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可惡的男人,面對危險竟然還笑的出來!「想起分開時,古木那微笑的畫面,龍靈粉拳緊握,那一抹擔心也隨之消失,轉而恨聲道:「你以為這樣就能讓我原諒你嗎?」

這是一個非常狡猾可惡的男人,龍靈不會相信古木會如此大義凜然。

「他或許早就甩開了那群雪猿,拋下我這個累贅,獨自按照地圖的路線,去尋找那所標註的終點了吧!」

龍靈越是如此想,越覺著很有可能。畢竟古木的無恥,已經深入她心。於是咬著牙道:「不行,必須趕快趕路!「說罷,正欲打算向著地圖標記的方位走去。

卻忽然收住了腳步,整個人仿若定格一般。 「還早,她比較害羞。等以後時機成熟了再說吧。」

現在他跟喬安的感情尚未明朗,他不敢貿然帶她過來,況且,她也不見得願意以他的女朋友身份過來。

來日方長,不急於一時。

總統夫人文昭寧又跟慕靖西聊了一會兒,直到管家的聲音響起,「夫人,厲小姐到了。」

「清歡也到了?」

文昭寧示意管家快請厲清歡進來,不一會兒,身著簡約優雅白色連衣裙的厲清歡從外面進來。

簡潔的設計,婉約的線條,將她的身材勾勒畢現。

舉手投足,盡顯淑女風範。

「姨母,我是不是來晚了?」厲清歡上前,將茶送上,「這是前段時間,我親自採摘晾曬的花茶,希望姨母不要嫌棄。」

雍容華貴的文昭寧,親昵的抱住了她,「你這孩子,就是貼心。今晚你母親不來么?」

「母親陪父親在出差,所以今晚只有我來。」

慕靖西坐在一旁,安靜的端著茶杯,淺酌著。

「靖西。」厲清歡落落大方的打招呼,「你也來了。」

「嗯。」慕靖西輕輕頷首,「剛到一會兒。」

文昭寧讓管家把花茶拿下去,她笑看厲清歡和慕靖西,這兩人外形上,很是登對。

她之前也有意撮合,只是沒想到,最後慕靖西選擇了紀傾心。

在她還沒來得及撮合的時候,他已經要跟紀傾心結婚了。

雖然婚沒結成,但現在他又有了想要共度一生的人,文昭寧便不便再撮合。

「慕霆快回來了,我去廚房看看給他燉的湯。」文昭寧喜歡下廚,家宴的時候都會親自下廚做幾道菜。

厲清歡站起身,「姨母,我幫您。」

「不用,你陪靖西聊會兒天。」

厲清歡無奈的笑了笑,便又坐了下來,傭人替她到了一杯茶,「厲小姐,請喝茶。」

「謝謝。」

外面的雨,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厲清歡提議,「不如我們出去走走?」

總統府的園藝很棒,是由漢宮花園的園藝師親自操刀設計的,很值得一看。

放下茶杯,慕靖西沒有拒絕,「好。」

眸底劃過一抹喜色,厲清歡跟他一同起身,往外走。

她越來越相信,慕靖西對她,也不是沒有感覺的。

他是個責任感很重的人,當初紀傾心騙了他,說懷了他的孩子,所以他基於承擔責任的做法,娶了紀傾心。

現在,因為喬安替他生了個女兒,所以他才會對她好,處處照顧她。

這一切,或許是基於責任。

畢竟,他們也認識沒多久。

這麼想著,心裡便舒坦了些。

文昭寧從廚房裡出來,端著自己烤好的小點心要讓他們倆嘗嘗,一出來,便看到沙發上空蕩蕩的,沒有人。

「清歡和靖西呢?」

傭人恭敬的道,「夫人,厲小姐和三少出去散步了。」

散步?

他們倆的關係,什麼時候這麼好了?

慕靖西的脾性,她是了解的,他跟厲清歡認識這麼年,也沒有絲毫情分。

向來對人冷漠,別說散步了,多說幾句話,都是他給對方面子了。

難道……靖西口中所說的那個人,就是清歡? 意識到有這個可能,文昭寧搖頭失笑,如果真是這樣,那她倒是樂見其成。

…………

下了一天雨,將近傍晚雨才停下。

雨後天際出現了彩虹,喬安興奮地跑到草坪上,叫來小糯米,「小糯米,快來看彩虹!」

「麻麻,小糯米來啦!」

聞訊而來的小糯米,邁開小短腿以最快的速度衝到了她身邊。

小傢伙一把抱住了她的腿,仰著小腦袋,伸長了小脖子張望,「麻麻彩虹在哪裡呢?」

「那,快看!「

喬安伸手一指,「看到了么?漂亮吧?」

小糯米看到了彩虹,粉潤的小嘴巴驚訝的張大,「哇喔!」

小傢伙萌噠噠的問,「麻麻,看到彩虹可以許願嗎?」

「唔……」

喬安只聽說看到流星可以許願,彩虹也可以么?

不過,看在小傢伙眼巴巴的份上,她還是撒個善意的謊言算了。

「你想許就許吧……」至於領不靈驗,她就不知道了。

小糯米咧嘴一笑,鬆開了抱著她的手,兩隻小爪子虔誠的合十,閉上眼,開始許願。

「小糯米希望能有……」

喬安眼疾手快的捂住她的小嘴巴,「默念,在心裡默念,許出來就不靈了。」

小糯米恍然大悟,小雞啄米似的點頭,而後,雙眼緊閉,開始默默許願。

這麼美的彩虹,真的很少見。

喬安拿出手機,拍了幾張漂亮的彩虹照。

又把手機交給傭人,讓傭人幫她和小糯米拍照。

母女倆笑鬧成一團。

下過雨,草坪上濕滑,小糯米摔了一跤,趴在地上哭唧唧的喊,「麻麻,小糯米摔倒了。」

喬安笑得前俯後仰,「沒關係,自己爬起來。」

「不嘛,小糯米要麻麻親親才能起來。」

咦!

真是太會撒嬌了!

不過,她喜歡!

誰讓這是她的寶貝女兒呢!

她負責寵著!

來到小糯米身邊,俯身在她軟嘟嘟的臉蛋上啾了一口,說時遲那時快,小糯米一把抱住了她的手臂,笑嘻嘻的纏著她。

「麻麻上當了!」

「好啊你喬小諾,竟然學會算計麻麻了。」

「嘻嘻……麻麻抱小糯米起來。」

慕少璽從主樓跑了過來,懷裡抱著一個藍胖子風箏,風風火火的衝過來,「漂亮姐姐!」

喬安抱起耍賴的小糯米,轉頭看去,「小印章,你怎麼來了?」

「漂亮姐姐,我們來放風箏呀!」

慕少璽一個急剎車,堪堪停在喬安和小糯米面前,看到小糯米身上髒兮兮的模樣,他擰著漂亮的小眉頭,「小糯米妹妹,你摔跤了嗎?」

「是噠。」

「疼不疼呀?」

小糯米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渾然不在意,注意力都被他那哆啦A夢的風箏吸引了,「小哥哥,小糯米也要放風箏。」

喬安拍手,「那感情好,你們倆一起放。」

「好啊好啊!」慕少璽歡呼。

「好噠好噠!」小糯米鼓掌。

喬安一手摩挲著下巴,笑吟吟的看著慕少璽和小糯米,唔……其實,小糯米能跟慕少璽一起長大,也不錯。

有個堂哥在,有了玩伴不說,小印章還能保護她。 疼痛!

一股撕心裂肺的痛處,從她全身突然升起。

「心好痛!「龍靈雙手捂在微微隆起的胸口,痛苦的說道,那臉色也頓時蒼白起來。

「難……難道中毒了? 寒門鳳華 冷汗從她的臉頰劃過,那一股難以言喻的痛苦之感,愈發的強烈起來,讓她說話都有些勉強。

驀然……

她只感覺眼前那綠蔥蔥的草地驀然轉換。

一副冰天雪地的畫面出現在眼前。

「這是剛才的雪地?「龍靈置身冰山雪地,頓時想起,這裡就是剛才自己離開的地方。

而就在迷茫的時候,她突然看到一雙巨大的手,擊在了古木後背上的畫面。

只見那古木在空中噴出一口血,身體如斷了線的風箏向著遠處跌落。

「古木!」

在目睹古木被打飛的那一瞬間,龍靈能清晰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又是傳來一陣絞痛,就好像那大手也同時抽在了自己身上!

「為什麼他受傷,我會有痛徹心扉的感覺?「龍靈難以置信的愣在當場。這一刻,她仿若忘記了疼痛,而是傻傻的看著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古木。

那巨大的雪猿,拖動著身體,向著古木一步步走去,然後緩緩的抬起巨大的手臂,那毛茸茸的五指隱隱散發出熾亮的靈力波動。

「不!「龍靈花容失色的捂著嘴,道。她知道古木一旦被打中,必然有死無生,她想要跑過去救古木,卻發現自己的身體根本無法動彈。

「吼!」

那雪猿發出一聲怒吼,向著古木狠狠的砸去。但見那濃郁的靈力更為強烈,竟是掃起了大片的雪花。

「不,不要!」

龍靈這一刻,彷彿忘記了自己曾經有多麼討厭這個男人。同時也知道了,原來在親眼目睹這個可惡的男人即將隕落的時候,居然會如此芳心大亂。

那個曾經在葬龍山背自己回去的男人。

那個曾經在屋外,每天堅持熬藥,並且以身試藥的男人。

那個在面臨雪猿的追殺,還義無返顧的抱著自己逃跑的男人。

占自己便宜的男人,說要讓自己成為他的女人的男人。

龍靈的腦海中浮現出和這個男人一切有關的畫面。

他的無恥,他的微笑一一浮現,直到畫面最後定格在他被雪猿擊飛的情形,她才知道,這個男人居然已經刻在了她心中。

揮不去,抹不掉。

可是,如今她卻無能為力,就要目睹古木命喪在那巨大雪猿的手中!

幻覺?還是他所說的幻境?

龍靈不知。

但是她能真切的感受到,那暴烈的靈力波動,以及古木的生命氣息越來越虛弱。

「你看到的畫面或許在某個時期曾經真正出現過,所以才會有如此身臨其境的感覺。「古木為她解釋真實幻境時的那段話,依稀在耳邊響起。

這讓她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失聲痛哭起來,嘴中還喃喃道:「不要死,不要死。「旋即意識到什麼,努力的向著古木大聲喊道:「古木,快躲開!」

拚命的喊出來,縱然無法改變,但也總好過無助的哭泣!

而這句古木,快躲開,仿若擊穿虛空,打破了幻境。龍靈只感覺那即將擊在古木身上的巨大手臂,驀然靜止,而後畫面又一次轉換,居然又回到了自己一開始所處的草原之上。

絕地求生之全能戰神 龍靈從幻境中回過神來,摸了摸有些濕潤的臉頰,收回手,看著手指上濕漉漉的淚跡,獃獃的說道:「「古木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