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時,一邊維持辟塵陣的骨劍老人忽然開口了,他雙目緊閉,但還是能聽到紀羽的話的。

紀羽的話無疑是讓他心頭大顫,要是真的話,那他們就死定了,除非修成了天空戰師,可以飛行離開,不然就算是戰師九階,也要完蛋!

「紀某說得句句屬實,至於為什麼,請恕在下不便相告。」

紀羽面色微沉,隨後沉吟道。

他跟骨劍老人並不熟,而且他也並沒有打算將意念師的事情暴露出去。

聽到紀羽的話,骨劍老人下意識的選擇了相信,但也因此,他的心便是更加沉重了,他跟其他的人不同,他身後還有一個骨劍派,若是他倒了,骨劍派也會跟著完蛋的。

「天奉兄,你也聽到這小子的話了,我不管是不是真的,我不能拿命來作賭注,現在我們一同殺出去吧!」

骨劍老人沉吟一聲,旋即他雙手的結印兀然停了下來,頓時,天地能量以一種極其劇烈的形式湧入了他的體內,戰師強者的威能瞬間爆發。

迷天奉自然也聽到了紀羽的話,此時他也正是心煩意亂之時,現在骨劍老人一離開,那這辟塵大陣就算是瓦解了。

「唉!這老傢伙太心急了!」

無奈的嘆了口氣,只見迷天奉雙手也開始收印,最後又爆發出了戰師強者的威視。

「既然魔獸如此多,那我們不妨一同殺出去再說吧!」

一陣冷哼之聲發出,列達和馬曲同時收印,戰師強者的力量同時釋放了出來。

而不久,那烏長老也將力量收了起來,顯然他也不想就這麼死了,紀羽的話讓他心頭也十分的不安。

現在就剩下司鴻一人,站在原地,他臉色鐵青,雙手的結印早就不動了。

看了一眼紀羽,他心中便有無盡的怒火燃燒著……

在那盜天宗之中,在一座小屋之內,一名男子恭敬的看著前方的一位老者。

「司鴻,這一次就靠你了,獸靈之森出現的那塊寶物,你一定要將他拿到手啊!」

老者的聲音十分的滄桑,在一邊的司鴻聽到,心頭也是一顫,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一般,只見他雙膝著地,行跪拜之禮:「師傅,放心吧,我一定會將它取回來的!」

「你不問我讓你取什麼寶物嗎?」

老者的聲音再次響起。

司鴻心中一稟,最後只恭敬的道:「徒兒只負責將其取回,至於是何寶物,並不想知道。」

「呵呵,你說得好啊!其實,為師也不知道此寶為何物!」

老人笑了笑,似乎十分的欣慰,但隨後他又十分苦澀的說道。

「師傅,怎麼會?」司鴻心中一驚,恭敬的問道。

「我只是算出獸靈之森當中將會出現一件重寶,而這件重寶也關係到今後我在盜天宗的地位,所以我沒有跟任何人提起,等你找回之後,我們再好好研究一番吧!」

老者說話慢條斯理,給司鴻解釋道。

司鴻恭敬的扣了扣頭,隨後道:「師傅放心,不管用多大的代價,我一點會將此寶帶回!」

一陣陣的回憶在司鴻腦中出現,這是他師傅給他的一個任務,他曾經說過,為奪回寶物,不擇手段!

因此剛剛儘管他也感覺到了無盡的危險,也沒有想過任何的退卻,哪怕要將這些人都留在這裡,他都要完成任務。

然而,現在紀羽的一句話卻讓所有人都散開了,那麼,他的安排,將會徹底的失敗!

想到這裡,他看了一眼紀羽,殺機畢露!

而正欲動手之時,更多的魔獸沖了出來。

這些魔獸似乎是感應到了人類戰氣的增加一般,擁有戰氣的人類增加了多少,它們就會增加多少。

「司鴻兄,列兄,骨劍兄,烏兄,馬兄!我們一起上,將這些畜牲給解決了!」

這時,迷天奉冷喝一聲,朝著魔獸先行衝去。

無奈之中,司鴻也只有暫時按捺住自己的殺心,將這些憤怒爆發於魔獸之間。

紀羽心中一寒,當他回過頭時,卻又沒有感覺到有任何的東西,他心頭也不禁嘀咕著,剛剛明明感覺到了殺意……

「小心點,那個司鴻不知道為什麼對你有很大的殺意!」

天老的聲音傳出,紀羽心中亦是一沉,原來是來自司鴻的!

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司鴻老是要對自己下殺手,他們好像是第一次見面吧……不過好在現在魔獸當前,他還不算喪失理智了,只要等脫離了危險之後,自己離那個司鴻遠一點就好了,有實力,再回來報仇!

「來,我現在也在你們身上結下辟塵陣,讓你們有自保之力。」

此時,列達的聲音忽然傳來。

隨後,便見他在列無火和列無風他們的身上各自打下了一個手印,那正是辟塵陣的手印!

當辟塵陣完成之後,本身還可以稍微用結印的方法做出一個小陣,打入體內之後可以暫時使得戰氣恢復,現在,也只有用這個方法了!

同樣的,馬曲他們也是這麼做,現在,戰力是越多越好了,不然他們會十分的危險。

「紀羽,你……需要嗎?」

幫列家兄弟做好之後,列達又看向了紀羽,他不確定的問道。

因為紀羽實在是另類,之前就可以正常跟魔獸拼殺了。

果不其然,只見紀羽微微搖了搖頭,笑道:「列達叔,謝了,我還不需要。」

列達頗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紀羽,隨後重重的點了點頭。

「好!諸位,事已至此,我們就殺出一條血路,殺出去吧!」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戰鬥,一觸即發!

當數股戰氣同時爆發而出的時候,獸靈之森的深處,一聲巨吼之聲忽然爆發而出,與此同時,幾乎所有的魔獸也跟著沖了出來,朝著眾人狂沖而去。

所有人心中皆是一沉,當他們看到這些魔獸的時候,才明白現在自己究竟處於一個什麼樣的位置,但這也解開了他們心裡的一個結,總算知道魔獸有多少了!

「殺出去!」

一聲冷哼,幾乎所有人雙眼都是通紅,他們不是被霧氣感染而變得狂暴,而是為了活命,使自身變得瘋狂!

只見此時司鴻率先沖了出去,他衝出去的地方,是最前方,顯然是沒有放棄進入獸靈之森中心的想法。

而後,迷天奉也跟著沖了出去,一個接著一個,既然連最厲害的兩個戰師強者都選擇強行衝出了,那其餘的人無奈之下也只有選擇同樣一個方向。

他們心裡明白,要出去,就必須要齊心協力,攻擊同一個位置,如果分散而攻的話,那無疑就是自尋死路,將會被各個擊破。

意念之力收回到體內之時,紀羽同樣朝著獸靈之森深處衝去,他跟其他的人不一樣,他同樣也需要進入獸靈之森的中央,取得那個奇怪的寶物。

他心裡始終有一個不解的疑惑,那個蛋是什麼?還有,那個詭異的光芒又是什麼?

之前吸收了那個魔獸的丹核,此時的他並不會畏懼這些霧氣,甚至可以控制這些霧氣來掩飾自己的一些力量。

幾乎將力量爆發到了極致之後,紀羽雙眼顯得極其的冷漠,戰氣徹底爆發的一刻,一道道霧氣不斷向他靠攏,雖然是戰士三階,然而在霧氣的掩飾下,依舊保持著一階的氣息。

「殺!」

冷哼一聲,他猛然朝著魔獸聚集的地方衝去,在這裡,是他的天下。

他不需要像其他人一樣,太過擔心霧氣,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除了那幾個戰師強者之外,這裡就是他最強了,而等得那個辟塵陣的力量消失之後,就算是戰師強者,他也不需要畏懼。

看到紀羽如此兇猛,列無火他們同樣受到了極大的振奮,戰氣爆發而出,朝著魔獸狂奔而去。

在這裡,在霧氣出現之後,他們便一直都束手束腳的,現在既然已經可以使用戰氣了,那他們自然是想要一洗之前的所有憋屈。

力量爆發到了極致,但他們依舊不會像紀羽一樣變態,只能纏著一個魔獸,再經過長時間的戰鬥將魔獸抹殺,畢竟雖然有辟塵陣加身,但這裡的霧氣太過濃厚,他們自身的力量也只是能發揮到五成左右而已,也就是戰士一二階的水準。

在這裡的,幾乎沒有一個不是經過鍛煉之後上來的,不說史成義他們這些傭兵團的少主,就算是列家兄弟,在家族當中也是需要經過無盡的鍛煉才有能離開家族的。

至於那幾位戰師強者就更加不用說了,能成為戰師級別的強者,歷練絕對是比在場的任何人都要豐富的。

魔獸猛攻不斷,而他們的防禦卻沒有任何的出錯,而且也開始進行了反攻。

將眸子轉向了最前方的幾個戰師強者,他們承受的壓力是最大的,在不斷的開路,要以絕對的力量衝出去。

列達一聲烈火功,幾乎運用到了極致,每一招下去都會有許多魔獸身死,而馬曲的大力神拳更甚,每一拳下去,都會連續有數頭魔獸腦袋同時爆開。

馬曲跟列達這兩人就像是在競賽與一般,殺伐的速度不斷的變快,絲毫沒有任何的退讓之勢,就像是要比試誰的速度比較快。

而另外一邊,那烏長老顯然就詭異多了,攻擊的手段非常的奇怪,每次一揮衣袖,便會有一陣黑霧產生,而後便見到一道戰氣從他身上爆發而出,便會有一頭魔獸痛苦的大叫,隨後身體以極快的速度溶解。

這場面,別說是紀羽他們了,就算是列達他們,看到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看向那一直沉默不出聲的烏長老,他們心中也多了一層謹慎,若是那烏長老忽然對自己下手,那他們恐怕也是難以防禦的。

「鏘!鏘!鏘!」

此時,另外一邊的戰場傳來幾聲鏗鏘之聲。

只見骨劍老人身上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幾把飛劍,在空中飛舞之時,猛然朝著魔獸們砍去,每一次的聲響,就會有一頭魔獸頭身分離,好不迅速!

骨劍老人,以用劍出神入化聞名,現在看來,確實強大。

幾把紅色的劍圍繞在他的身邊,顯然這些劍本身並不是紅色的,只是沾染了太多魔獸的血液才會到這種地步。

農家媳婦:富貴臨門 「戰氣托物!」

此時,紀羽大吃一驚,看到那些劍漂浮在骨劍老人周圍,他不禁想到了這四個字。

戰氣托物,那是戰將級別的強者才能做到的,怎麼會在骨劍老人這個戰師強者的身上出現!難不成,這骨劍老人會隱藏實力不成?

「不對,他還沒有達到戰氣托物的水平。」此時,天老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腦中。

原來這骨劍老人不過是運用了某種方法跟幾把劍形成了一種溝通,然後再使用了一些戰氣,勉強讓這些飛劍漂浮在自己的周圍罷了。

這種手段也只是為了更好的控制幾把長劍,畢竟劍太多了,沒理由全都拿在手中,而且這種手法比起戰將強者的戰氣托物只能也差了太多。

戰氣托物,不僅可以使得物品可以隨意飛行,更重要的是可以將其能力提升一個層次,發揮出更強大的力量,而且能出其不意,這也是戰將強者的恐怖之處。

聽到天老的解釋,紀羽心中也是釋然,不然若是他們中間藏了一個戰將級別的強者,而且這個強者還不顯露出真正實力,那就實在是有些恐怖了。

戰氣不斷的在這周圍縈繞著,紀羽回過神來之時,腳下已經出現了不知多少的魔獸屍體,剛剛雖然他在跟天老溝通,但手腳依舊是沒有任何的停歇,每一招都是致命的。

「嗯?怎麼還有這麼多!」

將意念之力稍微釋放一點,紀羽眉頭微微皺起,打了這麼久,眼前卻依舊還有這麼多的魔獸,這要打到什麼時候啊!

他再將意念之力掃向列無火他們的時候,才發現此時列無火他們的力量已經用的差不多了,現在,勉強只能自保。

而那些戰師強者,顯然還有不少的力量,最讓紀羽忌憚的司鴻和迷天奉,此時屠殺魔獸就像是殺死螞蟻一樣,比紀羽還狠,一招一個,而且十分的輕鬆。

「司鴻兄,再這樣殺下去也不是辦法啊,我們的力量遲早也會被消耗一空的!」

然而此時迷天奉他們其實也是十分的緊張的,他們幾乎將辟塵陣聚集起來的威力發揮到最大,為了不浪費,他們用盡全力一招一個,但就算是這樣,他們的力量也將會被消耗一空!

司鴻臉色黑沉,不斷的廝殺,不知在想些什麼。

兀然之間,只見他目光突然變得兇殘起來,手指微微一動,一顆丹藥出現在了他的手上,幾乎使得所有人瞳孔皆是一縮。

萌寶助攻:顧少絕寵神秘妻 「三元丹!司鴻兄你要用三元丹!」

迷天奉臉色大變,變得極其的複雜。

這是他跟司鴻進行交易的東西,他自然不希望司鴻在這個時候用了。

但列達等人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一看到司鴻拿出了三元丹,他們臉色便是大喜!

三元丹相當於天空戰師強者的自爆力量,就算戰將強者,在措不及防的時候都會受重傷,至於天空戰師及以下的,那就是直接死亡了,對付魔獸的話,絕對是最好的!

「擔心什麼!只要活下來我自然可以幫你重新弄到一顆!」

司鴻聲音低沉的說道。

迷天奉臉色現在也變好了許多,只見他猛然回頭,朝著眾人大聲喊道:「諸位小心了,三元丹的威力太大了,別被傷著了!」

說完,他面帶喜色的向後飛了開來,離司鴻遠遠的。

紀羽他們自然也不敢怠慢,同時變得異常的謹慎起來。

至於魔獸,在霧氣的影響下早就變得雙眼通紅,極其的兇殘,根本就不知道恐懼為何物,只會瘋狂的攻擊,攻擊!

司鴻冷笑一聲,似乎在笑這些魔獸不知死活。

只見他身上散發出一股戰氣,三元丹緩緩的漂浮在他的手上,散發出極其恐怖的氣息。

隨後便見他將那三元丹朝著魔獸群之中一扔,三元丹開始散發著紅色的光芒,似乎隨時都會爆發出毀天滅地的力量一樣。

紀羽他們看在眼中,心中卻也不禁為這些魔獸同情了起來,這種力量,幾乎可以將他們所有的人都殺上一遍了。

只見那三元丹慢慢的落入了獸群當中,頓時,魔獸當中的溫度便開始不斷的升高,甚至有些魔獸開始痛苦的大叫了起來,十分的恐懼……

「爆!」

司鴻冷漠的一聲冷哼。

隨後便見到一陣強烈的爆炸之聲在首領之中傳開,強大的威能不斷的朝著四周擴散而開,一瞬間,獸靈之森光芒瞬間綻放而開!

「躲遠點!」

迷天奉轉身朝眾人大喝一身。

沒有任何人敢怠慢,急忙朝更遠的地方躲去。

強大的威能,幾乎讓他們承受不住,口吐鮮血,至於馬尹他們,更是有一種手腳發軟的衝動,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強橫的力量。

不知過了多久,爆炸之聲徹底的泯滅了,在那原地之中,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坑洞,而魔獸,則是完全消失……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當三元丹的威力慢慢散去之時,遠處已經已經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確定那威力慢慢散開之時,眾人這才慢慢的再次走出,再看看周圍的魔獸,那被霧氣迷失了的理智此時似乎也有些清醒,它們全身都有一些顫抖,似乎真的是被這股恐怖的力量給震懾到了。

等紀羽等人走到坑洞面前之時,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只見他們眼前,出現了一個寬十多米的大洞,而洞下方,充滿了血腥的味道,還有那魔獸的殘骸,血肉零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