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哎!」楊玄真嘆息一聲,「不走不行啊,那摘星府是三壽道人請大能者煉製的,裡面還有七個天神級的魔神。」

紀寧進入摘星府之後,紀一川和尉遲雪來到翼蛇湖,先和秋葉等人見了一面,了解情況后,夫妻倆一直站在翼蛇湖旁邊等待。

當楊玄真飛出翼蛇湖后,紀一川身形一閃,來到楊玄真身邊,有些擔憂的問道,「楊公子,我兒情況如何?」

三界中遺留了很多仙府,進入仙府中會獲得大機緣,也會遇到很多危機。

楊玄真微微一笑,「他沒事,他在仙府中接受傳承。」

「太好了!」紀一川非常歡喜。

尉遲雪問,「我兒還要多久才能出來?」

「這個!」楊玄真無奈的道,「我也說不好,不過,應該不會太久,我們就在此等一段時間吧。」

轉眼間,過去四個月,紀寧離開摘星府,飛出翼蛇湖,見到自己的父母,以及楊玄真等人,欣喜的道,「你們都在。」而後,又歉意的說,「父親,母親,讓你們擔憂了。」

尉遲雪說,「只要你沒事就好。」

紀寧和自己的父母說了一會話,又和楊玄真傳音,「玄真兄弟,不好意思了。」對於楊玄真,他有些歉意,從仙府中的情況來看,楊玄真應該知道黑熊的性格,知道黑熊非常寂寞,應該會放水。

然而,楊玄真知道了內幕,還是把機會讓給了紀寧,讓紀寧成為仙府的主人。

「無妨!」楊玄真淡淡的道,「只能怪我機緣不夠吧。」

紀寧不在多說,他把這份恩情記在心底。

說心裡話,楊玄真也想得到摘星府的神通和仙器,奈何,機緣不足。

紀寧又想到一件事情,說,「對了,我記得,你一直想見識的下佛門的修行之法,我剛好得到一套佛門修行之法。」

紀寧說到這裡,拿出一個古樸的木盒子,遞給楊玄真,「你看看這東西有用嗎?」

楊玄真接過木盒,打開盒子,見盒子中的東西被一塊錦布包著,他隨手掀開錦布,見到了八一十個形態各異的羅漢,驚異的道,「十八羅漢?不對啊? 傲嬌兒子逆天娘親 為什麼有八十一個?」

與警花同居:逆天學生 「難道,是一套陣法?」紀寧說話的時候,看著盒子里的羅漢,「上面還有經脈和穴道。」

「唔?」楊玄真說,「難道,是一套鍊氣法門?」

楊玄真帶著疑惑,隨手拿起一個羅漢,尉遲雪見到羅漢后,驚嘆道,「這是傳說中的安那般那法門。」

「傳說中的安那般那法門?」楊玄真暗道,『不就是呼吸法門?果然是佛門鍊氣法門。』

楊玄真一邊思考,一邊觀看羅漢身上的經脈和穴道,暗中運轉真元,按羅漢身上的指引運轉真元。

「沒什麼特別啊?」楊玄真越發疑惑。

楊玄真用疑惑的目光看著尉遲雪,希望她解答,尉遲雪說,「這是一套鍊氣法門,在佛國中非常流行,卻無人能參透其中的奧秘。」

三界,有三千大世界,億萬小世界,還有一些奇異的時空,如,地球所在的時空就是一個奇異時空,被女媧隱藏在一個特殊的維度空間。

所以,三界之中有專門修仙的大世界,也有專門修佛的大世界。

如,大夏世界,就是以修仙為主。

「咦?」楊玄真輕咦一聲,識海中的小冊子發出淡淡的光芒,當楊玄真再看羅漢時,發現羅漢產生了奇異的變化,羅漢身上的經脈和穴道不見了,變成了一個面帶笑容的羅漢。

「這是什麼?」楊玄真不解,小冊子傳出一道信息,「七情觀想法。」

「七情觀想法?」楊玄真第一次聽說這個觀想法,心裡越發疑惑。

隨即,楊玄真又拿起另外一個羅漢,經過小冊子的引導后,楊玄真看到了一張哭泣的羅漢臉。

「笑?哭?」楊玄真想到了俠客行之中的十八羅漢。

石破天少年時救了一個老和尚,老和尚臨死之前把十八羅漢傳給石破天,之後,謝煙客把十八羅漢記載的內功過來教給石破天,卻讓石破天意外練成絕世武功,破解了十八羅漢的真正秘密。

楊玄真暗道,『佛門就喜歡打隱語。』他知道,如果沒有小冊子指引,還真沒幾個人能發現這些羅漢的秘密。

顯然,這八一十羅漢身上有非常高深的陣法禁制。

隨後,楊玄真又拿起一個羅漢,這個羅漢苦著臉,楊玄真看了一會,興趣起來越大,隨手拿起一個個羅漢。

「笑,哭,愁,苦,悶,喜,狂……」

楊玄真看著這些表情各異的羅漢,心中驚訝,「還真是有趣啊,竟然有八十一個表情。」

當然了,人類的表情更複雜,僅僅笑,又分為很多種,如歡笑,大笑,微笑,苦笑,嗤笑,傻笑,鬨笑等等。

同樣,哭也分很多種,抽泣,哭泣,喜極而泣,大哭等等。

紀寧見楊玄真久久不語,好奇的道,「玄真,你發現其中的秘密了?」

楊玄真說,「有一些發現,還需要研究一下。」他能看到神態各異的羅漢,卻不知如何修練這套功法。 紀寧見自己給的東西有用,心中歡喜,「只要對你有用就好。」

「我先參悟一下,待我參透了,再和你說。」楊玄真說。

「好啊!」紀寧也有一絲好奇。

就在這時,紀一川收到一道信息,臉色微變,「紀寧,族中有要事,我和你母親先回去了。」

「父親,能告訴我嗎?」紀寧問。

「嗯!」紀一川思考了一下,說,「也沒什麼大事,你可以慢慢趕回來。」

紀一川說完,拉著尉遲雪,招來一隻飛行獸,兩人躍到空中,站在飛行獸的背上,飛行獸長嘯一聲,騰空飛行。

紀寧看著虛空中的飛行獸,說,「父親走的很急,看來,族中有大事發生。」

楊玄真暗想,『事情好像發生了一些變化,這一次,紀氏部落會遇到什麼危機呢?』

如果命運沒有發生大轉變,紀氏會發現一個龐大的元晶礦脈,而後,和雪龍山大戰,差點被滅族,最後,還是北山候出面,才保住紀氏一族。

楊玄真心想,『難道,是元晶礦脈的事情?』

若是元晶礦脈的事情,楊玄真也想分一點元晶,元晶就是仙晶,元晶的能量非常純凈,非常容易吸收,可用於修行。

紀寧收回目光,又說,「對了,玄真兄弟,我還得到一個法門,現在傳給你。」

「什麼法門?」楊玄真問。

「觀想之法。」紀寧笑道,「內觀日月光明佛。」他說到這裡,想到楊玄真在仙府中所做的事情,暗道,『玄真兄弟和我同闖仙府,卻讓我得到好處。』念及於此,紀寧說,「玄真,你聽過女媧圖嗎?」

「聽過!」楊玄真說了一句,微微一嘆,「在地府之時,本想見見崔府君,卻沒想到,地府在生大亂,只能先逃命了。」

「啊?」紀寧驚呼一聲,「沒想到,我們是同時轉生的。」

當然了,一些秘密的事情,楊玄真和紀寧都是傳音。

紀寧震驚過後,又傳音,「既然你知道女媧圖,我就把女媧圖傳給你吧。」

「多謝!」楊玄真非常感激。

紀寧嘗試著用心念傳法,卻只能模擬出一個大概的影像,無奈的道,「我的修為太低,觀想出來的非常模糊,如果你能親眼看看女媧圖,那就好了。」

「沒事!」楊玄真並不在意,這會兒,小冊子再次展現出神奇的能力,幫楊玄真優化功法。

片刻后,小冊子又多出一頁,這一頁只有一張畫,正是女媧圖,女媧穿著一身古樸的長裙,飄飄欲仙,似要乘風而起。

楊玄真用心神『看』著女媧圖,感受到一股玄奧的氣息,暗道,『原來,這才是真正的觀想之法。』

楊玄真得到女媧圖之後,只要腦海中存想女媧圖,虛空中就會傳來一道道神秘的力量,緩慢的強化楊玄真的身體,以及靈魂。

楊玄真待紀寧真誠,紀寧也不藏私,又把內觀日月光明佛的觀想之法傳給楊玄真。

小冊子沒有讓楊玄真失望,小冊子又多出一頁,上面只有一個佛陀,佛陀栩栩如生,正是光明佛。

楊玄真暗道,「運氣不錯,一下子得到兩門觀想之法。」

楊玄真觀想女媧圖時,隱約間感受到一絲生命之力,他心裡歡喜無比,『這是生命天道。』

傳說,女媧參悟的就是生命天道,之後,突然極限,晉級世界神。

我獨仙行 「光明佛?」楊玄真觀想光明佛的時候,感受到了陽之天道。

楊玄真明白,他能感受到一絲天道法則,也是因為自己有小冊子,藉助小冊子的神奇能力,楊玄真可以感受到一絲天道法則,這就等於一座燈塔,可以為楊玄真指路。

紀寧知道族中的有事,他把自己得到的功法傳給楊玄真之後,準備告辭,楊玄真又說,「能多呆一天嗎?」

「一天?」紀寧心裡擔憂。

楊玄真說,「我感覺,那八十一個羅漢非常神秘,其中的功法不會比女媧圖差,我們一起參悟,等我們參悟出其中要點,再一起回紀氏。」

「好!」紀寧應道,他想,『父親沒有急著讓我回去,應該不是什麼大事。』

此時,紀氏一族剛好發現元晶礦脈,事情還不算緊急,待紀一川和尉遲雪回到部族后,部族召開全族大會。

「紀寧,你看,這些羅漢的修練方法應該和人的感情有關。」

「感情?」紀寧從沒想過情緒和修練之間的關係,一時間,無法理解。

楊玄真說,「紀寧,你應該知道情緒和身體之間的關係吧?」

「嗯!」紀寧點頭,「我知道。」他在地球上的時候,也學過現代知識,「一個人的情緒可以影響身體。」

「對!」楊玄真說,「如果一個人心情鬱悶,心脈就會鬱結,人也會生病,甚至,影響一個人的壽命。」

「是啊!」紀寧感嘆道,「如果一個人經常保持樂觀開朗的心態,就能健康長壽。」

「在地球上,普通人的壓力太大了,又如何能保護樂觀開朗的心態?」

「相比於地球,大夏世界更加殘酷啊。」

楊玄真聞言,深有體會,他在之方世界呆了十年,遇到過好幾次妖獸襲擊,他親眼看到人類被妖獸咬死,看到村落被大火燒毀。

「哎!」紀寧嘆息一聲,想到了自己的侍女,又說,「在地球上,只要自己的身體健康,就不會有死亡的危機。」

「在這個世界,隨時都會遇到死亡危機。」

兩人說了一會,楊玄真說,「來,我們先研究一下這些羅漢。」楊玄真說話的同時,拿起一個笑臉羅漢,心想,『該怎麼修行呢?』

「情緒,情?」楊玄真琢磨著,「一套功夫,如果蘊含了情感,也能發揮出更大的威力。」

「天道無情?還是有情?」

先不管天道無情,還是有情,眼前的佛門鍊氣法卻是有情之道,以七情入手。

「呵呵!」楊玄真模擬著羅漢的笑容,發出笑聲,同時,用心觀看羅漢的表情,想理解這個表情的真意。

「這是歡笑。」楊玄真一邊思考,一邊笑,那樣子,在外人看來有些傻。

紀寧拿起一個微笑的羅漢,琢磨了一下,卻無法領悟其中真意,小冊子破解了羅漢的秘密后,讓羅漢顯出真容,然而,紀寧沒有小冊子輔助,仍然無法參悟羅漢上記載的功法。

「哈哈哈!」楊玄真拿起一個大笑的羅漢,大笑出聲,這笑聲聽到紀寧等人耳中,有一個愉悅的歡喜感。

王妃長安 「唔!」楊玄真又拿起一個哭泣的羅漢,做出哭泣的表情,頓時,那種悲傷的情緒感染著周圍的人,就連花草都低下頭,現出一絲枯黃。

紀寧見楊玄真越修越入迷,無奈的道,「看來,我與這套功法無緣了。」

一天之後,楊玄真收起羅漢,說,「要想完全領悟這套佛門功法,需要數十年時間,我們先回紀氏,看我能不能幫上忙。」 以楊玄真和紀寧的境界,還無法長時間御風飛行,也無法像仙人那樣駕雲飛行,兩人一邊走,一邊閑聊,交流修練心得。

「前面有打鬥聲。」秋葉說了一句,臉上帶著一絲好奇,又說,「公子,要不,我們避開吧。」

「快走!」一道聲音傳入眾人的耳朵,這聲音帶著幾分悲慘之意。

「是個女的!」秋葉心生憐憫,「公子,要不,過去看看吧。」

「好!」紀寧應道。

在大荒之中行走,一般情況下,大家很少管閑事,這一點,到是和地球上差不多,大多數人都喜歡看熱鬧,卻很少管閑事。

尤其是在大荒之中,如果多管閑事會惹上殺生之禍。

楊玄真,紀寧一行人往前走了數百米,看到十幾個人圍著一男一女,那女的已經受傷,腿上的裙子已經被鮮血染紅,女子一手拿著劍,一手按住傷口,只見她臉色蒼白,神態悲切,又帶著向分無奈。

「唔?」楊玄真心神一顫,他想到了八十一羅漢的表情,『原來是這樣啊?』

當楊玄真看到那女子悲切而又無奈的神情時,終於理解了『七情鍊氣法』的真意,『佛門的要義是救度一切眾生,讓眾生脫離苦海,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所以,修佛者要感受眾生極苦,同時,用那一絲意境來淬鍊心靈。』

「有時候,愛是一種力量,歡笑也是一種力量,怒也是一種力量。」

楊玄真來自現代,在那個信息大爆炸的時代,楊玄真看過很多小說和電影,在這一瞬間,楊玄真想到了七龍珠。

「在七龍珠之中,賽亞人如果想變身成超級賽亞人,就需要怒意,以怒來激發自己的力量。」

如,孫悟空和弗利沙戰鬥時,弗利沙殺了克林,還想毀滅納美剋星,在那一瞬間,孫悟空憤怒無比,終於變身成超級賽亞人。

同樣,孫悟飯也是因為情緒而變身,他和孫悟空有一些不同,悟飯靠的是生氣。

楊玄真的腦海中閃過一個一個的羅漢木雕,這些羅漢木雕表情各不相同,有哭,有笑,有怒,有喜,有悲,有愁……

「原來,這就是七情鍊氣法,以七情來鍊氣。」

想真正的了解七情的變化,又要了解眾生疾苦,感受眾生的喜怒哀樂。

「佛門修行之法,還真是奇特啊!」

其實,不只是佛門,道門亦是如此,修仙,修練到一定境界后,就需要入世修心,說到修行,其實,也是鍛煉自己的意志,意志堅定才能度過三災九劫。

無數的念頭從楊玄真的腦海中閃過,說來話長,實際上,還不到百分之一剎那,正如佛門所說,一呼一吸之間,有八萬四千個念頭。

「你們是何人?」一個中年男子盯著紀寧、楊玄真一行人,暗想,『有四個先天生靈。』緊接著,這中年男子又說,「我是藍齊部族的。」

「藍齊部族?」紀寧微微皺眉。

「公子!」秋葉露出一絲擔憂,「竟然是藍齊部族的人,藍齊部族是一個大部族。」他說到這裡,看了楊玄真一眼,楊玄真明白她的意思,『這藍齊部族和楊氏部族的實力相當,比紀氏強上一線。』

一個二十齣頭的男子說,「幾位,還是少管閑事吧,這個男人背叛藍齊部族,還搶走我的妻子。」他說話的時候,又盯著那個受傷的女子,「這個賤女人,竟然和野男人搞在一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