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差不多要幾百萬。」阿莫里點了點頭,在精靈族中,魔法帳篷也是稀罕物,因為空間魔法師就從來沒有在精靈中誕生過,所以,空間裝備對於他們來說,是比較新奇的事物。

而人類世界當中,雖然空間魔法師消失了已經快兩百年了,但是長達八百多年的積累下來,空間魔法裝備雖然稀有,但絕沒有稀罕到花錢買不到的地步,這些空間裝備都是可以循環使用的,除非蓄意損壞,其保質期,那是遠超千年王八的。

除了四個裡外標準套間之外,一進帳篷門,走過一個單人可過的狹窄通道,然後就是一間寬敞的客廳,而在客廳的兩邊,就是房間的所在了,坐在厚重的實木太師椅上,黛絲打量著客廳的裝扮,這裡是典型的翔龍風格,全木質的傢具透著說不出的韻味,那些獨特的花紋跟鏤刻,都標榜著翔龍獨有的藝術跟文化。

「要是能把這些椅子幫回去就好了,皮埃爾叔叔說過很多次了,想要這樣的一把椅子。」黛絲摸了摸光滑的太師椅扶手,感嘆的說道。

阿莫里沒有說話,曾今何時,富的流油的精靈族會像現在這般,看到這些凳子什麼的都會生出覬覦之意來,是我們太窮了,還是人家太富了?這帳篷里的所有擺設跟裝扮,都是實實在在的實物,也就是說,這椅子跟地毯,都是龍雨花錢布置的,作為一個太子,未免也富有的有些過了吧。

阿莫里常年行走在人類社會當中,從龍雨的穿著以及日常用度上看,龍雨都是非常的奢華的,但是,太子畢竟只是太子,他不是皇帝,他每月的份錢都是有數的,雖然這筆份錢的數目對於普通的老百姓來說是天文數字,但是比到龍雨的花銷上,那似乎也是入不敷出的。

「大哥,不解開那幾個精靈的束縛,你是怕他們有什麼意圖吧?」坐在客廳里喝著香茶,易水寒隨口問道。「呵呵,什麼意圖不意圖的,我只是懶得解而已。」龍雨伸了個懶腰,不以為然的說道。 「對,就不該給他們解。」葉文昊刺溜一下將茶杯里的茶水喝光,抹了一把嘴說道。「他們幾個人已經可以完全無視了,我在想,怎麼想辦法離開這裡。」龍雨揉了揉額頭,不由自主的又捏起了眉毛。

「要想離開,也不是沒有辦法,雨,你忘了么,我們還有一個人質。」紅蓮抹了抹自己手上的那枚戒指,那是她自己煉製的儲物戒,雖然也可以存活物,但是使用時間只有一個月,一個月後,戒指就會自動報廢。

「咦,這個高等精靈長得蠻順眼的嘛。」艾莉絲軟綿綿躺在地毯上,面龐朝上,葉文昊伸長脖子看了看,頗為驚訝的說道。易水寒只是看了看,並沒有做任何的評價,龍雨拍了拍額頭,恍然大悟道:「對哦,我怎麼把她給忘了,先收起來,明天再好好問問。」

「明天?那麼現在做什麼?」紅蓮不解的問到,龍雨伸了個懶腰道「現在嘛,當然是去睡覺了,好了散了,各自休息,明天還要想辦法呢。」說著,龍雨就站起了身,自顧自的挑了一個房間進去了,葉文昊跟易水寒對望一眼,兩人笑眯眯的打量了一下紅蓮,偷笑著各自挑了一個房間走了進去。

紅蓮看了一下沒進人的那個房間,頓時抿嘴笑了,看來他們兩,對自己有所改觀了呢。進到房裡,龍雨洗了把臉,然後美美的洗了個澡,這才躺倒了床上,看著頭頂上熟悉的床幔,龍雨將雙臂伸展了開來,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雅兒她們。

雖然分離不過幾天,但是處在異次元當中,讓龍雨很沒有安全感,他也怕,萬一自己回不去,雅兒她們該有多麼的傷心,如果早知道會掉到異次元裡面,說什麼龍雨也不願意冒這個險。

「一定可以出去的。」嘴裡念叨了一句,睡意開始蔓延了上來,本來到龍雨這個境界,不眠不休不吃不喝是很平常的,但是龍雨始終放棄不了吃跟睡得權利,對於一個凡人來說,好吃好睡就是最基本的幸福,而對於龍雨來說,好吃好睡也是幸福。

所以,他用大神通控制著自己每天的睡意,適時的會感到疲憊,睡上一覺,醒來后那精神百倍的感覺,真的很爽。

睡得迷迷糊糊的,龍雨突然覺得懷裡多了個人,而那溫熱的身體以及熟悉的氣息,龍雨連眼睛都不用睜就知道是紅蓮。自打恢復了凌浩宇的記憶,龍雨就知道遲早有這麼一天,凌浩宇跟莫紫嫣的感情糾葛已經印到了靈魂里,再次感受了一次之後,龍雨已經清楚,自己跟紅蓮,已經綁在了一起。

但是,眼下龍雨真的不想跟紅蓮有肌膚之親,因為雅兒她們並不知道他跟紅蓮這複雜的感情糾葛,如果被她們得知,自己現在的行為就是相當於出軌了,不貞不僅僅是會對男人造成傷害,對於女人來說,自己的男人出軌,依然會受到傷害,也許傷害會更深。

而且,最關鍵的是,三個老婆,都懷著龍雨的孩子,「雨,我想··」紅蓮吐氣如蘭,鼻息打在龍雨的耳朵上,麻酥酥的,但是龍雨此刻的心境卻平靜如水,沒有一絲慾火要起的樣子。

「紅蓮,現在不可以。」龍雨按住了紅蓮在自己身上四處摸索的手,他是男人,一個身材妖嬈,長相誘人的美女赤身**的奔入懷來,他不可能如柳下惠一般,但是他的理智卻必須讓他行為上如柳下惠一般,所為的,只是為老婆們守一把貞操。

紅蓮的滿腔熱情瞬間被澆了一盆冷水,懷中那溫熱的身軀猛地一下坐了起來,開始穿起了衣服,龍雨苦笑了一下,一把將紅蓮拉回了懷中,「傻瓜,我說不可以那個,又沒有趕你離開,抱抱還是可以的嘛,等我跟雅兒他們說開了,就正式把你娶回來,到時候隨你怎麼樣。」

「哼~!」紅蓮假意哼了一聲,但還是環住了龍雨的脖子,依偎著睡了過去。

異次元的白天黑夜都是異常的長,龍雨睡醒之後,外面還是黑漆漆的,沒有一絲天亮的樣子,紅蓮也被驚動了起來,她的瞌睡本來就淺,龍雨一起,跟著也就起來了,洗漱過後,兩人走到大廳里,葉文昊跟易水寒的房門緊閉著,想來兩人還沒起來,龍雨拉著紅蓮的手,想著到外面透透氣去。

兩人剛一出了帳篷,葉文昊跟易水寒就從同一間屋子裡鑽了出來,兩人都已經洗漱完畢,衣服也換了一套,「怎麼樣,你賭什麼?」葉文昊的手裡攥著一把金票,雙眼瞪著易水寒,「我賭沒有~!」易水寒將自己手裡的一把金票拍在了桌子上,篤定的說道。

「好,我就賭有~!」葉文昊將自己手裡的金票也拍了下來,「你輸定了。」易水寒砸吧著嘴,賊笑著說道。葉文昊瞪著大眼到:「你才輸定了呢,沒看到大哥跟她從一個房裡出來了么,我就不信他們一夜無話,那麼的純潔。」

「嫂子們還懷著孩子,大哥才不會做那種事的。」易水寒毫不相讓的說道。「咦,你們兩起來了,這是爭什麼呢?爭得這麼起勁?」帳篷猛地被掀開,龍雨突然又回來了。

葉文昊趕緊拿大手壓住了桌子上的金票,嘿嘿笑道:「沒什麼.””沒什麼?不像是吧,我好想聽到你們在爭什麼有還是沒有的?是什麼呢?」龍雨笑眯眯的走了過來,葉文昊跟易水寒對望一眼,兩人心裡咯噔一聲,這下完了,全被聽到了。

「裡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快點出來投降,不然的話,後果自負~!」突然,帳篷外面傳來了喊聲,龍雨眉頭一皺,「這台詞我怎麼聽著這麼耳熟呢?」「大哥,咱們被發現了。」葉文昊一下跳了出來,趁機還將自己的金票抓了回去,易水寒也不甘示弱,袖子一弗,桌面上哪還有金票的影子。

「你能不能別講廢話,不被發現會對著我們喊?」易水寒譏諷道,「你不是廢話,那你出去把人趕走~!」葉文昊大眼一瞪說道。「大清早的就不消停,我出去看看。」龍雨無奈的說了一句,然後身形一閃,就從帳篷里消失不見了。 按理說,龍雨陣法已經布置完全,藏匿陣法也覆蓋上了,本不應該被人發現的,出的帳篷來,龍雨並沒有使用神識,而是直接抬眼望去,外面雖然還是黑漆漆的,但是扛不住他視力好,夜色中一覽無遺,在陣法的上端半空處,這會來的已經不是一個巡邏小隊了。

而是整整的好幾千人,火光照耀下,黑壓壓的如烏雲一般籠罩在天空之上,好幾千人全是乘坐者飛行坐騎來的,在飛行編隊的正中間,還有一個龐大的飛行坐騎比較引人注意,這是一架體積比較龐大的飛艇,飛艇的上端是碩大的橢圓形氣球,而在氣球下吊著的,則是一艘全副武裝,類似於潛艇一般的存在。

「底下的人聽著·····」聲音再次從那艘飛艇上傳了出來,龍雨能夠確定,他們確實發現了自己的藏身之處,只是不知道是用的何種辦法,而在那座飛艇之中,一個頭髮紅彤彤的高等精靈正對著一堆的面板大聲喊著。

在他的身後的座椅上,沉聲坐著的,正是不久前被聖王指定為調查毗盧里事件負責人的坎通納,坎通納雙手交叉著,兩個大拇指不停地轉著圈圈,他在等,等裡面的那些可疑份子現出身形來。

高等精靈的辦事效率是龍雨不可想象的,僅僅幾個時辰,毗盧里地下室里發生的事情就已經有了脈絡,艾莉絲與一個或者兩個不知道來歷的絕世高手突襲了毗盧里地下室,使毒從巴烏守將的手裡獲得了十八層的鑰匙,然後烏齊跟烏魯兩人接應,最終使得他們到了第十八層。

並且在聖王來到得那個當口上,將精靈族的人全部給救走了,大量的走訪以及毗盧里地下室里放置的水晶球錄像都可以提供關於這個故事脈絡的真實性,最後,坎通納終於敲定,導致毗盧里事件發生的根本罪魁禍首,就是艾莉絲小姐,而身為聖殿的聖女,艾莉絲小姐在進入毗盧里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坎通納派人到聖殿也查過了,證實艾莉絲卻是沒有回到聖殿,由此,坎通納有理由相信,正是艾莉絲夥同他人救走了精靈族,然後一齊逃出聖城躲藏了起來。

經過一系列的推理求證,坎通納的目標最終確立在了艾莉絲上面,而且,這個目標也相當符合聖王言下的政治目的,那就是艾莉絲是聖殿的人,只要一將艾莉絲捉拿回來,那麼就毗盧里事件要給出解釋的,就從聖城轉為了聖殿,而聖王也正好可以趁著這次事件,藉機向聖殿施壓,強制將他們已經膨脹的政治野心給壓回去。

但是,要實現這一切,首要的就是要找到艾莉絲,艾莉絲彷彿人間蒸發了一番,即使是坎通納找來了聖城裡名聲最響的賞金獵人,都無法找到她的確切所在。

最後,實在沒有辦法,坎通納還是去面見了聖王,在這種時候,聖王獨有的預見能力就派上了用場,短暫的施法之後,聖王給出了一個地方,而那裡,則是聖城外面的一片森林,森林裡地廣樹茂,如果有意躲藏,找人根本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坎通納帶來的雖然還不是最後的調查結果,但是事件目標的選定卻讓聖王相當的滿意,艾莉絲聖王曾今見過,他還打算想把她招進宮來呢,但是後來一想,艾莉絲是聖殿的人,最後又打消了那個念頭,作為高等精靈,艾莉絲的長相已經是相當於美若天仙了。

小小的在心底里可惜了一下,聖王當機立斷,將家族裡久不面世的守護神獸也給了出來,這隻神獸名叫阿尼古斯,乃是一隻獅身貓頭獸,肋生八翅,叫聲如同小兒啼哭一般,廝殺起來可以將自身的體型變大百倍以上,除了強大的物理攻擊能力,這隻神獸還有這無與倫比的精神力。

與生俱來的超強精神力使得它對環境的感應相當敏感,結界魔法器具什麼的,根本不能逃脫過它的搜索,而坎通納之所以找到龍雨也正是藉助於這隻阿尼古斯察覺到了異樣的精神波動。

外面的坎通納他們根本看不透下面的情形,在他們看來,那裡是正常的森林,並沒有什麼異樣,而阿尼古斯則是不停地啼叫著,提醒這裡有著異樣,所以,坎通納也就試探了一番。

龍雨看了有足足幾分鐘,才轉身走回了帳篷,葉文昊跟易水寒好奇的看著龍雨變作了一個長相醜惡的高等精靈,然後目送著他走了出去。

「虛擬芥子,收~!」輕聲念動咒語,手指一指,兩頂帳篷瞬間被龍雨收往了他的芥子空間,芥子空間雖然狹小,但是帳篷乃是魔法裝備,只要待在裡面,就不會有拘束的感覺,最最重要的是,龍雨眼下是堅決不能讓阿莫里他們暴光。

「你們想幹什麼?」陣法被收起,頂著一頭亂糟糟頭髮的龍雨從一顆大樹的後面轉了出來,茫然的看著天上漂浮著的高等精靈戰士。

飛艇里快速的飛出了一個人影,眨眼的時間就落在了龍雨跟前,「你是哪裡人,為何深夜在此躲藏?」阿尼古斯的叫聲突然停住,而且坎通納明顯的感覺到這裡少了一些微弱的能量波動,眼前的這人頭髮亂糟糟的,看上去是被吵醒的樣子,但是雙眼卻明亮無比,坎通納頓時起了疑心。

龍雨「啊啊啊」的指著自己的喉嚨,然後就是一陣的手舞足蹈,一大堆的手勢做下來,不單是坎通納沒看明白,就連比劃的龍雨都不知道自己要表達什麼樣的意思。

「難道是啞巴?」坎通納心裡說道,又喝問了幾句,眼前這人還是一味的指手畫腳,坎通納只得放棄,讓他跟啞巴交流,似乎困難了一些。

大批的高等精靈戰士落了下來,在林子里開始了地毯式的搜索,看著轉身離去的坎通納,龍雨心裡偷笑不已,轉身就要滑腳溜走。

轉過身的坎通納越想越不對勁,聖王所遇見的藏匿之地就是這片森林,而之前坎通納帶著阿尼古斯已經尋遍了這方圓幾百里,唯有這一小片地方有著異樣,如今突然出現龍雨這麼個人,而那些之前的異樣通通都消失了,這怎麼都說不通的。

「不對,給我抓住他~!」坎通納突然轉身說道,幾個高等精靈戰士立即向著龍雨才走了幾步的龍雨撲了過去。 龍雨身上猛地乍現出黑光來,幾個高等精靈戰士還未近身就直接被打的飛了出去,「守護之錘~!」一聲大喝,兩個大的足以蓋住龍雨的錘影就先後迎頭蓋了下來,強勁的類似光明能量使得龍雨很是反感,「地行術~!」一記符咒拍在腳上,龍雨整個人直接沒入了腳下的土地里。

「砰砰」的兩聲響,地上一個內外兩層的兩米方圓的大坑現了出來,而那個人卻不見了,「阿尼古斯,追蹤~!」坎通納突然從手中甩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珠子,珠子「啪」的一聲炸裂了開來,一隻身形在兩米左右的獅身貓頭獸沖了出來,飛速的向著前方躍了過去。

阿尼古斯剛一出現,龍雨就覺察到一股比自己的精神力量強大很多的精神能量將自己鎖定了,難怪會被發現,這樣的精神波動,都可以比的上摩昂那八爪金龍了。

一記神行符打在了腳上,龍雨想憑藉速度甩開那追蹤而來的阿尼古斯,但是,「砰」的一聲響,前方突然炸起了無數的土塊,前行的路北阻斷了,一聲炸響,龍雨從地下竄了出來,直接飛上了天空,御空飛行了起來。

「嗖」的一聲響,一道黑影直接竄到了龍雨的前面,身形猛地暴漲開來,體型直逼黑暗天龍的阿尼古斯一爪子就拍了過來,龍雨只覺得眼前突然暗了下來,隨後才傳來能量波動。

「當」的一身,龍雨抽出的破軍跟阿尼古斯的爪子撞在了一起,刀身上傳來一股大力,直接將龍雨打了下去,畢竟龍雨只是御空飛行,在操控魔元漂浮的同時還要跟阿尼古斯打鬥,無形中就處於了劣勢。

「欺負我沒有翅膀~!」龍雨雙目一橫,冷笑了一身,背後伸展了開來一對碩大的血色翅膀,在「呼呼」的風響聲中,龍雨再次的伸到了空中,阿尼古斯褐色的雙目緊緊的盯著龍雨,小巧的紅色舌頭在嘴邊tian了tian。

「瞄」的一聲,阿尼古斯從龍雨的背後襲擊了過來,那速度,比流星都還要快上幾倍,眼看著龍雨就要被這龐然大物撞飛了,一面門扇大小的金色盾牌很是突兀的出現在了龍雨的背後,「當」的一聲,盾牌劇烈的震動了起來,一圈又一圈的金色光波從盾牌上蕩漾了出來,而來勢洶洶的阿尼古斯因為速度太快來不及躲閃,一頭就撞在了這面盾牌之上。

頭暈目眩中的阿尼古斯還未恢復過來,龍雨轉手就是一甩,一道金色的光芒閃過,如同蟒蛇一般粗細的捆仙索就快速的將阿尼古斯捆了起來,捆仙索的速度相當快,阿尼古斯只是一愣神的功夫,就發現自己的翅膀不受自己控制了,然後整個身軀就在高空中做起了自由落體運動。

「砰」的一聲,阿尼古斯將地面砸開了一個大坑,金色的光芒之間,巨大的身軀猛地縮小了開始,但是不幸的是,那捆住它身軀的捆仙索,也隨著它的縮小縮小了,也許是不甘心,身軀縮小的阿尼古斯再次的變大,捆仙索緊跟著也變大了,反正不論阿尼古斯的體型如何變化,它都是牢牢的捆著它的。

「死吧~!」龍雨從空中躍下,十八血翼的速度加成,加上全力的一擊,破軍這一刀下去,就算是神仙也吃不了兜著走,也許是感應到了自己的命運,阿尼古斯哀鳴了起來,跟嬰兒極其相似的啼哭聲響徹夜空,紅色的光芒映照下,破軍當頭劈了下來。

「大膽~!」一聲暴喝,隨後趕到的坎通納來的實在是太及時了,為了讓阿尼古斯不被龍雨劈成兩半,坎通納直接扔出了自己左手的鎚子,碩大的鎚子變作了流星錘,在坎通納的全力扔出之後,已經可以比擬一發榴彈炮了。

「轟」的一聲響,鎚子跟破軍相撞激起的能量波像四面八方散射開來,衝倒了一地的高大數目,掀起了無數的草皮泥土,剎那間,「簌簌」的從半空中下起了泥雨。

龍雨最終還是沒能將阿尼古斯殺氣,回頭望了一眼正在蓄勢的坎通納,手指一動,一道黃光竄入了龍雨的衣袖,隨著龍雨的身形沒入了森林當中。

「阿尼古斯,你沒事吧?」坎通納很想追上去,但是他又很擔心阿尼古斯的安危,停下來查看了一下阿尼古斯,除了皮毛受了點上海之外,阿尼古斯並沒有什麼大礙,抖動了一下頭顱,阿尼古斯重新站了起來,坎通納大喜,指著前方道:「阿尼古斯,繼續追~!」

但是阿尼古斯卻是搖了搖頭,「瞄」了一聲后,說什麼也不肯往前走了,坎通納幾經勸說,這隻高等精靈皇族的守護神獸卻是爪子抓在地上,怎麼也不往前走了。

「真沒用~!」坎通納在心底里罵了一句,將阿尼古斯收了回去,獅身貓頭獸再次化作了一顆珠子,將珠子小心的放好,坎通納展開了背後的金色翅膀,如同趕集一般的疾奔了出去,向著龍雨之前逃走的方向去了。

坎通納走了剛幾分鐘,從他們之前所在的地方不到一米的地方,一棵斷樹後面閃出了龍雨,「真笨。」龍雨得意洋洋的說道,然後慢條斯理的整了整身上的衣物,這才往另一個方向快速的遁走了。

坎通納越追越疑惑,按道理來說,逃走的龍雨不可能一點痕迹都不留下,這哼哼遲遲的把一百里又追了出去,聖城的輪廓都能夠隱隱約約的看見了,天都亮了也沒見到龍雨,坎通納不禁停住了腳步,耐心的想了起來。

「遭了,大意了~!」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坎通納終於想通了,阿尼古斯乃是神獸,神獸怎麼會怕高等精靈,它站著不走,也就是說明,那人之前還在原地,自己可真笨,連這都想不通。

趕忙將那顆珠子拿出來,滿臉不滿的阿尼古斯被放了出來,在好言相勸了一會之後,阿尼古斯才答應繼續幫坎通納追蹤龍雨,一人一獸再次的出發了。

那種心裡隱隱的感應又出現了,龍雨不禁無奈的嘆了口氣,看來自己是真的沒辦法躲過阿尼古斯的追蹤了,眼下,就只有一個辦法了,那就是直接躲入芥子空間中,龍雨還就不信了,進了芥子空間你還能鎖定我? 龍雨一進芥子空間,那邊疾奔的阿尼古斯就停住了腳步,它再能,也不可能越過時空阻隔,去鎖定處在另一個異次元的龍雨,龍雨的芥子空間也是屬於異次元的存在,只不過,這個異次元是個微型的。

「阿尼古斯,怎麼了?」坎通納看到阿尼古斯突然停下來,擔心的問道,阿尼古斯搖了搖頭,不安的在原地打起了轉轉,坎通納還以為又跟剛才的情形一般,但是幾經查探之後才發現,這裡別說是龍雨了,連個野獸都沒得。

就這樣,龍雨鑽進芥子空間里的帳篷里跟易水寒下了一天的棋,而坎通納帶著大批的軍隊也在森林裡整整的搜了一天,截止到天黑的時候,已經有上萬人投入到了搜尋龍雨下落的隊伍中來,至於艾莉絲,另有上萬人在尋找。

艾莉絲的失蹤同時引起了聖殿的注意,畢竟聖殿只有兩個聖女,失去任何一個都是巨大的損失,在教主阿姆斯特的示意下,以主殿牧師為主的一隻搜尋隊也自行開始了對艾莉絲的尋找,這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阿姆斯特已經知道了毗盧里地下室里發生的事情。

那份呈給聖王的報告,在阿姆斯特的書桌上同樣有一份,對於艾莉絲的行為,阿姆斯特很是憤怒,他怎麼也沒想到,在自己極力明顯表示出要制裁那些叛徒的時候,艾莉絲竟然還會頻頻做出這些舉動,現在更是直接背上了謀反的罪名。

要知道,如果罪名一旦成立,那麼整個聖殿都會跟著遭殃,聖殿可以爭取更多的權利,可以在政治上擠壓聖城,但是卻不能反抗皇族的統治,這是雙方各自的承受最低點,一旦罪名坐實,那麼別說是早就對聖殿不滿的聖王,就連普通的民眾也不會原諒聖殿。

這就是聖殿同聖城之間那糾結的關係。所以,現在擺在聖殿面前的嚴峻問題就是,一定要在聖城方面之前找到艾莉絲,只要先找到了艾莉絲,那麼主動權就又回來了,就不會任由聖王那邊說什麼是什麼,而聖殿,也就有了迂迴的時間跟機會。

兩邊都在爭著找艾莉絲,而艾莉絲卻被紅蓮封在了戒指空間里,這註定是無果的尋找,但是在雙方的爭鬥中,哪怕是沒有任何的消息,他們依舊會不遺餘力的投入大力氣去找,因為誰都不肯放過眼前的機會。

瀟洒的打了一天牌,龍雨尋思著那些高等精靈們也應該累了收隊了吧,誰知道他剛剛從芥子空間里冒了個頭,那種被精神鎖定的感覺就又出現了,無奈的望了一眼有著兩輪月亮的異次元空間,龍雨再次躲回了自己的芥子空間。

至於阿莫里他們則是整整的睡了一天,天又黑了的時候都沒有醒過來,直到第二天清晨,龍雨才見到睡醒的阿莫里他們。

「我們睡了多久。」阿莫里的精神恢復了不少,眼神中已經出現了神采,如果不是肚子實在太餓的話,他也許還會睡上好久,龍雨微微一笑道:「一天一夜了。」「難怪會覺得很餓。」阿莫里笑了笑,「呵呵,我早就想到了,食物就放在外面的客廳里,龍雨是在阿莫里的房間里同他說話的。

「有勞太子殿下了。」阿莫里很有禮貌的表達了一下謝意,龍雨不以為然的笑了笑,然後就離開了,阿莫里將黛絲她們都叫了起來,精靈四人組美美的吃了一頓,然後就又回到了房中,繼續開始了呼呼大睡。

「大哥,這也不是辦法啊,一直被困在這裡。」葉文昊看著龍雨跟易水寒下棋就惱火,他們兩人一盤棋能夠下上半天,期間還不怎麼搭理自己,那可不是悶壞了。

「我不是正在想辦法嘛。」龍雨手裡捏著一枚棋子,眼睛緊盯著棋盤,易水寒則是直接冷聲呵斥道:「噓,別吵~!」他不說這別吵還好,一說直接刺激到了葉文昊,「吵你妹啊~!你們在這裡下棋,把我給悶死了,我說,我還不能說說話了不成。」那獨有的大嗓門嚷嚷起來,讓人的耳朵根子都震得生疼。

龍雨捂著耳朵,不滿的沖易水寒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幹嘛還這樣說,看吧,刺激到了吧。」易水寒也捂著耳朵,連連說道:「下的入神了也就沒在意。」「靠,你們真是的~!」葉文昊還以為自己都抓狂了,他們兩總該安慰一下自己吧,誰知道他們依舊是下自己的,葉文昊惱火的轉身回了自己房間悶頭大睡去了。

紅蓮則一直待在自己的房中不知道在忙活什麼,龍雨不說,易水寒也不問,兩人就是坐在這裡下棋,吃了睡,睡醒了下棋,下餓了吃飯,吃完了繼續下,下累了則取睡覺,睡醒了繼續往返循環。

起初的幾天龍雨還偷偷的出去看看,到了後面則直接不出去了,這樣的日子一直過了一個月,阿莫里等人都養的白白胖胖的了,龍雨都還沒有從芥子空間里離開的打算。

每天吃上幾顆丹藥,補充一下芥子空間消耗的能量就是龍雨所有的事情了,除此之外,下棋下棋下棋,一直都是下棋,葉文昊閑的無聊,下棋他又不在行,也就躲在房間里研究金剛伏魔功,或者打打降龍伏虎拳,再不行就直接悶在著睡覺。

阿莫里起初還問問什麼時候出去,後來龍雨每天只是把吃的送過來,然後就不再閃面了,漸漸地,阿莫里也不問了,大家都被困在這裡,他們急,龍雨他們自然也不輕鬆,出的去出不去這跟急不急沒有一丁點的關係,每天也就只能吃了睡,睡醒了做做一些別的事情,比在精靈王國里還要來的悠閑。

又是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這天,如往常一樣,易水寒洗臉洗漱過,早早的坐在了棋盤跟前,這些天,他每天都跟龍雨下棋,但是卻老是輸多贏少,昨天想了一夜,想好了布局,想著跟龍雨好好的殺上一盤,但是左等右等,比平常晚了兩個多時辰龍雨都還沒出來。

易水寒不禁滿是疑惑的站在龍雨的門口,尋思著要不要敲門進去,萬一紅蓮在裡邊,自己敲門進去了豈不是讓他們尷尬,就在躊躇的時候,紅蓮的門卻開了,「小寒,別等了,雨昨天晚上就出去了。」

「啊?」易水寒一臉的驚訝,昨天晚上就出去了,出去做什麼了?有心問問,但是看著紅蓮那冷冰冰的臉,易水寒還是忍住了,「哦」了一聲就退了回去,一個人坐在了棋盤旁邊。 龍雨卻是在頭天晚上就離開了,實際上,最近的半個月來,每天晚上龍雨都會離開那麼一會,聖殿制定的月蝕之期已經過去,作為主導這一大事的主辦方,嫌犯的逃脫使得聖殿跟聖城都是丟盡了臉,但是毗盧里事件的矛頭直指聖殿,雖然艾莉絲還沒有露面,但是眼下的證據都是對聖殿不利的。

聖殿自然不甘心平白的背上這麼一個大黑鍋,雙方明裡暗裡的開始了爭鬥,聖王以聖殿機構臃腫為由提出了裁減聖殿人員的提議,按照以往的慣例來說,聖殿的運轉是靠聖殿本身的產業以及信徒們的供奉來維持的,這些年,聖殿的威望增加,直接導致了信徒的增加,而信徒增加,帶來的最直觀的效益就是手裡的錢多了。

錢多了組織就要擴展,以前不過上下才一千人的聖殿,如今已經陸續的招新擴展到了幾萬人的規模,以前的一千人就讓歷代聖王們寢食難安了,何況是現在的幾萬人,提議自然要通過民眾選舉,聖城是採用**制度管理民眾的,在一千名人民代表的表決之下,有超過一半票數的民眾贊成了聖王的提議。

於是,聖殿被迫進行了從來都沒有過的裁員,但是這還沒有完,聖王沒有輕易放棄這次機會,艾莉絲謀反的罪名雖然懸而未決,但是聖殿插手聖城管理的事情還是被他公開提了出來,以前,聖殿人員就有在聖城兼職的先例,不過那時候並不多,擔當的職位也不是很重要。

但是現在不同,很多聖殿出身的人員都在聖城佔據著極其重要的位置,就拿艾莉絲來說,如果不是她還有個市政局秘書長的職務,又怎麼會輕易的進入連聖王都不能隨意出入的毗盧里地下室。

只因為一個毗盧里事件,聖殿奮鬥了很多年才爭取來的兩項特權都先後被聖王給砍掉了,這對於阿姆斯特來說,不是重創,但也算是硬傷了。

聖殿那高大的樓台殿宇此起彼伏,佔據了聖城內最大的一處山峰,而在山頂的一幢高樓里,穿著黑色教主服的阿姆斯特臉色陰沉的看著下面站成兩排得主教們。

主教們不停地爭論者什麼,裁員的消息傳來,大家都很是震驚,但是已經通過了**選舉,這就是已成的法案,由不得反悔,主教們爭論的是,到底是誰的手下該裁,誰的不該裁,誰的應該裁的多,誰的應該裁的說,大家眾說紛紜,各有各的理由,幾乎都認為自己不應該被裁撤。

「好了,不要吵了,教主已經有了主意,這幾份是裁撤的名單,大家都看看吧。」一個年級在三四十之間的中年女子將一沓沓整齊的文件交到了各位吵得不可開交的主教們手上,看著那一個個黑色的名字,眾人現在才發現,擴張規模容易,縮小規模真的很難啊。

名單很厚,單個的一份文件數下來至少有上萬人的名字掛在了其中,這說明,這些人從此就要離開聖殿到別的地方謀生了。

「教主大人,聖殿里的每個人員都是我們辛苦培養的,就這麼放著離開了,正是大大的損失啊。」一個主教輕聲說道,阿姆斯特沒有言語,但是神色卻很是不愉,這些他何嘗不知呢,你當培養一個聖殿人員很容易么,首先洗腦這一過程就會淘汰很多人,每個正式入編聖殿的人,都是百分百的忠誠聖殿的所在,在他們的理念中,只有聖殿沒有聖城,這樣的人,在如今智商很高的高等精靈中,培育出來一個都難。

我養的俏相公他黑化了 平民們都有了自己的思想跟思維模式,豈是輕易會被洗腦的,忠誠,在智商越發高的種族裡則越發的難以擁有,阿姆斯特很是清楚,那些聖城裡的官職他可以不要,聖殿高級祭司們的領地也可以縮小,但是唯一讓他感到憤怒的則是裁員。

辛辛苦苦的將聖殿發展壯大容易么?從一個二十幾歲的小夥子做到如今鬚髮全白,終身未娶,將所有的心思都獻在了這裡,被裁掉的這些人中,多少人都是聖殿的將來,阿姆斯特真的心痛了。

「就這樣吧,今天我有些累了,大家先回去吧。」阿姆斯特揮了揮手,頂著教主的黑色皇冠,拖著疲憊的身軀往後面去了,主教們私語了一會也各自散去了,既成的事實,再爭辯,再不舍也是無濟於事的,現在,除了接受還能有什麼辦法呢。

聖殿這邊在毗盧里事件里吃了大虧,聖王則得盡了便宜,大量的聖職人員的剔除,使得聖城的管理制度里只有了聖城這一系的存在,這是多少代聖王夢想的清一色時代,聖王很是佩服自己的智慧,但是,隨後的問題也擺到了他的面前。

聖城的後備管理人員跟空出來的職位並不相等,在填補了一些極其重要的職位之後,大量的職位還是空了出來,在跟親信大臣們商議了很久之後,聖王終於重啟了已經在聖域消失很久的人才招納計劃。

招賢的消息一放出來,整個聖城就沸騰了開來,多少年了,平民們根本無法接近官場,這樣的機會,對於安逸的高等精靈們來說實在是一件刺激無比的事情,大量的平民們都湧向了招考官員的考場,為的就是獲得一個進入高層社會的機會。

而在這些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卻還有一個不顯然的存在,這個人,就是頂著一頭亂糟糟褐色長發的龍雨,之前的發色跟長相已經不能讓龍雨再拿來當做遮掩,在重新換了一副相對順眼的容貌之後,龍雨也投入了這浩浩蕩蕩的招考大軍當中。

這是一個多月以來龍雨想出的唯一辦法,只要混入高等精靈的高層,才能有機會知道異次元跟天祿大陸連接的秘密,這是眼下尋找回去的路最為妥善的一條途徑。

招考並不是免費得,首先要交兩個金幣的報名費,空手而來的龍雨等到擠到報名處跟前的時候,袖管里已經多了好幾個錢袋,兩個金幣交出之後,寫上達西這個名字,龍雨就正式屬於考官員的一員了,拿著工作人員給的那個號碼牌,龍雨擠到告示那邊一看,自己被分到了甲組,這次的招考一共有十八個組的分類,所有這些分類的人,多是為了競爭一個職位,那就是東城門的守城將軍。 東城門的守城將軍聽起來是個將軍,實際上是個很卑微的官職,換算到翔龍帝國的官職上,也就是個八品的軍職,說是芝麻綠豆大的官也不為過。

但就是這樣的官,也有好幾百人參加考試,報好命看好初試的場地之後,龍雨就回到了自己頭天找好的房子,這是平民區里一家空置的房屋,龍雨只花了三個金幣就買了過來,當然,這三個金幣也是今天去考試的時候在擠過去的時候摸來的。

將房子的錢付了,龍雨就拿到了鑰匙,屋子很簡單,上下兩層,入門是客廳跟廚房,還有一間是傭人的房間,而二樓則是三個主卧室以及一個洗浴室,聖城裡的平民們即使沒有工作也衣食無憂,市政局的各項福利政策保證了這些生來就是城裡人的吃喝拉撒。

除此之外,稍微有點余錢的還能請得起地精僕人,而這些地精,則是早些年高等精靈們抓來的奴隸,社會程度高度發達的精靈聖域都還沒有脫離奴隸制度,何況是翔龍帝國那個還處於半封建半領主式的國度里。

龍雨是很不喜歡奴隸的,對於房屋經手人提議一個金幣賣價的地精僕人,龍雨並沒有接受,這倒不是因為他花不起這個錢,只是單純的不喜歡奴隸,奴隸跟奴僕是兩個概念。

房子里的傢具什麼的都是完好的,倒也省得龍雨布置,買了一些日常的日用品之後,龍雨就在自己的房間裡布下了一個比較隱性的陣法,隨後,他也回了自己的芥子空間,後天才是考試的時間,這段時間,他正好通過紅蓮好好學習一下高等精靈們的文字跟語言。

「什麼?大哥你去當官了?」聽著這個無比震撼的消息,葉文昊的眼珠子差點都蹦出來,他還以為龍雨又出去不知綁架那位高層人士去了,沒想到,竟然是去考一個芝麻綠豆大的小官。

「與其每天冥思苦想的沒有結果,還不如從最實在的辦法開始。」龍雨翻著紅蓮給出的精靈語音節讀音,一邊默讀一邊說道。「還是有些想不通,這得花多少時間吶。」葉文昊搖了搖頭,倒是易水寒比較支持龍雨的做法,綁架並不是一個能常乾的勾當,而且,這裡不是天祿大陸,充滿了無數的未知數,就是那個阿古尼斯都讓龍雨頭疼無比。

一個半月的時間,對龍雨的追蹤已經結束,至於艾莉絲的下落,得盡好處的聖王也不想去追究了,想要的結果已經有了,沒必要再耗費人力窮追不捨了,而坎通納,則繼續當著他的侍衛將軍,雖然沒有將艾莉絲跟龍雨抓回來,但是在這場跟聖殿的交手中,坎通納出了不少的力,這讓聖王很是滿意,同時也更加的對他的忠誠堅信不疑了起來。

時間過得很快,兩天一閃而過,第三天的一大早,龍雨就早早的去服裝店拿了自己定好的衣服,這是一套比較普通的皮甲,看上去很是美觀,但是實際的防護能力並沒有多少,裡面罩上一件紫色的長袍,外加皮甲,整個人的氣質頓時就不一樣了。

等龍雨來到考場的時候,進場已經開始了,將手裡的號碼牌交出去,龍雨就從警戒森嚴的大門裡給放了進去,大門裡面是一溜的書桌,每個桌子上都有一個牌子,而龍雨的手裡換了一個守衛給的牌子,二十七號,龍雨眼睛掃著,找到了位於拐角的座位。

周圍的座位已經坐滿了人,龍雨做好后一打量,竟然發現不少的女性高等精靈,女性的高等精靈大多看起來比男的要順眼多了,首先是牙齒沒有那麼誇張,皮膚啊發色什麼的都很細膩,再加上特有的女性氣息,除非是實在丑的看不過眼的,其他的其實還好。

龍雨這一番打量不要緊,倒是勾的場內的女人們不住的往他這裡看,龍雨是在自己的相貌基礎上改變的高等精靈的摸樣,那頭亂糟糟的褐色長發今天也特意炸成了高高的馬尾,尖尖的耳朵跟俊俏的臉龐,雖然那對尖牙有些影響美觀,但是看在高等精靈的眼中,那可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帥哥。

過了大概一刻鐘,一聲鐘響,考試正是開始,一張張泛著淡黃色的紙張擺在了考生們的面前,上面全是選擇題,但是問題竟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例如你平時喜歡做什麼呀,喜不喜歡喝酒啊,還有例如,城門口來了貴族,要不要收費啊之類的問題。

龍雨打量了一下四周,發下眾多人下筆的速度相當快,但是他卻沒有下筆,堂上還有一張更大的書桌,桌子上坐著一個穿著官服的考官,也許是考官太無聊了,他竟然也扯過了一張考卷,看著上面的題答了起來。

龍雨一看機會來了,嘴裡默默的念動咒語,隨後手指輕輕一捻,捻出了一個米粒大小的黑色顆粒,黑色顆粒在乾淨的考卷上翻騰了一下,竟然變成了一隻小蟲子,蟲子翅膀一撲騰,搖搖晃晃的飛了起來,隨後就落在了考官的桌子上,龍雨眼睛一閉,考官桌子上的那張卷子就看的一清二楚了。

幻化術跟傀儡術的結合應用,被龍雨當成了作弊的手段,考官的歲數不輕,看上去應該是老官員了,他的答案,自然比龍雨他們這些新丁們更加符合聖城的要求,隨意的改了其中幾個題的答案,龍雨就將卷子交了上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