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萬下品靈石。」

「嘖,也忒小氣了,這可是比一般上品增元丹都要多十成幾率的極品丹藥,所以這次老子一定可以築基,十一萬下品靈石。」

頓時一片抽氣聲響起,所有人也都明白了加價的修士有意要擠兌澹臺月。

「你——真是好樣的,林家林盛傑。本小姐出價,十一萬下品靈石。」

此時,眾人似乎能看到澹臺月臉色鐵青憤恨,咬牙切齒的模樣。

「十三萬。」同樣在二樓包廂,並且離澹臺府不遠處的林盛傑「啪」一聲悠悠打開木扇,氣定神閑道。

「你——」

「月兒,不可再加。」

「月兒,閉嘴。」

「三妹——」

然而澹臺月已被氣得完全失去了理智,也不再聽澹臺烈澹臺仙等人的勸告,狠狠一咬牙喊道。

「本小姐出十五萬,有本事你再加。」

「啪——」只見澹臺月包廂內傳出一道清脆的聲音,是被人打了一巴掌的聲音,接著便傳來澹臺烈夾雜著極為憤怒的聲音,「澹臺月,你若再開口半個字,便將你逐出澹臺府。」

這般爭執之下,多數修士亦沒了爭奪增元丹的熱情,皆議論紛紛的瞧著這熱鬧,媚娘卻並未出聲,靜靜的含笑看著。

「澹臺仙子既這般想要這增元丹,那林某也不好奪人所好,便成全了罷。」

「噗——」澹臺鳳正喝著仙茶聽到林盛傑的「謙讓」,不禁一口水噴了出來。

「這林家長子病了一回竟這般有趣了。」溶月也不禁捂嘴笑了起來。

「哈哈哈,林家公子可真有才。」

……

眾人捏一把冷汗,幸會自己沒有讓他看不順眼。

「十五萬下品靈石一次。」

「十五萬下品靈石二次。」

「十五萬下品靈石三次。」

「恭喜地字丙號包廂拍下增元丹一瓶,稍後會有侍女送上去」

而倒霉至極的澹臺月卻真的紅了眼眶,恨恨的盯著那瓶增元丹,低垂的眸子湧起瘋狂的憤恨,臉色猙獰陰狠。

澹臺烈和澹臺仙澹臺晨等人亦是臉色陰沉,俱為惱怒的看著澹臺月,心底將她這個蠢貨罵了無數遍。

這次帶了澹臺府三分之二的資產來參加拍賣會,十五萬雖不是很多,但也能為那件東西增加一點分量。若拍個幾萬倒也罷了,沒想到這個蠢貨竟然還進了別人的圈套。

澹臺烈陰沉沉的看著這個作天作地,只會闖禍的蠢女兒,心底倒是生出了別樣的想法。

那邊烏雲遮天,可澹臺鳳這廂卻是高興的很,白花花的十五萬靈石就這樣進入口袋了,還是澹臺月送上門來的,她心裡簡直要樂開花了好嘛。

媚娘繼續介紹著下一件拍賣品,「接下來是第四件拍賣之物,這件拍賣之物比較珍稀,也比較特殊,在下事先說明,這件物品乃是一個神秘人全權委託辰光代為拍賣,其中糾紛之事,辰光概不負責。」

此話一出,所有人皆好奇驚疑的看向媚娘,也都想知道這件寶物是到底是什麼。 楚城苦澀一笑,沒有再接話。

一路靜默,誰也沒有再開口。

出了醫院,喬小諾扶著他上車,而後自己才繞過車尾,上車。

上車之後,楚城似乎是累極了,腦袋微微往後仰,閉上了眼。

他的胸膛起伏著,似乎在努力把氣息喘勻。

車開了,他依然沒有要扣安全帶的意思,喬小諾冷聲提醒:「安全帶。」

「……」

「安全帶扣上。」

「……」

「楚城,你現在是在裝聾子么?」

說了幾遍,還沒聽到?

「然我緩一緩……」

「別又裝,我不會上當的。」

「嗯,不裝。」

他這麼好說話,喬小諾一時之間倒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就這麼過了十分鐘,他還是沒有要扣安全帶的意思,喬小諾忍無可忍:「需要我再提醒你一次么,安全帶!」

楚城抬起眼帘,淡笑了下:「你可以不用管我的。」

「你以為我願意管你?你要是在我車上出了事,我還得賠償你,明白么?」

言下之意,不想多一事,所以他必須把安全帶扣上。

楚城幾不可見的點了一下頭,抬手拉過安全帶,費勁的扣上。

喬小諾冷嗤,掃了他一眼:「早這樣不就好了?非要跟我作對。」

到最後,他還不是得乖乖聽話。

嬌妻來襲:推倒首席大人 早知道結果,就別作了,白費力氣。

扣上安全帶之後,楚城沉默了下來。

喬小諾也不管他,徑自玩起了手機,不知道過了多久,肩頭一重。

喬小諾閉了閉眼,神色不耐,轉頭就要諷刺,目光觸及楚城緊閉的雙眼和不正常的臉色,她愣了一下。

在懷疑他是不是又在裝。

「楚城,起開。」

「……」

「別裝了,你以為我還會上當么。」

「……」

這次倒裝得挺像,睫毛都不帶顫的。

總裁傲寵小嬌妻 「楚城,起來!」

還裝是吧?

行,那就別怪她了。

手抵著他的腦袋,用力推開。

楚城一個慣性,身子軟弱無力的撞上了車門,要不是安全帶拉著他,他整個人都會倒下。

「楚城,你醒醒!」察覺不對勁,喬小諾立即去扶他,失去意識的男人,饒是受傷后再虛弱,體重就擺在那裡,她扶著就已經很吃力,更別說把他拉回位置上坐好了。

急得額頭上都泌出了薄汗,喬小諾扭頭沖警衛喊:「停車!」

去而復返。

楚城再度被送回病房,醫生正在給他緊急縫合傷口,喬小諾站在床尾,被醫生和護士隔離開來。

手上,還捧著楚城身上脫下的那件帶血的病號服……

心情很複雜。

喬小諾手指微顫,幾個吐納呼吸,眼睛閉了閉,「把衣服拿走吧。」

「好的,喬小姐。」

護士伸手要從她手裡接過病號服,在她準備拿走的時候,喬小諾倏地睜開眼,「等等!」

被她突如其來的反應嚇到了,護士縮了縮手,「怎……怎麼了喬小姐?」

「給我吧。」喬小諾沒說什麼,只是伸手要回楚城的病號服。

處理傷口花費了將近一個小組,這次醫生的臉色,已經不能用差來形容了。 在眾人驚疑的神色下,媚娘面容平靜開口道,「此物乃萬年前崑崙的鎮派之寶——崑崙鏡,不過這面崑崙鏡的鏡面被打碎了一塊,整個鏡身更是有些殘破,並非完好無缺。至於崑崙鏡的威力,鑒定宗師也只是告之以後也未必沒有重開神力靈性的幾率。現在,崑崙鏡最低拍賣價,五萬上品靈石。」

「嘩——」

「我靠,這不是傳說中上古時期的神器嗎?」

「不可能,傳聞崑崙鏡早已被神農谷老祖打入北部幽暗深淵,怎麼還會現世?」

……

撇去澹臺鳳溶月等人的震驚不說,三樓天字甲號包廂內,雲之離已經猛的站起了身,邊上的蘇眉和澹臺月更是震驚呆立怔怔不語。

「師傅,這……可要告之掌門師祖?」

雲之離半晌之後才緩過神,轉頭對坐在正中間的一道青灰長袍,看起來極為秀逸俊美的年輕男子問道。

此人正是整個修真界都赫赫有名的流雲公子,金丹期大圓滿修士,崑崙掌門君問塵的嫡傳弟子,雲之離的師傅,蘇流雲,亦才一百五十多歲。

蘇流雲點點頭,瞥了一眼下方蠢蠢欲動的一些家族和宗派道:「我會跟掌門說明,無論要花費多少靈石,你都必須把崑崙鏡拿下。」

「七萬上品靈石。」

「八萬上品靈石。」

「十萬上品靈石。」

……

聽著下方越來越激烈的報價之聲,澹臺鳳朝溶月問道:「這不是崑崙的東西嗎?為何還有這麼多人搶?」

溶月沉吟片刻道:「如今的崑崙便是因崑崙鏡而立派建宗,傳聞中崑崙老祖在一眾高手中奪得崑崙鏡,擁有了崑崙鏡的使用權,進而有了自成一派的資格。但正魔大戰的爆發,崑崙鏡幾度遺失,又幾度被奪回,崑崙鏡的威力自是不可說。最終在數十萬年前,在與各大宗派奪崑崙鏡之戰中,因魔修的攪局,崑崙鏡不慎被神農谷老祖打入北部的幽暗深淵,直至現今。」

澹臺鳳想起崑崙與神農谷的糾紛,頓時恍然大悟,原來兩派之間的隔閡在數十萬年前便已經有了。

「二十萬上品靈石。」

突然一道渾厚的男子聲音在拍賣會大廳內回蕩,這突然提高數十萬的拍賣價震的所有聲音都靜了下來,熟悉之人也都聽出來是雲之離的聲音,眾人也都明白,崑崙是定要拿回崑崙鏡不可了。

「二十五萬上品靈石。」然,才靜下不到片刻,一道空靈悅耳的女子聲音接著在拍賣廳內響起。

總裁我要蛇寶寶 「咦,這不是神農穀穀主姬無殺的養女姬雲裳嗎?傳聞位於新秀榜第十名。」

一些小家族及中小門派和大多數散修已經放棄了加價,因這已經變成了宗派之間的較量,也不是他們所能插手的了。

「三十萬上品靈石。雲道友,得罪了,實在是在下對崑崙鏡的構造一直好奇的很。」

二樓地字型大小某一包廂內一道冷冽的男子聲音淡淡出聲道。

「哈哈哈,在下厚顏,出價四十五萬上品靈石,也實在是好奇這崑崙鏡的威力。」

二樓所有人都認得此聲的澹臺府族長澹臺烈一聲大笑道。

眾人看不到的包廂內,雲之離臉色陰沉,沒想到神農谷這麼快就出手,連神機門,澹臺府都來插一腳,邊上坐著的澹臺婧的臉色亦更加難看。

「五十萬上品靈石。」此時一道如空谷幽蘭的女子聲音悠悠響起,令人有一瞬間的心曠神怡。

「傾城仙子葉輕舞也要奪這崑崙鏡了……」

聽到此聲音的響起,不少修士亦有所震驚,皆輕聲議論起來,沒想到很少露面於人前的紫霄閣葉輕舞,傳聞中修真界第一絕色美人,亦是新秀榜第五位,竟也會插手崑崙之事。

「雲師兄,不是聽說葉輕舞心儀你么?怎麼也……」

包廂內,蘇眉聽聞撇了嘴,輕聲嘀咕道。

而雲之離此時的神情更為陰沉,臉色烏黑如滴墨,聲音低沉帶著壓抑的怒火道:「七十萬上品靈石。」

因著被狠狠提二十萬的拍賣價,拍賣廳內又是一靜,竟也無人再叫價。一般家族或著宗派的所有物資加起來最多五十萬上品靈石頂天了,哪能比得上頂級宗派的實力。

「呵,竟都被嚇到了?那小女子只好厚顏一次,再加個五萬上品靈石好了。」

姬雲裳動聽的笑聲在拍賣台內回蕩,然在所有人聽來卻俱都背後一涼。

「姬,雲,裳。」

雲之離咬著牙一字一句道,聲音夾雜著憤怒,整個人更是靈力暴漲,朝姬雲裳所在的包廂席捲而去。

「豎子無禮,爾敢?」

而姬雲裳所在包廂內傳出一道陰沉的中年男子聲音,同時散出極強的靈壓將雲之離的靈力吞噬乾淨,並且裹挾著青色靈力反向雲之離包廂而去,雲之離等三人頓時臉色蒼白,身形搖晃起來。

「木長老身為元嬰修士,也好意思對小輩下手,本君可謂大開眼界。哼!」

蘇流雲睜開眼眸,右手帶起寬大的衣袖一揮,頓時將木清玄帶來的威壓揮的一乾二淨。

「一百萬上品靈石,若還有人再加,本君便再奉上一顆極品靈石。不過可要考慮好,以後見到崑崙之人還有沒有命逃!」

蘇流雲淡淡的話語卻帶著霸道至極的氣勢在拍賣會上響起,令所有人皆噤聲不語,一時之間竟再無修士加價。

一直圍觀的澹臺鳳卻在心底給蘇流雲豎了個大拇指,這蘇流雲真是霸氣至極。 第3121章

醫生來到喬小諾面前,神色十分凝重的對她道:「喬小姐,楚城是我的病人,我希望您能理解把一個人的生命費盡心力救回來有多困難。正因為是處於對您的信任,所以,我才放心的把楚城交給你,沒想到……他到底還是在您手上出了事。」

喬小諾臉色微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