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墨驍龍你難道是想出其他好辦法來了嗎?你不是說玉盒不能裝悟神果,非得有靈液或者靈泉不可嗎?」

方晴趕忙問。

墨驍龍遲疑了一下,「辦法也不是完全沒有,只是——」

顯然,這個辦法令得他自己也很斟酌。

方晴聞聽,心裡是又喜又憂。

喜的是,要是真有辦法把其中一顆悟神果過了明路,弄出來,讓白空吃了的話,是不是就真的能有機會讓白空恢復一部分正常?

說不好還能削弱一部分墨驍龍的實力。

可這樣的喜,和憂患的可能是對半開的。

要知道,真的把悟神果弄出來的話,也許根本等不及讓白空吃,就讓墨驍龍弄到了手。

他如今已經是金屍之身,肉|身已經強化到了極致,離飛僵的地步,也就差了那半步元神和靈魂的強化。

悟神果強化和增加的可不就是精神力和靈魂強度嗎?

墨驍龍一聽到『悟神果』三個字,就發生了如斯的變化,難說不是悟神果就是他成為僵神的最後也是最關鍵的一步。

那樣一來的話,她完全可以想見,一旦悟神果一經出現,定然是被搶奪的結果。

更嚴重點,為了滅口,墨驍龍很可能把她和白空,乃至地球一起害掉。

賭還是不賭?

「你若是實在為難,就不用勉強了,雖然我很想弄到那顆悟神果,好給白空試試,可要是因此會對你造成傷害的話,就算了。」

「能在地球重聚,本來就不容易,阿空如今這樣,我身邊就剩一個你看著還算半好,你要是再有個萬一,可叫我心裡怎麼能好!」

「方晴,你,你真的關心我?」

墨驍龍眼神似有不信地看向她。

方晴心頭微緊,臉上卻故意作出一副嫌棄的樣子,「誰關心你,我是不想背負愧疚的心情,畢竟你不欠我!」

墨驍龍聽了這話,神色一松,卻笑了起來,「方晴,你就是這樣嘴硬,關心就是關心唄,還說什麼愧疚的心情,好了,我決定了,賭一把吧!」

「啊?」方晴錯愕地看他,「賭一把?賭什麼?」

「弄悟神果啊,還能賭什麼!」

「可我們不是沒有靈泉和混沌靈液嗎?」

「除了天地靈泉和混沌靈液之外,還有一個短暫的取巧的採摘辦法!」

方晴一愣,趕忙問,「是什麼?」

「用自身靈力壓縮凝化成液,然後包裹住悟神果,把它弄出來。」墨驍龍話一出口,方晴就有些傻眼了。

忍不住脫口而出地就道,「還能這樣?」

「嗯!這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畢竟自身修鍊出來的靈氣壓縮而成的靈液,雖然也是靈液,卻完全不能和先天天地里的靈泉以及混沌靈液那種級別的天材地寶們相比!」

「因此,用自身靈力壓縮而成的靈液,採摘完悟神果后,不能長久的保存,需要在極短的時間內把悟神果服完,不然當靈力壓縮而成的靈液,開始潰散,維持不住液體形態的時候,悟神果就又會消散在寰宇內了!」

「通常到了金丹境的修者,就能壓縮自身靈氣成為靈液,但是要把靈液塑成容器,還要用它來裝載東西的話,非大尊境不能成,縱是這樣,靈液而成的容器,一旦離體,耗損也是非常的快且大的。」

「弄不好,會多年修為敗落個七七|八八,導致境界大退落,因此基本不會有人冒這樣的風險,在體外形成靈液載體!」

方晴這麼一聽,自然也立即就懂了。

而聽懂的她,當然不能同意他這麼做,趕忙搖頭,「墨驍龍,不行,這個念頭,你想都不要想,我不同意,太危險了!」

「你現在的記憶力恢復的七零八落的,很多術法和功訣本來就使不出來,更別提你現在還要冒險把自身靈力擠壓成靈液,逼出體外來,不成,絕對不成。」

「我情願那悟神果化為青液消失於混沌宇宙,我也不會拿你的生命安全和靈力境界來冒險!」

「再說了,你忘記了,你的靈力就算壓縮凝化成了靈液載體,弄到了我面前,我也不可能|操|控得了那靈液載體,我可是無法術靈氣修為的,我有的只是精神力。」

「天地靈泉或者混沌靈液這種東西,可望而不可及,起碼是無主的,要是能找到,我也許還能勉強控制住,你的靈液本身是屬於你的修為的一部分,由你的本命元神控制,根本不可能給你之外的第二人|操縱,你說,你便是這麼做了,又有什麼意義?」

「誰說不能給第二人|操|控?我只要暫時的切斷它與我元神的聯繫,把他分離出去不就行了?」

「我……靠!墨驍龍,你瘋了吧!切斷你自己的元神和你的靈力之間的關係,就等於武者自廢武功,自斷手足一樣,你就不怕我萬一把你的靈力給據為己有了,或者故意弄潰散了,你就完全被打回到小羅嘍階段了?」

方晴瞪大眼睛,不敢相信這會是現階段的墨驍龍,會做的事情。

墨驍龍卻一臉輕鬆俏皮地沖著她笑,「別人我當然信不過,可對象是方晴你啊,我有什麼可擔心害怕的?你肯定是不會害我的,對吧?」

看著他一臉燦爛和信任十分的笑臉,方晴有了一剎那的恍惚和懷疑。

懷疑面前這個墨驍龍,也許並沒有被什麼其他的東西給佔據,只是她的一個錯覺而已,畢竟這樣的笑,這樣的話語和神情,完完全全就是墨驍龍本來的樣子啊!

只是那道太過印象深刻的金色銳利光芒,卻怎麼也無法從腦海中剝離出去。

因此,即便方晴的心中有了剎那的懷疑,卻還是硬了硬心腸,忽略掉他臉上太過燦爛和美好的笑容,轉而微微點了點頭,「我當然不會害你!所以我不同意你這麼做!」

「方晴!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悟神果這樣的東西,一旦錯過,可不是等等就能再有的,他的生長和成熟條件太苛刻了,我們這樣的人,終其一生也怕是只得這一次機會見到悟神果了,你可別因為一個衝動就這麼貿然的決定放棄!」

「再說了,靈力是我的,我都不擔心境界倒退,層次跌落,你怕什麼?你不想白岳雲好起來了? 穿越之我的網王老公 最強天賦 要是你動作夠快,精神夠集中的話,興許完全能趕在靈液氣化前,把兩顆悟神果都完好無損的帶出來!」

「要知道這東西可能也是白岳雲以前最看重的,只是他如今變成這個樣子,無力交代和告訴你而已了。」

方晴瞪大眼睛,「兩顆?」

隨即又苦笑了起來,「墨驍龍,你比我貪心啊,我現在都已經抱著浪費的一顆都得不到的心情了,你倒好,居然還要我弄兩顆出來,你知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啊,意味著你的靈液載體也得弄大一些,也就是說你耗費的靈氣需要更多,你難不成是想把自己抽癟成乾屍不成?不行!我還是那句話,我不同意這麼做!」 何凡十人一邊擼串,一邊看戲,一點也不急,感應之力時刻籠罩,觀察陸昊那邊的結果。

陸昊那邊,四位釋靈釋放最強狀態圍攻一頭返祖級凶獸,打的很激烈,道邪之力,魔氣滔天,在這一刻,佛道邪聯手了,先解決凶獸,再分高下。

佛道都是人形進化,陸昊有些像牛頭人,面如牛首,背生雙翅,若何凡沒記錯,前世蚩尤就是如此形象,另一位邪派的是一條魔龍。

「嗯?」何凡眉頭一皺,感應之中,有一位進化者正在接近洞口,是邪派的。

「瞄大俠,怎麼了?」一群人看向何凡,怎麼突然不喝酒了?

「有人接近山洞,邪派之人。」何凡淡漠道。

此地距離山洞有數百米距離,雙方戰鬥,全都與山洞拉開,釋靈分身乏術,涅槃進化者在戰鬥,若有人趁機偷入進去,若無何凡的感應能力,還真有可能讓他成功了。

「那現在怎麼辦?」凌賦皺眉道。

「不知道這邪派的是打的什麼主意,是不是陸昊他們的人?」青露憂慮地道:「若是另一支小隊,那我們就麻煩了。」

「應該是陸昊他們的人,附近沒有其餘隊伍。」何凡說道。

「瞄大俠的感應能力真強,不愧是釋靈進化者。」青露忽然說道。

何凡瞥了青露一眼,你再這麼聰明下去,絕對會平的!

「那我們就等著吧,只要不毀掉暗元魔花便可。」凌賦笑道:「再多的布置,還不是便宜了我們這個漁翁?」

「對,繼續喝酒。」一群人邪派的人又開始喝酒擼串,不管摸進去的進化者了。

只要是邪派的,就不會毀掉暗元魔花,除非是佛道派來的卧底。



凶獸嘶吼,進化之力的氣浪在翻滾,空中的交戰異常激烈,四位釋靈都受了些傷,返祖級的凶獸,雖然也受傷了,卻只是破了點表皮。

邪派的摧心化骨,比起邪毒的腐蝕,兇殘程度上差了幾個台階,何凡都要好幾刀才能腐蝕凶獸,更別說正版的邪派武技了。

戰鬥持續,喝酒吃肉依舊在繼續,何凡克制自己,沒有吃的太兇殘,也吃的比較少,否則只是飯量和吃相,都能認出他來。

「沒肉了。」兩個小時后,凌賦打了個飽嗝,說道:「酒也沒了。」

「那不吃了,看戲吧。」章龍等人喝完最後一口酒,目光看向涅槃戰場,依舊在那應付,你一招打不到我,我一招也傷不了你,打了兩個小時,佛道邪硬是沒死一個人。

又過了兩個小時,半日時間也差不多了,釋靈那邊的戰鬥也到了尾聲,返祖級凶獸,終於倒下了,四位釋靈也虛弱的不行,身受重傷。

「現在,該我們了。」一位道士冷笑道。

「蠢貨,暗元魔花,我已得手!」陸昊傲然笑道。

「什麼?」佛道兩位釋靈面色一變,同時看向洞口。

一道黑氣閃耀,一名進化者飛速出來,將一朵黑色花朵交給陸昊,神態恭敬:「屬下沒有讓大人失望,恭喜大人。」

「你做的很好。」陸昊將暗元魔花收入空間包,譏諷地看著佛道兩位釋靈:「你們比我好不到哪去,現在暗元魔花已落我手,識相的,趕緊離開!」

「暗元魔花,今日必毀!」釋靈道士面容沉重,周身劍光環繞:「道門之人,你們還沒解決邪孽?」

「邪派的,還沒將佛道殺乾淨?」陸昊也看向自己邪派的人。

這不看還好,一看四位釋靈都懵了,你們這戰鬥打了這麼久,一點傷都沒有?我是該誇你們無能呢,還是該誇你們優秀?

涅槃進化者們也懵,我們等你們的勝利,來決定最後結果,現在,你看我們是幾個意思?

「你們……」陸昊面色冷了下來,太讓我失望了,老子這個釋靈在這拼死拼活,你們幾個涅槃,在這偷懶耍滑?

「咳,陸昊,容我說句話,將暗元魔花給我,你可以活著離開。」凌賦等人緩步走過去。

「凌賦,你是覺得我受傷了,就殺不了你了?」陸昊面色越發陰沉,我現在雖然有傷在身,但還真不怕你這個涅槃九級的。

「現在是我殺不殺你的問題。」凌賦淡漠道。

「殺我?」陸昊嗤笑一聲,寒聲道:「先殺了凌賦等人,今天我就讓你認清,涅槃和釋靈的差距,是不可逾越的!」

話音一落,道邪之氣匯聚,陸昊身形一閃,厲掌魔氣凝聚,直逼凌賦面門:「滅道。」

「那我也讓你認清,你與我的差距,有多大。」凌賦冷哼一聲,身形一閃,露出身後的何凡。

何凡同樣抬掌,卻只是邪派武技:「摧心,化骨!」



噗嗤

雙掌碰撞,一口血水噴洒,陸昊以更快的速度飛了出去,何凡紋絲不動,目光淡漠地掃視全場,緩緩升空:「暗元魔花,你們說歸誰?」

何凡語氣冷漠,邪氣滔天。

「凌賦,你好卑鄙,居然還隱藏一位釋靈!」 護花高手在都市 魔龍嘶吼,佛道面色也變了,這尼瑪,不按常理來啊,居然還藏著一位釋靈不出手。

「邪派,就要有邪派的行事風格和風範。」凌賦譏諷地道:「卑鄙?這不是我們邪派的座右銘么?」

「凌少,你將何凡的話,聽進去了?還有,他不是說,不服就干,不用暗中觀察偷襲什麼的么?」章龍一時有些懵。

「我沒有偷襲啊,我們是天才,剛才不動手,絕對不是什麼漁翁得利,是我懶得對他們動手,現在為了暗元魔花,不想隱藏了。」凌賦正色道,在何凡面前,絕對不能說他的話,多半都不能信。

噗嗤

剛爬起來的陸昊又噴血了:「凌賦,很好,這次被你算計了,但是,你覺得,一位釋靈,能帶走暗元魔花?」

「誰告訴你,我是釋靈一級?」何凡幽幽開口,磅礴邪氣浩蕩,整片天都黑了,一股壓抑氣息席捲全場:「將值錢的東西交出來,我可饒你們不死!」

「釋靈三級?」

這股威勢,絕對達到了釋靈三級,而且不是一般釋靈三級能擁有的,佛道面色大變,這都快趕上釋靈三級頂峰了,邪派還有這種存在?

「你是邪派的?」陸昊等人也懵了,邪派釋靈不少,但能有這威勢的,除了邪子和那幾位,只有老一輩的人,而那幾位,若是來爭奪,絕不會帶個面具出來。

這傢伙,凌賦是從來找來的? 【居然還會躲閃】

不過通過採摘這一顆悟神果的經過,方晴也明白,別看這果子個頭不大,看著也不出奇,但是這重量可真不是一般二般的。

以她如今彪悍的精神力強度,居然包裹一顆悟神果就令得她腦袋都脹的發酸發痛,要把剩餘的十六顆,全給完好無損的弄到命泉池裡,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果然天賦異稟的珍稀靈果,就沒有那麼容易弄到手的。

可方晴也不能就這麼半途而廢的放棄,或者歇息一段時間再來,因為她說了,她等不起。

天知道這裡的時間過的比外界的快,悟神果會不會下一秒就成熟落地,化為青液消失不見了?

是以,即便是再耗費精神力,也得迎難而上。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方晴又開始了第二顆。

別以為有了先前一顆的成功經驗,她就敢稍有放鬆,相反,正因為知道了悟神果的重量非同一般,她唯有比之前更加仔細專註加倍。

如此小心翼翼的從命泉池到息壤葯園,往複了五六次之後,方晴的整個臉色都不好了。

白的嚇人!再是大口的吞納呼吸小球空間的靈氣,都無法得到補充和緩解。

而此時,還有整整十顆悟神果在枝頭上掛著。

怎麼辦?

方晴覺得她現在整個腦仁都疼的不行,像是要往四面八方炸開一樣,能把七顆悟神果弄進命泉水中,已經是盡了全部的力氣了。

要是還要勉強繼續下去的話,方晴覺得,要麼就是自己的腦袋炸開,要麼就是中途力竭掉落毀掉那團命泉水和裡面包裹的悟神果。

一時間,嘴巴里滿滿都是苦味。

而此時,不知道哪裡來的警兆,她的心神倏地動了一下。

完全是本能的,下意識地,方晴下一秒就頓時離開了空間,又回到了泳池了,只是這一回,她出現的不是在白空的身後,而是在白空的上方,幾乎是以掉落的方式,砸向了白空。

好在白空反應快,發現是她后,立即把人穩穩地接住了,摟到了胸前,擔心地看向她慘白的臉頰,還沒來得及檢查她的具體情形,就目光警惕地抬頭看向了泳池上方。

下一秒,那本來空無一人的半空中,卻緩緩地出現一個渦旋,原本應該待在大樓地底下的墨驍龍,這會兒人影卻出現在那漩渦中。

看到白空摟著方晴的身體,目光帶著警告和戒備的看著他的樣子,墨驍龍卻微微一笑,輕鬆地走了出來,「別緊張,我沒惡意,只是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所以重新上來和方晴說一下。」

說著,他的手輕輕一揮,那個無形的漩渦就不見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