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我們走!!」,歐陽玄領著三人向出口跑去,在他前面,也有一群修為低下的人在離開這裡。

還好這個出口夠大,不然以現在的人流量,恐怕會十分擁擠,不過分成兩部分人出去,也可以增加一些不被發現的幾率。 此時的境外之城無比的熱鬧,無數的人馬都聚集在此,紛紛應和討論著各自對秘境內的猜想。

「聽說了嗎?這一次光族的人放出了消息,聽說裡面有七個祭壇!」,一個老漢遠遠的觀望著遠處出口處的人群,道。

「嘁,現在才聽說,我早就知道了我還知道,那上面還有七個傳承!據說傳自遠古!可能是上古大能留下的!」,在他的身邊,是一個中年人,此刻正驕傲的吹噓著。

「你們的消息能不能不要那麼落伍?」,一旁一個年輕人是在忍不住了,脫口而出,他的身上有一股威壓,顯然也是修鍊者。

「我聽我那個表弟說,那七個傳承已經被人奪走了!而光族這一次的目的,也是光之祭壇的光之傳承!」

「現在那傳承肯定已經到了光族手裡,光族一向正義,現在實力更進一步,我相信,光族會是最強大的宗族,不管裡面去了多少人,都沒有人敢去光之祭壇,誰敢和光族搶食?」

「哼,是嗎?」,這是,恰巧有一隊人從他的身邊走過,有人聽到此人吹噓,頓時冷笑一聲。

「怎麼,難道你不同意?或者你見過有誰敢搶光族的東西?難道你敢?」,那人一聽到有人反駁自己,立即皺眉,起身質問道。

「呵。」

來人冷笑,搖了搖頭,如果在幾個時辰之前,或許他也會這麼覺得,畢竟光族的權勢和強大早已滲透人心,但是現在…

「我自然不敢,我可沒有那麼自不量力,光族的強大也當然人盡皆知。」

「哼,那你說什麼?還好意思反駁?」,剛剛那個青年修鍊者驕傲道,語氣中有一種嗤之以鼻的驕傲。

「可是,我不敢,那可不代表別人不敢!」

「呵,那你倒是說說,有誰敢?」

「歐陽玄!我可是親眼看了他們開戰!」,那人脫口而出,隨後撒袖離去,跟上了自己的隊伍。

「歐陽玄?歐陽玄!」,剩下的那三個人紛紛低頭,隨後雙目猛然一瞪,看了眼對方,竟都發現了幾人眼中的驚訝!

「難怪,剛剛傳出消息,說是光族的人出來了,只不過十分狼狽,明顯受了傷,我還以為他們只是瞎傳,沒想到竟然是真的!」,中年人低語。

「這個歐陽玄,已經得罪了奔雲靈宗白衡,竟然又得罪了光族,難道一心尋死不成?得罪了光族,他還能活多久?」,青年修鍊者道,顯然是從剛剛那人的模樣看出,他沒有騙自己。

這件事情,恐怕也會隨著他們的傳播,而人盡皆知,不過現在的歐陽玄,卻藏在最後一些走出秘境的人群中,他此刻只想帶著柳依依和自己的朋友們安全的離開這裡。

出口處,也果然普通他們所料,光族那個年老的長老,一對遲暮的眸子正緩慢的掃過走出的人群,似乎在尋找什麼,在他的身邊,獨孤酉陽正閉目療傷,周圍還有三個人輔助。

而在老者身旁,還有兩個中年人,一個身穿黃袍,衣服上不時有符文流轉,整個人也是十分圓潤,大腹便便,頭上戴著一隻地主才會佩戴的帽子,彷彿真的是哪一界的地主一般。

而另一個人則顯得有些瘦弱,身上穿著一襲淺綠色衣裳,頭髮盤起,深色冷漠,雙手負在身後,看過去有些陰盛陽衰。

可是二人現在的眼睛,卻和光族的長老一樣,一直盯著不斷湧出的人群,尋找著什麼。

「可惡,這個該死的歐陽玄,竟然將我的褒梓給殺了!我要將他抽經扒皮點天燈!」,那個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怒道,談及塗褒梓,竟然還有一絲心痛之色,顯然他就是塗褒梓的父親。

「塗富啊,塗褒梓的事情我也很難過,唉,都是我們的錯,漏算了還有那個小畜生,你放心吧,我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光族的老者道,臉上帶著誠意。

「哼,塗胖子,你喊什麼喊,你以為就你兒子遇害了?獨孤酉陽可是說了,還有我兒子姬文!我可憐的孩子啊!」,相比比較瘦弱的中年人一邊道,一邊帶著哭腔,從話語來看,就是姬文的父親。

「這個天殺的歐陽玄,我要食其肉,飲其血,熬其骨,滅其魂!也難解我心頭只恨啊!!」

「唉,姬書啊,你也不要太傷心,你也放心,我們不止會給你們一個交代,還會給你們一些賠償的。」,光族的老者皺了皺眉,嘆道。

他嘆的不是兩個年輕人死了可惜,而是他知道,這兩個傢伙,恐怕又要借著這個借口,向光族獅子大開口了,又要被拿走不少東西。

「謝五長老,經過您這麼一安慰,我好多了。」,塗富立刻又一臉悲痛,化作嘴角帶笑,向著老者鞠了一躬,面對這位在光族中排行第五的超級靈聖,他也不敢太造次。

「我也謝過五長老,我相信,有五長老這句話,文兒在天之靈,一定會安息的!」,姬書也立刻收起了哭腔,彷彿剛剛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嗯…」,五長老點點頭,可是眼角卻抽了抽,這二人變臉的速度之快,可謂五長老見過,罕有對手。

「先仔細尋找殺害你們兩個孩子的那些人吧,得先把交代給你們。」,五長老道。

「是,五長老說的對,這幾個傢伙,休想跑!」,塗富急忙點頭應道,姬書也是立刻低頭尋找,不願意錯過分毫。

其實以二人的身份,子嗣其實多的是,塗褒梓與姬文不過是其中之一罷了,死了只能說明他們能力不夠,二人倒也不可惜,畢竟在他們眼裡,這就是廢物。

不過好歹也是自家人,總得表一下態度,否則不就被人落下了話根,那他土族與木族豈不是誰都可以欺負?

「出來了!」,丁盼從入口一步踏出,重新回到了原本的世界,他猛的吸了一口氣,「還是自己的世界好啊。」

「少主!」,他一出來,遠處就有兩個老者出現,領著一對人馬,將丁盼團團圍住,保護在中央。

「二位長老,你們怎麼來了?沒必要來兩位吧?」,丁盼笑道,覺得來兩個長老有些誇張了。

「少主,這是族長大人吩咐的,而且,族長大人也回來,應該也快到了吧。」,其中一個山羊鬍長老道。

「少主,此行收穫如何?」,另一個長老倒是沒有那麼長的山羊鬍,不過兩道眉毛確實垂下耳根,面色和善,十分有特點。

「收穫不錯。」,丁盼點點頭,將具體的的事情傳音向二人,順便還提了一下歐陽玄的計劃,顯然是想讓二人幫助他們。

兩個長老一聽到丁盼所說,眼中露出驚喜和興奮的光芒,能讓兩個年老成精的人都露出這種表情,可見他們有多高興,可是一聽到歐陽玄幾人的脫離計劃,便皺了皺眉。

「少主,這對我們來說並不存在利益啊,甚至還有可能得不償失…」,山羊鬍長老道。

「是啊,少主,這一切,還是等族長來了再說吧?」,另一邊,那個長壽眉的長老也附和道。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丁盼眉頭一皺,「我叫你們做,你們就要做,這一次如果沒有他們,那裡會有我現在的所得,我可不想讓自己成為一個過河拆橋,忘恩負義的人!」

「少主…」,兩個長老面具為難之色,對視一眼,終是嘆了口氣,「好吧,如果出事,我們會儘力而為。」

「嗯,這樣就好。」,丁盼這才點頭,打算在這裡等著周洪幾人,以做接應,和及時反應。

「那個不是金族的丁盼嗎?聽獨孤酉陽說他得到了金之傳承,而且還是那個歐陽玄幫他拿到的。」,姬書一眼看到丁盼,道。

「嗯,確實是這樣。」,塗富也點點頭,「不過金族一般與各族交好,我們也不好直接動手。」

「二位,我明白你們的心情,既然大家都不願意得罪,這樣的,如果真的確定他和那歐陽玄有染,自然交給你們處置。」

「謝過五長老。」,二人抱拳道。 「丁盼出去了!而且好像沒什麼事?」,周洪道,二人離入口不遠,藉機觀察了一番,自然也看到了光族和另外兩族的人。

「可是他們盯得這麼緊?怎麼出去?」

「別怕,按照丁盼和歐陽玄的計劃,我們就這麼出去,如果有變化,丁盼會讓他的人動手阻攔一陣,我們到時候立刻逃離!」,周雲安慰道,此刻的他眉頭緊鎖,也是萬分小心。

「好…」

人數眾多,而且不可能一下子撤完,所以周洪和周雲二人就一起躲在這裡,而霸凌天,秦壽則跟著端木青揚深怕他衝動。

「青揚,你平時這麼安靜,怎麼關鍵時候這麼衝動?」,霸凌天道,「比我還衝動。」

「你快別說了,青揚是一片好意,不過青揚,我們現在是一條船上的螞蚱,你的心意我們知道,但是行不通的,反而會讓你陷入絕境,這樣我們到時候還要犯險去救你。」,秦壽道。

「嗯,我知道了,之前是我衝動了,沒有想到這一點。」,端木青揚也是點點頭,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沒事,你接下來別那麼衝動就好。」,霸凌天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和秦壽身為宗族弟子,光族不敢明目張胆的動手,所以也沒有偽裝。

誘夫 與此同時,另一方無法飛行的人群也從下面走了出來,人數也不少,歐陽玄,柳依依,小瑤,無量四人就在其中。

「怎麼還有一隊人?」,塗富道,語氣中有些不耐煩,顯然是覺得要分心二用而頭痛。

「這下怎麼辦?我們一人盯一邊?」,姬書倒是沒有在意,似是隨意問道。

「二位,這樣吧,那下面的就由老夫來吧,你二位關注前一批人就可以了。」,光族五長老沉聲道。

「如此甚好,那就有勞五長老了。」,姬書二人相視一眼,拱手笑道。

「嗯。」,五長老點頭,看向下方晚一批出來的那些人,遲暮的眼中突然閃爍著精光。

「酉陽說,那個歐陽玄沒有獲得傳承,此前也曾傳出他不過靈帝實力,恐怕會在這一批人當中。」,五長老心道,他看似是幫助姬書二人,實則也有自己的想法。

從獨孤酉陽的口中,他知道了歐陽玄現在的實力,還有那奇怪的靈力,雖然他不懂,不過他也不想懂,因為,只要認定是光族的二人,那麼,殺掉就好了。

更何況,歐陽玄已經和光族為敵,實力還能夠力壓獨孤酉陽,可以說,在五長老心中,他已經是非死不可!

「嗯?那兩個傢伙很可疑啊?怎麼其中一個是金雲產業的周雲,另一個是素煙公子,周洪?」,塗富道,他一眼就認出了不加偽裝的周洪和周雲二人。

「是,獨孤酉陽說他們聯手那個歐陽玄一起妨礙了光族行動,這兩個傢伙,不能放過啊。」,姬書也是道。

「二位等一等,他們這是分批出來,我們不能妄動,否則打草驚蛇。」,五長老沉聲道。

「是,五長老英明。」,二人拍著馬屁道。

注意到周洪和周雲二人出來的,可不止他們,還有一大堆看熱鬧,或者裝門等著二人出來的。

「那是老闆!老闆出來了。」,有個金雲的夥計喊道,有些激動,顯然是太過興奮。

「金雲的老闆,周雲啊!果然儀錶堂堂!」

「年少有為啊,不知道有沒有家事,老夫與授他一份姻緣。」,有老者捋了捋鬍鬚道。

「還有那個,是周洪嗎?素煙公子周洪!」,還有人眼神注意到了周雲旁邊的周洪。

「看樣子,還真是周洪!他也出來了!聽說實力極強,看來不是謠傳!」

「啊!素煙公子?!素煙公子在哪裡?」,一聽到「素煙公子」這四個字,頓時有一夥夫人少女來了精神,不斷的詢問。

「在那裡!在那裡!!」,有一個四五十歲的大媽看到了,興奮的彷彿一個少女,指著周洪道。

「呀真的啊!」

「素煙公子!人家在這裡!」

不斷的有女孩子發浪,朝周洪招手,揮舞著自己的手帕,微風拂過,一股香氣也隨之飄揚。

「嗯?不對!素煙公子不是吃素的嗎?!」,終於有人注意到了不對,因為此時的周洪正拿著一個雞腿,使勁的吃著,他實在憋了太久了。

「我記得沒錯的話,是吃素的。」

火爆毒妃:君少,萌寶一送一 「那他手上的雞腿是怎麼回事?」

「看樣子,是素煙公子沒錯啊。」

「不!難道我的素煙公子變了!」

「不要啊!還我素煙公子!」

「我們要不食人間煙火的素煙公子啊!」

一群婦人少女也發現了這一點,一頓討論后,頓時捶胸頓足,面色痛苦,彷彿被人搶了家產。

然而,周洪並不管這些,他只知道…

「果然,還是雞腿最好吃。」

「你快別吃了,我們要抓緊時間出去。」,周雲道。

「放心吧,你沒看到光族那些人看到我們也沒有動手嗎?」,周洪道,明顯的有些放鬆警惕。

「唉。」,周雲嘆了口氣。

「咦?」

一直在行走的那群人中尋找歐陽玄的五長老口中突然發出了一陣輕咦,顯然是有些驚訝。

「沒想到,暗族的小魔女還真的來了,看來酉陽說的沒錯,暗族和歐陽玄勾結在了一起。」

「這麼說來,那個小雜種肯定也在她周圍了,聽酉陽說,那個小雜種,和暗族的小魔女可是打得火熱。」

五長老心中篤定,雙目精光大放,不斷的在柳依依的身邊尋找。

「可惡,沒想到光族駐紮在境外之城的長老都來了。」,人群中,歐陽玄忍不住皺眉,心頭緊張,他原以為,光族最多派一兩個靈宗來而已,這樣的話他們逃走的幾率也會大很多。

「可惡,還有那兩個傢伙,應該就是土族與木族的族長了,這回真的是想置我於死地啊。」

「小子,現在怎麼辦?」,影問道,連他都有一些緊張。

「能怎麼辦,希望千幻的隱藏能力足夠,希望我們運氣夠好。」,歐陽玄苦笑,但是他知道,在那樣嚴厲的搜尋下,恐怕用不了多久就會被發現。

千幻確實有能夠隱藏自己的真實面容和修為氣息的能力,可是他改變不了一身一些特帶的東西,比如靈魂波動。

就在他的目光掃過五長老和旁邊兩個家族族長的時候,那一絲微弱甚至可以忽略不計的靈魂波動,還是被那年老成精的五長老給捉住了。

「如此謹慎,氣息也隱藏的極為巧妙,如果生在我光族,恐怕光是這隱藏的技巧,就足矣被我族當做天驕培養。」

「可惜啊,你卻與我族為敵,任你有天縱之資,也是留你不得。」,五長老暗嘆一聲,眸子開合。

「五長老,發現他了嗎?」,一旁的姬書問道。

「嗯,此子謹慎,若不是被老夫抓住一絲不同,恐怕就被他躲過去,不過現在人多眼雜,為避免誤傷,先派人儘快疏散下方人群。」,五長老道。

「是!」,他身後的光族下人回應,立刻派人加緊疏散周圍的群眾和修鍊者,還有剛剛從秘境出來的人。

「五長老真是宅心仁厚,竟還估計那些螻蟻的生死,我姬某人,佩服!」,姬書當即拱手一擺。

「哼,可笑,虛偽。」,五長老心中冷笑一聲,轉頭看向另一邊,「派幾個人下去,攔住他們,疏散群眾。」

「是!」

「只要對歐陽玄出手,至於他那幾個朋友…,到時候,就看誰敢出手了。」,五長老的眼中重新出現遲暮,像一個滄桑的老者,閉上了雙目。 絕色王妃她胖過 「難道真的沒有發現我們嗎?」,周雲和周洪一起人群中等了半天,也沒有見到光族動手,現在柳依依也已經出現,歐陽玄想必也在不遠。

「看吧,我早就跟你說了,沒事的。」,周洪道,臉上掛著滿滿的信心,「我們很快就會成功脫身的。」

「不對,我總感覺,這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周雲眉頭一皺,看向一直神神在在坐在一起的三族領袖。

「你們也注意到了嗎?」

霸凌天和秦壽還有端木青揚三人也成功出來,秦壽開口道,他在此之前就已經覺得不對,因為太安靜了。

「那個人是光族的五長老,我想,歐陽玄即使隱藏能力再好,想躲過去也不容易。」

「你們看!」,端木青揚突然向他們指了指下方,那我最後一批出來的人群中,幾隊光族的士兵正快速疏散人群,甚至還有幾個正以包圍的方式向柳依依幾人靠攏。

「他們看到了柳依依!」,周雲心中一緊,「我知道了,他們不知道歐陽玄在哪裡,他隱藏的手段太強,所以想用柳依依來威脅他現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