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棺材之中忽然發出一聲炸響,棺材蓋飛天而起,一具燃燒著藍色烈焰的白骨骷髏從棺材之中坐起來,老李頭走上前去,朝著同學們笑著說道:「同學們不要怕,要相信科學,依我來看,這藍色的烈焰是白磷加了金屬粉末,而它從這棺材里坐起來,其實是在棺材之中有著一個特殊的彈簧裝置,至於這鮮血,就更簡單了,是一種氧化物質,遇到了氧氣便會液化,這都是他們為了嚇走盜墓賊做的一些特殊手段…….」

同學們連忙道:「教授不愧是教授!」

「教授知識淵博!」

「教授不愧是經常下墓地的老手!陳青你的烏鴉嘴是敵不過科學的!」

然後聲音戛然而止,因為那一具白骨骷髏分明是將頭朝向了教授,骷髏揮動左手,一把將老李頭的脖子抓住,一把扔出,老李頭的身子撞在石牆上,只聽到噼里啪啦一陣響,渾身骨頭想要挑出一根好的都難的老李頭如同爛泥一般落了下來。

卧槽!

陳青的眼皮跳了跳,不是把教授打死了,是把教授一把拍成肉餅了啊,這種力量,就是去和火車對剛也沒有什麼問題啊!說不定火車還得被他撞死!

陳青一把拉起旁邊的一個胖子,大喊道:「王天,快走!」

王天此時聽到陳青喊他跑,二話不說丟下背包就跟著陳青跑了。

其他的同學也不再愣著,這愣著不是找死嗎?連忙也朝著出路跑去,白骨骷髏從棺材之中人立而起,一躍兩丈遠,十多個同學連忙朝著出口逃去,這根本不是人力可以抗衡的怪物!

骷髏的身上發出黑金一般的光彩,如同琉璃般閃耀,骷髏看向他們,似乎並沒有追逐的意思,但是在下一刻,從地底一具具白骨骷髏從地面爬出,手上拿著破舊的長刀或是長槍,朝著他們追來。

陳青和王天一馬當先跑在前面,只見四面八方的泥土都在隆起,而後便是一具具骷髏破土而出,朝著他們追來。

陳青忽然腳底一痛,如同有一根細小的釘子扎進了自己的腳底,「媽的,有釘子往我的腳上撞!」

王天道:「陳哥,問題不大吧?」

陳青道:「這個時候,還管的了那麼多,先跑出去再說!」

王天看著周圍越來越多的骷髏,道:「陳哥,你現在有什麼辦法沒,這麼下去,也不是個事啊!」

陳青邊跑便想,道:「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

周圍的同學都齊齊看向陳青,大喊道:「有什麼辦法,快說!」

「陳青,快說出來!」

陳青邊跑邊加速,道:「其實只要跑的比別人快就行了呀!」

身後的同學滿頭黑線,看著遙遙在前的陳青和王天,你tm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

十幾個學生開始牟足了勁跑,看著陳青和王天的背影,心說這兩貨怎麼這麼能跑,一個胖子,一個腳上扎了釘子,還跑的這麼快,完全不講道理啊!

有一個同學忽然道:「快看,是他們的背包!」

怪不得跑的這麼快,身上幾十斤重的背包扔了啊!

學生們連忙丟下身上的背包,朝著出口趕去。

陳青和王天一鼓作氣衝出了墓地,只看到滿山遍野都有著一個個土堆在隆起,已經有著不少骨手伸了出來,一眼望去,竟然如同沒有盡頭。

兩人二話不說,拔腿就跑,王天嘴裡罵罵咧咧,「科學什麼的,我已經徹底不相信了,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場面!漫山遍野都是會蹦會跳會砍人的骷髏!」

天空之中,墓地的上方,一朵紅色的雲厚重的如同要壓迫天空,雨水落了下來,全是如同鮮血一般的顏色,這是一場血雨!

有些粘稠的血雨從天空中落下,在溝壑之間匯聚成溪流,一條條血色的小溪在腳下流淌。

兩人此刻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只想著跑的遠一點,雨水落在他們的身上,如同滿身的血污。

就在逃跑的時候,陳青忽然覺得自己跑的更快了,而且沒有什麼疲勞感,跑起來步伐輕盈,就像是踏著風一樣。

陳青也沒怎麼注意,只是覺得自己受到的驚嚇太大了,出現了幻覺,兩人的速度不知不覺越來越快,竟然沒有一具骷髏追的上他們。

足足跑了三個山頭,兩人停下來喘息,陳青看向王天,驚訝道:「王天,我怎麼覺得你被綠了!」

王天罵道:「陳哥,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說這個,我連女朋友都沒有啊!額,陳哥,你怎麼連頭髮都嚇白了!」

陳青道:「不是,你是真綠了,不信你看自己的手!」

王天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發現皮膚已經全部變成了綠色,就連腿上,肚子上,全都變成了綠色。

陳青忽然感覺到頭皮很癢,頭頂的頭髮,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長,一縷白色的長發從他的眼前落下。

陳青此時已經懶得管那麼多了,將鞋子上的那根釘子抽出,剛想扔掉,卻發現這是一根純黑色的小槍,和他有著一種莫名的聯繫。

可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在這長槍的槍柄之上還有著一些小字,幾千年前,還有人能夠在一根針這麼小的小槍上面刻字?

陳青懶得想那麼多,說不定還能賣個好價錢,怎麼說也是文物不是?

王天忽然大怒,大喊了一聲,「卧槽!」

陳青皺眉看向王天,道:「怎麼了,不就是綠了嗎?要想人生過得去,頭頂總得有點綠。」

王天拍腿大叫道:「我忘了拍照片發說說朋友圈微博了!」

忽然樹叢之中忽然響起細碎的腳步聲,一個提著破爛洋娃娃的小女孩朝著陳青跑來,女孩看起來不過七八歲,滿臉都有著泥污,身上也沒有一塊乾淨的地方,一雙可憐兮兮的大眼睛將陳青的樣子映照在晶瑩剔透的眸子中,瞬間淚眼朦朧,一把將陳青的大腿抱住,細碎的哭聲哽咽聲響起,「爸爸,小兮終於找到你了!」 「爸爸,你的頭髮怎麼白了?」

「染得。」

「爸爸,我們現在去哪兒?」

「先離開這個鬼地方。」

小女孩從小口袋裡摸出來一個紅色的小繩子,把自己的手綁住,然後再把陳青的一隻手綁住,然後小女孩露出了開心的笑容,「這樣我就不會弄丟爸爸了。」

走到一條小溪邊,陳青舀了些水幫小女孩將臉上的泥污抹乾凈,倒是一個眉清目秀的小妮子,掏出一條手帕擦拭小女孩的臉頰,明眸麗齒,肌膚如羊脂白玉,簡直就是一個小仙女,萌的不要不要的。

陳青也舀了一捧水喝下,心說我今天不僅三觀碎了,世界觀碎了,就連膝關節都碎了,給跪了。

看向旁邊的小女孩,陳青將王天拉到一邊,道:「現在怎麼辦?」

王天指了指自己,「怎麼辦?」,他思索了片刻,納頭便拜,朝著陳青深深一彎腰,道:「以前我總覺得我們是兄弟,但是現在我不這麼想了。岳父大人在上,請受小婿一拜!」

陳青罵道:「你別扯犢子!」

王天伸手拍了拍陳青的背,道:「岳父,消消氣,消消氣。」

陳青道:「不是,我連女朋友都沒有,哪來的女兒啊!」

王天道:「那你把她帶出來幹嘛?」

陳青道:「這麼小的一個小孩子,你就把她扔在荒山野嶺啊!」

王安琢磨了一下,然後道:「既然不是你的女兒,莫非是你遺棄人間的私生子?」

陳青道:「她真不是我女兒!」

旁邊忽然伸過來一個小腦袋,笑嘻嘻地道:「爸爸,我真的是你的女兒。」

陳青道:「小朋友,你真的認錯人了。」

小女孩道:「爸爸你的名字叫陳青,你的腋窩裡有三顆痣,兩大一小,如果這樣你還不信的話,我們可以去做DNA對比啊!」

陳青的眼角跳了跳,王天道:「怎麼樣,她說的對嗎?」

陳青只覺眼前一黑,名字就算了,但是腋窩這種位置,不是至親之人怎麼可能會知道,「冤孽啊!」

王天朝著陳青深深一握拳,「陳哥,我牆都不扶,就服你!你女兒怎麼說也有八歲了,你現在十九歲,也就是說,加上十月懷胎的時間,也就是說,你十歲就能……佩服佩服!」

陳青看向小女孩,道:「你叫什麼名字?」

小女孩笑顏如花,道:「我叫陳小兮,有美一人兮的兮!」

聽到爸爸問了自己的名字,陳小兮覺得爸爸是相信了,一蹦一跳地在前面走著。

[綜漫]風聲細語 王天道:「陳哥,我現在還綠著呢,回學校肯定是不成了,那你女兒怎麼辦?」

陳青只覺大腦一陣發昏,「我感覺這個世界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待會兒先帶她去做DNA對比,她不可能是我女兒,這樣就可以直接交給警察了。」

肯定不一樣了啊,骷髏會砍人也就算了,但是突然來個女兒是怎麼回事?

王天道:「前面有一個小鎮,陳哥你帶著小兮去幫我買件衣服還有手套面具,然後我們再去做DNA對比。」

去小鎮上給王天買了一身黑風衣,看了小兮身上髒兮兮地衣服一眼,陳青可以看得到小兮的眼睛看著一件連衣裙,看了兩眼,戀戀不捨,最後堅定低下頭,委屈小聲道:「我不能給爸爸添麻煩。」

陳青猶豫了一陣,還是買下了這件連衣裙,換上了連衣裙的小女孩看起來更加亮眼了,售貨員的眼睛都看直了,「先生,你的妹妹好可愛啊,長大了一定是個美人!」

陳小兮的腮幫子微微鼓起,有些生氣,道:「這是我爸爸!」

然後,然後售貨員看向陳青的眼神逐漸變得奇怪了起來。

陳青這時候才懶得管那麼多,繼續去其他的地方給胖子買了面具和手套。

路過一個冰淇淋店的時候,陳小兮靈俏的小鼻子嗅了嗅,抬頭看向陳青,「爸爸,這個聞起來好香啊!」

不就是一個冰淇淋嗎?陳青也不在乎一個冰淇淋的錢,走進冰淇淋店,沒有什麼人,只有一個老闆,賣冰淇淋的老闆是一個看起來臉色很蒼白,白的沒有任何血色的人,竟然給了他一種是不是和王天一樣皮膚變色的感覺一樣,不過王天是綠色,這個冰淇淋老闆是白色,問了一番價錢,就給陳小兮買了一個。

忽然陳青似乎是聽到了有履帶摩擦地面的聲音,陳青朝著履帶的方向看去,我的個親娘額!

這TM的是坦克!

長長的金屬炮孔,迷彩油漆,鋼化履帶,厚重的甲板,沉重威武充滿了壓迫感,坦克怎麼上街了?

天空之中,三架直升飛機在冰淇淋三方停住,身著黑色特種兵隊服的軍士滑著直升機丟下的纜繩緩緩落下。

在四周,一輛輛裝甲車靠近這裡,將這裡包圍的水泄不通。

周圍的行人都驚呆了,紛紛將自己的雙手舉了起來,連話都不敢說一句。這個時候,誰敢掏通訊儀出來錄像不是找死嗎?

裝甲車上走下一個身著純黑色西服墨鏡的中年人,走到冰淇淋店的門口,朝著冰淇淋店喊道:「李建國,舉起雙手,慢慢走出來!」

冰淇淋店之中沒有任何變化。

黑西服繼續道:「李建國,抵抗是沒有任何作用的,如果你識趣的話,就自己走出來,那樣,我們還有的談。」

店裡只有他和陳小兮還有冰淇淋店的老闆,如果所料不錯的話,外面這群軍方的目標就是這個老闆,冰淇淋店的老闆摘下頭頂的帽子,將陳小兮的冰淇淋製作完成,遞到陳小兮的手裡,摸了摸陳小兮的頭。然後深深地看了陳青一眼,然後道:「你經歷過一場血雨吧?」

陳青默不作聲。

冰淇淋老闆笑笑,然後道:「你不承認也沒事,我看的出來,你的頭髮不是染的,你的身上也有著病毒,局勢還沒有明朗之前,不要讓任何人發現你的身份。」

李建國伸手扯下一條便簽,然後寫下一個網址,還有著他的賬號密碼,道:「有什麼疑惑的話,你可以登陸這個網站,現在這個時期,想要得到病毒論壇的賬號已經不可能了,你用我的賬號吧。」

道完,李建國打開門,朝著黑西服道:「我可以將我的冰淇淋店關了門再走嗎?」

黑西服猶豫了一陣。

李建國道:「這裡是小鎮中心,你恐怕也不想在這裡開戰吧。」

黑西服終於是答應下來,道:「那你得快點。」

李建國仔仔細細地將整個冰淇淋小店擦拭了一遍,看得出來,他很喜歡這個小店,將所有的一切都收拾完畢,李建國舉起雙手,跟著前來抓捕他的軍方上了車。

黑西服看到李建國已經坐著裝甲車離開,朝著四周圍笑笑,然後道:「大家放心,其實並沒有什麼事,這個李建國是從精神病院逃出來的精神病,我們只是要將他送回精神病院去,大家該忙什麼忙什麼。」

道完,黑西服也上了裝甲車,坦克和直升機也逐漸遠離小鎮。

陳青心說,出動坦克直升機裝甲車抓一個精神病,你就不能找一個靠譜一點的理由?走點心?

這不是明顯在扯淡嗎?

本是熱鬧的大街,瞬間只剩下陳青和陳小兮。

李建國口中的病毒到底是什麼東西,自己的頭髮變成了白色也是病毒造成的?

而且還有著一個病毒論壇,陳青忽然發現,這個世界根本不是他曾經想到過的那樣。

病毒,到底代表著什麼? 在小鎮上找了一所旅館住下,王天也換了衣服接了回來,去醫院抽血做DNA對比,因為沒什麼人做DNA對比的緣故,結果三天之後就會出來。

陳青將自己看到的消息告訴王天,嚇得王天又出去買了一塊頭巾戴在了頭上,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生怕被人發現自己已經感染了病毒。

病毒,聽起來是一個很可怕的東西,但是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感染了病毒的人並沒有直接死去,而是像他和王天一樣活的好好的。

而且從軍方出動坦克直升機來抓捕一個感染了病毒的冰淇淋店老闆,病毒似乎是和生化危機中的T病毒有些像,能夠改造人的身體結構,讓人得到超能力。

懷揣著各種疑惑,陳青打開電腦,點開那個所謂的病毒論壇,需要賬號才能進入,陳青輸入李建國的賬號,開始觀看論壇中的帖子。

「毒種百解。」

「毒種的初步了解。」

「毒種分類。」

「前排出售感冒藥。」

「生化時代的保命技巧。」

不是,你這毒種的帖子我都理解,但是你這個前排出售感冒藥是什麼鬼。

點進去一看:

小學生:看完了這個論壇,我毅然決然推開了感冒藥,咳咳咳,小弟在此抱拳了,對不住了,各位同學,在下要去稱霸天下了。

封不同:流感病毒也能變異?

雷鳴:@屍夔,又有人準備用流感病毒變異了。

屍夔:我還沒死的時候也是這麼玩的。

小學生:……..

屍夔:後來感冒死了之後被運到墓地,剛好感染了一種亡靈系病毒,然後我就活了。

小學生:病毒還能起死回生?

屍夔:不能算是起死回生,原來的那個我應該是死了,現在的我是他的屍體產生了意識。

小學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