己的原因而耽誤過工作,可只有欒曉萱,從始至終工作都不曾缺席。

正是因為欒曉萱這種認真的工作態度,從而扭轉了我最初對她的一絲偏見。

而就在廣告拍攝即將完成的時候,欒曉萱到蒂迦羅集團找到了我。沒想到她會突然來到公司,而且直接來到了我的辦公室。

我以為欒曉萱是有工作上的問題想要和我說,可她卻從隨身攜帶的包包里,拿出了一個信封遞給我,臉上表情淡然的說道:「安總,這是送給你的信。」

「給我的信?」我接過信封,發現裡面薄薄的似乎只有一張紙,那封面之上卻沒有署名,「這是誰讓你送過來的?」

我好奇得看向欒曉萱,可她卻沒有給我一個準確的答案:「他說你看到信以後就知道是誰了。沒有其他什麼事,我便先走了。」

說完,欒曉萱便不做停留,直接離開了公司。

到底是誰?為什麼還要弄得如此神秘?我沒有去攔欒曉萱,而是打開了信封:安若,我回來了,準備好接受新的生活了嗎?

寥寥的幾句話還讓我有些摸不著頭腦,可是看到信最後的落款,薄薄的信紙不由在我手中滑落。 我看著這寥寥幾字的信,久久回不過神來。

怎麼辦?林東居然要回國了,這麼多年來,他似乎一直在國外輾轉,沒想到在我有了自己的新生活之後,他居然又要回來了!

我又仔細翻看了一下那封信,發現除了這幾句話之外,再沒有其他的信息。林東只說了自己會回來,但卻沒有說具體的日期,這讓我一點準備都沒有。

他究竟會在何時回來?會以怎樣的方式回來?這些都是未知,而最讓我頭疼的事,不知道他究竟會是什麼樣一種態度。

想起那次在英國的會面,林東似乎還對我頗有興趣的模樣。雖然是他讓我走出了最初崩潰的境地,但也不可否認,也是因為這個男人我才最終走上了墮落的道路,而且一過就是這麼多年,直到後來遇見了顧勛。

如果林東還是對我不依不饒的話,那我應該怎麼辦?林東不像顧南,我對後者只有怨恨,然而對於前者的感情卻有些說不清道不明。而且如果被顧勛和希澤知道的話,面對他們父子的時候,我又應該如何自處?

我想了想,到最後還是把這封信裝好,並塞在了抽屜里。但凡是林東送給我的東西,不管是多麼小,我總會把它們收集整理起來。因為有時候他會突然問我是否有好好收著他送的東西。

最初,我們剛剛在一起的時候,我並不知道他的習慣,他送我的東西,我也不是那麼在意,四處亂丟也是常有的事。記得那次是他送我了一張明信片,我也沒有在意,忘了隨手丟在了哪裡。

後來林東心血來潮問起,我也沒在意,也只說隨手扔了,結果沒想到他卻突然發了怒,直接把我扔在一個狹窄的黑屋子裡關了三天。那時候我雖然經歷了肉體上的責罰,可第一次長時間的處於黑暗之中,那種彷徨無助的感覺,我到現在還記得。

從此以後,林東送給我的東西我都會好好整理收藏,就是為了預防他那突如其來的詢問。

在林東離開之後,我被老孫帶了回去,自然也將那些收著的東西全部扔掉。我以為這個習慣再也不會用到,而且隨著林東的消失,也漸漸消散在了我的記憶里。

可沒想到現在僅僅是一封信,便突然喚醒了我那些記憶,原來它們只是消散並非消失,隨著林東的回歸宣言,又係數變成了我的本能。

自從欒曉萱離開之後,我便沒有了工作的心思。這件事情還沒有辦法和任何人說,真是煩躁死了!

這一天我便心不在焉的度過了,回到家之後,更是在心底產生了一絲莫名其妙的愧疚,面對顧勛和希澤的時候總是有些不敢直視他們。

希澤還好,只是顧勛卻不是三言兩語能夠應付過去的。剛從英國回來的那段時間,我便魂不守舍,如今又變成這樣,顧勛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輕易任由我再搪塞過去。

下班回家,晚上我把希澤哄睡著之後,情緒低落的回到了和顧勛的卧室。

見我一直沒精打採的模樣,顧勛忍不住皺起了眉頭:「發生了什麼事?不要再說是因為工作,我已經問過孔菲了,說公司里現在一切都好,安若,你究竟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被顧勛逼問得急了,我也有些沉不住氣,沖著顧勛吼到:「就不能有一點自己的隱私嗎?我這幾天確實有些煩躁,但你讓我安安靜靜的待兩天就可以了,沒必要這麼追根究底吧!」

顧勛顯然被我的反應驚呆了,皺著眉,沉聲說道:「安若,我現在是在擔心你!我們現在已經是夫妻,有什麼事情是不能和我說的?」

就因為已經成了夫妻,這些事情我才不能和你說!我看著執著的顧勛,心中充滿了無奈。

「顧勛,事情總會解決的,如果你不能給我一定的空間,那麼我也只能先和你拉開距離了。」我無奈的對顧勛說道。

聽我這樣的說辭,顧勛瞬間變得有些惶恐:「安若,你要去哪?」

我嘆了一口氣,拿著自己的枕頭去了一間客房。我還能去哪?希澤在這裡,我們不可能當著孩子的面吵架,可我現在陷入為難的境地,根本不想和顧勛多說些什麼。

以前我和顧勛很少有過正面的爭吵,我自認為也是善解人意的人,輕易之間不會和顧勛爭執,可是這次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明明沒說兩句話,但我就是抑制不住心裡的怒氣,猛然關上卧室的門,將顧勛隔離在外。

也許是我的態度太過強硬,這一晚上顧勛也沒有再來找過我。我默默的躺在床上,沒過多久便開始懷念顧勛的體溫。可現在低頭的話實在太丟人了。

再說,如果這時候我流露出了一絲退讓,親媽一定會順勢刨根問底,想讓我把所有的事情都說清楚。剛才是顧勛被我激的有些失了理智,只要他仔細想一下,對我柔情以對,我可不能確保自己會抵禦住他的溫柔攻勢,把所有的事情都和他說了。

沒有顧勛的夜晚總是顯得特別孤單,以前我還可以抱著希澤,可現在小傢伙已經睡著了,我總不能再去把他吵醒。

就這樣輾轉反側了一個晚上,我一夜未眠,第二天起來之後,頂著兩個碩大的黑眼圈出現在眾人面前,顧勛的樣子也比我好不了多少,也是一副十分憔悴的模樣。

周行察覺到我們兩個人之間的氣氛不對,但也沒有說些什麼,吃了早餐之後,立刻抱著希澤去幼兒園,美其名曰,害怕被我和顧勛之間的戰爭波及。

希澤走了也好,這樣我和顧勛就能夠肆無忌憚的吵架,不用再顧慮是否會對孩子造成傷害。昨天晚上我還因為顧勛不在身邊而難以入眠,可是今天早上在看到他之後,那些擔憂便悉數回籠,我又變成了那個倔強的安若,不會輕易把這件事情說出來。

看著我倔強的身影,顧勛最終嘆息一聲,認命的走到我身邊:「好了,安若,別生氣了。雖然我不知道你究竟在瞞著我什麼,但我相信你。如果有什麼困難的話,你一定要和我說,不要再這樣折磨自己,一個人扛著,看你眼下的黑眼圈,都可以去動物園裡當大熊貓了。」

「你也沒有好到哪裡去!」我撇了撇嘴,有些不服氣的說道:「需要你幫助的時候,我一定會說的,可是現在……哎呀,我只是有種不好的預感,而且突然之間就很煩躁很不安!你就當我大姨媽要來好了!」

「大姨媽?」顧勛居然還認真想了想:「可是日期不對呀?」自從我們在一起之後,顧勛對於日期的記憶比我自己還詳細。

我覺得自己徹底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希澤的情商果然不是因為像顧勛!

「你慢慢吃飯吧!我先上班去了!」我扔下碗筷,換了身衣服,看了看鏡子里自己碩大的黑眼圈,還是放棄了化妝的打算。 這種惶惶不可終日的狀態持續了將近一個星期,我一直害怕林*然出現,可有關他的一切彷彿像夢一般,再也沒有出現過。

我也曾去找過欒曉萱,既然那封信是通過她送給我的,那不管怎樣想,她應該都知道林東的事情。可惜從那天以後,無論我怎麼問欒曉萱,她都對那封信還有林東緘口不言。

我花費了好大的力氣,也只在她那裡得到了一個結果:不知道。除此之外,關於她和林東的關係之類的相關信息,欒曉萱一個字都沒有透露。

現在的我完全處於被動的境地。不僅如此,在家裡的時候,顧勛看向我的眼神也多了審視。我一直沒有和他透露什麼,這些天來連交談都少了很多。連希澤都隱約察覺到了我和顧勛之間的不和睦,看向我們的眼神都帶了絲探究。

對此我也無能為力,我現在就像一隻驚弓之鳥,些許小事就會讓我坐立難安,在公司工作的時候更是帶入了自己的私人感情,使得整個公司的氣壓都低了幾分。

我如等待審判一般度日如年,不知道林東什麼時候會回來。我並不覺得他是在放我鴿子,因為多年前的他並不喜歡開這種玩笑。

今天的天氣並不是那樣好,如同我沉悶的心情,從上午開始便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直到下班回家也沒能停下來。

因為和顧勛處於類似冷戰一樣境地,這些天我也不願意麵對他,能在公司多待一刻便絕不提前離開,一反以往遲到早退的模樣。

已經過了下班的時間,我辦公室里的燈還在亮著。廣告已經拍攝完畢了,這幾天正忙著後期製作。我的工作不算緊張,留在公司里也只是為了消磨時間。

sam下班路過我的辦公室時,看到裡面的光亮,好奇的推開門,看到我獨自一人坐在辦公桌后,有些意外的問道:「安若,你怎麼還沒走?」

「啊……我,突然想隨手畫點東西,所以就留在這裡了。」我胡亂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勉強笑著說道:「都這個時間了,你還不趕快去接夢潔?不要又說我壓榨員工,不給你談戀愛的時間!」

「外面還下著雨,我沒有帶傘,夢潔說她待會兒來接我!」sam帶著些許炫耀的說道。

我看著他那得意的小表情,忍不住搖了搖頭:「送傘這種事情,一般不都是男朋友來做嗎?為什麼到了你們兩個這裡顛倒過來了?就算夢潔身手再好,可她畢竟是一個女孩子!你再這樣下去,小心夢潔移情別戀,把你踢了再去找下一任!」

「喂,你不要因為自己心情不好,就這麼惡毒的詛咒我!」sam立刻炸了毛,跳著腳反駁我道:「今天只是一個意外罷了!平時我很照顧夢潔的!再說了,我們兩個等下要去看電影,離公司這邊比較近,所以她只是順路來接我而已!」

「好吧,那我就信你一回。」我低頭描繪著不知道是什麼的圖案。心裡雜亂無章,手下也畫不出來什麼。

獨家祕戀 「說的這麼勉強,一看就不是真心!」sam還在那邊吐槽,我頭也不抬的對那邊又開始婆婆媽媽的人說道:「你要是真的這麼閑,那就再加一會班!」

「……算了,仗勢欺人,說的就是你這種人!」sam咬牙看著我,突然又恢復了一本正經的神色:「話說你這段時間究竟怎麼了?這麼辛勤的工作,一點兒都不像你。」

「你就當我心血來潮罷了。」我嘆了口氣,「誰都有煩躁不安的時候,這幾天你注意點,不要往槍口上撞就可以了。」

「……」sam顯然接不下去我的話,只好默然無語。看了一眼時間之後,他和我打了聲招呼:「我家丫頭估計已經到了,先走了。你也早些回去吧,有什麼事情都可以慢慢商量,時間太久不回家,你家那位又會滿世界的找你。」

「我知道了,這些事不用你操心。」我沖著sam笑了笑,除了微笑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麼。

sam走後沒多久,我留在辦公室里,實在無事可做,太晚回去也只會讓希澤和顧勛擔心,我整理了一下物品,打算就此回家。

就在我要去取車時,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我以為是顧勛見我這麼久都沒有回去,不放心這才打過來,看都沒看手機界面,接通后直接開口說道:「我馬上就回去了。」

「回哪去?我在這裡等了你半個小時了,知道你還在公司,趕快下來!」

稍微有些陌生的音色從電話里傳來,我立刻呆愣在原地,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林東?」

「五分鐘內到地下停車場來,如果晚了,你可以想象一下後果。」說完,通話便被毫不遲疑的掛斷。我看著返回界面的手機,站在原地不想再邁進一步。

對方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但我知道那一定是林東,就是不知道他是從哪裡得到我的號碼的。自從接到那封信已經十天了,現在林*然出現,雖然有了一定的心理準備,但還是讓我猝不及防。

我深吸了一口氣,該來的總要面對,林東的性格里有些偏激,如果我沒有按照他說的做,不知道他會不會做出什麼事來。

當下我給自己做了點心裡建設,鼓起勇氣乘上去往地下停車場的電梯。

當電梯門打開的時候,我卻並沒有看到林東的身影。難不成是他說錯地方了?抱著滿肚子的疑問,我向自己停車的位置走去。

在走出拐角的時候,一個穿著白色襯衫,黑色西裝褲的男人倚靠在我的車旁,衣袖被他挽在手肘的位置,手上還夾著一支煙,深吸了一口以後,仰頭吐出煙圈,在燈光與繚繞的淡淡煙霧中更顯一絲帥氣與神秘。

我忍不住停下腳步,這麼多年過去,我已經不是當年那個青澀又倔強的小姑娘,反觀林東,這幾年除了顯得更加玩世不恭之外,歲月似乎並沒有給他帶來什麼改變。

高跟鞋打在地上的聲音戛然而止,林東轉頭看向我這邊,仍舊倚在車邊,用夾著煙的手沖我勾了勾。

我再次深呼吸,邁步走到了林東身前,站定后輕聲說道:「林東,沒想到你居然真的回國了。說吧,你又聯繫上我,究竟有什麼目的?」

「還真是個喂不熟的狗,沒什麼事我就不能回來了么?」林東把煙扔在了地上,我低頭看了一眼,地上已經有好幾個煙蒂,說明林東確實在這裡等我很久了。

對於林東的嘲諷我渾不在意,只是繼續說道:「你這麼多年杳無音信,在英國時也是匆匆一面,我沒想到你真的會回國。」

林東站直了身體拍了拍手,抓著我的手腕將我扯到了他面前:「我本來也沒打算回來,說實話沒想到的不止是你,安若,我也沒想到,這麼多年以後再次相見,我發現自己更在乎一些的女人似乎只有你。」 我的心有一瞬間的慌亂,沒想到剛見面林東便會這樣對我,下意識的想要反抗。

「無論你想怎麼辦,能先把我放開嗎?」我偏過頭不願看林東的臉,把手放在胸前阻止他再靠近。

林東抬手捏住了我的下巴,硬生生讓我的目光再轉向他。我吃痛的皺起了眉頭,卻沒有開口討饒。

林東審視的目光打量著我,就在我有些莫名的心虛時,他才好笑的說道:「你以為我回來是做什麼的? 靈異鳳眸獵老公 跟我走,我們好好敘敘舊!」

說著林東抓緊了我的手腕,把我拽向距離這裡不遠的一輛勞斯萊斯。

「你要帶我去哪?有什麼話不能在這裡說嗎?」我掙扎著想要擺脫他的鉗制,林東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冷笑著頭也不回的說道:「安若,這麼多年過去了,你怎麼越來越天真了?」

說話間已經來到他的車旁,早有人恭敬的下車將車門打開,林東直接將我甩在了車上,隨後淡淡吩咐道:「回濱江花園。」

「是,少爺。」司機恭敬的回應了一聲,車子便平穩的滑了出去。

濱江花園是新建的別墅群,地理位置優越,成為了富豪們新的聚集地,林東剛剛回國,沒想到就在那裡購買了房產。不過想來也是,除了某些特定的東西,林東一直以來都要最好的,能在濱江花園那邊住也是意料之中。

我坐在離林東較遠的地方,他就倚靠在座位上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卻一言不發。 女神總裁是我老婆 我有些受不了他這樣的目光。

如果是多年以前,我要麼是坐在一邊不用理會他,要麼是像其他女人一樣守在他身邊,小鳥依人的靠著他。

可是時過境遷,我現在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渾渾噩噩的自己了,我的人生有了不一樣的光彩,此刻面對著林東,我只覺得有種難言的尷尬,不知道該用怎樣的態度來對待他。

林東倒是自在的很,拿出了兩個酒杯並把其中一個倒了半杯擺在了我面前,示意我拿起那半杯。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按照他的意思做了。以往對他的話言聽計從,就算到了現在我也下意識的按照他的命令去做事,這是在顧勛面前都不曾有過的事。

「這麼多年沒見,你想我嗎?」林東晃著自己手中的酒杯,金色的液體在杯中緩緩流動,漸漸凝聚出細小的漩渦。

我低下頭默默看著自己手中的酒,輕聲說道:「想過。」

「呵,那就是說現在不想了對吧?」林東淺淺品嘗了一口杯中的酒,點了點頭說道:「還記得當年我離開的時候說過的話嗎?」

「你說過很多,我都記得,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一句。」我看著林東輕聲說道。

「安若,你是想要矇騙我么?」林東偏過頭,透過酒杯看著我,他的臉經過酒杯的折射有些扭曲,看得我心下微驚。

「我怎麼敢騙你,只不過是實話實說罷了。」

「既然記著我說過的話,為什麼還要做這些事情?」林東面無表情的說道:「這幾年你過得很精彩啊,嫁了人,丈夫死了以後又和他兒子在一起,更是有了一個孩子,你似乎很喜歡你現在的金主,或者說是你現在的,情人?」

就知道林東不會在這件事上善罷甘休!我不由得捏住了手中的杯子,咬了咬嘴唇開口說道:「林少,我只是個女人,當年在你走之後,也沒有了你的庇護只能被老孫又帶回去。我想要活下去,只能再依附新的金主,我也沒有辦法。」

「這麼說來,顧勛也是你的金主了?」林東像聽了笑話一般,好笑的看著我:「沒找到啊安若,離開了我的視線你變得這樣百無禁忌了,我說過你可以有別的男人,但沒想到你居然找了一對父子!這可真是讓我刮目相看!」

我感覺自己身上有些發抖,我不知道是氣憤還是害怕,林東的話像刀子一趟插在我的心上,我抬頭看向他,冷聲說道:「林少回來就是想要羞辱我么?」

「哈,我沒有那麼無聊!」林東把手中剩下的酒一飲而盡,看著我神色也陰沉了下來:「我是回來找自己的玩具的!我這個人有時候比較戀舊呢!脫離了我的控制,你好像變得有些不一樣了呢!」

我下意識的又往旁邊坐了坐,林東皺起眉頭冷冷的說道:「過來!」

我沒有動,林東傾身過來抓著我的胳膊,用力過猛讓我差點趴在了他的身上,手上的酒也撒了,不止是在車上,更是撒了我和林東一身。

林東皺起眉頭,捏起自己被酒液打濕的地方,面無表情的說道:「這是我最喜歡的酒,也是我最喜歡的褲子。」

「抱……抱歉。」我把酒杯放在小案台上,趕忙抽出紙巾想要為他擦拭。可剛要動手,卻發現林東被酒打濕的地方著實有些尷尬,我下意識的停了手,把紙巾遞給林東:「還是,你自己來吧。」

林東眯起眼睛,拉住我的手腕直接將我按倒在座位上。

「啊!」我短促的驚呼了一聲,林東整個人壓在了我身上,眼神也變得危險起來:「怎麼,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連這點小事也做不好了?」

「你……你先放開我!」我掙扎著,可惜這力量對於林東來說過於弱小,他輕易制住了我的反抗,讓我根本動彈不得。

林東看著我,冷聲說道:「你有什麼資格讓我放開你?你整個人都是我的!」

情人的法則 在林東的手撫上我被酒打濕的胸前時,我趕忙大聲喊道:「林東你住手!我已經有了自己的人生,已經不是你的了!」

我的話激怒了林東,他抓住了我的下頜,力度大得恨不得把我捏碎:「安若,你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誰給你的勇氣讓你敢這樣反抗我!」

我吃痛卻掙脫不得,冷硬著眉眼狠聲說道:「我總不會做你一輩子的禁臠!我也想過就當你一個人的金絲雀,可惜現在不一樣了!我的確有了自己的愛人,林東,現在已經不是以前了!」

林東的眼睛開始泛紅,手掌高高抬起,我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心中卻產生了絲絲懼意。從前林東再生氣也沒有親自動手打過我,只是用我最恐懼的方式來懲罰我,果然這麼多年過去,人都是會變的么?

預料中的疼痛並沒有落下來,反而是唇上落下來了柔軟的觸感。

我睜開眼睛看像林東,他的動作雖然輕柔,但神情卻凶神惡煞,猶如吃人一般,駭得我根本不敢掙扎,只是緊緊咬著牙關,這時候開口只會讓他長驅直入。

察覺到我的不配合,林東原本還算溫柔的親吻瞬間變得狂暴起來,像野獸一樣開始在我唇上撕咬起來。我吃痛的張開了嘴,狠狠的咬了回去! 第五百八十二章愛與不愛

趁著林東放鬆的一刻,我趕忙抽出被他牢牢鉗制的雙手。不出所料,手腕上已經有了淡淡的青色。

我揉了揉手腕,抬手抹去林東沾染在我唇上的血。還好我先下手為強,沒有讓他在我唇上留下什麼痕迹,否則就無法和顧勛交待了。

不過我的反抗也激怒了林東,他的眼中似有風暴聚集,看向我的目光帶了一絲冰冷。

我看著渾身散發著怒氣的林東,向後退了退,咬著嘴唇顫聲說道:「是,是你先強來的,我說過了我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林少若是喜歡以前那樣的玩具,男的請您另找他人吧。」

「另找他人?」林東伸出舌頭舔掉了嘴角滲出的血,冷笑著看向我:「我一手*出來的東西,怎麼可能讓給其他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