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現在連鬼千愁的具體位置都不知道,空有一身力氣也沒地方使。

蝕日號按部就班,繼續航行,回往極光學院。

半路上,范浪對於子系統的鑽研有了突破性的進展,靠著強大的元神參悟盤古系統,然後再運用到子系統中。

一套全新的子系統應運而生,有了全方面的進化!

其實子系統之前就進化過一次了,這次是更有突破性的大幅度進化。

進步之一,子系統的作弊效果與主系統完全同步,基礎作弊達到了十五倍。

進步之二,子系統也擁有了狂暴效果,但是沒有主系統那麼完美,無法自由開啟,必須向主系統提出申請,批准了之後才能開啟。同一時間內,子系統只有一個可以開啟狂暴。

進步之三,子系統的定位功能,聯絡功能等等,都有所增強。

進步之四,子系統也擁有了戰鬥獎勵,而且每一筆獎勵都會被記錄下來,主系統可以隨意收取或者發放子系統的獎勵。

進步之五,子系統的總數增加到了三十個之多,意味著有了更多的可用名額。

進步之六,子系統增加了掛機程序,以後可以像主系統那樣掛機,時時刻刻的獲得經驗值。

進步之七,子系統複製了對於轉世同胞的感應功能,任何一名子系統擁有者身邊若是出現了轉世同胞,都能感應到,並且立即對主系統發出警報。

進步之八,子系統增加了強制植入與強制收取功能,可以強行打入到某個人的體內! 如此之多的進步,帶來了飛躍性的提升。子系統從今往後將會大不相同,所有子系統擁有者的實力都會大大增長,對於范浪本人也有莫大的好處。

子系統的擁有者,基本上都是范浪的紅顏知己、親朋好友,就相當於他的左膀右臂,絕對的忠心耿耿,自然是越強越好。

「終於大功告成了!現在的子系統,比起我的主系統也差不了太多,侯光祖他們有了新的子系統,升級肯定比以前快多了,甚至有希望追上我的境界。」

范浪心中雀躍。

隨後,他動用系統之間的聯絡方式,聯絡上了侯光祖,興沖沖道:「侯光祖,給你一個驚喜,你的『星雲戰功錄』要全面升級了,升級之後會比原來更加強大,還會增加新功能。」

「升級?」侯光祖一時間有點發矇。

「就相當於武道境界的突破。」

「哦哦哦,原來如此,那真是好事啊。星雲戰功錄原本就夠逆天了,簡直是世上一頂一的寶物,要是再突破一下,就更加乖乖不得了。」

「恩,確實是大好事,我現在就讓你的星雲戰功錄更新升級,用不了太多時間的。其他人的星雲戰功錄,我也會一一更新,大家全面提升。還有,你花點心思,做一份星雲盟的精英名單,把那些有功勞的,有天賦的,都寫在名單上,我會從中擇優選取一小部分人賜予星雲戰功錄。」

「好!等星雲戰功錄突破完成,我就去做這份名單!」侯光祖的聲音當中透出一股興奮之情。

范浪操控主系統,開始為子系統傳輸更新資料,一個進度條界面彈了出來。

這是遠距離傳輸,實際上侯光祖本人距離范浪非常遠,並不在這艘船上。

一次只能傳輸一個子系統,好在需要的時間不算多。

在傳輸過程中,范浪考慮著如何運用升級后的子系統,以及選擇誰來當新的子系統繼承者。

他第一個想到的是自己的兩位師父,一個是金玉真人,一個是挂名師父劍逍遙。

如果將子系統注入這二位體內,簡直是如虎添翼,強上更強。

可是仔細想了想之後,范浪便打消了這種念頭。

一來,盤古系統的力量是有限的,不是無限的,要有節制的索取。盤古系統的創造者是一位謫仙,而金玉真人本身也是謫仙。

用盤古系統來提升一位謫仙,會造成多大的消耗?盤古系統能不能吃得消?

系統是用來幫助范浪本人成為謫仙的,而不是用來幫助另一個謫仙的,就算對方是自己師父也不行。

劍逍遙也是如此,他的境界比起謫仙差不了太多。

二來,一旦接受了子系統,就會受到主系統的控制,兩者是一種主從關係。

子系統中甚至有抹殺功能,要是敢背叛范浪,就是死路一條。

要是范浪把子系統安插在師父身上,就等於師徒之間的關係來了一個大反轉。

就算他願意奉獻齣子系統,堂堂的一位謫仙肯不肯答應還不一定呢!

金玉真人這位師父,可跟范浪之前的師父天縱丹聖不一樣,兩者的身份與實力完全是兩個層次上的,自然要區別對待。

「還是另選目標吧!」

范浪暗暗琢磨。

現在的子系統增加了強行植入的功能,不光是可以用來幫助人,還可以用來害人,這也是個值得一試的方向。

要是把子系統強行植入到某個敵人的體內,控制住對方,那生殺大權就落到范浪手裡了。

范浪現在最想殺的目標,自然是鬼千愁,沒有之一!

「強行植入這個新功能,得好好試一試,看看最高的上限在哪裡。要是連上位神都能植入,以後就可以用來對付鬼千愁了,直接將系統打入他的體內,徹底的控制住他!」

范浪心火熊熊。

……

不到半天時間,侯光祖身上的子系統就更新完成了,他在范浪的遠程指導之下,嘗試了更新之後的子系統是多麼強大,連牛逼哄哄的狂暴程序都試了一次。

種種嘗試之後,侯光祖激動的不行,對子系統讚不絕口,還說自己的實力提升了好幾倍之多。

有這樣的子系統在身,如果升級還是慢吞吞的,那就太說不過去了。

高興之餘,范浪不忘記潑了一碰冷水給侯光祖。

「鬼千愁的事情,你已經知道了,將來如果你身上的星雲戰功錄感應到了鬼千愁靠近,你一定要第一時間通知我,然後溜之大吉,能跑多遠算多遠。鬼千愁的能力很陰險,不得不防,我可不希望你被他控制。」范浪叮囑道。

「恩,我會照著做的。咱們風裡來雨里去這麼多年,大風大浪也經歷了不少,就不信會被一個鬼魂擊敗。」侯光祖道。

「這個鬼魂可不是一般的鬼啊。我不想長他人的志氣,但他確實是個棘手的敵人。」

「這傢伙太可恨,將來抓住他,一定要把他打得魂飛魄散!」

兩人又聊了聊,范浪結束通話,開始為別的子系統擁有者進行更新換代。

在此期間,范浪開始搞強制植入子系統的實驗,從自己的船上分別選了三個人,分別對應三種境界層次,一個是凡人,一個是下位神,一個是中位神。

這些人都是星雲盟的成員,有用到他們的時候,自然推卸不掉。

范浪先從凡人開始嘗試,讓對方老老實實呆著,然後啟動植入功能,強行植入到了對方體內。

子系統化作數據洪流,悄無聲息的完成了植入。

實驗對象的腦海當中,彈出了幾個系統對話框。

【子系統植入完成,你已經成為了子系統編號010的擁有者。】

【子系統各項功能開啟,相關介紹如下。】

接著彈出來的是一幅長篇大論,介紹了子系統的方方面面。

這一連串的事情,完全超出了實驗對象的理解範疇,他完全蒙掉了,不知該如何是好。

范浪動用元神監控實驗對象,確認了對方體內發生的一切。

「恩,植入很順利,如果對象是個凡人,幾乎是秒植入。接著試試回收功能,然後就可以把這人的記憶抹除了,子系統的秘密,可不是誰都配知道的。」

范浪收穫到了相應的實驗結果,然後進行了下一步的實驗。

強行回收! 范浪念頭一動,用主系統來操控子系統,將其完全回收。

消耗掉的子系統位置,重新空了出來,又可以找下一個目標了。

再看那位實驗對象,他整個人的身體幾近虛脫,多少還是受到了子系統進進出出的影響,但是並沒有生命危險。

這就足夠了。

范浪心知肚明,子系統如此貴重,分給凡人的可能性不大,大多數還是要分給武神一級的人物,這樣才能物盡其用。

「把剛才發生的事情都忘了吧。就當是做了一場夢。」

范浪對實驗對象出手一點,對方立即忘掉了那些不該記住的事情。隨後,范浪給了這個人一些報酬,以及當補品用的丹藥,沒有虧待對方。

當范浪的小白鼠,其實是一次可遇而不可求的機會,別人想當還當不上呢。

在凡人身上做完了實驗,接著就該換實驗對象了。

范浪換了個下位神小白鼠過來,在這個人身上做實驗,先讓此人不要抵抗,任憑子系統入侵,整個過程很順利,但是花費的時間要比植入凡人時久一些。

植入完成之後,他強行收回了對方的子系統,如同剝絲抽繭,讓對方吃了點苦頭,整個神軀的血肉都被洗禮了一遍。

范浪讓實驗對象吃下丹藥,恢復到飽滿狀態,然後第二次強行植入系統。

與之前不同的是,這次范浪讓對方全力抵抗子系統的植入,試試看將這股力量拒之門外。

實驗對象依言而行,使出渾身解數,把意念與神力都傾盡了,也沒能阻止成功,第二次被子系統所佔據。

一個實驗結果,就這樣出來了。

「下位神難以阻止子系統的強行植入,但是可以拖慢植入速度,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結果。接著再換中位神試試看。」

范浪故技重施,抹除掉了實驗對象的記憶,給了對方足夠豐厚的補償。

接著換上下一個小白鼠,是一名中位神。

實驗的方式還是老一套,先是在不加抵抗的情況下進行植入,接著讓對方全力抵抗,雙方硬碰硬。

這次的實驗,有了不同的結果。

在中位神實驗對象全力抵抗的情況下,子系統的植入變得非常艱難,進度十分緩慢,如同兩個人在拔河,各不相讓。

范浪做出新的嘗試,嘗試著用自己的力量去幫助子系統,強化子系統的入侵效果。

這個嘗試取得了成功,畢竟范浪的元神無比強大,光是用元神干擾對方,就夠對方受的,可以瓦解掉精神防線。

在范浪的干擾下,子系統勢如破竹,很快就將實驗對象的防守攻破了,第二次完成了植入。

「入侵中位神會麻煩一點,但也難不住我,只要我從旁干涉就行了。通過這次實驗,差不多可以推測出植入上位神的結果。想要把子系統強行植入到上位神體內,只有兩條路,要麼設計欺騙對方,讓對方自願接受子系統,要麼我出手干擾對方,讓對方疲於應對,甚至可以在戰鬥中植入子系統,將其當做一種克敵制勝的特殊手段!」

范浪做出種種分析。

這位小白鼠,仍是先輩們的待遇,之後被抹去了記憶,得到了補償。

……

蝕日號繼續航行,路上侯光祖提供了一份星雲盟的精英名單,以供范浪參考。

范浪自己也有幾個人選,再從名單中選擇了幾個,賜給了這些人子系統,或者說星雲戰功錄。

子系統擁有者的數量隨之增加,達到了十七個,還剩下十三個的空位,還是很多的。

每一個子系統名額都非常珍貴,不急著全用掉。

……

就這樣,蝕日號飛回到了極光學院,此行雖然失利了,賠上了醉平生的性命,還放跑了鬼千愁,但還是有不少的收穫。

范浪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前去醉平生的墳墓進行祭奠。

這座墳墓早在幾天前就修建好了,規模不大不小,與許多極光學院歷代功臣的墳墓比鄰而居。

在墳墓的周圍,擺滿了大大小小的酒器,小到酒壺,大到酒罈子,應有盡有。

人們都明白,對於醉平生這個酒鬼而言,這是最好的祭品。

遺憾的是,就算再好的美酒,醉平生也喝不到了。他已經魂飛魄散,徹底的不復存在,人們的憑弔與哀思,註定無法傳達到他身邊。

范浪與眾人站在墳墓之前,他沒有送來酒,也沒有燒紙,只是站在那裡一動不動,默默的看著墓碑上面的一行大字。

酒痴醉平生之墓!

「你的死是受到我的牽連,多多少少算我欠你的。事已至此,我能做的,只有殺死鬼千愁為你報仇。武道之路,遍地屍骸,很可惜你沒能走到盡頭。 惡少逼婚:女人乖乖讓我愛 宇宙當中有極少數的強者,能夠扭轉乾坤,將破滅的鬼魂重組,或者是從時間長河中把靈魂接引過來。將來等我有了這樣的實力,會想辦法救你的,那樣你就可以繼續當一個就貴了。希望會有那麼一天吧。這條武道之路,我是一定要走到底的!」

范浪心中默哀,佇立良久。

……

離開墓地之後,范浪回往了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半路上,他通過自己的一小部分元神,竊聽到了一場談話。

想當初,他與青龍天驕大戰一場,在對方體內藏了元神碎片。

通過這個元神碎片,就能竊聽到青龍天驕的所思所想,防止他將來打擊報復。

此時此刻,青龍天驕正在跟另外三名天驕談話,話語中提到了范浪。

「你們聽說沒有,那個殺千刀的范浪又回來了,還去了墓地祭奠醉平生。」

「不是說他要去軍方報道么?又回來做什麼?」

「哼,聽說他這次離開鬧出了一些事,還把醉平生給害死了,具體怎麼回事,並沒有對外公開。」

「算了,他愛怎樣就怎樣,我們跟他井水不犯河水。大哥消消氣,事情已經過去了。」

「沒那麼容易!他害我當眾自廢功體,這口氣我可咽不下去。我在軍方有一些朋友,已經跟這些朋友通了話,等范浪加入軍方之後,讓他們好好『照顧照顧』范浪,好替我出這口氣。最好把范浪擠兌走,讓他在軍方沒有立足之地。」

「可是現在范浪回來了,並沒有到軍方報道。」

「他回來就回來,看看有沒有什麼機會報復他。他加入軍方是之前定好的事情,就算現在不去,將來也是一定會去的。到時候,自然會有麻煩找上他的門。」

「看來不報復一下范浪,大哥是不會善罷甘休了。唉,既然如此,那就想辦法讓范浪吃點苦頭吧。」

「豈止是吃苦頭,我恨不得將他置於死地!」

幾人的談話,清清楚楚的落入了范浪的耳中,尤其是青龍天驕的話語,當真是恨意綿綿。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