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進來?」

聲音中淡定而從容。

從茅屋裡走出來一位穿著褐色衣服的書生。

「在下張載,按道理你來我這裡,是有些唐突了。」

「不是你唐突我,而是我唐突你了。」

「哦,這裡是北宋?」

夏洛奇再此愣神了。

「嗯,是的。」

「文德修鍊系統在北宋這裡是最基礎的。」

「要想獲得更高的進階,我覺得你還是往上走走吧。」

「或許在我之前有更加適合你的文德。」

張載一副淡然的樣子。

夏洛奇再次感應。

好傢夥,赫然是戰神境高級巔峰實力。

「我來到這裡是遵循著本心而來,先生就不必客氣了。」

夏洛奇只好這麼說。

「好一個本心。」

「既然能知道本心,那就請進吧。」

張載手一伸,請夏洛奇入內。

和老男人們的那些事兒 夏洛奇也不客氣,經過了前些個道場的修鍊,知道裡面的規則肯定是很嚴謹而周密的。

若是能力不濟,將遭受嚴重的危險。

甚至是形神俱滅的危險。

藝高人膽大,既然有朱雀在身,何愁文德不附呢?

萬般技巧以德行為先。

若是德行有虧,才情再凌厲,在境界上也落了下乘。

茅屋內場景變得蒼白古樸遼遠起來。

鴻矇混沌,仙山如螺。

「這裡是沒有靈性之前的世界,也是德行萌芽的初始。」

張載的聲音恬淡的在夏洛奇耳邊迴響。

「開始吧,從天地人物乃至螻蟻體悟吧。」

「記住,有一失德,損一紀壽元。」

「小心為上。」

夏洛奇心中咯噔一下。

我了個去,我還沒活到一個紀元呢。

若是德行有虧,當即不就沒命了。

「是這樣的,我看你年輕,所以剛才提醒你,你非要進來,我也沒有辦法。」

張載居然能知道自己內心的思想,簡直太可怕了。

夏洛奇知道,這是張載的理學道場。

高中時曾聽一個學二代無聊時嗶嗶嗶的瞎吹牛。

自己耳朵里就有了這麼一個張載理學的概念。

至於理學講的究竟是什麼,作用如何等等,夏洛奇是一概不知。

可朱雀憑藉修習文道本能找到這裡,那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混沌石?」

夏洛奇忽然看見了一顆超級巨大的混沌石。

這可比清玄那顆大多了。

在鴻蒙之間漂浮在雲氣間。

夏洛奇當即飛身前往,火鳳雙翅當即展開,在乳白色的煙雲中格外耀眼奪目。

「什麼人?」

混沌石旁閃現四個比蒙金剛似的巨人。

手中清一色的盤古巨斧。

一邁步就擋在夏洛奇面前。

「你們又是何人?」

「哼,這裡是玄帝混沌元珠滄海之地,外人入者一律斬殺。」

「念你初犯,趕緊離開,否則不要怪我等不客氣了。」

比蒙金剛巨人瓮聲瓮氣的說道。

仙山都被巨人的聲音給震得發抖。

腳底下的雲氣也翻卷開來,如浪濤般洶湧撲來。

那混沌石似乎朝夏洛奇眨了眨眼。

「在**我?」

夏洛奇暗道。 「看來這混沌石是有自主意識的。」

四位比蒙金剛並不知道那剛誕生出來的混沌石已經與夏洛奇建立了溝通聯繫。

這心靈感應是無法偵測的。

四位金剛揮舞著盤古斧恐嚇著夏洛奇。

盡量將夏洛奇往外趕。

夏洛奇打開世界多稜鏡感知了一下這比蒙金剛的實力,竟然在宇宙系級實力。

惹不起了。

在夏君限維的幻境中能保持系級實力?

滄海主人玄帝的實力肯定與夏君相差無幾。

想到這裡,夏洛奇身形暴退。

他可不想被那比蒙金剛一斧給砍斷形神因果。

據說到了一定程度后,高手的招數會直接斬殺你的輪迴與起源。

夏洛奇心念剛動,那混沌石生氣了。

似乎對夏洛奇居然放棄它表示憤慨。

一大片金光如煙花般炸開,雲氣翻湧。

將那四名比蒙金剛蒙住了眼睛。

不僅蒙住了肉眼,也蒙住了這四名金剛的感知。

混沌石的金光捲住夏洛奇,下一刻就將夏洛奇給吞進了腹內。

「說,為什麼選擇放棄我?」

「你能感覺到我的心念?」

「當然啊,要不我怎麼能稱為天地至靈至聖的元珠呢?」

「元珠?」

「這裡的人稱你為元珠?」

「對啊,這可是天地之初鴻蒙之氣所孕養的元珠哦。」

「哎,好是好,可是你也看見了,那四名金剛的實力遠在我之上。」

「就他們四個你都打不過,那你來這裡幹嘛?」

「喂,我來這裡撞見你是我的錯么?」

「我一睜眼,你就出現在我面前。」

「嗯,也有道理。」

「這樣吧,你現在出去,將那四個傢伙給我打敗,趕走他們,你就能成為我的專屬護衛,如何?」

「專屬護衛?」

「他們四個是你的專屬護衛?」

「對啊,每一枚元珠都是有專屬護衛的啊,你不知道?」

「不知道,剛知道。」

夏洛奇頭有點暈,陌生化啊!

「我有四名專屬護衛,說明我的等級是四級。」

「你知道元珠最高等級有幾個專屬護衛么?」

「N多個?」

「哈哈,笑死我了,還N多個!」

「喂,你說話這麼有意思,就當我的專屬護衛吧?」

「這不是由我說了算的吧?」

「你的等級是確定的,要是多出來一個,你不怕玄帝知道了懲罰你?」

「噓,你別提他的名字,你這裡一說,他那裡可能就知道了啊!」

元珠忽然有些害怕。

「這麼靈?順風耳?」

「對啊,玄帝的耳朵與眼睛,還有他的心都是頂級元珠形成的。」

「喂,你還沒說這頂級元珠的專屬護衛是多少呢!」

「這我哪能猜到啊,你告訴我吧。」

夏洛奇見這混沌石天真爛漫,很喜歡它的性格。

「專屬護衛,不是人越多越好,反而是品階越高,人越少。」

「怎麼樣,這點你沒想到吧?」

「有點意思,我還真沒想到。」

「嗯,這頂級元珠的專屬護衛人數是零。」

「傻了吧,就知道你猜不到。」

「頂級元珠已經不需要專屬護衛啦。」

承諾後的藍色 「它是玄帝專用的元珠。」

「除了玄帝能跟它產生感應,別人誰也無法與它溝通。」

「所以,它不需要專屬護衛。」

「哦,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夏洛奇恍然大悟。

這玄帝是什麼來頭。

整個一座元珠滄海都是他的。

「好了,出去吧,你只要打敗其中一人就可以了。」

「我設定一下,你稍等。」

這混沌石稍微皺眉想了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