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今後,我一定以陽水洲安泰和城主的話馬首是瞻。」

蔣平軍忙著表忠心,生怕鹿羽出爾反爾一般,聲音略微急促的道:「不止如此,今後絕對不會在招惹陽水洲。」

「嗯。」

淡淡的點點頭,鹿羽瞥了一眼蔣平軍,冷漠道:「既然你已經知道該怎麼做,我便不多說,你若違背今日你所說的話,我定會取你項上人頭!」

「在下斷然不敢陽奉陰違!」

蔣平軍一把跪倒在地面之上,對著鹿羽深深的磕頭叩首,急忙的說道。

周圍的城主府下人,望見此幕,都是互相的看了幾眼。

沒有人怪罪蔣平軍身為一城之主卻沒有絲毫骨氣。

現在這種情況,已經不是骨氣不骨氣的問題了,而是生死存亡,為了生存而下跪,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

「嗯。」

輕輕的點點頭,鹿羽不在這裡逗留,事情已了,便腳尖輕點地面,對著蒼玄鷹的位置,飛掠而去。

「在下有一事想問。」

這時候,蔣平軍的聲音,卻是忽然的傳了過來。

鹿羽的身影,剛剛好站立在蒼玄鷹的背上,略微側頭,道:「問。」

「不知您姓甚名誰,跟陽水洲又有什麼關係?」

猶豫了一下,蔣平軍深吸一口氣,開口問道,目光恭敬,依舊跪在地上。

鹿羽自從來到他三合城之後,就沒有透露過性命,他對此自然好奇,並且疑惑到了極點,在他的印象之中,陽水洲之內,並沒有如此強橫的存在。

「我叫……鹿羽。」

瞥了一眼蔣平軍,鹿羽輕拍一下蒼玄鷹,只留下一道淡淡的聲音,在城主府之中回蕩,人影與蒼玄鷹,早已經飛掠到了空中,對著陽水洲的方位,急速的飛行而去了。

「鹿羽……鹿羽……」

輕輕的念叨了幾聲這個名字。

蔣平軍忽然雙眸一瞪,渾身劇烈顫抖起來,頹然的蹲倒在地,面色蒼白。

「難怪……難怪他要插手這事情。」

「原來,他就是那個鹿羽啊……」

這一刻,蔣平軍感到一陣心有餘悸。

跟陽水洲之間的所有恩怨,無非是因為鹿羽跟方凌雲、寧志遠之間的爭鬥罷了,一直以來,蔣平軍都只是聽說過鹿羽的名字,卻並未見到過鹿羽真正的模樣。

現在知道,來者是鹿羽,並且還是五元凝魄境,自然心裡后怕。

幸虧那鹿羽不是大惡之人,否則,不止是他城主府如此,到時候,整個三合城,恐怕都會民不聊生。

「鹿羽從青石洲回來了……」

深深的吸了好幾口氣,蔣平軍方才逐漸平復下來自己的心情,輕聲的呢喃著說道:「他是五元凝魄境的人,想必,寧志遠……已是死在青石洲了啊……」 三合城的事情還算順利。

幾乎沒有什麼太大的風波,無非就是殺了一個三元凝魄境,就已經完全解決掉了。

鹿羽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之時,天色尚早。

想到自己這幾天的時間,一直都在忙碌事情,疏忽了顏玲兒,鹿羽決定好好的彌補,故此一直都在顏玲兒的身邊,哪裡也沒有去。

一直到夜色降臨。

兩人翻雲覆雨,在小床吱呀作響的抗議聲之中,直至天色大亮。

清晨的光芒從窗口灑進來。

鹿羽起身,穿好自己的衣服,洗漱完畢后,望著窗外的一切,發了一會兒呆。

他對這個地方,有太多的留戀了。

而現在,他也必須要走了。

走,並非什麼太大的事情,也不是生離死別,鹿羽之所以不舍,是因為這一走,不知道究竟會走多久。

去往大元國的國都后,也不知道會面對什麼事情,又有多長時間,無法回到陽水洲?

這一切都是未知數。

所以鹿羽惆悵。

該面對的總歸是要面對的。

輕輕搖了搖頭,鹿羽收回自己的目光,輕輕來到了床前,坐在了床畔。

顏玲兒還在熟睡之中,長長的睫毛不時的微微動彈一下。

望著這一幕,鹿羽輕輕笑了笑,他知道,顏玲兒已經醒了,只是故意裝睡罷了。

輕輕俯身,在顏玲兒臉頰上吻了一下,鹿羽輕聲道:「我就走了。」

顏玲兒不忍與鹿羽分別,索性就佯裝自己不知道,沒有說話,只是淚水仍舊流出了眼眶,閉著眼睛,也流到了臉頰之上。

伸手將淚痕擦拭乾凈,鹿羽才緩緩起身,走到了外面。

戀戰新夢 今日的離開,與上一次一樣,沒有人送別。

「走吧。」

來到蒼玄鷹的身前,鹿羽縱身一躍,站到其背上,輕聲說道。

「呼……」

雙翼微微一震,隨著一陣狂風,蒼玄鷹的身軀飛天而起,向著天空之上飛掠而去,宛如一抹流光一般,轉眼之間,便消失無蹤。

……

陽水洲的城主府。

今日的城主府內,迎來了一位客人。

一名任何人都不待見的客人。

他手裡拖著一個精緻的盒子,走到了城主府的門前。

在城主府門前,自然是有著守衛鎮守在兩側,目光灼灼的望著那來人。

這人對著兩位守衛客氣的道:「兩位,還請通報一下,告訴安城主,就說蔣平軍來見。」

這人正是蔣平軍。

經過昨日鹿羽一事之後,蔣平軍覺得,自己應該趕快跟陽水洲交好,省的夜長夢多,故此,今日便急急忙趕來了。

「你稍等一下。」

其中一名守衛望了一眼蔣平軍,沉聲的說道。

他們只是守衛,並不知道,蔣平軍這個名字,究竟意味著什麼。

安泰和所在的房間之中。

「報!」

一人來到房門之外,單膝跪地,朗聲的道。

守衛將一切都告訴了他,他負責給安泰和傳話。

在城主府之中,戒備森嚴,規矩極多,傳話也是要分好幾個步驟來完成。

「進來吧。」

房間裡面,傳來了安泰和威嚴的聲音。

「吱呀……」

房門被推開,那人走了進來,對安泰和抱拳道:「城主,外面有一人,聲稱自己名叫蔣平軍,讓我們通報,請求見一面城主。」

蔣平軍!

聽到這三個字,正在批閱陽水洲大小事件的安泰和,目光之中,猛地閃過一抹精光,倏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臉色微微變化。

他自然知道,蔣平軍,乃是三合城的城主。

「讓他進來。」

揮了揮手,示意下人下去,安泰和沉聲的說道。

「是!」

那下人恭敬的應道,緩緩的退出了房間。

「蔣平軍,我倒要看看,你葫蘆裡面,究竟賣的什麼葯。」

目光微微眯起,安泰和輕聲的呢喃道。

雖說知道鹿羽去往了一次三合城,說是解決了這裡的事情,但安泰和只是覺得,三合城不來招惹自己,就已經天下太平了,至於其他的,卻是沒有想。

故此,他並不知道,蔣平軍來到自己城主府,究竟所為何事。

不多時間。

蔣平軍便是來到了安泰和的房間之內。

「安城主……」

一進門,蔣平軍便滿臉堆滿笑容,熱情的叫道,同時上前幾步,對著安泰和深深的鞠躬。

瞧得此幕,安泰和心頭一驚。

蔣平軍竟然對自己行這麼大的禮。

「蔣城主無需客氣,有什麼事情,儘管直說吧。」

輕吸一口氣,安泰和沉聲的說道,手掌一揮,指了指一旁的位置,道:「請坐。」

「您座就好,我站著就成。」

蔣平軍滿臉諂媚的笑容,道:「這一次來,主要是給安城主賠罪的,不久之前,那淮南城的城主讓我與你們陽水洲作對,我也是鬼迷心竅了,才做出了一系列的糊塗事……」

「不必多說了!」

聽得這話,安泰和心下恍然,看來是鹿羽的警告起到了作用,當即大手一揮,道:「事情已然過去,便不要再提了。」

「安城主,實不相瞞,現在在下已經迷途知返,知錯而改。」

蔣平軍將自己手裡的盒子,輕輕的送到了安泰和的面前,笑道:「這一點小小禮物,不成敬意,還請安城主笑納,今後,我三合城,以陽水洲安城主的話馬首是瞻,以顯示在下的誠意。」

聽得此言。

安泰和心臟猛地一跳!

他詫異的望了一眼蔣平軍,旋即略微轉頭,瞳孔之中,眼珠不斷的轉動了起來。

他在思索蔣平軍為何如此對待自己。

以自己馬首是瞻?

這可是一個天大的好事啊!

如此一來,等於多了一個盟軍,並且,三合城是明玄洲的一城,卻聽從陽水洲的話,這也是罕見至極的事情。

思索了片刻。

安泰和嘴角帶起一抹苦澀的笑容,心裡暗道:「鹿羽啊鹿羽……你究竟隱瞞著我做了一些什麼,竟然讓三合城都屈服了下來。」

不過,這事情,無論怎麼說,都是絕對的好事。

這一切儘管都是鹿羽的功勞,但蔣平軍現在卻是與安泰和交談。

故此,安泰和此時不能過度的分心,只能專心的應對蔣平軍。

剎那之間,腦海之中,閃過諸多念頭。

安泰和有意無意的扭了扭頭,來掩飾自己方才的動作,無所謂道:「如此的話,這禮物我便收下了,蔣城主請回吧,你的心意,我領了,若有什麼事情的話,我也會告訴蔣城主。」 「額……」

蔣平軍略微有些不自在,這還沒聊幾句,安泰和就下了逐客令,著實讓他有些尷尬。

不過,從中也能看的出來,安泰和對於先前的事情,還耿耿於懷。

對此蔣平軍也能理解,若是換做他自己,差不多也是這樣。

畢竟是聯合淮南城對付過陽水洲,現在有過來說好話,送個禮就打算把事情擺平,讓對方心裡沒有隔閡,也的確難做到。

安泰和沒有讓他受辱,就已經很不錯了。

但這一次來到這裡,蔣平軍除了見安泰和之外,更重要的事情,是打算見一面鹿羽。

鹿羽才是真正讓蔣平軍感到恐懼的人,若只是一個安泰和,他還不至於如此。

輕輕整理了一下自己衣服,緩解尷尬,蔣平軍長驅直入,道:「安城主,實不相瞞,這一次來到這裡,我也想要見一見鹿羽,他昨日去了我的三合城之中,與我講述了一番道理,讓我幡然醒悟,今日來到陽水洲,我也想要感謝他一番。」

聽得此言,安泰和心裡冷笑了一下。

說什麼講了一番道理,不過是鹿羽比你們更加強大罷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