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隨即卻又微微皺眉,以他是絕對無法對某位進言的,他完全不夠資格。

但是他又明白那位的脾氣,萬一這種小手段傳到那位的耳朵里,怕是要壞事。

必須通過別的渠道給那位提個醒啊…………

第二天一早,顏華昏昏沉沉的走向廚房,昨晚他又被老爺子灌大了。

這一次的名目是慶祝店鋪評級上升,七百多區的店鋪,上升個等級有個屁要慶祝的…………

他們就是找借口開宴會而已。

耳邊傳來悉悉索索的小動作,讓顏華清醒了不少。

小偷?這可是個稀奇物事。

在中央市場做小偷可是需要不少本領的,最起碼溜進來就是個技術活。

什麼東西在食材倉庫里翻找食物?那裡面有什麼值錢的?

顏華躡手躡腳的靠過去,一把抓住裡面的小偷提溜出來,卻發現這個小偷他認識。

「呃,您這是幹嘛呢?」對於手裡提著的小薩蘇,他無語的問道。

「七魚嘎啊,魚嘎和好七!(吃魚乾啊,這魚乾很好吃)!」小薩蘇倒是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也沒有因為被顏華抓著有什麼不滿。

雙手抓的都是夢魯克魚乾,小嘴裡也塞的都是。

實在是太……萌了。

對於這個衣服明顯不合身,卻還能鑽進食材庫偷東西吃的女神,顏華明顯的被治癒了。

尤其是那被魚乾撐得鼓鼓的粉嫩腮幫,實在是讓他想要戳一戳的衝動。

「想吃您跟我說啊。」將她慢慢放下,對於現在的薩蘇,顏華倒是不感覺有什麼隔閡了。

「不行!汨羅說就是偷偷的吃才有意思!」隨著腮幫一陣蠕動,她終於可以利索的說話了。

恍然大悟,原來是那隻蠢貓給她出的注意,該死的小畜生!

「下次不用偷了,隨便拿就是了。」顏華隨手給她整理著寬鬆的袍子,和藹的說道。

「其實它要做成美味才是真的好吃。」嘗過菲菲澆汁烹制的魚肉合鮮,那才是真正的美味佳肴。

小薩蘇眨巴著大眼睛,小眼神機靈的轉來轉去。

「好吧!那就嘗嘗你說這個好吃的!」對於她來說,這個可愛的小傢伙還是要照顧照顧的。

微微一笑,顏華感覺好像是自己的小妹妹一樣,嘴上說是嘗嘗,其實心裡怕是早就饞的受不了了。

精選的上好野豬肉,配上切成段的夢魯克魚乾,加上各種調料在鍋中小火燉煮一個小時,上大火收汁,最後淋上菲菲秘制醬汁,魚肉合鮮就算成了。

看著面前吃的小肚子溜圓的小薩蘇,顏華笑了。

「是不是比吃小魚乾要強多了?」

「恩!」感覺自己舌頭都化成肉滑進肚子里去了,小薩蘇用手指向菲菲。

「你給我做僕人吧!我喜歡吃你做的東西!」現在的她,非常的開心,這個感覺讓她很舒服。

隨即,她就好像想起了什麼,有些鬱悶的說道:「不行,你是那傢伙的女兒,我不能讓你做僕人。」

「沒關係,想吃什麼可以隨時來找我啊。」菲菲用手帕給她擦拭著嘴角的污漬,微笑道。

「那也好!」剛剛開心起來,小姑娘的興緻又低落下去:「但是吃了這麼好的東西,我要給你什麼才行呢?」

這句話倒是讓顏華與菲菲有些驚訝,身為女神的薩蘇,卻懂得感恩並且回報,這非常的了不起。

先看看菲菲,卻連連搖頭,隨即薩蘇看向顏華,這才嚴肅的說道:「我教你什麼吧!這樣就扯平啦。」

這倒是讓顏華非常的驚喜,身為神,她能夠教的東西絕不是隨便就能得到的。

「那到感情好,我想學……」臨到這份上,他反而有點蒙。

由於艾弗倫的存在,他現在根本無法學習高階魔法,普通魔法薩蘇怕是也根本沒有興趣教吧?

而煉金與鍛造,這些活計怕是這個小姑娘也根本不懂,畢竟老爺子才是這方面的專家。

「咳咳……我現在倒是確實需要一個劍術教練……」其實他到不指望薩蘇真的能教他劍術,畢竟她會不會這玩意都是一回事,願不願教又是一回事。

小小的薩蘇,怎麼看都不是能夠舞刀弄劍的樣子。

小女神卻點點頭,她高興了。

「好!我教你劍術,你還讓她給我做這樣的好吃的。」沒有女神威嚴的薩蘇真的是個非常有意思的小姑娘。

「真的假的?」這下倒是讓顏華有點傻眼,她真的能教他?

店鋪後院有一片空場,原本是用來擴建預留的基地,現在正好拿來做道場。

小薩蘇有模有樣的拿著跟她個頭差不多高的單手長劍,一臉正經的看著對面一樣拿著沒開封長劍的顏華。

與顏華不同,她既沒有姿勢,身上的長袍也顯得非常累贅,根本就看不出能夠使出什麼招數的樣子。

費力的舉著長劍,小薩蘇喊道:「我要來啦,你可要認真的看清楚。」

一步…………就邁了一小步,小薩蘇的長劍頂在了顏華的脖子上。

https://www.fcc.gov/fcc-bin/bye?https://tw.95zongcai.com/zc/39027/ 速度太快了…………一點點反應的時間都沒有,這種所謂的劍術根本就是作弊!

無語的顏華髮現,連續三次,他都根本沒有看到是怎麼回事,那小小的身影就將長劍頂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是在故意放水嗎??」小薩蘇怒了。

這種不正經的態度根本不能好好學習劍術!

「不是……您就沒考慮過是您太強了嗎?」顏華無奈的說道,能夠看清,他還能做個樣子,現在這種所謂的教習,他根本不可能學會。

小手撓撓臉蛋,小薩蘇好像明白了什麼。

「是這樣嗎?那我跟你一樣強不就行了?」也不知道她做了什麼,走回到原來位置的薩蘇擺好了架勢。

其實就是將長劍舉過頭頂而已。

這一次不是一步了。

是一步都沒有。

當顏華看到劍鋒的時候,他手中的劍連舉起都做不到,因為薩蘇的速度根本就是瞬移過來的!

這一次,他終於看清了薩蘇的動作,那種向前邁步就可以跨越空間的步法,真的是劍術……

只不過根本不是人間該有的劍術…… 「如果我手中是無形劍,你已經死了一萬次。」淡淡的聲音在顏華耳邊響起,讓他感覺到一種原始的恐懼。

真的是跟我一樣強??這怎麼可能??

現在的薩蘇,不再是那種小小又可愛的感覺,現在的薩蘇散發著讓人畏懼的氣息!

「人類這種弱小的生物,怎麼可能學會我們的劍術,收起你這愚蠢的憐憫吧。」

顏華能聽的出來,這句話並非是說給他的,而是說給小小的薩蘇。

「我不!那傢伙說過,受人恩惠要以禮相報!」雖然這種自己與自己的對話實在是有些滑稽,顏華卻一點也不敢笑。

僵持了一陣,小薩蘇看向顏華。

「斬光劍需要對空間的理解,你現在太弱了,並非身體層面。」也許是被那個聲音說服了,雖然語氣還是冰冷無比,她卻開始教導顏華。

「空間?」顏華念叨著這個詞,他回想起馬爾科姆的教給他的點對點傳送門。

魔法符文在構成,顏華的面前出現傳送門。

「哦?領悟能力還不錯,加快一萬倍。」眼神微微動了一下,薩蘇命令道。

加快?這不就是在腦袋裡構想符文么?怎麼加快啊……顏華感覺自己的精神力跟不上了,這隨口就要求加快一萬倍,真的不是人力所能及的啊!

蹲下身,薩蘇盯著顏華的眼睛,她有些慍怒的說道:「看起來你現在根本沒有學習的本事,先達到我說的標準再說吧!」

說完,薩蘇消失不見,只留下長劍跌落在地面上。

「怎麼可能加快一萬倍啊………」泄氣的說道,顏華有些懊惱的撿起長劍。

腦中的想法本身已經非常的快速,只是符文的構建本身就需要時間。

一萬倍是個什麼概念?如果他現在構建符文需要兩秒鐘,一萬倍就是連思考都無法進行完畢的時間,萬分之二秒…………

「你還沒有將魔法當做本能。」身後傳來的聲音讓顏華楞了一下。

米老爺子站在靠在門邊,看著顏華說道:「進來跟我打鐵,我們這次用雷魔法加熱。」

耷拉著腦袋跟著老爺子往鍛造間走去,顏華有點失落,這種劍術真的是人能學習的么?

那個冰冷的聲音所說的話,也許是真的也說不定啊…………

無數次的使用最基本的雷電箭魔法為金屬加溫,顏華扮演的角色就是個標準的鐵匠學徒。

有他在,老爺子自然只負責鍛打與添加附魔金屬。

別看僅僅是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雷電箭,卻無比的消耗魔力與精神,

一個下午,顏華最少釋放了三千次雷電箭與七百次閃電放射。

為了讓他的魔力恢復跟的上魔力消耗,老爺子還專門打開了鍛造間里平常不用的魔力水晶。

到傍晚時分,顏華的精神力已經基本上消耗殆盡了。

連續低垂頭顱,他的肩膀上挨了重重的一下。

一個激靈驚醒,顏華慚愧的看向臉色冷峻的老爺子。

擊打在他肩上的,是老爺子手中的手中的夾鉗。

這是他第七次挨打,第一次是三個小時前,而過去的十分鐘里,他挨了六下。

鍛台上,三塊胚料,就這樣被打成了一塊劍胚。

「你的腦袋停下了。」警告了一句,老爺子看向劍胚。

溫度正在下降,如果低於融合溫度,它很可能會有裂紋出現。

甩甩腦袋,顏華努力打起精神。

但是就算他這樣做,已經基本麻木的頭腦卻怎麼也無法組合起熟練到不用思考都能使用的閃電箭魔法。

一個只需要區區兩個符文就能構成的基礎魔法。

費力的眨眨眼睛,他試圖將視線焦點對準劍胚。

「快點!」耳邊傳來老爺子的第二聲催促,顏華深吸一口氣。

電,光,組合!

其實閃電箭是電與電組合,最基本的電系魔法,除了基礎符文外的最簡單組合。

失敗了嗎?

意識到自己的想法出現錯誤,顏華有些難受。

但是………………從他手心裡釋放出去的卻是實打實的閃電箭…………

「還行,你的身體比你的腦子要好使那麼一點點。」老爺子點點頭,他的聲音好像就在身邊,卻又如縹緲的遊絲,不知在何處。

「就是這樣鍛煉……從思想中的記憶……一直到靈魂上的記憶………直到你能夠像今天這樣……無須思考為止……」

仰面倒地,顏華陷入了深深的沉睡。

等到他再次清醒過來,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回想著老爺子昨天的話,顏華心中有了那麼一絲絲的領悟。

如果想要做到薩蘇說的那個程度,那就一定要將傳送改變到非常的快的速度。

其實瞬移魔法並非沒有人能學會,它本身也並不是多麼複雜的魔法。

只不過一般人的思考速度並不能支撐它的成型而已。

需要一秒的瞬移魔法,它絕對不能稱為瞬移,因為達不到「瞬」的這種瞬間狀態。

如果將傳送魔法的速度提升到一瞬間,那麼你就可以說,它就是瞬移魔法。

而所謂的秘傳禁咒,只不過是獨特的成型方式,又或者是念咒方式而已。

就好像一道數學題,誰的方法最快,那麼誰的方法就是最有效的。

只不過這種方法,並不外傳……

心中暗暗思慮,難道神所掌握的魔法,真的就與人不同?

薩蘇又是怎麼學會瞬移這種魔法呢?甚至她在使用那種叫做斬光劍的劍術時,完全沒有魔力鏈條出現啊!

雖然說不定是自己看不到神所使用魔法的雛形?顏華確確實實的沒有感受到魔法的釋放。

寵婚霸愛:總裁老公,別玩火 但是薩蘇又說他那種魔法是正確的,不然為什麼說他有那麼一點領悟力?

想不明白…………真的想不明白。

胡思亂想並不能阻止肚子抗議的狂叫,顏華翻身下床,他已經整整一天沒有吃任何東西了。

讓他意外的是,昨天負氣而走的小薩蘇,再次出現在飯桌之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