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誰是病人的家屬?」

這個時候,一名醫生從手術室裡面走了出來。

「什麼事,快說?」

段雲天焦急的追問道。

「病人斷腿的傷勢很嚴重,血管和神經都已經完全崩斷,根本續借不上,必須進行截肢手術,需要病人家屬簽字同意手術!」醫生沖著段雲天說道。

「不能截肢,絕對不能截肢!」

段雲天抓著醫生的衣領咆哮的道。

他是武者,一生為了武道而生。

沒了一條腿,成了一個廢人,還怎麼追尋他的武道之路。

這是他們根本不能接受的。

「抱歉!」

「病人的情況特別的嚴重。」

「除非截肢,根本不可能保住他的這條腿!」

「如果你們不是他的家屬,就請他的家屬過來簽字,否則醫院不能進行手術,手術這麼一直耽誤下去,會造成敗血症!」醫生鄭重的說道,「請你們重視這個問題!」

「呸!」

「庸醫!」

「人家口口聲聲能治,你特么卻說只能截肢,你特么還是不是個醫生啊,簡直昏庸無能!」段雲天咆哮的吼道。

「請你冷靜!」

「醫生最大的職責就是病人的生命安全!」

「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是不會選擇讓病人進行截肢的,但現在是緊急情況,必須選擇截肢,請你們儘快做決定!」醫生心裡很是不爽,但還是安耐住了心中的火氣,沖著段雲天說道。

「狗屁!」

「庸醫!」

段雲天咆哮的道。

「哼!」

「庸醫就庸醫!」

「你如果覺得誰能治那就叫誰來治吧。」

醫生三番五次被段雲天咆哮,心裡也湧出了一股子火氣。

「瑪的!」

「庸醫害人!」

「你特么還有理了!」

段雲天憤怒。

「哼!」

醫生直接無視了段雲天。

「請你另求高明吧,這手術我做不了,也不做了!」

醫生抓掉自己的手術帽,沖著段雲天甩手道。

「滾!」

「誰稀罕!」

段雲天咆哮。

「一定能治,一定能抱住他的腿!」

段雲天一臉猙獰,一定能。

「哼!」

「華新!」

「你最好不是騙我的,否則,我段雲天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段雲天不由想到了鄭書源以及華新的話,咬牙切齒的說道!

(本章完) 「喲!」

「這不是段大局長么?怎麼捨得給我這個犯罪嫌疑人的身份打電話呢?」華新接到段雲天的電話,不由奚落的說道。

「華新!」

「你別得意!」

段雲天聞言,咬牙切齒。

「我得意什麼啊得意?」

「你這可就願望我了!」

華新聳肩,對著電話說道。

「廢話不多說,趕快來醫院,希望你不是打腫臉充胖子!」

重生之刺客笑傳 段雲天開門見山的說道。

「那好!」

華新也不和段雲天的廢話,問清楚了地址,就直接向著醫院趕了過去。

「華新!」

段雲天見到趕到醫院的華新,不由叫道,臉色不好看。

「段大局長!」

華新笑著打了個招呼。

「哼!」

段雲天心裡哼了一聲。

「人已經在手術室裡面了,我希望你不是騙我的!」

段雲天嚴肅的看著華新。

「自然!」

「手術之後,你就能看見了!」

華新自信的說道。

「好!」

段雲天點頭,旋即通過手術室外面的電話,就撥通了手術室裡面的電話。

「讓主刀醫生出來,我要換醫生!」

段雲天說了這麼一句話,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砰!」

手術室的門,不久之後就被推開了。

藩王的新娘 「換主刀醫生?」

「你們什麼意思?」

主刀醫生出來之後,臉色異常的難看。

這是對自己的職業能力的嚴重不信任,是對自己能力的侮辱!

「你們是看不起我的醫術了?」

「既然看不起我的醫術,幹嘛一開始要找我來做這個手術!」

「現在手術做到這個份上,又要要求換醫生,你們把我當成什麼了?簡直不像話!」主刀醫生窩火的說道。

「哼!」

段雲天冷哼了一聲。

「你口口聲聲要截肢,可你能保住他的腿么?」

「哼!」

「病人的這個情況,根本就不可能保住他的腿,必須進行截肢!」

主刀醫生臉色異常的難看:「無論是誰來做這個手術,都是這麼一個結果,必須進行截肢手術!」

「他!」

「他可以保住病人的腿!」

段雲天一指華新,把矛頭對準了華新。

「他?」

主刀醫生聞言,不由看向華新。

「你這是在開我的玩笑么?」

主刀醫生大笑。

「如果你不願意讓我繼續進行這個手術,那我退出就可以了,不要找一個毛都沒長齊的人來糊弄我!」主刀醫生滿臉的嘲諷,「他摸過手術刀么?你就找這麼一個人過來頂替我的手術,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

「你們這是幹什麼呢?」

「病人還在病床上等著主刀醫生進行手術呢,你們連病人的生命安全都不顧了么,把主刀醫生給拉出手術室!」

「是啊!」

「他可是我們醫院的骨科權威磚家,他說截肢,那就必須進行截肢,你們這都不相信他,何必讓他做這個手術呢!」

我是洪荒第一人 「是啊!」

「是啊!」

……

其他一些跟過來催促主刀醫生的器械護士,助理護士,不由紛紛幫著主刀醫生說道。

「李醫生,,快進去手術把!」

「不然這樣拖延下去,病人的情況不容樂觀啊!」

「好了!」

段雲天沉聲道。

「我說換醫生就換醫生!」

「華新,你進去替他進行手術吧,你可別糊弄我,否則天涯海角,也讓你吃不了兜著走!」段雲天警告著華新。

「嘿嘿!」

華新咧嘴笑了笑。

「你們這是幹什麼?」

「簡直就是笑話|!」

「做手術就不消毒的么,連這麼一點常識都沒有,還不換手術服,就要這樣進手術室么?」主刀李醫生質疑的道。

「我不需要!」

華新淡淡的說道。

「哈哈!」

「簡直就是笑話!」

「你這樣渾身帶著細菌進入手術室,病人的傷口感染了怎麼辦?」

「天啦,連這麼一點常識都不懂,還想著做手術,保住他的腿,腿保不報的住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樣下去,病人的傷口一定會因為接觸細菌而感染的!」主刀李醫生傲然的說道。

「聒噪!」

華新冷漠的撇了一眼主刀醫生,旋即就進入了手術室裡面。

「你……你不能進去!」

「你這樣進去,會讓病人感染的!」

主刀李醫生連忙阻攔著華新。

「這是我的病人,是我的手術,如果出了醫療事故,誰來負這個責任!」主刀李醫生憤慨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