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羽皓和嘯天二人眼神激蕩,卻沒有再躬身行禮,因為這個時候蘇玲玲等人再次看了過來。

「嘯天和宮羽皓兩個人在幹什麼?這都過去了一刻,還沒有解決那個傀儡嗎?」

嘯天和宮羽皓的長時間離開,令得蘇玲玲等四妖壓力大增,起初他們應付起圍攻的傀儡還遊刃有餘,到得現在已經漸漸有些不支了。

「你們快看,嘯天和宮羽皓好像在與那個傀儡交談,也不知道在聊些什麼?」

察圖將一個近身的傀儡劈飛后,有些氣喘的說道。

在察圖說完這句話沒有多久,嘯天和宮羽皓就返回了妖族隊伍。

「你們在和那個傻傀儡聊什麼?」

察圖沒什麼心機,心中有什麼疑惑馬上就問了出來。

「那幾個人形傀儡確實有些特別,但並非像我們最初猜測的是什麼戰場指揮,他們和這些傀儡不是一路的。」

這些話都是宮羽皓一個人在說,而嘯天則依然如同以前一般默不作聲的劈殺靠近的傀儡。

嘯天的沉默不言,並沒有令其他幾個妖族側目,這樣才是最附和他性格的舉動。

「這話怎麼說?」

蘇玲玲問道。

「那些傀儡產生了一點靈智,便不再願意作為純粹的工具存在,他們希望和我們取得合作,趁此機會擺脫傀儡聖殿的控制!」

宮羽皓說著和陳強事先商量好的說辭。

「他們想怎麼合作?」

蘇玲玲問道。

「他們會幫我們分擔一部分壓力,作為條件他們要求黃金聖子放緩殺戮的速度!」

宮羽皓說道。

「這是什麼奇怪的條件?會不會有詐?」

蘇玲玲狐疑道。

「有詐倒未必,我倒是覺得他們隱瞞了什麼至關重要的信息!」

宮羽皓說道。

「那到底要不要和他們合作?」

蘇玲玲雖然聰慧,但論地位,他和嘯天根本就沒得比,即使是和宮羽皓相比,也有些不如,因此才問出此話。

「這事我們都做不了主,最終還是要由聖子做決定。」

宮羽皓如此說道。

「那你快去問吧,聖子倒是越戰越勇,我們這邊卻快支撐不住了!」

洛青兒此時介面說道。

她已經被汗水打濕了衣襟,宮羽皓和嘯天離開這一會,實在給了他們太多壓力,而她作為一個靈竅初期這壓力就更大了。

「行!」

宮羽皓應了一聲,便去聯繫黃金聖子了。

他距離黃金聖子的戰圈還足夠遙遠,便站住了腳步直接用傳音入密的功夫,將先前對蘇玲玲所說的那些說辭再次重複了一遍。

黃金聖子這邊的確越戰越勇,起初陳強估計對方解決一百傀儡得用兩天時間,可是以現在黃金聖子的效率來看,恐怕不到一天就能解決戰鬥。

聽宮羽皓說完,黃金聖子皺了皺眉后,用神念傳音問道:「你們那邊還能堅持多長時間?」

「由於我和嘯天耽擱了太多時間,使得蘇玲玲他們承受的壓力過大,他們四個頂多還能堅持一個時辰,而光憑我和嘯天根本護不住他們的周全。」

宮羽皓坦言道。

「那些人形傀儡的戰力如何?」

黃金聖子全身氣血大盛,將靠近的神魂期傀儡逼退後,聲音直接在宮羽皓的心底響起。

「很強!我和嘯天全力出手也不是對手!」

宮羽皓的聲音顯得很慚愧。

「嘯天也敗了?」

黃金聖子顯得極為詫異。

「確實敗了,我們兩個都是敗於一個有些特殊的傀儡之手,其他傀儡並沒有出手相助!」

在這個細節上,宮羽皓沒有絲毫隱瞞,事實上除了自己和嘯天被控制的事情,他說出的每一句話都是實言,連一絲水分都沒有摻雜。

「這……!」

宮羽皓的回答實在出乎黃金聖子的意料,這使得他陷入了短暫的沉默當中。

沉默了片刻之後,黃金聖子對宮羽皓說道:「先答應和他們的合作!」

……

而陳強這邊,已經重新等來了青十等五人,相比離開時候,青十等的氣息已經強盛了一大截,穩穩的站在了靈竅後期。

「老闆,大收穫!我感覺再這樣下去有三天,我就能突破到神魂期了!」

青十的語氣顯得很興奮。

「三天?時間未必有那麼多!還有,你們大境界的突破不會有壁障嗎?」

陳強先是微微搖了搖頭,然後又好奇的問道。

「壁障?那是什麼東西?」

青十不解的問道。

「呃……當我沒說!你們是依靠什麼才能使修為晉陞?只有像現在這樣吸收傀儡核心精華嗎?」

陳強先是被噎了一下,又繼續問道。

「現在,只要是吸收天材地寶,就能使我等修為晉陞!」

青十顯得頗為意氣風發。

「天材地寶那是何等珍貴?只能依賴天材地寶才能晉陞,這好像並不值得驕傲啊!」

青十那理所當然的語氣,實在令陳強撫額。

「老闆,你這是嫉妒吧?要知道你們生人只有依靠苦練才有希望,可即便如此也有很多突破不過去的坎!而我們,只要擁有足夠多的天材地寶,完全可以一路暢行無阻!」

正在青十不服不忿的時候,宮羽皓卻帶著一眾妖族,一邊劈開重重圍困的傀儡,一邊向他們這邊突進。

「他們什麼意思?」

青十眼睛微微一眯,閃爍著危險的光芒。

「詳情以後我再告訴你,現在我和他們達成了初步的合作,這樣可以為我們爭取更多的時間!」

陳強無論是面部表情,還是聲音都極為呆板的說道。

說完后,陳強也帶著青十等九個傀儡,向著宮羽皓等人靠了過去。

沒用多久,兩隊人馬便匯合到了一起。

「就這樣的鐵疙瘩,能有你說的那麼強嗎?別是被俺老牛一斧頭就能劈成兩半的貨!」

牛慶生看著陳強,胡蘿蔔粗的指頭捏的『嘎巴』作響,大聲嚷嚷道,看樣子很有些躍躍欲試。 面對牛慶生這樣的渾妖,陳強根本未發一言,直接探出手掌,一把便扼住了牛慶生的咽喉!

「快放開牛慶生!」

察圖掄著一對大板斧,瞪著銅鈴大眼對陳強怒目而視。

「你要幹什麼?這就是你合作的態度?」

蘇玲玲那條粉紅色的絲帶如同靈蛇一般探頭揚起,看樣子隨時可能會發出致命一擊。

現場的氣氛立馬緊張起來。

「不幹什麼,我只是不喜歡被人質疑而已!他不是懷疑我們的實力嗎?那就讓他看清楚好了!」

陳強說著話,手上一用力,牛慶生登時翻起了白眼,正在眾妖以為陳強要突下辣手的時候,牛慶生卻被他一把拉到了身前,之後又是向前一甩,便甩到了傀儡群當中。

「轟~!」

一瞬間而已,牛慶生便被蜂擁而至的傀儡淹沒了,此地發生了元氣大爆炸,僅僅過了不足一秒,牛慶生便開始變得左支右絀險象環生。

「我要殺了你!」

現在再去救援牛慶生根本就來不及了,察圖當即便急紅了眼,掄起板斧就向陳強兜頭罩了下來。

「鐺!」

陳強一條蹬在斧頭上,發出清越的金屬撞擊聲,察圖『蹬蹬蹬』連退三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陳強卻借著那股反震之力落到了牛慶生身畔。

「嗖~!」

陳強斜身橫擊,一道電光閃過,響起雷霆般的炸響。

『轟隆』一聲,大地震顫,百餘頭的傀儡被炸上了半空,還未升至高點,又是一陣碎裂聲響起,緊跟著那些傀儡便解體成了漫天的殘肢斷臂。

「怎麼會這樣?」

蘇玲玲瞪大了一雙俏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所見。

陸先生,愛妻請克制 「這還是人嗎?」

察圖手中的斧頭『噹啷』一聲掉在了地上尤不自知,只是張大了嘴愣愣的看著這一切。

「這就是你說的那個很厲害的傀儡?」

煙塵散去,露出陳強那獃滯的傀儡面孔,洛青兒揉了揉眼睛幾疑在夢中。

儘管幾人都已經被宮羽皓告知,那個有些特殊的傀儡很強,可他們實在沒有想到會強到這個地步,和他們相比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的。

「黃金聖子在靈竅中期的時候,能達到這個地步嗎?」

幾個人捫心自問,答案是肯定不能,靈竅後期巔峰的黃金聖子才有此戰力。

「同境界一戰,也許只有凰女能夠穩壓這個傀儡一頭!」

這是蘇玲玲等人在見識到陳強的戰力之後,得出的結論。

凰女,覺醒了真靈鳳凰血脈的妖族驕傲,以不足十五歲之齡就成就了神魂期,同時也是妖皇繼承人,在妖族聲望無雙,甚至蓋過了當代妖皇!

「嘁!大驚小怪,一群沒見識的生人鄉巴佬,我們老闆的實力豈是你們可以揣度的?」

青十極為不屑的『嘁』一聲,撇嘴說道。

「你……!」

洛青兒指著青十,對青十怒目而視。

「你什麼你?你們要是不服氣,不用我老闆出手,我一個人就能拍翻你們全部!」

青十可不懂得憐香惜玉,而且在他眼裡無論男女都沒有差別,直接一眼又將洛青兒瞪了回去。

「這位小哥意氣風發的樣子倒是頗有魅力!」

蘇玲玲攔住了還要理論的洛青兒,『咯咯』嬌笑一聲說道。

「這就是以前老大說的美人計,溫柔鄉吧?可惜,咱產生不了那種流連忘返的感覺。」

青十上下打量了蘇玲玲幾眼,開口說道。

「哦?那個是你們老闆,不知道你口中的『老大』又是指誰?」

蘇玲玲先是向陳強的方向看了一眼,又接著問道。

「說出來怕嚇死你!」

青十淡淡的瞥了蘇玲玲一眼,語氣冰冷的說道。

「你這人說話還真是誇張!」

對於青十那大的嚇死人的口氣,蘇玲玲顯然並不相信。

「信不信由你!」

青十語氣寡淡的說完后便不再理會蘇玲玲,而是看向了陳強那裡。

重生資本狂人 而此時,牛慶生正低著頭滿面通紅不敢看陳強,他既有羞愧也有對陳強的恐懼。

「你現在還質疑我的實力嗎?」

陳強聲音呆板的問道。

「俺老牛服了!」

牛慶生的聲音很低,低到只有陳強能聽清的地步。

「服了就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