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龍剛要抬起手,替少女擦乾眼淚。

只是,老天爺卻沒有給他這個機會,瞬間,大雨傾盆,雷電交加。

「嗚……」

「嗚……」

……

同時,遠方的一片此起彼伏狼吼徹底給了戰龍當頭一棒,這才記起先前風狼呼喚同伴的一幕。

一見鍾情、情有獨鍾、比翼雙飛、長相廝守、白頭相守、情比金堅、濃情蜜意、花好月圓、山盟海誓、天荒地老、海枯石爛、天長地久、百年好合、相濡以沫、一心一意、一生一世、意亂情迷、情投意合、如膠似漆、郎才女貌、早生貴子、恩恩愛愛、鶯鶯燕燕、郎情妾意、夫唱婦隨、永結連理、多情多義風情月意、含情脈脈、伉儷情深、兩廂情願、厚貌深情、眉目傳情

一見鍾情、情有獨鍾、比翼雙飛、長相廝守、白頭相守、情比金堅、濃情蜜意、花好月圓、山盟海誓、天荒地老、海枯石爛、天長地久、百年好合、相濡以沫、一心一意、一生一世、意亂情迷、情投意合、如膠似漆、郎才女貌、早生貴子、恩恩愛愛、鶯鶯燕燕、郎情妾意、夫唱婦隨、永結連理、多情多義風情月意、含情脈脈、伉儷情深、兩廂情願、厚貌深情、眉目傳情

PS,求支持,求收藏。 看著前方狂奔而來一片風狼,少女臉色慘白如霜,看了看同樣注視遠方青狼的戰龍,少女咬著嬌小玲瓏的紅唇,堅決道:「你一個人或許能夠逃出去,你快走吧!」

戰龍聞言用手摸了一把臉上的雨水,轉過身,滿目柔情盯的著少女略帶紫光的眼眸,語氣鏗鏘有力,又溫柔似水,「雖然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更是此生第一次的相見。但從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的心已被你裝滿,若餘生無卿相伴,縱死又何妨。」

少女被戰龍的一番話所觸,內心一片感動,淚水夾雜著雨水從臉頰上滑落,忘記一切禁制,投入戰龍的懷抱。緊緊的攔著戰龍的後背,愛戀的辛福忘記了戰龍後背的傷。

戰龍後背上雖然很疼,但他也沒有出聲,打破這難得的溫暖和辛福,也是用力緊抱著少女,似乎要把他揉進自己的身體一樣。

天上一片風雨交加,電閃雷鳴,地上一片似海風狼狂奔疾馳,而戰龍和少女卻在僅僅相擁,感受著對方的溫暖和心跳。

「好了,它們來了。」戰龍看著已經近在咫尺的風狼,說了一句話,鬆開了少女,拿出一顆療傷丹藥就吃了下去。

丹藥一下肚,戰龍一片震撼,因為他發現吃下去的丹藥沒有一絲作用,他一顆好歹二星的丹藥卻比一顆普通的藥丸還沒用,少女先前使用不了符篆,而自己吃下丹藥又沒用,這讓他不得不思考這是什麼鬼地方了。

「這裡或許應該是天涯秘境吧!」這時少女看見皺眉的戰龍,就知道丹藥和自己先前吃的一樣沒有作用,不由得把自己的猜測說了出來。

「呵呵……原來是天涯秘境,難怪……」戰龍苦笑,不知道是該說自己運氣好呢?還是該說自己倒霉呢?

說好吧!這天涯秘境對於無數聚元境巔峰以下修道者來說確實的寶地,很多人削尖了腦袋也找不到進入的辦法,除非秘境開啟后自動隨機拉人進入。

當然,對於他來說最大的好處不是進入秘境,而是遇到了給他無限心動與幸福的少女。

說不好吧!這剛進來沒多長時間,自己就已經受了不輕的傷,並且潛在的狼群威脅也很有可能讓他們馬上命喪黃泉。

天涯秘境,在元界的一個神秘秘境,秘境里機遇無數、天材地寶無數、神兵利器也同樣無數。

但俗話說的好,機遇與危險並存,這句話在這天涯秘境里就體現的淋漓盡致。

說這天涯秘境神秘,那是因為這秘境根本就沒有入口,至於人怎麼進入秘境,經過好長時間研究發現,進入過秘境的人都是眼前一花莫名其妙的進入秘境的,就像是被秘境自動拉入了一樣。

當然,被拉入的人也沒有在一定的地方,每次都是元界中四面八方的人,根本沒有規律可言。簡而言之,就是這一次拉入過人的地方不一定下一次也在這裡拉人。

還有,那就是天涯秘境開啟的時間也是不確定的,有時候距離上一次關閉要好幾年才開啟,有時候又只是幾天或幾個時辰,毫無規律可言。

當然有些運氣好到爆的進入過好幾次的人也不是沒有,但是他的修為必須在聚元境巔峰之下才行。

因為自從天涯秘境被發現,還從來沒有過聚元境以上修為的人被拉入過。

不過,這天涯秘境還有個非常不好的地方,那就是在裡面的話,丹藥服用無效,符篆根本激發不了。

這一切戰龍都聽說過,所以此刻面對前方的一片風狼,和它們負傷對戰,他感覺活下來的希望微乎其微,甚至是渺茫。

他一個想活下來就已經比登天還難了,更何況身邊還有個累贅一樣的少女了,雖然少女此刻應該恢復了一些元氣,但她根本就沒有多少戰鬥經驗,對於這群以速度聞名於世的風狼來說根本幫不了多少忙。

所以戰龍只能靠他自己了,大不了就是一死,雖然在戰家十幾年都是孤獨常伴身邊。

但是,在這將死之際,卻遇到了一個填充自己空虛內心之人,他已經非常感謝上天了,即便是是,他的內心也是快樂的。

唯一讓他遺憾的是,很可能不能和少女一起長相廝守至白頭偕老,兒孫滿堂。

戰龍看著已經把自己兩人圍起來的近百隻的風狼,修為有強有弱,最強的狼王已經到了聚元境中期的修為,最弱的卻也只有超凡二十星而已。

現在,唯一讓他心裡得到安慰的是,那就是他也想起了,即便是在天涯秘境中,風狼即便沒有突破到聚元境之上的境界,領悟天賦神通——風之疾也不是非常普遍存在的。

要不然,這近百隻風狼全部領悟了天賦神通——風之疾,即便是再有十個他,也不夠這群瘋狼塞牙縫的。

收回目光,落在了少女身上,深深的呼了一口氣后,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意思不言而喻。

少女沒有絲毫猶豫,右手伸出,抓住了戰龍的左手。

戰龍握著被雨水沖刷得冰涼冰涼的小手,身體中一股愛的力量涌動,右手一招,一把通體火紅的長劍已經出現在手中。

他雖然知道這很可能是個必死之局,但他可不會坐以待斃的等死,就算是死,也要伴隨著戰鬥,流盡他的最後一滴血,拉一些風狼墊背才行。

大雨還在繼續凄凄瀝瀝的下著,一場人狼大戰一觸即發。

大雨為水,而戰龍覺醒天賦為火屬性,以五行來說,水克火,這會或多或少的可能削弱了一些攻擊威力,但也是微乎其微,不會有太大影響。

拉著少女,戰龍找了一個方向向前方邁步而去,而這個方向正是狼王所在的方向,雖然說直接斬殺狼王,就很可能直接結束這一場懸殊的戰鬥。

沒有誰,我惹不起 但是狼王就是狼王,它守在最後方,想要殺它,就必須踏過狼群層層的包圍,無疑這樣做和直接一路殺過去沒多大區別。

隨著戰龍和少女而動,狼群也動了……

PS,求支持,求收藏。 此時的戰龍如一尊戰神,神擋殺神佛,魔擋滅魔。

左手牽佳人,右手持赤焰,在狼群中穿梭,鮮血夾雜著雨水從劍尖掉落,殘肢斷臂也隨著劍刃四散而飛,一切顯得好不瀟洒從容。

只是,戰鬥才剛剛開始,前面都是一些超凡境的炮灰,真正讓戰龍在意的則是那聚元境中期的狼王以及那九隻聚元境初期的頭領。

而少女左手也拿著一把晶瑩剔透,寒光襲人的精緻細膩長劍在幫戰龍減輕一些負擔。

「嗚……」

見手下死傷一片,狼王也是一聲堪比龍吟虎嘯般的怒吼聲,隨即九大首領加入了戰場,九道爪形行風刃從四面八方而來。

時刻關注九大首領和狼王的戰龍,也是第一時間發現了飛速而來的風刃攻擊。

戰龍頓時感覺壓力倍增,不過他也不含糊,轉身一劍橫掃,將朝著少女身上攻擊而來的四道風刃擊碎,才又迅速去解決朝自己而來的風刃,又一劍劈出,四道風刃消散。

只是,最後一道攻擊卻來不及打散,同樣也來不及避閃,無可奈何,這下攻擊結結實實的打在了他的胸膛上。

前傷未散,又添新傷,不過,這次由於事先的防禦,所以傷就比上一次輕多了,只是劃破了皮膚而已,傷口並不深。

再說一次普通的風刃攻擊而已,哪裡是先前那隻風狼用天賦神通——風之疾加持的攻擊可比的。

戰龍忙控制元氣封住傷口,以免過度失血,從而對眼前的情況造成不利。

雖然他可以直接用元氣發動結界抵擋攻擊,但那樣做消耗巨大,在眼前這種情況下明顯是不明智的。

而少女望著先給她打散攻擊,然後才給顧及他自己的戰龍,心已經痛得滴血了,戰龍每次添傷都是為了自己。

她的心很痛很痛,心中一遍一遍的恨著自己,恨以前的不努力修鍊的自己,恨只顧玩樂的自己,又恨現在給心愛之人幫不了一點忙的自己。

戰龍深知這樣首領偷襲,群狼糾纏的打法遲早會耗死自己,所以他想要再一次施展元術——熔燐霸世拳解決幾個首領減輕負擔,只是他還沒有開始,就感覺後背一股罡風襲來。

吃了一次虧,他怎麼可能會在一個地方摔倒兩次,早就防備這招的戰龍瞬間轉身,赤焰劍豎立身前。

「擦啦……」一隻風狼頭領撞上劍身,強大的速度直接把自己化為了了兩半,這也怪它自己找撞,只是這個準確度稍偏而已。

而在這隻風狼的屍體正在化為兩半的同時,又一道破空聲傳來,一下子撞開了牽著手的兩人,連帶著少女也撞開好遠距離。

瞬間,戰龍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和少女之間就已經被狼群隔開。

少女被撞在地上,一口鮮血吐出。

看到這,戰龍感覺到的心揪到了一塊,痛的要命,好像一件非常重要的東西要離開自己一樣。

他的雙眼一片血紅,凶光大冒,一股寒冷在他的周圍升起,他的其實在這一刻驟變。

大雨在這一刻驟停,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一瞬間陰雲消散,陽光直射大地。

「啊~」一聲咆哮震顫於靈魂,天地間無數的火元氣匯入他的體內,接著一股衝天的氣勢從他身上爆發開來,周圍的狼群在這股氣勢的強大衝擊力下震的倒飛而出,摔在地上,一片血肉模糊。

赤焰劍消失,戰龍雙手間手印翻飛,手指像兩隻花精靈一樣翩翩起舞,九柄火焰劍按照九宮方位出現在他的周身,「唰」的一下,九劍齊出,正是他先前使用過的元術——火離九宮殺。

九劍在十幾隻就要朝著少女開口的風狼之間一陣交叉飛舞,又是一片非常血腥殘忍的一幕,不過戰龍可不會心慈手軟,敢動他認定的女人,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照殺不誤。

最後,十幾隻風狼連同屍骨都化為一片塵埃。

戰龍望著化為一片塵埃的十幾隻風狼,沒有對他們流露出一絲憐憫之色,要不是自己剛才在無限的痛苦與壓力下,突破自身極限,修為更上一層樓的話,說不定少女這會兒已經香消玉殞了。

戰龍攻擊一個瞬步過去,扶起了滿臉驚恐慘白的少女,她本以為馬上就要死了,沒想到最後結果出乎了他的意料,大難不死的她趴在了戰龍的懷裡「嗚嗚」的抽噎了起來。

而戰龍也一手環抱著少女的柳腰,另一手拿著赤焰指向了剩下的連狼王和四大首領在內三四十隻風狼,心中總算是放鬆了許多,修為突破聚元境中期,元氣充盈,連帶著元氣的洗禮,他的傷勢也恢復了個七七八八。

所以,現在即便是滅不了剩下的近半風狼,但帶著少女突圍逃命還是沒有多大問題的。

只是一個修為突破,就解決了眼前的九死一生之局,恍若做夢般的感覺讓戰龍總是感覺一切那麼的不真實。

「嗚……」

果然,狼的凶性和殘忍永遠是他們的代名詞,它們沒有就此放棄,而是隨著狼王的又一聲怒吼對著戰龍發起了攻擊。

戰龍修為突破,實力提升,即便是一手懷中抱著少女,另一手持赤焰對付風狼來,但也感覺輕鬆了許多,再也沒有先前那種被壓著打的狼狽之色。

戰龍一個劈刺,一隻超凡三十星的風狼被他劈成了兩半,紅的白的流了一地。

「嗷……」這時一聲龍吟般的叫聲從千里之外傳來,那淡淡的龍威一下子壓的一群風狼匍匐在地上瑟瑟發抖,彷彿員工見了大老闆一樣,屁都不敢放一個。

本來打算帶著少女跑路的戰龍也被這情況弄的沒有了再跑的心思,龍威雖然強大,但是對於他們人類來說,則是沒有多大的壓力,更何況這還是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

不過,對於一些血脈低級的元獸來說,就恐怖了,這龍吟聲中的龍威對它們可是有著絕對的壓製作用的,這龍威就像是臣民看到皇帝的聖旨必須要跪拜一樣的道理。

這下子,戰龍頓時感覺報仇雪恥的機會來了……

PS,求支持,求收藏。 時光如水匆匆逝,人生如夢處處空。

天涯秘境,陽光明媚,風和日麗,這已經是戰龍進入天涯秘境六個月後了。

這是一處綠草如茵、風景如畫的水潭邊上。

這裡一片和諧自然,靈氣秀然,一條數百丈的銀色長龍奔騰宣洩,進入下方水潭中,一副「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的壯觀場面。

水潭邊上的芬芳草地上,一座簡陋的小木屋迎風而立,屋外一絕色藍衣少女和一位不是太丑的青衣少年持劍對戰著。

少年手持一血紅長劍,少女同樣手持一柄無色長劍,雙方你來我往,好不飄逸瀟洒。

「哼!戰哥哥,我不練了。」練著練著,少女卻是一個後退停了下來,小嘴翹起,一副氣呼呼的樣子。

「仙兒,怎麼了,要是累了可以休息下。」戰龍走過來看著氣呼呼的少女關心道,仙兒姓冰,正是那天他剛進來時那個讓他的心再也不甘沉寂的少女。

這六個月里,他們沒有在秘境里遇到太大的危險,他們也沒有向其他人一樣四處歷練、修鍊或尋寶,而來找了個如此充滿詩情畫意的地方,然後過起了神仙眷侶般的生活。

不過他們即使沒有花太多時間,也在這元氣濃郁的天涯秘境中先後又是突破了一個境界,雙雙達到了聚元境後期。

這也就是他們找到了人生的另一半后一番心靈的升華,只求常伴心愛之人身邊,別亦無所求。

要是別人,都是怕浪費一秒在這天然寶地修鍊的時間,所以一個個的不是找一個隱蔽的地方修鍊,就是一個個探尋秘境,順便幹些劫富濟貧,殺人奪寶的事情。

六個月里,這樣的人戰龍他們也沒有少見,要是有些眼光的,也和他們八竿子打不著,但要是那些不開眼的要麼想打劫他們,要麼貪圖冰仙兒美色的,都被戰龍送入了輪迴。

「哼!戰哥哥也不知道讓讓我,我不練了。」冰仙兒依舊是一副氣呼呼愛理不理的對著戰龍耍脾氣道。

「那就不練了,反正我會永遠守在我的仙兒跟前保護仙兒。」戰龍情意綿綿,非常體貼道。

「不行,我不要當花瓶,我不要永遠成為戰哥哥的累贅,休息一下我們再接著練。」冰仙兒聽到這,臉色一變,想起了什麼,滿臉堅決的反對。

「嗯,聽仙兒的,等會我們接著練。」戰龍點了點頭,挨著仙兒坐在了青草地上,注視著前方水潭上方的傾斜瀑布。

「戰哥哥,還有三個月後我們就會被傳送出去了。」冰仙兒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神色有些黯然。

「嗯,是啊!」戰龍也隨著冰仙兒的情緒變化變的低落,因為他不知道出去怎麼面對這一切,雖然他和冰仙兒都很默契沒有詢問過對方的家庭情況,但他從這幾個月的接觸下來也大概的看出了冰仙兒身份可能很不尋常。

而且,冰這個姓很不常見,他心中也有一絲猜測,但他就是不想問,因為他怕得到的答案就是自己心中所猜測的答案。

真如果是那樣的話,要是他在戰家地位超然,或許兩家還會成人之美,強強聯和,但可惜的是,他在戰家根本得不到父親的器重。

所以,他和冰仙兒的事情根本就是天方夜譚,要是他天賦逆天的話也還有機會,只是他的天賦卻也不是非常出眾。

「戰哥哥,我還不知道你是那一海域的人呢?」冰仙兒彷彿是為了不再想起一些煩心的事,重新找了一個話題,只是她不知道這個話題是戰龍現在最不想談及的。

「我,地中海的,仙兒呢?」見被問及,戰龍不想騙她,只能咬了咬牙,繼續這個話題。

「我也和戰哥哥一樣。」冰仙兒頭靠著戰龍的肩膀,有些心不在焉道。

戰龍一聽,內心一顫,他現在差不多已經知道了冰仙兒的來歷。

他右手輕輕攔住了冰仙兒,繞開了這個話題,想起仙兒的劍,就把話題饒到了劍上。

「仙兒那把無色的劍應該就是劍榜排名六百二十二位、器譜排名一千三百一十四位的冰玲瓏吧!」

「嗯,就是那把上劍榜和器譜排名,日階下等冰玲瓏。還說我,戰哥哥那把赤劍我看也不是無名之劍吧!」冰仙兒回答了一句后又把話題拉到了戰龍的劍上。

「呵呵,我的就比仙兒差多了,我的赤劍名為赤焰,也是日階下等,劍榜排名七百二十二位,器譜排在一千四百一十三位。」戰龍苦笑,想到自己曾經為了得到這把劍差點就丟了性命,就是一陣心悸。

不過這把赤焰劍卻也值這個價,能夠在劍榜九百九十九個位上排七百二十二位已經就很了不起了,更何況還在器譜上也排上了名。

這器譜可不是劍榜刀榜之類的榜單可比的,這器譜可是不管刀槍劍戟,還是斧棍琴簫,只要是對敵外物之類,都可以上榜,哪怕是一個厲害的石頭,不過這器譜的含金量可不是一般的大,一般的東西怎麼可能上榜。

像戰龍的武器赤焰劍,能在三千三百三十三個器譜排名榜上佔據第一千四百一十三位的位子,可見這赤焰劍的不一般,不過比起冰仙兒的冰玲瓏,還是差了一些。

「嗯,戰哥哥和仙兒好有緣哦!練劍的器譜排名都這麼默契,一個一世一生,一個一生一世。」冰仙兒抬起頭,有些興奮道。

「哦!還真是啊!不過在劍榜排名也很微妙啊!差了整整一百名啊!」戰龍也是感覺有些高興的說,感覺自己和仙兒真的很有緣。

「嗯,戰哥哥,等那水潭中的東西成熟了后,我們把它們用在我們兩人的劍上吧!」冰仙兒看著前方水潭中凸起的一塊岩石上長著的奇怪小樹猶豫了下,說道。

「嗯,就聽我們仙兒的,反正對我們來說用處不大,還不如給我們的劍用來的好。」戰龍也是聞聲望著水潭中的那株奇怪小樹道。

PS,求支持,求收藏。 又是半個月後。

這一天已經接近傍晚時分,蒼山如海,殘陽如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