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玄武門偌大的空地上此時變成了森林公園了。

深目暴君被擊潰,玄武門保住了。

「報,城主大人,西門也被攻破了!」

「什麼?」

慕容垂的心開始亂跳了起來。

長平城東西二門被破,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西門守城大將人呢?」

「已戰死!」

西門守將晉碧實力為大地境高級中階。

古武修鍊者。

武器為「偃月刀」。

盔甲為「綠雲松石」。

攻擊輸出可加成百分之三十,防禦輸出可加成百分之十。

「晉碧也戰死了!」

慕容垂心頭一陣傷感。

這次獸潮來的太突然了。

雖說刺客聯盟暗中聯絡了野區暴君,可歸根結底還是平時去野區打怪的次數太少了。

居然被這些傢伙積蓄了這麼龐大的戰力。

慕容垂按下了手中的通訊按鈕。

「陛下,長平東西二門均被攻破,急需救援。」

「好,你再堅持三個時辰,百羅皇都的援軍即刻趕到。」

迫不得已時,慕容垂才按下這個按鈕。

這是與皇帝摩柯的約定。

若長平有難,百羅必須盡全力支援。

長平是扼守通往百羅皇都的要道。

長平若失,百羅皇都西南大門將霍然洞開。

「慕容將軍,你本人沒事吧?」

摩柯從虛擬視頻界面上出現,一位虎目方額的中年漢子,鬍子拉雜,雙目炯炯有神的盯著慕容垂問道。

「多謝陛下關懷,臣無恙。」

「嗯,那就好。」

「意念師大軍即刻趕來。」

「放心,這群怪獸翻不了天!」

攻擊西門石鼓的是金虎暴君。

一萬年前遺留存活至今的暴君被刺客聯盟在封印上做了手腳。

包括腐鯨在內的這些暴君之所以能夠忽然這麼猖獗,是煙塵動用了神界借給的「凝視之眼」鬆動了王者大陸中所有在野怪獸的「Buff」符印。

金虎暴君親自破城。

實力亦無限接近戰尊境實力。

力量上天賦異稟,已經抵達戰皇境。

手持一柄魔刀,手柄僅為三尺,刀刃卻有十丈。

寒光閃閃,鋒銳逼人。

晉碧輸在力量上。

也輸在氣勢上。

金虎暴君只使用了一招「長河落日」,引動天地之力。

將晉碧劈成兩半的同時,也將石鼓門樓給轟塌了。

當然,在這之前,金虎所率領的族群部下亦以數量換取法陣能量,等兩道法陣能量耗盡之時,出手的金虎暴君一刀定乾坤。

直接將西門守城大將晉碧一刀斬在城樓之上。

報訊的士兵告訴城主慕容垂道:

「金虎暴君躍至半空,虎身與刀合二而一,金色的光一閃而過。」

「晉碧將軍奮力舉起的大刀也被劈斷。」

「實力根本不在一個等級上。」

「該死的刺客聯盟,此事後一定要追查到底。」

「他們究竟對在野區怪獸做了什麼?」

「竟然鬆開了對這些野蠻殘忍的傢伙的束縛!」

「天神是不會繞過他們的。!」

「走,跟我去東門!」

東門是最先陷落的,情況肯定是最危急的。

毒妻入局 當慕容垂趕到東門時,看見一個年輕人,和一個老者,還有一位姑娘。

三個人擋住了那滔天席捲而來的熊迪大軍。

「畜生!還不給我滾回去!」

帕慕克騎在青鳥背上,貝葉紙上瞬間飄出一座巨大的牢籠。

海水也被裝了進去。

隱形的鐵柱隨即在牢籠邊緣閃現。

十分細密,縱橫交叉。

那是能量形成的牢籠鐵柱。

被關在裡面的海水怪獸無法離開。

熊迪一口就把帕慕克的牢籠給吞噬了進去。

裡面十萬隻水軍也成了它的食物。

能量又提升了一成。

「吃!」

「真爽!」

「還有嗎?」

「如此美味。」

熊迪有些嘶啞的聲音轟隆隆的傳過來,帶著巨大的呼嘯聲。

東城中許多坊市的建築像紙片一般被吹爛飛走,飄落在海水上。

城內街道上的積水已經有十米深了。

夏洛奇幹掉了煙塵后,就看見了那滔天的巨浪。

隨即與帕慕克、摩蘇雅三人迎上前去。

他只是聽了一耳朵在野怪獸暴動的事。

見慕容垂匆匆離開,知道長平城面臨巨大的壓力。

此時才知道這種規模的獸潮根本不是慕容垂那些平凡的守城者能擋得住的。

既然因自己而起,那就由自己滅之。

夏洛奇只一指,就將熊迪的內核給戳碎了。

剛才還那麼囂張的吞噬腐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麼多層防禦的內核竟然被這小孩一指給戳碎了!

轟然倒下。

海妖熊迪屍身隨即散開,化作無數被吞噬過的生靈。

戚子光與他的瀝泉槍也拋飛了出來。

夏洛奇心神一動,隨即升空接住戚子光。

交給帕慕克。

後面趕來的周伯隨即動手援救。

生命能量復活!

戚子光逃過一劫!

東門無虞!

慕容垂看愣住了。

他現在有點相信刺客聯盟煙塵的話了。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這孩子不簡單!」

「實力不在自己之下。」

「竟然一招幹掉在野怪獸中等級最高的熊迪。」

慕容垂暗暗佩服了。

「好,英雄出少年!」

「嗯,多謝城主誇獎。」

夏洛奇此時天魔力附體,似乎忘了自己等一會兒就什麼都不是的慘像了。

「西門還有一波怪獸,跟我去平復吧!」

慕容垂對帕慕克等幾人說道。

慕容垂見夏洛奇如此神勇,那收拾一下西門的金虎暴君應該沒問題吧。

西門的金虎暴君實力比熊迪還差呢!

破開空間,慕容垂動用了長平城主的許可權,任何一處時空均可憑己意抵達。

慕容垂等人顯身出現時,正是金虎暴君大開殺戒之時。

十萬金甲戰士正在奮勇抵抗。

那些金屬老鼠、沉銀蝙蝠、青銅犀牛、黃金駱駝等怪獸成千上百的湧上城頭。

金甲戰士絲毫不退。

在副將軍羋月與子墨的率領下節節抵抗。

「孩兒們,給我上,吃了這些弱小的人類。」

「長平城以後就是我們怪獸的了。」

「憑什麼讓這些弱小的人類住在城裡?憑什麼將我們關押在野區?」

「還在我們身上拴上鎖鏈與鎮壓石buff?」

「今天,我要告訴你們,唯有反抗才有出路!」

金虎正展翅懸空對著它手下做動員演講呢。

「撲哧」一聲,金虎暴君的腦袋裡元核碎了。

夏洛奇的天魔指出手,最強滅世修羅一指,連續三下,一切牛鬼蛇神均要被按下地獄。

煞氣入腦,一指碎靈!

金虎的話剛說了一半,就從空中摔了下來。

摔成了七八塊渾金碎片。

「哎呀,暴君大人掛掉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