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突然,林寒的聲音,讓辰心雪立馬反應了過來,她眼神一凝,開始跟隨著林寒的動作,學習六道輪迴拳的拳式、拳法和拳意。

辰心雪的悟性十分強大,有著林寒當面給她衍化拳法拳意,辰心雪揮舞出的一拳拳,也是逐漸像模像樣,有了一些六道輪迴拳的真諦神韻。

而在這個過程中,林寒也是收益頗多。

他將黃金神火中印刻下來的那辰北虛神衍化的半份拳法演練出來,竟然讓自己的六道輪迴拳意境,成功得到提升,從一層拳意,衝擊到了一層半拳意。

六道輪迴拳這種可搏殺神明的拳意,雖然只是提升半層,但帶來的戰力提升,卻是恐怖無比。

林寒在一層時候,可加持十倍拳力,現在踏入一層半,一下子便是暴漲到了五十倍拳力。

五十倍拳力,這是一個很恐怖的數字。

「多謝。」

辰心雪停下來,對著林寒鄭重抱了抱拳。

「心雪姐你不用客氣。」

林寒笑著搖了搖頭,道:「就算是感謝,應該是我感謝心雪姐你啊,要不是心雪姐你帶我進入辰北前輩的聖人畫卷中,我也不可能參悟到六道輪迴拳的拳意。」

辰心雪聞言,有些感激看了林寒一眼,道:「無論如何,你幫助我得到了六道輪迴拳的拳意,我自然要好好感謝你一番,這是一枚『回魂珠』,其中的魂力,你若是吸收,可瞬間補充滿你剛才所消耗一空的魂力。」

林寒眼神一震,從辰心雪手中接過了那回魂珠,連忙道:「只要有了這顆回魂珠,我魂力補充之後,便可以繼續參悟其他的聖人畫卷!」

「沒錯。」

辰心雪點了點頭,隨即便是走到了二號古石室的一旁,開始盤膝而坐,似乎要繼續參悟剛才林寒傳授給她的六道輪迴拳拳法。

而林寒則是猛地將手中的回魂珠捏碎,大口一吸,其中一片浩蕩朦朧的靈魂之力,直接被林寒給吸入了身軀之中。

「嗡!」

一瞬間,林寒腦海中的黃金神火顫了顫,陡然從黯淡,變得無比的明亮。

「太好了。」

林寒神色帶著一份興奮,立馬走到了那懸挂九九八十一幅的聖人畫卷石壁前,開始將靈魂力量釋放出來,化為一道道透明的靈魂絲線,連通一幅幅聖人畫卷。

「還有這種手段?」

辰心雪在二號古石室一旁,睜開了雙眸,她看到不遠處林寒那操控靈魂力量的神奇一幕,不由純白的眸子動了動,露出震驚之色。

「嗡!」

石壁前,林寒已經在開始細細領悟各個聖人畫卷中的意境了……

等到林寒和辰心雪從二號古石室中走出來的時候。

一號古石室中,所有人都是已經蘇醒,等待傳送回去。

他們看到了林寒跟在辰心雪的背後,都是明白兩人去了哪裡。

不少人看向林寒的眼神,一瞬間充滿了羨慕嫉妒恨。

二號古石室,那可是傳說中的地方。

但現在,他們中最為弱小的林寒,卻是進入了其中,說不定已經得到了什麼巨大的機緣造化。

而他們這些人,只有資格,在這一號古石室中修行。

十大弟子中,有幾人,眼神帶著一份不甘心。

但想到了辰心雪的恐怖,他們又乖乖將心中的那絲不甘心給壓了下去。

雖然這裡是神武學府,但要知道,在這個武道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公平,強者,在任何地方都是具有獨尊的權利。

當所有人聚集到一起,傳送陣法開啟,一號古石室中,所有人的身影,都是瞬間消失。

貴公子的極品空姐 武主殿內,大殿之上。

嗡!

伴隨著一陣空間波動,一道道年輕身影顯現而出。

林寒和東廠武主以及辰心雪告謝一番后,便是朝著武主殿外走去。

東方明月和洛靈希跟了上來。

武主殿外,看到林寒和兩位學府中公認的女神走到了一起,不少男學員,都是雙目噴火。

其中,就有裂天皇子的身影。

但林寒直接無視了這些目光,他先前在二號古石室中,參悟了不少聖人畫卷,武道心境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他覺得,自己的第三次涅槃聖劫,就要到來。

所以,現在林寒最想的,就是立馬回到明月宮,藉助靈池之力,開始衝擊三劫涅槃聖境。

路上,東方明月一直都是一副生人莫近的清冷模樣。

但洛靈希,古靈精怪的俏臉上,卻是帶著一份神秘笑意,她撲閃著一雙明月般的大眼睛,盯著身旁走著的林寒,終於忍不住出聲了。

「林寒,辰心雪帶你進入二號古石室了?」洛靈希明知故問。

林寒點點頭,看著身旁的黃衣少女,笑了笑道:「我確實進入了二號古石室,但是在其中有什麼遭遇,我答應過了心雪姐,不能說出來。」

「哼,心雪姐?你還真是個情種。」

東方明月語出驚人,讓洛靈希頓時咯咯笑出聲,道:「林寒,你叫那辰心雪這麼親密,明月姐都吃醋了。」

「吃醋?我會吃醋?」

東方明月冷冷瞥了洛靈希一眼,隨即腳步快速移動,轉眼那傾城身姿就消失在了林寒和洛靈希兩人的視野中。

「林寒,你看,你把明月姐都氣跑了。」

洛靈希大眼睛中帶著責怪的笑意,盯著林寒。

「她生不生氣,和我無關。」

林寒只是這麼回應。

神医嫡女 洛靈希小腦袋一歪,突然笑著道:「林寒,既然你不告訴我你在裡面經歷了什麼,那你總能告訴我,你為什麼讓辰心雪那個就知道修鍊的冷女人,對你這麼好。」

林寒眼神不動,只是道:「因為,她是我失散多年的親姐姐,我前幾日,才從她口中,得知這個消息。」

林寒半真半假的回答,讓洛靈希揮了揮小粉拳,差點沒直接暴走。

她氣得咬了咬一口銀牙,道:「林寒,我可是對你誠心誠意,難道你就要這麼一直對我防備著?」

林寒盯著身旁黃衣少女那明亮的眸子,突然道:「那你能告訴我,你真正的身份,是什麼嗎?」

「我……」

洛靈希聞言,小臉上的笑容頓時散去,甚至是面色,都是變得有些蒼白。

她強裝鎮定,擠出一絲笑容,道:「我能有什麼身份,我不就是跟在明月姐背後、裝腔作勢的一個普通人。」

「真的嗎?」

林寒笑了笑,隨即便是踏步遠去。

看著林寒的背影,洛靈希輕咬嘴唇,眼神中帶著一份委屈,呢喃一聲,「不是我不想告訴你,而是我告訴你,我就可能連待在你身邊的機會都沒有了……」

當林寒回到明月宮的時候,他有些詫異,因為,一道婀娜清冷的身影,正在明月宮門口站著。

正是東方明月。

「你在,等我?」

林寒十分的不可思議。

「鏘!」

但就在這時,東方明月陡然拔劍,水藍色的聖劍,無比的冰涼,吞吐著劍芒,抵在林寒的喉嚨前。

「告訴我,你和辰心雪以及辰家,到底是什麼關係?」東方明月冷冽出聲,語氣帶著一份殺意。

林寒有些莫名其妙,但劍尖抵著喉嚨,他只能道:「辰心雪是我的姐姐。」

「那就意味著,你如今,也算是辰家之人。」

東方明月美眸閃過一絲仇恨的冷芒,她盯著林寒,道:「那我就殺了你,祭奠我的爺爺。」

「鏘!」

東方明月修為無比的強大,她手持藍色聖劍,殺傷力驚人。

林寒連忙後退,六道輪迴拳轟出,破除一切,崩塌星空,將一股股可怖、幾欲撕裂天穹的聖兵劍氣給轟散。

「這種拳意?」

東方明月美眸突然變得無比驚怒,看向林寒,道:「你果然和辰家辰北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我要殺了你!」

「到底什麼情況?」

林寒被東方明月逼迫得有些狼狽,畢竟,他現在的修為還低,而東方明月,卻是有著斬殺生死聖境強者的戰力。

「當!」

突然,一劍西來,眼看著就要刺裂林寒的頭顱,洛靈希的身影,突然出現在林寒的身上,玉手像是神鐵鑄造的一般,將東方明月的藍色聖劍給拍飛。

洛靈希十分生氣,對著東方明月道:「東方明月,你幹什麼?那辰北殺了你爺爺,你要報仇,有本事自己找辰北後人辰心雪去,這一切,和林寒有什麼瓜葛?」 辰北殺了東方明月的爺爺!

爹地錯愛,萌寶貪歡 當聽到洛靈希那嬌喝聲后,林寒頓時便是明白了過來。

為什麼東方明月看到自己和辰心雪會那麼生氣,為什麼看到自己施展六道輪迴拳的拳意,會如此的殺意凜然。

原來,辰北,竟然殺了她的爺爺。

林寒被東方明月逼迫得有些狼狽,不過他並沒有動怒,而是冷靜道:「我和辰北沒有任何關係,辰心雪,和辰北,也沒有任何關係,更何況,辰北已死,你何必將恨意,施加在無關之人身上。」

「哼,我做什麼,還不用你來操心。」

東方明月冷冷出聲,隨即看向洛靈希,道:「你竟然為了這個混蛋,直呼我的名諱,看來,你是真的色迷心竅了。」

洛靈希美眸帶著一份冷意,道:「我不是色迷心竅,我只是看不慣你這種蠻橫無理。」

「你敢說我蠻橫無理?」

東方明月正在氣頭上,她聞言頓時暴怒,柳眉一豎,冷喝道:「洛靈希,我倒要看看,你隱藏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大,看你到底能不能護佑林寒這混蛋周全!」

轟!

幾乎就在這瞬間,東方明月和洛靈希,身上都是爆發出一片可怕的殺氣。

女人一旦動怒,比男人,要恐怖很多倍。

「轟!」

「轟!」

「轟!」

兩女戰在了一起,恐怖的殺氣如淵似海,在虛空洶湧翻滾,像是要毀滅整片大地。

「九極蒼天劍!」

東方明月婀娜的傾城身姿在虛空中跳躍閃爍,她玉手中握著的那柄藍色聖劍,是一尊高階聖兵,此刻釋放真正力量。

嘩!

璀璨的劍芒,從天而降,密密麻麻,覆蓋長空,像是無數道藍色閃電劈下,充滿著鋒銳和毀滅。

「玄天手!」

洛靈希看上去身軀嬌小,但並不比東方明月弱多少,她小小的手掌朝向天穹拍去。

轟隆!

一尊像是白玉鑄造的玄女之手,從虛空中伸出,掌紋脈絡清晰可見,真正像是九天玄女下凡,以神手,覆蓋抹殺一切。

「轟!」

「轟隆!」

「轟隆隆!」

可怕的碰撞,在半空中響起,劇烈的爆鳴聲,響徹九霄,無數神力戰氣亂流,像是一道道光刃,從天空射下,「噗」「噗」「噗」將大地刺穿、撕裂。

明月宮這大門處,高高聳立的琉璃宮門,都是被震得動蕩碎裂,轟然傾塌。

林寒站在不遠處,看著這大戰的一幕,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小白從四聖圖中竄出,也是感嘆一聲:「女人真可怕。」

話音落下,林寒突然道:「走吧,東方明月需要發泄,發泄完了,應該就沒事了,我要去渡第三次涅槃聖劫。」

唰!

唰!

林寒和小白光明正大從兩女的大戰圈子外走向明月宮深處,無論是東方明月,還是洛靈希,都是直接無視了林寒和小白。

東方明月並不是真的想殺林寒,只是她聯想到了自己的爺爺被辰北所殺,而且,對於辰心雪和林寒關係那麼好,她心中,竟然有種妒忌的感覺。

因此,東方明月這才對林寒出手。

至於洛靈希,因為自己身份的問題,也是心中十分憋屈,無法告訴林寒真相,讓林寒對自己冷淡了許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