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怎麼可能?」被稱為幽姨的女子面色動容,靈力的修鍊幾乎是靠自身一吸一納慢慢積累而來,怎麼可能靠外物增長?

「真的!」陶奕希修長的睫毛眨了眨,再次望向高台上的十瓶白酒時,美眸中充斥著勢在必得的神采。

….

和陶奕希有同樣想法還有其餘五人,只有真正嘗試過的人,才知道白酒的價值,如果擁有足夠這樣的資源,代表著就可以永無止境的前進。

「何老,馬上開始吧?」李一忠首先坐不住,作為五品酒師的兒子,整日在他父親耳目濡染下,他更清楚此仙酒的價值,所以他勢必不惜一切代價也要爭取更多白酒,如果到時候拿回去他父親能破解出酒方,那才是真正的價值連城。

因為,仙酒雖然珍貴,但它終究有使用完的那一天,只有真正掌握了酒方,才是王道。

即時別說幾大家族,恐怕連皇室都要看他臉色行事。

會場內,這時候陸續有人回過神來,一雙雙熾熱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台上的白玉小瓶,只可惜他們再也沒機會競拍了。

高台上,何老抬頭看了二樓一下,他知道接下來的重頭戲,將會異常激烈。

「剩下的十瓶,起拍價,三十萬金幣,每次加價不可低於十萬。」何老古板的臉色,微笑道。

低拍價一出,會場內很安靜,不是因為價格太高,而是因為能竟拍的人太少,他們好像都沒有要先出價的意思。

九塵的包間里,他並不著急,他非常清楚白酒對仙士的吸引力,而且白酒只是一品仙酒,相信有些人,恐怕即使是傾家蕩產,也想把剩下的十瓶收入囊中,盡情研究。

因為對一些高級酒師而言,研究破解低級仙酒的酒方並不是什麼難事。

冷場並沒有持續多久,之前那個叫白靜怡的少女,首先顫巍巍的喊出了價格:「四十萬。」

九塵的目光順著聲音看過去,少女在拉攏周邊的人和她一起合資競拍,顯然,她也知道,在這六個競拍者中,她的實力最弱,如有沒有其他人支持,她根本沒有希望,而整個一樓會場內,只有她一個人有資格競拍,所以其他人還想得到白酒,只有和她合作,才有機會,看來這丫頭也不笨。

「五十萬。」在少女喊價后,二樓貴賓間一個老女人的嫵媚聲緊跟而來。

「六十萬。」另一個貴賓間,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跟在身後。

「一百萬。」少女咬咬牙,她一口氣加了四十萬,也是她能給出的最高價格,可謂是孤注一擲,她集齊了十個人的錢,每人十萬,只為了能再獲得一瓶白酒,

這個高價落下后,許多人也是一驚,今天已經第二次競拍上百萬了,平日可是難得一見。

「一百一十萬。」在三人之後,黑鷹老鬼,終於冰冷冷的出聲了。

黑鷹老鬼的喊價一出口,少女與另外兩人,只有無奈的搖了搖頭,安分的坐下來。

「怎麼?陶小姐和李公子這是準備不出手嗎?」如今三個人退場,現在還有能力競拍的只剩下陶奕希和李一忠。

「一百二十萬。」李一忠沒有理會黑鷹老鬼,他知道最大的競爭對手是陶奕希,旋即目光望過去,笑道:「到你了陶小姐。」

在陶奕希的包間,她與幽姨互視了一眼,決定要拿下這十瓶白酒,旋即加價:「一百三十萬。」

「一百四十萬。」

「一百五十萬。」

…..

兩人不斷加價,價格很快飆升到兩百萬,會場內,所有人幾乎都已經驚呆了,一品仙酒竟然能拍出兩百萬的天價,這些富家子弟,還真花錢不眨眼睛啊。

何老眯著眼,望著價格飛速上升,笑得不知道多開心。

「你是真要跟我搶嗎?李一忠。」陶奕希平淡的聲音里,蘊含著怒氣,今天李一忠兩次攪她的局,已經徹底惹怒她了。

「陶小姐,話可不能這樣說,公平競拍,怎麼能說搶呢,對吧。」李一忠其實也不想得罪這個陶家大小姐,只是這白酒實在太珍貴了,他必須爭奪回去,即時破解出酒方,一切都是值得的,

「好,很好。」陶奕希咬著牙齒,深呼吸了一口氣,一口價:「兩百四十萬。」

「兩百五十萬。」竟然得罪了,李一忠只能繼續跟下去。

陶奕希不斷的深呼吸,提醒自己保持冷靜,她可從來未輸過,旋即準備加價。

「奕希,不要衝動。」就在陶奕希準備繼續加價時,她的包間突然進來一個女子。

女子身穿一件白色短裙,精緻的花邊襯出白皙的雙腿,修長挺拔,玲瓏般的曲線完完全全的勾勒出來。

「小柔。」陶奕希回頭一看,見到女子,開心的上前一抱。

符小柔,天香商會的大小姐,與陶奕希從小就是好朋友,兩人是閨蜜。

擁抱之後,陶奕希問她:「怎麼不讓我加價,你是了解我的,我陶奕希想要的東西,從來沒有得不到的。」

「是,是,是,你大小姐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星,也有人給你摘,只是十瓶一品仙酒可不值二百多萬。」符小柔笑了笑:「而且你是不是傻,我可是這裡的大小姐,要查一個賣主的消息還不簡單,有必要花這冤枉錢嗎?」

「哦,對耶。」一語驚醒夢中人,陶奕希拍了拍腦袋,只要知道賣主,再打聽一下,不就知道白酒的出處拉,可能還有機會知道酒方的下落。

「不虧是好閨蜜。」陶奕希忍不住又抱了上去,狠狠的親了一口符小柔:「小妞,不錯嘛,又漂亮了。」

…..

「李公子出價兩百五十萬,可還有人加價。」見陶奕希許久未出聲,何老正常程序問道。

陶奕希臉上咧起壞壞的笑容,又忽然出價:「兩百七十萬。」

「兩百八十萬。」李一忠道。

「兩百九十萬。」陶奕希的聲音,宛如勢在必得的模樣。

「三百萬。」李一忠完全沒有意識到陶奕希在玩他,旋即咬牙報出了讓得滿場嘩然的天價。

「恭喜你,你贏了。」果然,見李一忠再次報價之後,陶奕希露出狡猾的笑容,沖著李一忠戲謔的笑道。」

面色有些愕然,片刻后,李一忠臉色沉了下來,這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被耍了。

「十瓶白酒,由李公子拍買成功,」何老的小錘,隨之落下。

望著戲劇性的落幕,九塵忍不住的笑了笑,然後帶上斗篷,與小魚行出了包間。

「陶奕希,還挺有意思的。」出門的時候,九塵低喃喃的笑道。 「…咱們的駱市長今天很安靜啊!呵呵…駱市長!我可是聽說了,你的愛人可是炎黃公司最大的董事長啊!…你找老婆可真厲害啊!連世界富豪排名前十的女富豪都能娶回家啊!…我看中午就去你家吃飯,咱也打下土豪啊!…..」

駱林沒想到謝林江的話題一下子突然轉到了他的頭上,而且是帶著親熱的玩笑似的調侃,會議室內,頓時響起一陣善意中摻雜著妒忌的哄堂大笑聲。

所有幹部全都看著年輕的掉渣帥氣的年輕市長,就連尹海潮眼裡都閃過一絲嫉妒,是的,沒人不妒忌啊!那可是真委書記的玩笑啊!

你以為省委書記的玩笑,是隨便跟你開的嗎啊?

「咳咳…謝書記真幽默!…那我就說兩句…現在內地改革的聚焦點,可都在咱們這兒了!…我們現在是壓力也大責任也大啊!…還有一些國營企業還處於嚴重虧損中,現在要讓大家動起來!不能光靠一個炎黃公司啊!…那還得群策群力的想辦法!找出路啊!…」

駱林開始是不打算髮言的,畢竟,有尹海潮書記在那「頂著」呢,他就沒必要在謝書記面前出什麼「風頭」了,但是謝書記好像不想「放過」他,看來有心人還是知道,在北河塘山市的外商合資事情上,是誰的功勞最大,看來省委書記心裡是有一本帳的。

「好!說得好!…到底是年輕有為啊!…不錯!…駱市長說得好!現在全國人民的眼光可都盯著我們這了,大家要更加的謙虛謹慎!…不能懈怠!省委這個學習小組我就交給你了!…你可得給我好好帶著啊!…呵呵…」謝書記說這話真不知道是啥意思,尹書記的臉上有點黯然。

當然,這種表情也只是一閃而過,本來也是,書記那是管黨的,市長則是管行政執行的,所以,從道理上來說,省委謝書記說這話,並沒什麼不妥之處,但是,在尹海潮的耳朵里,那就是另一個意思了,她認為省委書記這是在對駱林示好呢?為什麼示好?那就是這個謝書記,是知道駱林的深厚背景的。尹海潮也是知道的,畢竟尹家在京城的勢力也不小啊,想要了解駱林的底細還是沒多大問題的。

調查得結果,肯定是讓他們感到震驚的,知道自己家的大閨女要跟這個「重要人物」一起搭班子開展工作,加上尹海潮也說跟駱林認識的事情,尹家的幾個老人這才放下心來,他們自然了解了,駱林在京城的「霸道」,連連得罪不少紅色高官,而且至今他還屁事沒有,反倒是那幾個被他整得年輕紅色衙內,老實了很多,這些事情綜合起來,那就體現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這個姓駱的人極其不好惹,而且,此人背景越是了解清楚,越感到心驚!要知道這些能了解到駱林真實背景的人底細的,可都不是一般人啊,一般人能知道駱林底細嗎? 甜妻還小,總裁需嬌寵 傳聞,那是不可靠的!

「嗯!…謝書記!我看您的提議很不錯!…畢竟,這招商引資的事情,就是駱市長一直提出來,並且實施的!…我看吶!…讓駱市長擔這個擔子還真沒找錯人!….」

尹海潮也馬上笑著看了眼一臉平靜淡然的駱林笑著說。

「…我說尹書記!你也別想躲懶啊!我看!咱們這北河的改革…還得在您的英明領導下才能順利執行!…謝書記!我看就由尹書記牽頭,我跟著配合,和省委工作組的同志們互相學習嘛!….」

駱林也笑著打著官腔接了話說道。謝書記滿臉笑容的,眯著眼睛看著駱林心裡暗自點頭,難怪此人這麼年輕就能坐上如此高位,看來也不是完全是他背後勢力起的作用,而是此人本身能力就很強!接下來的會議時間,那就是其樂融融了,大家都一個個互相吹捧著對方,整個就是歡聚一堂的感覺,哪一個好啊!

最後,會議定下來了由省委領導組織部長王部長,鄒飛舟等人,帶領的學習小組,暫住塘山市市委,預期開展一個月的學習。市委這邊由駱市長牽頭,尹書記掛個副組長,來配合指導省委工作小組的學習工作。會議很圓滿的結束了。

中午,肯定是在市委的接待所吃飯了,期間,謝書記示意駱林坐在他邊上,顯得很熱情,搞得駱林有點不習慣了,汗!誰知道,這位謝書記,吃完飯也不消停,竟然提出要跟周曼麗女士見個面,見見這個世界女富豪?

駱林肯定不能拒絕,畢竟,周曼麗的身份也是投資商來的,省委書記要見一下也是情有可原的,所以,謝林江和他的秘書徐一飛,就跟著駱林回到了市委大院二號樓。

今天,殷紅梅,周曼麗全都在家,還有那個顧問蘿絲,真是三個女人一台戲,三個人剛剛吃完飯,正在那聊得正歡呢,一般駱林不回來吃飯,駱林的秘書都會打電話過來,告訴梅姐一聲。

今天,省委書記等人要來,周曼麗是知道的,所以知道中午駱林肯定不會在家吃飯。

「…老公!回來了!…」

劉秘書把門推開,駱林領著等人剛走進屋內的走廊上,周曼麗那柔媚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說實話,只要是男人,聽到這種讓人骨頭都能變酥的聲音,第一念頭就是要看下這女人的樣貌,這種衝動那就是一種本能的反應,也不能說是好色哈!

「…嗯!…有客人來了!…」

駱林換了拖鞋,其他幾個人還在茫然不知的看著駱林再換鞋,感覺到有點不解。要知道,那個年代可沒人回家就換鞋的,不過,這是梅姐也很快的走了出來,並且把鞋櫃裡面的新拖鞋,全拿了出來,給謝書記等人。

大廳內,殷紅梅等幾個女人,都坐在沙發上悠閑地品著香茗,不過這時她們都坐直了身子,看著駱林,謝林江等人走了進來。

「…曼麗!…這是省委謝書記!…」

「…這位是炎黃公司的董事長周曼麗女士!…」

謝書記真的被周曼麗的絕色容貌震撼了,真是太美了啊!而且有種不可褻瀆的感覺。謝林江第一次感到在一個人面前有點自卑的感覺,可見周曼麗的美貌殺傷力是多麼強悍哈!在駱林的介紹下,周曼麗跟謝林江握了下手,謝林江很紳士的一觸即松,臉上並沒有露出什麼豬哥樣,不過也是,謝林江肯定是知道駱林不好惹啊!再好色也不能做的如次明顯不是?再說了,自己還是個省委書記不是!

「這是…殷紅梅女士!…」駱林臉上淡笑著,介紹起老媽殷紅梅了。殷紅梅現在可真是越來越漂亮了,真是眼似流光,秋水盈盈,面似桃花,粉色朵朵,不但有少女的那種嬌嫩,還帶著成熟婦女的那種雍容高雅,要說,周曼麗是讓人不可侵犯的那種貴婦,那麼殷紅梅就是那種讓男人想摟在懷裡寵愛憐惜的小家碧玉了,所以,我們的謝林江同志,真的被刺激到了,跟殷紅梅握手的時間,稍微長了一點,而且眼裡閃著異樣的炙熱。

看得殷紅梅心裡一陣異樣,要知道,省委書記那是相當大的官了!雖然,以前殷紅梅也見過老爺子的,但是,象謝林江這麼「年輕」英俊的省委書記,她還是有一點震驚的,再說了,謝林江可是屬於老帥哥啊!而且是那種很成熟,很有內涵的那種,就是說是典型的「師奶殺手型」的型男哈!

當然,這只是形容下。這都不是主要的,最主要是的謝林江覺得殷紅梅極其面熟,而殷紅梅也有此同感,所以,兩人才會握手如同點穴一般的呆在那了,而且還是來那個人互相凝視之中的那種…汗!

駱林和邊上的人都感覺到了謝林江和殷紅梅兩人的異常,殷紅梅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臉上,已經浮起了淡淡的紅暈。

怎麼回事?!

駱林這下臉都黑了,周曼麗差點沒笑出聲來,心說,好嘛!別看婆婆平時一本正經的,怎麼今天遇到個老帥哥書記就這樣了?

「…咳咳…梅姐!去泡幾杯大紅袍來!…」

周曼麗不愧是機靈人,她見到老公有點不高興的臉色了,趕緊的打破僵局。

這下謝林江和殷紅梅兩人,才飛快的把手鬆開了。

作為秘書徐一飛來說,他心裡是激動的,也是佩服的,好傢夥!到底是老大啊!在家人家裡就敢調戲女人?佩服!

「…你…你是不是…認識一個叫謝雨的人?…」

謝林江是啥人啊,那還沒有反應過來啊?

你沒看到咱們駱市長的臉都黑了?現在說別的什麼都沒用,只有把造成剛才「握手外加凝視」原因的說出來才行,而且還要很自然地說,當然,必須要一個可以讓人接受的理由或者故事!

這不是怕不怕的問題,這是一個禮貌問題,你沒事抓著人家一個美婦的小手不松,還跟人家炙熱對視,你想幹啥?嗯?而且現在還有這麼多人看著呢!搞不好,你這個「流氓省委書記」的帽子可就落實了哈!

…認識啊!我說您怎麼這麼面熟了!…您是…謝雨的哥哥?….謝林江?…」

好嘛!殷紅梅也一臉驚詫的表情,外加很激動的神色,謝雨是殷紅梅從小學,初中的同學,後來因為開始搞運動,殷紅梅家就搬家了,搬到了京城,而謝雨一家人還留在了HN省,其實,殷紅梅是HN人,她也不是北方人,後來父母都在運動中「光榮」了。接著,後來又通過人介紹認識了駱世傑,戀愛,生子后,一直都沒回過老家HN,所以,今天能遇到謝林江也實在是緣分所致啊! 出了拍賣場包間,九塵和小魚直接回到了鑒酒室,中年人一早恭敬的在哪裡等候他們。

「兩位大人,符谷大師讓我請你們到貴賓室。」中年人一臉笑容,敬畏的笑道。

九塵點頭后,在中年人帶領下,他們來到了天香商會專門接待貴賓的貴賓室,

推門而進,裡面溫度舒適,裝飾豪華,茶水點心一樣不少,不虧是接待貴賓的地方。

掃視了一遍房間后,九塵絲毫不客氣的坐了下來。

「兩人大人,請稍等一會,符谷大師馬上就來。」中年人垂首的站在一旁,恭敬道。

聞言,九塵也不作聲,閉目養神,靜靜等候。

半響之後,一陣有些急促的腳步聲自外傳來,幾道身影,推門而入。

「兩位先生,等候多時了吧,抱歉來遲了。」符谷蒼老的聲音,忽然落入九塵耳中。

睜開雙眼,九塵將臉盡數遮掩在斗篷之中,目光移上,符谷正笑眯眯的將他看著。

「沒事。」九塵沙啞的聲音,盡量掩飾他年輕的身份「已經拍賣完了,不知是不是可以把錢給我,我們還有事。」

望著兩人全身包裹在黑袍斗篷之中,符谷眉尖不著痕迹的皺了皺,剛才,他又悄悄探視了他們一遍,可惜依舊一點收穫都沒有,宛如一張白紙。

然而越是如此,符谷就越是不敢怠慢,畢竟一點底細都不知道,冒然得罪兩位神秘強者,可不是明智之舉,更何況也有可能是兩位比他還高級的酒師。

畢竟那具有強大能量的白酒,就算是他也無法煉製出來。

如果真的是兩位六品酒師,那可不得了,傳出去,恐怕天香城都要變天。

旋即符谷盡量放低自己的身份,別看他距離六品酒師只有一步,但就是這一步,如果沒有意外,他一輩子都沒機會進入那個境界。

而就在之前,他試完一滴白酒,發覺此仙酒不但具有強大能量,還能洗髓煉魂,增強靈魂力量。

對酒師而言,靈魂力量就是一切,只有靈魂強大,才能煉製複雜高級的仙酒,所以,此時面對九塵兩人,他宛如見到夢寐以求的境界。

「這位先生,十六瓶白酒拍賣出三百一十六萬金幣,除去購買黑暗精靈的一百萬金幣,和百分之五的稅金,所余,全在此處。」符谷微笑的將一張金色卡片輕輕的遞給九塵。

接過金色卡片,九塵心中終於輕輕的鬆了口氣,不管在哪個世界,只要有錢,便好辦事,這是恆古不變的道理。

既然錢到手了,九塵也不想再停留,旋即問道「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帶黑暗精靈走了?」

「當然,不過還需先生稍等一下,一些手續還在辦里之中,等會就將她帶過來。」符谷輕輕說到。

見還要等,九塵準備不再開口,保持沉默,可是他見符谷欲言又止的模樣,旋即沙啞的道:「符谷大師想說什麼,不妨直言。」

「呵呵,不滿先生,老夫還真有一事所求。」符谷輕輕笑道。

「何事?」九塵眼睛微眯。

「不知先生可還有白酒,老夫願意以三十萬單價購買幾瓶。」符谷沒有掩飾對白酒的垂涎,呵呵笑道。

瞧著符谷那笑呵呵的模樣,九塵就知道他想打白酒的注意,不過想了想以後肯定少不了與拍賣場打交道,把關係打好了,有利無弊。

旋即從懷裡拿出了兩個白玉小瓶,伸到符谷手中,笑道:「符谷大師請笑納,以後還希望多多關照。」

沒想到九塵如此大方,符谷激動的接過來后,立馬取出一張水晶卡,卡上繪有符家的族徽。

「這是天香商會的貴賓卡,只要先生持有卡片到天香商會任何一家拍賣場,都將受到貴賓的待遇,同時,拍賣所需繳納的稅金,也將從百分之五降至百分之二。」

聞言,九塵笑了笑,比起剛才的那些客套話,他更喜歡這實質性的東西,沒想到這老頭還挺會做人的,當即也不客氣的收下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