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是的,詛咒,」孫平壓沉了聲音,「在詛咒下,一旦有人泄露了那個勢力的情況就會被詛咒燃燒掉靈魂而死,而且還有神奇的力量幫助我們隱藏氣息和異樣情緒,這樣看起來就是風少也察覺不到我們有絲毫的不對勁。」

「那你現在為什麼……」趙小風剛奇怪為什麼孫平泄露情況沒有什麼事情,忽然就感覺到一股攝人心魂的力量作用到了孫平的身上。

「啊……」

孫平一個大老爺們突然倒在地上,使勁地在地上打滾,抱著腦袋忍受著可怕地劇痛。

這是來自靈魂深處的痛楚,它並沒有在趙小風身上,但趙小風竟然有一絲感覺,一旦孫平被這股力量殺死,下一個就是他,無論他逃到那裡結果都是一樣,這個攝人心魂的力量都會找到他。

「可惡,這到底是什麼邪法!」

趙小風將孫平扶起,手放在他的頭顱上,連靈識都不敢用,只能是用血族之體的感應來內視。

這是一股彷彿要吞噬一切的黑暗力量,在孫平的身體各處遊走,特別是進入孫平眉心的黑暗力量尤為濃郁,濃郁到發青的黑暗能力從不知何處不斷湧入孫平的眉心之中。

史上最強重生者 感知了許久,趙小風都沒找到這個黑暗力量的源頭,彷彿它真的只是直接作用到孫平的身上。

「怎麼辦!」

趙小風立即就要沉入識海,打算看下技能上有沒有解決這個詛咒的技能,忽然想到自己似乎兌換了一個凈化技能。

「試試!」

趙小風立即對孫平施展出了凈化技能,突然,一道星輝出現在孫平的頭上,仿若撒下無數粒星星般落在孫平的頭上。

「有用!」

趙小風喜色地看著孫平。

短短時間,星輝消失,趙小風將昏迷的孫平扶到了床上。

走到窗前,趙小風面無表情地看著遠處,即將落幕的天空,快要西邊落下的夕陽,望海城的街上,行人、房屋和花草樹木都被夕陽染上了紅色的顏料般,畫面極美。

然而趙小風沒有欣賞的心情,緩緩閉上了眼睛。

看了一遍紫色技能上的技能,趙小風立即傳達了再次搜索紫色技能,然而,一條條技能看過去,這些極為誘人的技能趙小風卻都不甚滿意,足足五遍之後,趙小風終於放棄繼續搜索紫色技能。

「我現在需要一門能找到葉戒的技能,按這種情況,就算是我一直搜索金色技能也未必找得到這種技能,」趙小風冷靜了下來,他已經對技能列表十分熟悉,也許他一次搜索就能得到很多他想要的技能,也許無數次也搜索不到需要的技能。

「尋人…尋人……」

趙小風不斷默念這兩個字,突然想起了之前搜索到過的技能,那還是他在長生村附近的時候,還是他第二次兌換技能的時候,那時候搜索出了千里眼和順風耳,可惜僅僅幾十點積分那時卻兌換不起。

想到此,趙小風立即在技能列表上開始搜索白色技能,只需要兩點搜索消耗的白色技能,搜索個幾百次都不心痛。

一邊拿出從儲物袋中將那從武鬥場得到的六十萬靈石吸收為積分,趙小風一遍掃著技能列表上搜索到的技能。

「火牆術沒用!」

「浮空術兌換!」

「落石術沒用!」

「吹雪術沒用……」

一邊掃著技能,趙小風找了些有用的技能進行兌換,很快幾百點積分就花了出去,可還是沒看到半點千里眼或是順風耳的影子。

「那時能搜索到是多麼的走運,可惜卻不是在需要的時候讓我搜索到。」

又搜索了幾十次,趙小風放棄了搜索白色技能,直接轉為搜索高一個等級的綠色技能,這個等級的技能搜索一次需要二十點積分,如今六十多萬的積分,足夠趙小風狂刷這個等級的技能。

第一遍……

「洞洞波兌換!」

「冰霜劍不需要!」

「搏擊拳套,加百分之八的暴擊?兌換!」

趙小風掃過這些綠色技能,很多都是可以用到的,瞬間幾千積分就花了出去。

第二遍……

第三遍……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臉黑,趙小風足足搜索了八次都沒有搜索到最需要的那種技能。

一路掃過技能,雖然已經足夠忍住了,但趙小風還是花去了幾萬點積分,兌換了一大堆的綠色技能。

一個個綠色光點漂浮在技能列表的周圍,本來顏色各異的識海空間,現在是一片綠光。

「怎麼有些發慌,」趙小風無語凝噎,放棄了綠色技能,轉手搜索了紅色技能,終於一個技能吸引了趙小風的注意力。

摺紙鶴——三千點積分

趙小風立即把它兌換了出來,過了會兒,終於是喜上心頭,立即從房間里找出了一張紙,折成了紙鶴。

技能使用!

突然,紙鶴動了動,搖搖晃晃地飛了起來。

趙小風立即化作一道電漿沉入紙鶴之中,紙鶴立即化作一道白光向遠邊飛去,明明速度不快,卻只是片刻就離開瞭望海城。

紙鶴飛的高度不高,而且忽閃忽隱,然而趙小風發現,剛從一名罡氣期武者身邊穿過的時候,這名武者竟然沒有一絲髮覺。

「神乎其技!」

技能列表又一次讓趙小風震驚不已,這到底是何等神物。

紙鶴的速度快到讓人髮指,趙小風乾脆直接待在紙鶴上,也免得電漿之體在天上飛馳被他人看見。

這天邊的夕陽已經沉落了半邊,大地彷彿是一副紅色塗料的油畫,趙小風一路上思慮著,突然聽到了打鬥聲,同時也感覺到紙鶴的速度慢了下來。

「是葉戒的氣息,」趙小風心中升起了怒意,無論是何方勢力,敢用詛咒這般詭異的手段對付自己的人,那就絕對別想好過。 一處林谷間,刀劍相迎之聲不絕於耳。

「束手就擒吧,葉戒,興許主上念你忠心會給你個身份。」

葉戒看著面前的嚴天,嗤笑了一聲,「就憑也想擒我?我真要走你們攔得住嗎?」

說完,葉戒再次提劍一招,一個黑袍人的頭顱飛出了老遠,卻又圍上來十幾個黑袍人。

這些黑袍人每一個的實力都在先天境界,又悍不畏死,葉戒一時被他們困住無法脫身,就算如此百十招過去也只是受了點小傷。

「為了給風少拖延時間,你就算是死也不會走吧,」嚴天似乎在為葉戒的愚昧而嘆然地搖了搖頭。

「你還有臉提起風少,詛咒的事情瞞著風少這麼久也就算了,你竟然還敢掀起背叛,本來以為你真的是迫不得已,但現在這些人要對付風少,你卻依然幫他們做事,」趙小風怒不可竭地說道。

「說好的就算是死也不會迫害風少!你們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最後一句葉戒是對嚴天旁邊的三人說的,這三人便是以前聖幫的三位護法,當初被那些勢力找上門時,真正受到詛咒的只有幫主和他們四個護法,其它人只是在他們的詛咒上分出去的詛咒力量。

「哼,葉戒,你嘴硬有什麼用,給他們做事有什麼不好,才多久沒見,我就已經半步武丹境的修為,這個境界風少能給我嗎!什麼四大家,什麼軒葉城!在我們眼力都是土雞瓦狗,你天賦不錯,又得到了陰陽訣,加入我們你的地位不會比我低,」嚴天無所謂地笑了笑道。

「半步武丹境?呵呵,你是我的對手嗎?」葉戒一劍掃開攻上來的黑袍人,看著嚴天嘲諷道。

嚴天臉色一黑,怒道:「等夕陽落下你就知道我真正的實力了!」

那個勢力雖然將他們都給提升了修為境界,但他們的真氣卻變得不一樣了,在白日會被純正的天地陽氣給壓制,一身實力只能發揮出七成,只要到了黑夜才能將實力發揮出來。

見黑袍人不能將葉戒怎麼樣,嚴天再次揮了揮手,地下忽然聚集起十幾團黑氣,化作了十幾個黑袍人,他們一出來就手持一柄黑氣所化的武器,立身就衝進了戰團。

包圍著的黑袍人多了一倍,攻勢強了太多,葉戒的面色深深凝重了起來。

雖然陰陽訣有陰陽相生之效,使他在戰鬥時也能快速回復真氣,但一旦劇烈使用起來,早晚有枯竭的時候,倒是便會被這群黑袍怪人擒下。

「嚴幫主,他堅持不了多久了,要不要我來加把力,」李衛握了握手中的短弓,陰笑道。

作為四個護法中年的大護法,他受到的提升僅次於嚴天。

「他的陰陽訣對我們無比重要,還要留下他的小命,死人可沒法搜魂,」嚴天點了點道。

「明白,」李衛點了點頭,隨後抬起了短弓。

忽然場中一聲大喝響起,葉戒一式劍招將周圍黑袍怪人掃飛,身形一轉直向嚴天而去。

正恰李衛聚力當成,一支冒著青黑色光芒的短箭飛射而出。

「無極身法!」

葉戒面色一凝,身法忽然化為數道光影。

短箭飛射而過,光影皆被驅散,一抹鮮血飆射而出。

葉戒的身形顯露了出來,狼狽地喘著氣,只見短箭插在他的左肩,血液流了出來,鮮紅色的血液中夾雜了黑色,這短箭竟抹了毒。

「葉戒,認命吧,我這裡只有幾十團黑氣,你就不是對手,你知道我兒子手上有多少嗎?他現在就在回聖谷的路上等著你的風少,到時候你還能再見到他的,」嚴天笑了笑說道,沒有絲毫出手的意思。

趙小風才是他們的目的,本來這樣一個廢物就算曾經是聖幫的創立者,那個勢力也沒有將他放在眼力,可通過埋藏在聖谷弟子中的暗線,他們知道這個廢物似乎得到了逆天的傳承,一個能短短一個月就將一個廢物提升到先天罡氣期的傳承。。

葉戒不可置否地笑了笑,早就料到會有人去埋伏風少,因為風少才是他們的目的,可惜這些人再怎麼神秘強大也不會想到風少的實力進步得有多快,要知道他這一個多月一直待在風少身邊,也不知道風少的實力到底是如何提升的。

「噗」地一聲將短箭拔了出來,葉戒面色亦是一緊,運起真氣暫時將傷勢穩住,毒氣的侵入卻是無法避免。

傷口沒有流血后,葉戒立即站直身軀,提起劍指著嚴天,挑釁地說道:「嚴幫主,有種就和我一戰,別告訴我你的一身修為要到深夜才能有點用。」

「哼,就讓你看看我這些日子的成果,」嚴天面色一怒,氣勢併發,一道道黑色的真氣浮於體外。

天邊已經漸黑,陽氣對他的壓制幾乎沒有。

「你們攔住他,別讓他跑了,」嚴天對三個護法說了一聲,揚起周身的黑氣攻向了葉戒。

李衛笑了笑,周身也浮現出了黑氣,帶著另外兩個護法,和一群黑袍人將小山谷徹底圍了起來。

這裡早就布置了搜魂陣,他們的目的只是將葉戒引到這裡將其生擒,然後用搜魂陣將陰陽訣得到,到時候他們習得陰陽之理,就不用再擔心白日對他們的實力壓制。

這本陰陽訣不只是他們需要,更是那個勢力需要,為此那個勢力搜羅了整個北靈陸的秘境。

整個北靈陸有多大,他們處於北靈陸邊緣,想要前往北靈陸中心的北靈城需要一個多月,這還是乘坐飛行妖獸日夜兼程的速度才行。

這麼龐大的北靈陸,其中的秘境更是數不勝數,那個勢力有如此之能,卻都要得到這本功法,可見這本陰陽訣是有多麼珍貴,他們一開始聽到消息葉戒得到了這本功法,都不敢相信。

但隨後那個勢力將他們全面提升,更派了名絕世強者來此,就是為了得到這本功法。

經過調查,這本功法應該是在趙小風身上,葉戒只是煉此功法的其中一人。 所以,真正的主力已經埋伏在趙小風回去聖谷的路上,他們只是其中的一環,若是能通過葉戒直接得到這本功法最好不過,不行的話只能是試試通過搜魂從葉戒的記憶中搜出這本功法。

顯然,葉戒來到這裡怎麼說也不肯交出陰陽訣,只好動用搜魂的方式。

黑氣充斥著整個林谷,莫名的力量壓制,葉戒手上的動作越來越緩慢,本就中毒的他,對上擁有半步武丹境的嚴天,極為吃力。

就算是陰陽訣再怎麼陰陽融合生生不息,葉戒也感覺自己真氣再也撐不下去了。

「要死在這裡了嗎?可惜我向白袍老者發過誓,除了風少不將陰陽訣傳給其他人,不然直接交出功法,他們也許就不會再去對付風少了,」葉戒的眼皮抬起都有些吃力,他已經使出太多不是他現在能施展出的武技,不單是真氣身軀吃不消,就是精神也已經睏乏。

終於,被嚴天一道黑色光波擊中之後,葉戒再也撐不住,一口鮮血噴出,當場昏迷了過去。

「激活搜魂陣,」嚴天當即一喜,立即對三個護法大聲道。

葉戒因為精神不足而昏迷了過去,是他們最希望看到的結局,精神越是睏乏越是難以掙脫搜魂的力量。

「是。」

李衛三人亦是大喜,三人站在了特異的位置上,釋放出了一道道黑氣,黑氣漂浮在林谷之內,那些黑袍怪人在嚴天的控制下化成了黑氣團融入了空氣之中。

隨著嚴天一聲大喝,一陣陣奇異的黑光閃起,一條條黑色的觸手從地面伸了出來,彎彎繞繞地向葉戒而去。

「成了,」嚴天大喜,一旦陰陽訣被搜了出來,這麼大功勞在身,那個勢力絕對會讓他成為武丹境的強者,這麼大的利益終於讓他再也沒有一絲愧疚,更多的黑氣從他身上冒出來,地面的黑色觸手越來越多。

突然,一道雷霆之聲響起,嚴天渾身一個激靈,不知怎麼,他有種不祥的預感。

「怎麼突然下雨了。」

雷霆聲之後,天上忽然烏雲滿布,一道閃電劃過天際,黑夜瞬間宛如白晝,大雨傾盆而下。

白天的時候,還是藍天白雲,怎麼這天才剛黑就下起了大雨,嚴天眉頭緊緊皺起。

「不管了,趕緊將陰陽訣搜出來。」

不祥的預感越來越濃郁,嚴天咬了咬牙,直接噴出了一口精血,李衛三個見此也跟著噴出口精血,所有的黑袍人都被祭陣,黑色觸手迅速布滿了整個林谷,眼看著就要侵入到葉戒頭顱。

突然,又是一道閃電劃過,黑夜在這瞬間被驅散。

嚴天正要再加大力度,一團藍色的電光突然從天而降,整個天空都閃耀著藍色的光芒。

幾人還在愣神的時候,一股恐怖的力量直接擊潰了他們的黑色真氣,劇烈的疼痛瀰漫了他們全身上下。

「天降神雷!」

嚴天大駭,李衛三人更是臉色蒼白,立即將所剩不多的真氣離體形成一個真氣護罩。

此時他們哪裡還有能力控制搜魂陣,在雷電之下,黑色觸手直接被擊潰,侵入到葉戒體內的觸手也直接被泯滅。

電光落在了地上,爆發出耀眼的光芒,更加強大的電流侵入,一個個真氣護罩眼看著就要破碎,一旦真氣護罩破碎,他們瞬間就會被電流燒焦。

突然,雨停了,嚴天幾人認為的神雷之力也消失不見,那團耀眼的光芒也淡卻了下來,黑夜再次降臨,危險過去,但更令嚴天幾人驚駭的事情發生。

「風少!」

「風少!」

嚴天和李衛三個護法齊齊驚出聲,光團消散,站在他們面前的竟然是他們最不想見到的趙小風。

「哼,」趙小風冷冷地看了他們一眼,隨後向葉戒走去。

還好他來得及時,不然葉戒已經被搜魂,一旦被搜魂,無論成功與否,葉戒最後的下場都是魂飛魄散。

看著背對著他們的趙小風,嚴天的手掌顫抖不已,他還在思慮要不要出手偷襲,是這個人在他被仇家逼入絕境之時將他解救,他的實力和身份也是這個人一身造就,他最重要的兒子更是這個人被最好的修鍊資源傾心培養,沒有這個人他和他兒子早就魂歸地府。

嚴天還在猶豫,李衛已經抬起了短弓,取出了他最珍貴最強大的一支弓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