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裳衣說道:「謝謝。」

方昊天盯著蘇裳衣,他在等她的解釋。

如果她的解釋並不能讓他接受,他還是會動手殺了白狼。

「當年因為我的過錯,十三少爺差點喪命,幸好白狼出手相助才免於一死。」蘇裳衣說道,「雖然我有錯,但他救了十三少爺就是對蘇家有恩,也是對我有恩,所以我答應他守護狼牙部落一百年。」

方昊天眼眉微挑:「十三少爺是誰?」

蘇裳衣一對美眸微睜:「你不知道?」,聽她的意思是方昊天跟蘇家既然關係非凡,不應該不知道十三少爺是誰。

方昊天搖頭,因為他真的不知道,蘇青璇從來都沒有跟他提到過蘇家的事,更沒有提到過什麼十三少爺。

「十三少爺是我們蘇家的第一天才。」蘇裳衣說道,「更重要的是他是我們蘇家指定的下一任家主。」

方昊天心裡微震,這樣的話,白狼對蘇家的恩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大,也難怪蘇裳衣會為了彌補過錯而屈身於狼牙部落一百年了。

「青璇呢?」蘇裳衣突然問道,她的聲音輕顫,透著忐忑,「她,她還好嗎?」

方昊天的雙眼突然變得銳利無比,如同一把利劍。

他突然想到,蘇青璇說當年她是被人暗算,這個人會不會跟蘇裳衣有關?

方昊天聲音驟沉:「你希望她好還是不好?」

「她還活著?」蘇裳衣一聽就叫起,聲音一下了充滿了狂喜,「她在哪裡,她,她現在在哪裡?快,快告訴我,我是她堂姑,她以前最喜歡黏著我,我要見她,我要見她!」

她失態了!

「呼!」

方昊天輕輕的吐了口氣,整個人一下子變得輕鬆。

他剛才暗中施展魂術捕捉著蘇裳衣的一切情緒變化,他看得出蘇裳衣的喜是發自內心的,所以她不可能是暗算蘇青璇之人。

「她很好。」方昊天遲疑了一下說道,「但她在哪裡我現在不能說,等我問過她后如果她願意,我再告訴你。」

蘇裳衣有所失望,但仍是大喜:「她果然還活著人世,太好了,太好了。」

方昊天沒有作聲,目光轉而看向此時緩緩站起的白狼。

白狼也看向方昊天。

此時的白狼彷彿一下子蒼老了幾百歲,雙眼沒有半點神采,宛如沒有生命的枯井。

白狼看著方昊天說道:「殺了我吧!」 白狼有想過自已會死,絕對不會想到自已有一天居然會求死。

此時他萬念俱灰,心灰意冷,生無可戀。

因為,他沒有了雄心,也沒有了壯志。

一統絕龍蠻荒的野心,在今晚被打擊到灰飛煙滅的地步。

先是在全盛狀態的情況下被方昊天打敗,感覺自已這輩子都不可能再殺得了方昊天,一統絕龍蠻荒幾近渺茫。而後被自已兒子算計修為大跌,而且還感覺到他的身體因為白穆的那枚丹藥出現了大問題,他想恢復到天人境六重巔峰的修為估計已經不可能,就算能恢復,怕且也需幾十年甚至幾百年。

這等境況,他還能有什麼雄心壯志?

就算他真的能夠在幾十年後恢復到全盛狀態那又如何?

幾十年後,以方昊天的妖孽都不知道強大到什麼地步了。還有,人家黎承宣和辰鈞會等他幾十年?

所以當修為跌回天人境一重身體更是出現了一種怪異的損傷后,白狼再也看不到希望,他想死。

反正今晚他不死,他修為大跌的事一旦被黎承宣或是被辰鈞知道,那兩人估計馬上就會帶人來滅了他狼牙部落。

與其看到部落被滅后再被人殺死,還不如現在讓方昊天殺死。

方昊天眉頭微皺了一下。

在他眼中,白狼雖然修為大跌,但還是一個對蠻王部落有危脅的存在,理應殺死,現在對方求死,他不介意成全。

然而蘇裳衣說了,白狼對蘇家有恩啊!

救了蘇家下一任家主,此恩之大,簡直等於救族大恩。方昊天相信蘇青璇此時得知也絕對會阻止他殺白狼。

蘇青璇不願他做的事情,他怎麼能做?

白狼對蘇家有大恩,也等於對蘇青璇有恩。

蘇青璇卻對他有大恩,他若殺了白狼,豈不是忘恩負義之舉?

氣氛,有點緊張與沉悶。

面對白狼的求死,方昊天沉默不語,蘇裳衣緊張等待。

好一會,方昊天突然抬頭看著蘇裳衣,問道:「堂姑,我若放過他,你能保證他以後不再找蠻王部落的麻煩嗎?」

蘇裳衣神情一怔,因為方昊天竟然叫他堂姑,這代表著方昊天跟蘇青璇的關係也許比她想象在還要好。

但這樣的話,蘇裳衣知道保下白狼應該沒什麼問題了,因為方昊天跟蘇青璇的關係越好,就等於方昊天跟蘇家的關係更好。跟蘇家的關係越好,就越不可能殺了蘇家的恩人。

只是方昊天的問題讓蘇裳衣有點為難。

蘇裳衣在狼牙部落多年,對白狼已經很了解,這是一個野心勃勃,雄材大略的人。

這樣的人,她怎麼能保證他不會找蠻王部落的麻煩?

蘇裳衣是一個明白人,知道方昊天這一問的真正意思就是要她保證白狼不再有一統絕龍蠻荒的野心,她能保證,方昊天就不殺白狼。

但她能保證嗎?

蘇裳衣看向白狼,看著此時雙眼無神,頹廢沮喪,了無生趣的白狼,她內心很痛。

當年為了報白狼之恩,為彌補自已的過錯,她留在了狼牙部落。

這麼多年下來,她的內心中有了一個秘密,她竟然喜歡上了白狼。

只是這個秘密她一直藏在心底,沒有人知道,白狼也不知道。

真正喜歡一個人,就願意為這個人付出一切。

「我答應你。」蘇裳衣心中突然有了決定,「如果他以後再找蠻王部落的麻煩,我以命相抵。」

白狼身軀微震。

方昊天也是感到詫異,他看著蘇裳衣的眼睛,若有所思。

蘇裳衣心裡有鬼,不敢與方昊天的目光接觸而低下了頭,隱約中耳後生紅。

方昊天明白了,說道:「既然堂姑有此保證,那我就不殺他。」,隨之看向白狼,說道:「白族長,希望你好之為之!」,說完,他身形一閃便向前方掠去,所去的方向正是白穆之前所去的方向。

看到方昊天明顯去追白穆,白狼臉色一變,但隨後長長的嘆了口氣,對蘇裳衣說道:「你沒必要如此。」

蘇裳衣嫣然一笑,在夜色是如鮮花怒放。

「當年若不是你,十三少爺若死,我也早就沒命,所以我的命本該屬於你的。」

蘇裳衣笑道,隨之手一抓白狼的手臂便飛起,朝狼牙部落的方向飛去。

這是白狼跟蘇裳衣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接觸。

蘇裳衣默默的帶著白狼前飛。

白狼看著她的側臉,突然發現她真的很美。

……

不知名的山頂,方昊天目光冷厲的掃視著,而他的感應力也是以最大的範圍搜索著。

然而他無法發現白穆的存在。

「又是隔絕靈魂感應力的寶物,或是他已經利用某種寶物在短距離內離開了我的感應範圍?」

方昊天不甘心,身形閃動,不斷的擴大搜索範圍,但到了天亮之時他都沒有找到白穆,只好放棄。

找不到白穆,方昊天只能去千林部落與辰天會合。

他的到來,引起了千林部落的一次小小轟動,特別是趙仁剛為能再看到方昊天而激動萬分。

不過方昊天和辰天並沒有在千林部落逗留多久,拒絕了千林部落要大擺筵席的熱情款待,兩人以最快的速度回去蠻王部落。

路上,辰天得知白狼被白穆暗算,已經打去危脅的事後鬆了口氣。

知父莫如子。

辰天知道在辰鈞的心中,白狼的威脅還在黎承宣之上。

現在白狼這個大危脅不存在,他就更加放心去墨山樓了。

當方昊天,辰天和辰柏在部落的人相送之下走出蠻王部落時,鄧太就出現了。

他是跟方昊天等人一起回來的,但卻不住在蠻王部落中,這些天沒有人知道他住在哪裡。

辰柏先去府城然後再去無極宗,所以他跟辰天同路。

方昊天要去的是幽雲關,方向不同,所以幾人出了絕龍蠻荒后便要分開。

「加油!」

方昊天、辰天和辰柏互相鼓勵,都希望對方在下次見面時都有很大的變化與進步。

大家分開。

方昊天朝幽雲關的方向飛去,辰天和辰柏則是在鄧太的引領之下朝府城的方向而去。

但方昊天並不是直接去幽雲關,因為軍部給他的文牒中,路上他還需要去做幾件事,算是對他正式成為屠魔軍一員之前的任務,實際上也是一種考驗。

其中第一件事他要到距離蠻荒城六百五十里左右的六指山。

雪指山,是在白雪原的邊緣。

雖然絕龍蠻荒此時已經天氣回暖,已經停雪,但白雪原這個常年下雪的地方,此時更是風雪連天之季。

當方昊天接近白雪原時,遠遠就能看到雪原之頂的天空大片雪花漫天飛舞,大如席蓋的落到地面上來,讓得白雪原更白,也讓邊緣地帶變白,也雪指山變白。

雪指山,形狀如同一根巨大的手指,因為是在白雪原的邊緣,所以山頂也是長年積雪,白色一片,於是被稱為雪指山。

在雪指山中,有一個百人軍營,他們負責守護著這附近區域的村莊,主要是不讓雪原中的雪妖獸出來傷害到那些武力低微的村民。

「誰?」

當方昊天出現在軍營的大門口時,守在門口的那兩名軍士立馬手握刀柄,盯著方昊天滿是戒備之色。

「我叫方昊天,我有事要見你們的統領。」

方昊天上前,將軍部文牒拿出來。

「屠魔軍,巡察使!」

兩名軍士一看文牒就立馬肅容向方昊天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態度變得非常恭敬,然後一名軍士引著方昊天進入軍營。

留下來守門的軍士看著方昊天的背影,一臉崇拜。

屠魔軍,這是長年與惡魔作戰的英雄之軍啊!

那名帶路的軍士直接將方昊天帶到了主營帳,在外面大聲稟道:「稟統領,屠魔軍方昊天到。」

不知道是不是「屠魔軍」這三個字的原因,主營帳內馬上就有回應,三名都是身形健碩,氣勢不凡的軍人走出來。

方昊天將軍部文牒遞上。

三人中間的那名一臉絡腮鬍的軍人伸手接過,一看文牒神情就微變:「巡察使?」

他身邊的兩人也瞄了一眼文牒,神色也是一變。

然後三人同時向方昊天行軍禮。

「雪指山軍營統領高山明見過巡察使!」

「雪指山軍營副統領黃豐衍見過巡察使!」

「雪指山軍營副統領李克見過巡察使!」

方昊天心裡微動,似乎這巡察使的職位還不低,因為他看出三位統領對他巡察使的職務好像有點敬畏的樣子。

方昊天學著他們的樣子回了一個極不標準的軍禮,然後笑道:「三位統領別客氣,我還沒正式進入屠魔軍,現在只不過是去幽雲關赴職的路上。來這裡,是奉軍部之令了解雪猿為禍之事,從中協助你們除去此禍害。」

「原來巡察使是為此事而來。」三位統領似乎有鬆了口氣的感覺,高山明臉上終於露出些許笑容,微側身道,「巡察使千途潑涉到來,這天寒地凍的,先進來吃點東西喝點熱酒暖暖身,然後我們再向巡察使稟報雪猿之事。」

裡面的酒肉香味很濃,方昊天聞著確實感到肚子有點餓,食指大動,於是他點了點頭,與高山明等人一同走進營帳中。

但他心裡清楚,高山明三人對他協助除去雪猿一事上並不以為然,估計是因為他太過年輕的原因。 被全程忽視的蕭伊敏,尷尬地笑笑,忍不住開始嫉妒起秦菲。

呵,秦菲這個小妮子到底有什麼好的,以至於東方玉卿對她如此死心塌地?

「老婆,你怎麼不接電話?」東方玉卿剛一靠近,就迫不及待的詢問。

秦菲余怒未消,還不願搭理某人,但眼尖地發現了東方玉卿手上的傷口。

「你的手碰哪了,怎麼也沒包紮……」秦菲詢問的同時,就已經拿起東方玉卿的手,仔細查看著傷勢。

東方玉卿微勾唇角,自然是滿意秦菲對他態度上的轉變。

還沒想好該如何回答,就看到秦懷鈺跑過來,緊張兮兮地嚷嚷:「爹地,你受傷了?那我們快點去醫院吧!」

回應秦懷鈺的是秦菲跟東方玉卿兩人的怒視。

秦懷鈺脖子一縮,趕緊低頭懟手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