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路瑾走向前,「您好,我姓唐,我們是人民警察,現在在追捕一個殺人兇手……」

「你想幹什麼?」路瑾還沒說完,就被霍離拽住了胳膊。

路瑾給他使個稍安勿躁的眼神,繼續說,「據我們得到的消息,他現在逃到了你們這裡,還勞請村長讓村裡人都聚在一起,也能讓我們保護你們的安全。」

「我憑什麼相信你說的話?!」

路瑾慢悠悠的拿出霍離的證件,「現在相信了吧。」

霍離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裡面空蕩蕩的。

這個女人……

「好。」那老頭轉身對著身後那些男輕男人說,「聽到這位警官的話了吧?你們趕緊去把村裡人都召集過來,就說村裡面進了壞人,警官是保護大家安全的。」

路瑾眸底的冷笑一閃而逝。

霍離這會兒也不是路瑾的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但也是站在她身側,沒出聲。

很快,村口的空地上就聚滿了人。

霍離掃了一眼,這些人有男有女,但都是二三十歲,就算是穿著樸素,也難掩身上那股煞氣。

他就算再傻,也發現了不對勁。

之前只以為兇手可能是逃到了這深山裡,現在看來……

霍離抿唇,背在後面的一隻手,暗暗的朝身後那些手下打著手勢。

「唐警官,我們村可能是風水不好,就克老人,所以現在只剩下我們這幾個老骨頭和這些後輩了,您看……」老村長拄著拐杖,指著站在最前面那幾個顯眼的四五十歲左右的男人,面露悲切。 路瑾接話,「確實是風水不好,不然這兇手也不會讓你們村裡躥啊。」

老村長被她一噎,面上的悲切表情差點綳不住。

路瑾又說,「村長,你們村都沒有孩子嗎?」

村長臉色一僵,「這個……唐警官這是我們的私事,跟追查兇手五官吧。」

路瑾點頭,「我就隨便問問,你別緊張嘛。」

村長握著拐杖的手,緊了又緊。

路瑾轉頭對霍離說,「霍警官,這兇手已經找到了,你該怎麼感謝我?」

「我會替你洗清冤屈的。」

路瑾:……

我需要你替我洗清冤屈嗎?

我自己都找了兇手好不!

路瑾給了霍離一個嘲諷的眼神,轉過頭對村長說,「不知道能不能替我們找個住的地方?最好是地方大一點的。」不然要是打起來,施展不開啊。

村長給他們找的是一個兩層樓的房子,足夠他們所有人住下。

晚餐路瑾謝絕了村長送飯的好意,表示他們作為人民警察,那是不能拿群眾的一針一線的。

「那些人是……」

「噓。」路瑾捂住他的嘴。

「霍警官,你今晚是想跟我睡嗎?」路瑾嘴裡說著話,暗處,手在他手心寫著字。

霍離眼底閃過一絲幽暗,「保護你的安全也是我的職責,我今晚睡你這裡。」

路瑾嘴角微抽。

如果不是明白他的意思,恐怕都要以為這貨再耍流氓。

霍離的意思就是,他會保護她的安全,所以才會跟她睡一個屋。

這是純的為了保護她才睡一個屋,絕對沒有別的思想。

路瑾有些小尷尬的終止了這個話題,又跟他聊了一些別的無關緊要的事。

關了燈,路瑾躺在床上,床頭地上,銀白月光散碎了一地。

路瑾看到霍離也沒睡,好像在想什麼事情。

「霍警官這是地上太硬?睡不著?」路瑾調侃他一句。

霍離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路瑾幾乎是秒懂他的意思。

「沒事,現在沒有人聽牆角了。」有上古神獸的結界籠罩,那些人的雕蟲小技連班門弄斧都算不上。

霍離:「你為什麼會知道有人監聽?」連他都沒有察覺到,她到底是誰?

「這還不容易,其實,我在村長身上裝了竊聽器,所以就知道了。」沒錯,她在進村的時候就把白嘟嘟放出去了,讓它在暗處查看。

霍離有些愕然。沒想到這個女人心思如此縝密,竟然會在村長身上放了竊聽器。

換做別人,有誰出來還帶著竊聽器的,又不是搞特務的。

或許,她會帶著竊聽器跟她的「職業」有關……

跑了一天,路瑾是鐵人也累了,和霍離聊著聊著就睡著了。

月色銀白,女孩清秀的臉在這樣的黑夜裡,朦朧又醉人。

霍離起身,幫她把踢掉的被子蓋上,重新躺下。

……

「砰砰砰!」

「出來!你們出來!」

「給我把門砸了,你們幾個去後面,別讓這些人跑了。」村長陰沉著臉,吩咐其他人,「你們幾個小心點,那些人不簡單,霍離自己送上門來,我們決不能讓他跑了。」 「破魂針!」

李瀟的神色頓時陰沉了下來,目光冰冷,掃視四周。

他在尋找出手暗算他的人!

可惜,這裡的人太多了,出手之人似乎精通暗殺之道,不曾露出半點馬腳,李瀟壓根就尋找不到他。

「哼!別讓我逮到!」李瀟暗道,起身凌空飛行,回到了宮殿內。

隨即,龍脈之力浮現,包裹著李瀟,其身上的傷勢開始快速的癒合。

僅僅是半柱香時間,李瀟的傷勢便痊癒了,隨即衝出宮殿,再次來到了山門處。

放眼看去,山門內,受傷之人很多,足足有一百多個。

而在山門外,有不少屍體,殘肢斷臂,有些更是被妖獸生吞了下去。

鮮血染紅了大地,屍骨殘缺,宛若人間地獄一般。

站在山門內的人,已是恐懼。

面對殺之不盡的妖獸,他們心中充滿了絕望。

「不能退!盛青學宮乃最後一道防線,這裡若是被攻破,雲水郡國將血流成河!」

「死守!皇室的大軍即將趕到!」

……

有人在鼓舞士氣,可惜作用不大。

畢竟面對死亡,沒人能無懼。

不過,還是有人無懼死亡,身懷大義,衝出了山門,與妖獸廝殺。

「你待在這裡作甚?還不滾出去殺敵!」

這一刻,李瀟看到三皇子被一群人保護著,冷眼觀看著山門外的戰鬥。

他不曾出手,似乎這一戰,對他而言,根本就不算一回事。

李瀟自然是怒了,這麼多人,都在捨生忘死的戰鬥,不為自己,為的是雲水郡國的人族!

而身為皇室的三皇子,竟然無動於衷,太過冷血!

「我乃皇室,豈可衝鋒陷陣殺敵,有他們出手,還怕鎮不住這群妖獸嗎?」三皇子沉聲道,瞥了一眼李瀟,眼中儘是怒意與仇恨。

他現在的底氣很足,只因圍在他身邊的強者,足足有十幾個,並且都是御靈九重。

三皇子認為,就算李瀟再強,也不敢當著這麼多的強者對他動手。

可惜的是,李瀟從未將這些御靈九重的修士看在眼裡。

並且,聽到三皇子的這番話后,李瀟心中的怒火,越發強盛!

「他們捨生忘死,保的是你雲水皇室的江山和人民,你站在這裡,無動於衷,連一分力都不出,不覺得羞愧嗎!」 暗夜豪門:爹地我要帶媽咪走 李瀟怒喝道,邁著穩健的步伐,朝著三皇子一步步的走去。

「放肆!三皇子貴為天子,豈可隨意出手!」

「三皇子若是出了意外,你能擔當的了嗎!?」

……

三皇子身邊,幾個御靈九重的修士怒喝,並且身上靈力蒸騰,一副要對李瀟動手的樣子。

李瀟聞言,不由嗤笑一聲,滿臉儘是鄙視之意。

「三皇子的命值錢,他們的命就不值錢了?」李瀟說道:「莫要多說,滾出去殺敵,再敢在這裡待留片刻,全部將你們鎮壓,丟出去喂妖!」

「你太放肆了。」三皇子眼眸一凝,看似很自信的樣子,對著身邊的人揮了揮手。

當即,便見其身邊的十幾個強者出手,掌印,拳芒,武技連番施展,朝著李瀟蓋壓而下。

「不殺敵,卻在這裡內鬥,你們的命,留之無用!」李瀟徹底怒了。

他之前不出手,是不想內鬥,只想著讓這群人出一分力罷了。

可誰能想到,這群人面對妖獸來襲,不僅不出手,盡然還搞內鬥。

既然如此,李瀟心意已決,這些人的命,留著也是沒用了!

「都給我去死!」

暴怒之中的李瀟,雙目通紅,腳下靈力爆發,身若流光,通體金光閃爍。

全身宛若黃金澆築一般,其身體橫衝而出,雙拳舞動之下,迎面擊來的一切攻擊,全被他一拳震碎。

https://tw.95zongcai.com/zc/56325/ 「好強的肉身!」

「這傢伙,是怪物嗎!?徒手硬撼武技!?」

……

當即,這群人震驚了。

而李瀟不給這些人反應的機會,如一頭人形暴龍,沖入了人群。

拳掌橫擊而出,不帶任何留情之意!

轟!

轟!

……

接連十幾道爆響傳出,連十息時間都沒到,這十幾個全部被李瀟鎮壓。

隨即,李瀟一腳一個,將他們全部提出了山門!

正如他之前所說,這些人若是不出手,便將他們喂妖!

這一刻,三皇子徹底怕了。

他身邊再無幫手,孤零零的一人面對李瀟,宛若面對一尊死神一般。

其全身都在顫抖,額頭冷汗密布,面色蒼白無血。

「同樣的話,我不想多第二次。」李瀟指著山門外,意思很明顯,你若是不殺敵,那就去死。

「我……我去……」三皇子徹底沒脾氣了,也不敢有任何脾氣。

他不想死,只能衝出山門,與妖獸激戰。

同時,李瀟也沖了出去,雙拳揮動,蒼穹九擊不斷的施展。

天空之中,一個個如耀陽一般的拳芒不斷的炸開,隨即拳芒落下,如群星墜落,不斷的轟擊在了妖獸身上。

蒼穹九擊,絕世武技,威力巨大。

凡是被擊中的妖獸,基本都是一擊斃命!

嗖!

但是,就在李瀟激戰時,一道破空之聲突然響起。

奈何,四周咆哮,怒吼聲太大,戰鬥之聲暴起,這一道破空之聲被隱藏了起來,連李瀟都不曾發現。

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