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瑤仙子真是被鹿羽說的沒脾氣了。

鹿羽這話也太大了,什麼叫做「區區血羽毛」。血羽毛是何等寶貴的東西,就連皇浦夜、李雲痕那樣的高手,為了收服一片血羽毛,都要耗費巨大的時間和精力。

重生之家有一姐 對於精英武者來說,在整個血鴉山開啟的過程中,總共能搞到兩片血羽毛,都要謝天謝地了。

整個雲麓域的強者都對收服血羽毛頭疼不已。

而血羽毛到了鹿羽的口中,居然成了「區區血羽毛」。

竟似乎鹿羽壓根就沒有把收服血羽毛放在眼裡。

池瑤仙子不得不提醒鹿羽:「鹿羽,你雖然有一些秘法,可以避開血色光束的激射,但是收服血羽毛可是實打實的,最主要的還是看個人的修為境界。你才中乘化靈境的修為,想要收服一片血羽毛都難。」

她神色複雜的看了鹿羽一眼,說道:「你可能是第一次經歷血鴉山開啟,不知道這收服血羽毛的難處。」

池瑤仙子話還沒說完,鹿羽忽然打了一個哈欠,似乎剛才池瑤仙子說了那麼多,他統統都沒有聽見。

鹿羽只是仰頭,目光落在最高峰的血鴉石像上。

「走,陪我上最高峰。」

鹿羽淡淡的說道。他已經緩慢行動起來。

池瑤仙子跟在鹿羽的後面,看著下方的眾人都在努力的收服血羽毛,心中是越發的著急。

她咬了咬牙是,說道:「鹿羽,這血羽毛……」

「沒出息的小丫頭,既然你那麼喜歡血羽毛,我就親自為你拾取一些便是了。」

鹿羽不滿意的說了一聲。

他緩緩低下頭,直接將地面上的一片血羽毛給拾入到手中。

沒有任何收服的過程,沒有其他人所謂的努力掙扎。

整個過程,有著一種說不出的輕鬆從容。

就像是在拾取著一片普通的樹葉。

「啊!」

這一刻,池瑤仙子都被鹿羽給嚇到了。

她幾乎都要以為自己看花眼了。

這可是血羽毛啊!最難收服的血羽毛啊!

如今鹿羽拾取血羽毛來,卻比拾取一片落葉還要簡單!

太輕鬆!太隨意了!

而池瑤仙子還沒有回過神來,鹿羽已是一邊往前走,一邊依次拾取著地面上的血羽毛。

一片又一片,一抓一大把。

池瑤仙子這個冰山美人徹底石化。

前面傳來鹿羽不悅的聲音:「我說池瑤小姐,你是怎麼搞的。不是想要血羽毛嗎,如今我在幫你拾取,你卻不及時跟上來。再走的這麼慢,小心我打爛你的屁股。」

「你……」

池瑤仙子對鹿羽的粗俗措詞非常不滿意,她緊緊的一咬牙,卻也連忙的跟了上去。

鹿羽就這樣緩步上山,他也不刻意去找尋血羽毛,只是順其自然,將沿途的血羽毛都拾取到手中。

但這已經是最奇迹的事情了!

越來越多的人注意到了鹿羽的所作所為。

人群中掀起一片又一片的狂潮。

「什麼!鹿羽就這樣拾取血羽毛!」

「我的天啊,鹿羽是怎麼做到的!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啊!」

一聲聲的驚呼響徹天地,眾人簡直是要被鹿羽給嚇傻了。

在這眾人看來,完全是不可能的奇迹!

想眾人收服血羽毛何其的困難,說的難聽一點,那是將吃奶的力氣都用上了。

而鹿羽卻像是撿落葉一般,時不時一抓就是一大把。

這珍貴無比的血羽毛,在鹿羽的面前,似乎是不要錢似的。

眾人真是想破腦袋也想不通,鹿羽是怎麼做到的。

眾人隨便的算了一下,就這麼幾下的功夫,鹿羽便收穫了幾十片的血羽毛。

接著最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鹿羽回過身來,將手頭上一大把的血羽毛一股腦兒的都塞到了池瑤仙子的懷中。

鹿羽看起來有些不耐煩,對池瑤仙子說道:「你就這麼喜歡這血羽毛嗎,這裡一百片的血羽毛夠不夠?」

池瑤仙子獃獃的看著懷中一百片之多的血羽毛,那一個「夠」字卡在喉嚨口,是怎麼也說不出來了。

她雖然是冰山美人,但也被這麼多的血羽毛給徹底鎮住了。

這可是一百片之多啊……

數量如此巨大!

她懷揣的,絕對是一座真正意義上的大寶庫。

鹿羽就這麼隨隨便便的將一百片寶貴無比的血羽毛贈送給了她,就像是送了她一堆如廁的草紙一樣。

「好了,繼續上山。」

在接下來的過程中,鹿羽可就懶得再拾取血羽毛了。

這寶貴無比的血羽毛,鹿羽似乎壓根就看不上。先前如果不是要贈送給池瑤仙子,他怕是根本就不會多停留。

「這……」

眾人獃獃的看著鹿羽上山的背影,心中真是五味雜陳。

末世之保護小師姑 說實話,鹿羽這個另類的存在,打亂了很多武者的行動。

本來大家都在辛辛苦苦的收服血羽毛,卻因為忙著看鹿羽,耽誤了不少的時間。

並且鹿羽拾取血羽毛如撿落葉的行為,將他們深深刺激了。讓他們的內心久久都平靜不下來。

這也使得他們的發功受到了很嚴重的影響。本來要耗費兩柱香就能收服的血羽毛,可能需要三炷香的時間,才能完成了。

總而言之一句話,鹿羽將所有人都攪亂了。

「鹿羽!」

皇浦夜和李雲痕死死的盯著鹿羽的背影,那眼神中更似乎能冒出火來。

本來他們收服血羽毛的進程是最為領先的,但是他們並沒有收穫到任何的榮譽和優越感。

所有的風頭都被鹿羽給搶走了。

他們所做的一切成績,和鹿羽一比,什麼都算不上。 池瑤仙子繼續跟著鹿羽上山,她還是忍不住問道:「鹿羽,你做了什麼,能夠那麼輕鬆的收服血羽毛?」

鹿羽皺眉說道:「不要你問的事情,就不要問。你現在該想的,是以後如何吸收這些血羽毛。」

池瑤仙子被鹿羽這無禮的回答,弄得很是氣憤。但是想到這些血羽毛,她的心中還是不由一熱。

要是能將這些血羽毛給全部吸收了,對她來說,可以說是一個巨大的提升。

在場中,只有鹿羽和池瑤仙子是最為穩定的。他們不受任何其他的干擾,一直朝著最高峰的方向行去。

血鴉山一共有著九十九座山峰,就像是一段段起伏的波浪。

第一座山峰這裡收服血羽毛的武者馬上就四散開來了,紛紛奔向其他山峰。

因為第一座山峰這裡的血羽毛是最先融化到土地里的。在這之前,不管他們成功收服了幾片血羽毛,也都要離開了。在其他山峰那裡,才有沒融化的血羽毛,可以繼續供他們收服。

颼!颼!颼!

一道道的身影竄入到了各處的山峰中,一時間只看到眾人縱躍不斷。

血鴉山有著蒼冥血鴉的血氣鎮壓,是沒有其他妖獸存在的。眾人在尋找血羽毛的過程中,倒不會受到任何妖獸的威脅。

不過他們要提防其他人的傷害,畢竟很多山峰中樹林茂盛濃密,一些人在裡面殺人,也不會被別人看到。

有些人的爭鬥,固然是因為爭搶地面上的血羽毛。還有一些人原本就有仇怨,借著這個機會,是來尋私仇了。

以前血鴉山的開啟,便發生了多起流血的事件。一些人死在裡面,屍骨永遠留在血鴉山中。

鹿羽其實是最受覬覦的,大家都知道了鹿羽乃是那九十九號土豪,豈能不眼紅鹿羽身上的寶貝和財富。

大部分的人,其實內心都是想要搶鹿羽一把的。

但是一直沒人動手。

那是因為鹿羽走的一直是主道,主道很少有地方被茂盛的樹林遮掩。誰要是對鹿羽動手,肯定會被其他人看見。

關鍵的是,鹿羽深不可測,看起來很詭異的樣子。一般的武者沒摸清楚鹿羽的底細,也不敢冒然對鹿羽動手。

還有大家有一種直覺,如果他們對鹿羽動手的話,池瑤仙子怕是會堅定的站在鹿羽這邊。

畢竟池瑤仙子跟著鹿羽這一路上去,顯得這麼的親密。

池瑤仙子對鹿羽說道:「你聽到了周圍山林中的拚鬥聲沒有,很多武者在裡面戰鬥呢,這一次怕是又要死不少人。」

鹿羽淡淡的說道:「我早和你說了,蒼冥血鴉絕非你們想象的什麼神物,它本來就是這個世上最骯髒最血腥的東西,它所在的地方,豈能給人帶來光明和生機。一些人死在這裡,那是再正常不過的。」

「這……」

池瑤仙子有些不知道怎麼接鹿羽的話。

其實她很不贊同鹿羽的話。血鴉大人的神奇和偉大,乃是萬古以來世人所傳誦的。蒼冥血鴉更像是他們雲麓域的圖騰,是他們雲麓域人的精神寄託。

這麼神聖的存在,卻被鹿羽說的這麼不堪,她實在是難以接受。

鹿羽淡淡的說道:「你別以為血羽毛能給你們提供一些能量,你們就應該很感恩。實則血羽毛並不幹凈,它雖有血鴉遺落到大地的強大能量在,但是在吸收了血羽毛的同時,也吸收了血鴉的血氣。平時或許看不出來,但當提升到一個高境界時,便將影響人走火入魔。」

「血羽毛能導致人走火入魔?」

池瑤仙子被鹿羽的話給驚住了,她還是第一次聽說這種說法。

鹿羽淡淡的說道:「這種骯髒的血羽毛,我才懶得去撿。也虧得你們,辛辛苦苦守在這裡,就為爭奪這些骯髒的血羽毛。」

池瑤仙子獃獃的說道:「那我身上這上百片的血羽毛……」

鹿羽哼了一聲,說道:「雖然說血羽毛是有害的,但後面我可以考慮帶你前往附近一個地方,也能幫你將這些血羽毛上的血氣給洗滌了。」

「是什麼地方,可以洗滌血羽毛的血氣?」

池瑤仙子感到難以置信。

鹿羽竟似乎什麼都知道一樣。鹿羽所指的附近的地方,又是在哪裡呢?

鹿羽說道:「到時候看我心情,心情好就帶你去一趟。」

鹿羽還是沒有一點憐香惜玉的態度,總是對池瑤仙子愛理不理的。

當鹿羽帶著池瑤仙子走過中段的一座山峰時,便要經過一片茂盛的山林。

在鹿羽穿梭在這片山林中的時候,馬上就聽得兩道風聲。

兩股恐怖的威脅,正朝著鹿羽籠罩而去。

「噢?」

鹿羽憑藉著自己敏銳的直覺,在第一時間就感應到了這種威脅。

他沒有任何的猶豫,朝著旁邊便閃避開去。

轟!轟!

他原先站立的土地上,忽然就遭受到了兩道力量的強勁打擊,出現了兩個深坑。

可以想象,剛才鹿羽要是躲避不及時,肯定要在這兩道攻擊中受重傷。

「是誰?」

池瑤仙子馬上祭出了自己的靈器,揮向到遠處的一棵高樹上。

嘩!

那邊高樹被池瑤仙子這麼一轟,頓時斷裂成兩截,自上面躍下來兩個身影。

赫然是皇浦夜和李雲痕!

毫無疑問,剛才突襲鹿羽的人,正是皇浦夜和李雲痕。

「是你們?」

池瑤仙子微微一愣。

雖然說她對兩個人沒有興趣,但卻也知道,皇浦夜和李雲痕為了追求她,曾爆發過戰鬥,乃是死對頭。

在雲麓域的一些事務上,只要是皇浦夜贊同的,那李雲痕必然反對。只要是皇浦夜反對的,李雲痕必然贊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